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五行门要北上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六十六章五行门要北上

    欧阳志远冷笑一声道:“周市长,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大声点。”

    欧阳志远的话让周光睿的脸色变成了紫色,他的心里,恨死了欧阳志远,他恨不得,一口咬死欧阳志远,今天欧阳志远这样羞辱自己,自己将要用十倍的羞辱,来还给欧阳志远。

    “对不起,欧阳市长,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请你原谅。”周光睿不得不再次道歉。

    欧阳志远看着周光睿的眼角在剧烈的抽动,他知道,这家伙虽然在向自己道歉,但他的心里肯定恨死了自己。你个王八蛋,老子又没有招惹你,是你借故派人想拆了老子的家,老子能饶了你吗?想报复老子,老子接着就是。

    龙海市所有到场的官员,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一切。

    周光睿是谁?他的爷爷可是燕京的周昭阳周老,周老可是和顾老一起出生入死的老战友。燕京的周老咳嗽一声,就能让整个国家打个颤。

    周光睿仗着自己强大的背景,在龙海市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就是市长任海涛,他也是爱理不理的,他来到龙海几个月,就直接担任了主管龙海城建的肥差。今天,欧阳志远竟然联合市长任海涛和市委书记周天鸿,打压周光睿,迫使周光睿道歉,嘿嘿,真是大快人心呀。

    这也是他平时趾高气扬的结果,终于招来了任海涛和周天鸿的联合打压。

    很多人在心里都觉得解气。

    欧阳志远看着周光睿沉声道:“算了,周市长,这次就算了,以后如果谁再敢打这条老街的主意,就是闹到高层,我也不会放过他。”

    欧阳志远在赤和裸的威胁周光睿。

    周光睿低声道:“那些伤员,还要请欧阳市长救治一下,免得那些人的家属闹事,给龙海市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欧阳志远也知道,那些人如果再不救治,时间一长,就怕有什么后遗症。城管的那些人,自己可以治好,但那些小痞子,自己可是暗中下了重手,即使救治好了,但他们以后也不能再欺负老百姓了。这些人,就是社会的人渣。

    市委书记周天鸿道:“任市长继续陪同邢厅长参观古街,我和志远到医院看看。”

    邢厅长道:“周市长起医院吧,欧阳市长,有时间,咱们再说话。”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邢厅长,周书记。”

    市委书记周天鸿、副市长周光睿和欧阳志远,辞别了邢厅长后,走向停在街口的轿车。

    周天鸿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上我的车吧。”

    欧阳志远知道,周天鸿可能有话要和自己说,他点头道:“好的,周书记。”

    欧阳志远上周天鸿的轿车,轿车开向龙海市人民医院,寒万重开着车,在后面跟着。

    周天鸿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呀,快过春节了,你准备在龙海过吗?”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周书记,我当然要陪着父母过春节了。”

    周天鸿笑道:“春节前,你还去省城看望萧书记吗?”

    欧阳志远道:“呵呵,周书记,我当然要去看望他老人家了。”

    周天鸿道:“呵呵,这是萧书记最后在山南省的一个春节了,我抽时间,也要去看望萧书记。”

    欧阳志远一听周天鸿的话,他不由得一愣,随即笑道:“周书记,萧书记在山南省最后一个春节了?你是说,萧书记要调走?”

    周天鸿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也是愣了愣,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不会不知道吧?萧书记过了春节就要上调到国务院了。”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的苦笑道:“真的?萧书记要调走?我这一段时间太忙,没有和萧书记通电话。”

    周天鸿笑道:“真的,萧书记上调国务院,很有可能升任国务院的国务委员兼任国务院秘书长,副国级。”

    欧阳志远道:“是小道消息吧?”

    周天鸿道:“不是。”

    欧阳志远道:“还没到换届时间呀?谁来接替省委书记这一职务?”

    周天鸿低声道:“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

    “什么?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欧阳志远不由得吃了一惊。他猛然想起,前一段时间,自己在白山市和湖西市之间的省道上,看到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在查看两市之间最难走的那段路。

    我的天哪,陈雨馨的父亲陈浩然要来担任山南省省委书记?那江南的五行门,岂不随着陈浩然的到来,而进军山南省?

    自己在陈浩然的车队里,看到了齐风云的二儿子齐震了。自己可是和齐风云有仇呀,齐风云一直认为,自己杀死了他的大儿子齐威,他的四儿子齐南也是自己打成白痴的。

    齐风云的女儿齐雯,自己的初恋,嫁给了陈浩然的儿子陈慕雪,齐风云可是陈浩然的亲家。

    这下,麻烦大了。

    江南五行门肯定要进军山南省,看来,以后和齐家的冲突,是在所难免了。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惊异的表情道:“怎么,志远,你认识陈书记?”

    欧阳志远回过神来道:“红太阳集团的董事长陈雨馨,就是陈书记的女儿,我认识陈书记。”

    周天鸿笑道:“呵呵,我知道红太阳集团的董事长陈雨馨,就是陈书记的女儿,但我没想到,你会认识陈书记。”

    欧阳志远笑道:“我给陈书记的母亲看过病,当时,是去给老太太过寿。”

    欧阳志远可不能说自己当时是冒充陈雨馨的男朋友,去当挡箭牌的。

    周天鸿呵呵笑道:“不错,志远,你这身出神入化的医术,让你进入了仕途,你的无人超越的医术,就是你的福星。”

    两人正说着话,龙海人民医院到了。周天鸿道:“志远,你和周市长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我回市委患有别的工作。”

    欧阳志远道:“好的,周书记。”

    欧阳志远走下周书记的车。周天鸿确实不适合现在进去。

    看着周天鸿远去的轿车,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坐进了自己的越野,拿出了电话,拨通了萧眉的电话。

    快过春节了,萧眉的业务更加繁忙,自从养颜美容膏的包装改成红木高档礼盒后,售价提高到每盒四万,产品就供不应求。良好的美容疗效,让养颜美容膏成为超级的高档美容礼品,极其的热销。

    特别是春节前,销售更加火爆,傅山县的老中药厂和新厂,都在全负荷的生产。

    萧眉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她连忙接了过来。

    “眉儿,忙吗?想我了吗?”欧阳志远那带着阳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萧眉听到了欧阳志远的声音,她感到心里很温暖,轻声道:“小坏蛋,现在才打电话过来?姐都想不起来你是谁了?”

    欧阳志远一听,笑了,他小声道:“不会吧?眉儿?这才几天没给你打电话?你要是想不起来我,看我到了南州,怎么收拾你,眉儿。”

    萧眉当然明白欧阳志远的收拾是什么意思,她的呼吸不由得一滞,娇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欧阳志远从电话里,听到了眉儿那急促的呼吸声,他不由得笑了。

    萧眉脸色一红,内心狂跳,她咬着红润的嘴唇,眼光变得迷离起来,小声道:“小坏蛋,咱俩不知道谁收拾谁,呵呵……。”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不要太忙,注意身体,春节了,过两天,我到南州去看你和爸爸妈妈。”

    萧眉稳下心来道:“小坏蛋,你也不要太累,我等你。”

    欧阳志远道:“眉儿,我听说爸爸要调到燕京去?春节后就上任?”

    萧眉低声道:“志远,是有这个说法,你要注意了,我正想告诉你,江南省省委书记陈浩然,很有可能要到山南省担任省委书记,你和江南的五行门不是有恩怨吗?你要小心,江南齐风云的势力,很有可能要北迁到山南省。”

    欧阳志远一听眉儿这样说,他知道,眉儿的父亲上调燕京的事是定下来了,他沉声道:“我知道,眉儿,你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哼,要是五行门的人敢找我的麻烦,我就灭了他们。”

    萧眉道:“志远,他们可是一个根基深厚的门派,整个江南的中医,都在五行门的控制下,他们人多势众,你要小心。”

    欧阳志远道:“好的,眉儿,下个星期六,我到南州去看你和爸爸。”

    萧眉道:“我等你,小坏蛋。”

    欧阳志远挂了电话,走出越野车,他看到了周光睿在等着自己。欧阳志远道:“周市长,带路吧。”

    好吗,周光睿成了个带路的。

    周光睿强忍怒火,低声道:“好的,欧阳市长。”

    刚到外科病房门前,院长张延清、卫生局长孙朝阳和主管卫生教育的副市长张广军就迎了出来。

    张延清看到了周市长走在前面,后面跟着欧阳志远。

    院长张延清的心里激动不已。欧阳志远现在已经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了,时间过得真快呀,当时欧阳志远来龙海医院抢救谢德胜老将军的时候,他还是傅山县医院的一名普通的胸外科医生,现在人家已经是常务副市长了,这个世界变化的真快呀,人和人不能比呀。

    张延清连忙迎了过来道:“周市长,欧阳市长,您们好。”

    欧阳志远一步跨到了周光睿前面,伸手握住了张延清的手笑道:“老院长,您好呀。”

    张延清笑道:“欧阳市长,呵呵,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张院长,您还教我志远吧,就像过去一样。”

    张延清这个人虽然不会矫情,但他仍不会叫欧阳志远为志远的,欧阳志远现在是什么身份?人家已经是是副厅级的官员了,再也不是过去的那个受人欺负的小医生了。

    他笑道:“欧阳市长,您现在是有身份的领导了,我再象过去那样叫您,就怕不合适了,我还是称呼您欧阳市长吧。”

    欧阳志远笑道:“随你吧,张院长。”

    卫生局长孙朝阳是连忙伸出双手,满脸堆笑的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欢迎欧阳市长来到龙海市。”

    孙朝阳在认识欧阳志远的时候,同样是在抢救谢老将军的时候。是他亲自开车,在半路上把欧阳志远接到了龙海医院。

    当时欧阳志远就是个小医生,自己是龙海市的卫生局长。现在人家已经是副厅级的常务副市长了,自己还是一个处级的卫生局长,这让孙朝阳纠结中带着一丝妒忌。

    欧阳志远笑道:“孙局长,你好。”

    副市长张广军走了过来,伸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谢谢欧阳市长来支援,我代表市政府深表感谢。”

    欧阳志远笑道:“不客气,张市长,先到病房看看吧。”

    张广军笑道:“好的,欧阳市长,里面请。”

    众人快步走进了城管人员住的外科病房,病房里呻、吟声彼此起伏,响成一片。

    欧阳志远刚一走进病房,那些被欧阳志远打伤的城管人员,立刻瞪大了双眼,吓得连呻吟都忘了。

    欧阳志远的强悍战斗力,他们早就领教过了。

    欧阳志远在心里深深的鄙视这些城管中的败类,他的心里根本不想给这些人治疗,但很多都事,都是身不由己呀。

    欧阳志远在和这些人打斗中,有的暗中点了他们的穴道,有的让他们的胳膊脱臼。他走到那些被他点了穴道的人床前,在他们的身上拍了一掌,这些人全身的剧痛,瞬间消失了。欧阳志远又走到了胳膊脱臼的人员面前,双手一扭一送,咔吧一声脆响,那人的胳膊瞬间就复位了。

    欧阳志远的手法老练,干净利索,五六分钟后,医生束手无策的那些病人,全部被欧阳志远治好。

    这让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的独门手法,别人根本不会。

    欧阳志远看着那些城管人员冷声道:“我希望你们能真正地为老百姓服务,下次如果让我看到你们再和那些小痞子联合欺压老百姓,见到一个,我打一个,而且决不再给你们救治,让你们终身残废。”

    欧阳志远的话,带着强大的威压和官威,吓得那些家伙直打哆嗦。

    欧阳志远又用同样的方法,治好了那些小痞子,但这些小痞子从此以后,不能再好勇斗狠了。

    一个小时后,欧阳志远走出了病房。

    市长张广军看到所有的人都被欧阳志远治疗好,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欧阳市长,谢谢你。”副市长张广军连忙感谢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不用谢我,张市长,我是为了大局,才救治这些人渣的,以我的脾气,都应该让这些人渣终生残废才好。”

    欧阳志远在龙海市的同一时间,湖西市政法市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的耿剑锋,在做了大量的调查后,掌握了副局长薛兆国大量的违法行为证据,他在暗暗的和市委书记宋光明、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通气后,没等薛兆国对他下手,立刻把薛兆国抓捕归案。

    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这几天,就在湖西市。他和何文婕连夜秘密的审问了薛兆国,获得了大量的贩毒信息。但是,就是薛兆国也没见过虎爷,更不知道,虎爷是谁。

    但周江河知道,自己距离抓获虎爷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薛兆国的落网,再次震动了湖西市的官场。

    市长关占平在得知薛兆国被抓起来之后,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至极,他猛的把一个茶杯扔在了地上。他坐在办公室里,狠狠的抽着烟。

    随着耿剑锋担任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王盛举的死亡,现在,薛兆国再次被抓,市长关占平彻底的失去了对湖西市公安局的控制。

    失去了公安系统对自己的支持,关占平知道,自己在湖西市已经没有话语权了。

    欧阳志远在下午的时候,回到了湖西市。

    他刚到回到湖西市,就接到了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的电话。

    欧阳志远一看是周江河的电话,他立刻接了过来。

    电话里传来了周江河的声音:“志远,你回来了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刚回来,周厅长,有什么事?”

    周江河道:“你立刻来市公安局一趟,我们把薛兆国抓了起来,获得了大量的贩毒信息。”

    “呵呵,把薛兆国抓起来了,不错啊,好,我马上到。”欧阳志远挂上电话,越野车直奔公安局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