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侮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六十八章侮辱

    此时的关占平早已欲火中烧,两只胳膊死死的抱着曹盈盈,双手在曹盈盈身上狠狠的揉搓着。

    “盈盈……盈盈……我要你……。”关占平死死的把曹盈盈压倒在地上。

    曹盈盈拼命的挣扎着,但她抗争不过关占平,再加上她又惊又怕,身上早就没有了力气。她感到了自己下面传来了一阵撕裂一般的疼痛,她的大脑顿时感到一片空白,她无力的挣扎着,叫喊着。

    失去理智的关占平,在曹盈盈身上疯狂而猛烈的运动着。

    曹时娜的车子来到了别墅门前,她也有大门的遥控器,当她打开大门,看到了关占平的一辆私人轿车,她不由得一愣,关市长来了?

    不好,妹妹并不知道,自己和关占平的关系,这个关系要是被妹妹知道了,有点不好吧。

    曹时娜快速的停好车,快步走进了别墅。

    别墅的房门没关,曹时娜走进客厅,没看到关占平和妹妹曹盈盈。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她快速奔向二楼,刚到二楼的小客厅,曹时娜就听到了浴室里传来了浓重的喘息声和挣扎声。

    曹时娜的心瞬间沉到了万丈深渊,她脸色一变,冲向了浴室。

    浴室里的一幕,让曹时娜的脸色瞬间苍白,表情变得极其可怕。

    全身赤和裸的关占平正趴在自己妹妹的身上,猛烈的冲击着,而盈盈泪流满面,还在拼命地挣扎着。

    “你个王八蛋!”

    曹时娜一声怒吼,冲了过去,对着关占平的脸就是一巴掌。虽然关占平是市长,但曹时娜更爱自己的妹妹,在亲情面前,她不顾一切的打了关占平一巴掌,她忘记了关占平的身份。

    “啪!”一声脆响,这一巴掌一下子把关占平从欲海中打的清醒过来。

    曹时娜这一巴掌打的极重,关占平的嘴角漏出来一丝鲜血,整个左脸肿了起来。

    关占平可是市长,谁敢打他?关占平一声冷哼,恼羞成怒的从曹盈盈的身上爬了起来,脸色变得铁青,极其的难看,他的脸色有点狰狞,伸手摸住了腰间的枪柄,两眼死死的盯着曹时娜,低声吼道:“你找死?敢打老子?”

    关占平的眼睛里,露出可怕的杀机,让人毛骨悚然。

    地上的曹盈盈哇的一声大哭,扑进了姐姐曹时娜的怀里。

    关占平的杀机和怒火,被曹盈盈的哭声压了下去。关占平铁青着脸走出浴室,擦干了身子,穿上了衣服,他没有任何的道歉,走下了二楼,来到一楼的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点上一颗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曹时娜怀里的曹盈盈痛哭不已,全身颤抖着。

    曹时娜安慰着自己的妹妹,她的脸色同样变得铁青。曹时娜平时最疼爱的,就是自己的妹妹,现在竟然让关占平糟蹋了,这让她恨透了关占平,同时又恨自己。

    可怜自己的妹妹,还在上大学,还不到20岁,就被关占平强和奸了。

    过来好一会,曹盈盈才平静下来,她擦干身子,穿好了衣服,来到了小客厅,眼泪又流了出来。

    “呜呜呜……,我要告他!他毁了我的……。”曹盈盈泪流满面的大声道。

    曹时娜一把捂住了妹妹的嘴,脸上露出了激起惊恐的神情。

    在下面抽烟的关占平,听到了曹盈盈的这句话,他的眼里露出一抹浓烈的杀机。

    曹时娜连忙低声道:“别乱说。”曹时娜知道知道,关占平可是个心狠手毒的主,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全,他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自己的妹妹要是去告发他,两人绝对活不过明天。

    曹时娜低声道:“盈盈,忘了刚才发生的事,否则,咱们都有危险。”

    盈盈两眼死死的盯着曹时娜,压低声音道:“你说,关占平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他怎么能进来?你是不是和他有什么?”

    曹盈盈的脸色极其可怕,她知道,自己的姐姐绝对和关占平不清不白,否则,市长关占平怎么会有这幢别墅的钥匙?关占平又怎么会毁了自己的清白?

    曹盈盈恨死关占平了,同样,也恨姐姐,现在,在她的眼里,平时那个疼爱自己的姐姐,已经消失不见了,再也回不来了。

    自己的清白被污,怎么面对自己的男朋友王清泉?

    一想到对自己一往情深的男友王清泉,曹盈盈的眼泪,再次无声的流下来。

    曹时娜看着自己痛苦的妹妹,她知道,自己和关占平的关系,隐瞒不了了。曹时娜低声道:“盈盈,我刚来湖西市的时候,举目无亲,到处打工,受尽了别人的凌辱,是关市长接纳了我,让我当上了梦幻彩楼的总经理。咱们妈妈生病住院,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而且姐姐我一分钱都没有了,又是关市长帮了姐姐,替我交了住院费,把咱妈妈的病治好……。”

    曹盈盈冷笑道:“所以,你就把自己卖给了关占平?我恨死你们了!恨你们……。”

    曹盈盈一边哭着,一边冲下楼去,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抽烟的关占平,冲出了别墅的大门。

    曹时娜一看妹妹冲了出去,连忙跟着追了出来。

    关占平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曹时娜的胳膊,阴森森的道:“不要让你妹妹乱说,嘿嘿,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关占平的眼里透出让曹时娜毛骨悚然的杀机。

    曹时娜吓得一哆嗦,连忙道:“我不会让盈盈乱说的。”

    关占平狞笑道:“记着,管好自己嘴,才能活的更长一点,去吧,把你妹妹追回来。”

    关占平说完,放开了曹时娜的胳膊。曹时娜害怕妹妹出事,她快速的冲出别墅的大门。

    欧阳志远的车,停在了远处的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他下了车,顺着墙根,来到了曹时娜的那座别墅,找到一个较为黑暗的角落,一个纵身,上了墙头,他看到了曹时娜的轿车,还有一辆黑色的奥迪,那辆车挂着私人车的牌照。

    这辆车是谁的?难道是关占平的?

    欧阳志远手指一弹,一个磁性跟踪器射到那辆奥迪车的地盘上,吸在车的地盘上。

    欧阳志远刚想下去,猛然,别墅的房门一声闷响,一个女孩子哭泣着冲了出来,然后冲出别墅的大门。

    “曹盈盈!”欧阳志远借着院子的灯光,一眼就认出这个女孩子是曹时娜的妹妹曹盈盈。

    曹盈盈这是怎么了?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快速的拨通了寒万重的电话,低声道:“寒万重,曹盈盈冲出去了,你开着车,远远地跟着,别让她出了什么事。”

    寒万重低声道:“好,欧阳市长,我看到她了。”

    曹盈盈哭泣着从寒万重不远处跑了过去。寒万重慢慢的发动越野车,远远的跟了过去。

    欧阳志远刚挂了电话,就看到曹时娜冲了出去,追出大门外,但她看不到了妹妹后,立刻又返了回来,跳上自己的轿车,追了出去。

    关占平看着曹时娜追了出去,他狠狠地把茶杯摔在了地上。他狞笑着拿出了一个崭新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阴森森的道:“监视曹时娜和曹盈盈,发现她们有不对的地方,立刻灭了。”

    “是,老板。”一个沙哑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关占平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出了别墅的客厅,然后走向自己的轿车。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市长关占平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果然,寒万重看的不假,关占平和曹时娜有一腿。

    如果梦幻彩楼是贩毒中心,那么曹时娜是什么脚色?关占平又是什么脚色?

    关占平上了自己的轿车,开了出去。

    欧阳志远跳下了围墙,拿出一根铁丝,用了几秒钟,把别墅门打开,一闪身,进了别墅的客厅。

    他快速的把整个别墅搜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欧阳志远拿出了一个窃听器,按在了沙发后面的角落里,然后退出了这幢别墅,然后在一棵树上安装了窃听接收机。

    欧阳志远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上,拿出手机,按了一个按钮,屏幕上现出三个正在移动的红点,一辆是自己的越野车的位置,另一辆是曹时娜,第三个红点是关占平的轿车。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快步走出了这片别墅,他打了一辆出租,直奔关占平轿车的方向开去。

    半个小时后,当欧阳志远看到关占平的轿车在绕了几圈后,开进了市政府宿舍大院后,他顿时泄了气。

    自己认为,关占平要去别的什么地方,没想到,关占平竟然回家了。

    欧阳志远看了看寒万重的位置,立刻又让出租车回去。

    曹盈盈冲出别墅区,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向远处开去。

    寒万重远远的跟在后面。

    十几分钟后,曹盈盈在一处很高的高架桥边下了车,桥下面,是一条大河。

    曹盈盈哭着跑向了大桥上面。

    寒万重心里一紧,小丫头这是干嘛?受了什么委屈不成?不会看不开吧?寒万重把车停在了旁边,远远地看着曹盈盈,只要曹盈盈有什么动作,自己立刻施救。

    曹盈盈跑到大桥边上,还流着泪,看着滚滚的大河,她的双肩剧烈的抖动着,哭的一塌糊涂,她做梦都想不道,今天自己会受到侮辱。

    曹盈盈想起了自己的男友王清泉,她哭的更伤心了。小丫头是个比较保守的女孩子,自己谈的男朋友,最多只是拉过手,连接吻都没有,今天的侮辱,让曹盈盈恨死了关占平,同样也怨恨自己的姐姐。

    “呜呜……呜呜……,清泉……我该怎么办?清泉……。”

    曹盈盈的长发在夜风中吹得飘起来,泪流满面,说不出的凄惨。

    曹盈盈的脑海里,出现了男朋友王清泉那潇洒文雅的面容,和那双深情深邃的眼睛。

    “清泉……对不起……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情意,我被人侮辱了……呜呜呜……。”

    曹盈盈一边哭诉着,脑海里闪现出自己和王清泉的点点滴滴快乐甜蜜的画面。

    小丫头不知道哭了多久,眼泪都哭干了。

    曹盈盈哭着哭着,身子就爬上了大桥栏杆。寒万重一看不好,立刻冲了过来。但一个更快的身影,抢在了他的前面,一把拉住了曹盈盈的胳膊,把她拽了下来。

    “别管我……别管我……让我去死……。”小丫头哭喊着,又抓又挠。

    寒万重一看是欧阳市长赶了回来,他连忙去开越野车。

    欧阳志远通过手机,找到了越野车的位置,他一看曹盈盈的表情,就知道,小丫头要干傻事,立刻冲了过来,即时的拉住了曹盈盈。

    “曹盈盈,是我,是我。”欧阳志远大声道。

    曹盈盈猛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她抬头一看,竟然是欧阳市长。欧阳志远救过自己,曹盈盈很相信欧阳志远,她的鼻子一酸,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呜呜……欧阳市长……呜呜……呜呜……。”

    欧阳志远感到小丫头的双手冰凉,小丫头别感冒了,大桥上可是风口。

    小丫头哭着,一下子晕了过去。

    寒万重把车开了过来,欧阳志远连忙把曹盈盈抱上越野车,低声道:“回矿务局宿舍。”

    越野车快速的开向矿务局宿舍。

    寒万重直接把越野车开进了欧阳志远别墅的院子里。欧阳志远抱着曹盈盈进了客厅一看,小丫头的脸色发红,鼻翼煽动。欧阳志远一摸曹盈盈的额头,额头滚烫。

    曹盈盈感冒发烧了。

    欧阳志远看着寒万重道:“万重,你休息去吧,小丫头发烧了,我给她治疗一下。”

    寒万重道:“在大桥风口上,又哭又喊,能不感冒吗?。”

    欧阳志远抱着曹盈盈走进了一间客房,把小丫头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家里有现成的中药,欧阳志远熬了治疗感冒的药,刚端进了客房,小丫头闭着眼,在床上大喊大叫:“不……不要呀……救命……别过来……别过来……。”

    欧阳志远皱了皱眉头,一号小丫头的脉,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曹盈盈竟然被破了处和女身,难道是关占平干的好事?

    欧阳志远把一碗中药,给曹盈盈灌了下去。

    曹盈盈大喊大叫了半个小时,当感冒药起了作用后,才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