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争斗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六十四章争斗

    第二天早晨九点的时候,龙海市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带领官员,早早的来到龙海机场,迎接省文化厅副厅长、文物局长邢春雨。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副市长周光睿和主管文化教育的副市长范正法,也在欢迎的队伍中。

    虽然邢春雨的级别要低于周天鸿和任海涛,但邢春雨是省文化厅副厅长,兼任省文物局张,是省里的领导,周天鸿和任海涛都要来迎接的。

    当邢春雨带人走出贵宾通道的时候,周天鸿和任海涛迎了过去。

    周天鸿很远就伸出双手,笑道:“欢迎邢厅长来龙海市检查工作,一路辛苦了。”

    邢春雨连忙握住周天鸿的手笑道:“周书记,您好,我们只是来调查强拆老街的这件事,您亲自来迎接,我代表调查组,感谢周书记。”

    周天鸿笑道:“邢厅长,你就不要客气了。”

    市长任海涛笑着过来和邢春雨握手问好。两人寒暄了几句,邢春雨道:“任市长,咱们直接去古街参观一下吧。”

    任海涛市长笑道:“好吧,邢厅长。”

    任海涛马上让公安局长裴元奎带领警察先去老街戒严,布置好保卫措施。

    经过短暂的欢迎,众人上了车,车队直奔老街而去。

    半个小时后,车队来到了老街的街口,众人走下车来,但是,由于老街紧挨着被拆迁的古玩市场,老街口前面,被拆的乱七八糟,到处是砖头瓦砾,一片狼藉。

    五六辆钩机和铲车还停在一座大宅子的后院墙后面,高高的机械臂,定格在空中。

    这些车是欧阳志远强制王思雄留下来的,那些司机都被欧阳志远打伤了。

    市长任海涛没想到,邢春雨来到龙海市,没有去市政府,而是直接来到老街。老街口的道路,根本没来的极打扫。只有警察在站岗戒严,严禁住户出来走动。

    邢春雨看着现场,不禁皱了皱眉头,他看了一眼古色古香、亭台楼阁的老街,同样看到了那些用来拆迁的钩机和铲车,他又看了一眼市长任海涛道:“任市长,这次强拆老街事件,省委省政府很重视,省委萧书记更是很震怒,他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彻查这件事,追究强拆人的责任。”

    市长任海涛连忙道:“邢厅长,我们正在调查这件事,对于那些违反文物法的个人,一定要严惩不贷。”

    后面的副市长周光睿的眼角,禁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

    严惩不贷?你任海涛想惩治谁?老子早晚把你弄下来。

    邢春雨看着这条龙海市唯一的明清风格的老街,沉声道:“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文化精华,不能破坏呀,程副局长,把那块旧的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的牌子,换上一块新的。”

    省文物局副局长程延水忙道:“好的,邢厅长。”

    程延水亲自带人,把街口的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的牌子换上一块新的。

    新牌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邢春雨是第一次来龙海市的这条古街,他被这座古老街道的建筑风格,吸引住了。自己刚一站到这条古老的街口,一种古老的沧桑和古朴的气息,就迎面扑来,仿佛自己瞬间穿越到百年前的清朝一般。

    邢春雨看着市委书记周天鸿笑道:“走,周书记,咱们参观一下这条老街吧。”

    周天鸿笑道:“好的,邢厅长。”

    众人簇拥着邢春雨走向古街。

    古街第一家就是欧阳志远的家,孔凡生老辈留下来的这座规模宏大的老宅子,两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站在两面,仰天长啸。

    但谁也想不到的是,邢春雨刚一迈动脚步,就踩在一块碎砖头上,不由的一个趔趄。

    “啊呀!”邢春雨一声闷哼。市委书记周天鸿就站在邢春雨的旁边,他连忙一把扶住了邢春雨,连忙道:“对不起,邢厅长,您怎么样?没有事吧?”

    邢春雨脸上的冷汗流下来了,低声道:“脚崴了。”

    众人一看邢厅长的右脚,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邢厅长的脚真的崴了,脱掉袜子的整个右脚青紫一片,肿了起来,好像馒头一般,邢厅长疼的冷汗直流。但他是副厅长,为了面子,又不能呻吟。这让他的内心非常窝火,对这次强拆,更是恼怒至极。

    这个意外,让周天鸿和任海涛大吃一惊。谁也没想到,邢厅长刚走进了古街,就崴脚了。

    市长任海涛的秘书吴兴勇连忙拨打120电话。

    欧阳志远和母亲秦墨瑶没有去诊所,两人陪着孔老正在家里说话。欧阳志远听到外面有很多汽车声,他的心里一沉,难道又有人来强拆了?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看着母亲秦墨瑶道:“妈妈,我出去看看。”

    孔老也想出去看看,秦墨瑶笑道:“孔老,您就在家里休息吧,有事的话,志远一个人就行了。”

    孔老气喘吁吁的道:“这些人又来强拆的吗?”

    秦墨瑶道:“孔老,大概不会,志远说,今天省文化厅的人就到了,他们来调查这件强拆的事,以后没有人敢再强拆这条古街了。”

    孔老低声道:“要是这样,我就放心了。”

    欧阳志远刚一走出家门,就看到了不远处有很多人,他一眼就看到了龙海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正扶住了一位领导,这位领导高高抬起的脚,已经肿的很高。

    几乎的同时,市委书记周天鸿也看到了欧阳志远。

    周天鸿顿时大喜,他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很是神奇,他连忙大声道:“志远,快过来给邢厅长看看脚,邢厅长的脚崴了。”

    邢厅长?山南省文化厅副厅长、文物局局长邢春雨?

    呵呵,省文化厅的调查组,来的好快呀,嘿嘿,不错,看来,邢春雨是来参观古街的。

    欧阳志远连忙道:“好的,周书记。”

    周天鸿这一喊,邢春雨抬起头来,看到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湖西市常务副市长!

    邢春雨虽然没见到过省委萧书记的未来女婿欧阳志远,但是,他在电视里看到过欧阳志远,再说了,自己跟随的是文化厅长毕建海,毕建海又是萧书记的人,邢春雨早就把萧书记家人的形象,暗暗的记在了心中。呵呵,欧阳志远要比电视上还显得年轻。

    自己临从省文化厅来的时候,厅长毕建海就和自己说了,欧阳志远的家,就住在这条古街,而且第一座大宅院就是。

    最近传言,萧书记年后就要上调了,所有跟随萧书记的官员,以后就有了靠山,自己选择的站队方向没有错呀。

    这时候,欧阳志远快步走了过来。邢春雨强忍疼痛,连忙伸出手道:“欧阳市长,你好。”

    省文化副厅长邢春雨竟然主动伸出手,和欧阳志远打招呼,这让很多的官员都很吃惊。再怎么说,邢春雨是省里的领导呀。

    有的官员很快就明白了,人家欧阳志远的背景深呀,岳父是萧远山,外公是秦老。

    省文化副厅长邢春雨能不巴结他吗?

    很多人的眼里,露出了强烈的妒忌,还夹杂着一丝羡慕,自己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外公和岳父?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双手,握住了邢春雨的手笑道:“欢迎邢厅长来我的老家视察。”

    周天鸿道:“志远,邢厅长的脚崴了,你快给看看。”

    欧阳志远道:“好的,周书记,我看看。”

    欧阳志远看到了邢春雨的脚脖子肿的像馒头一般,小心的伸出手指,轻轻的触摸着邢春雨的脚脖,过了一会道:“邢厅长的脚脖,骨头没事,只是骨头有点错位,我给复位,然后再擦一点药就痊愈了。”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他的双手猛的一合,咔嚓一声骨头的摩擦声传来,邢春雨脚脖的骨头已经复位。

    这一下,虽然疼的邢春雨冷汗直冒,但只是疼了这一下,紧接着,整个脚脖就不再疼痛。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点药液在掌心中,双手按在了邢春雨的脚脖上,轻轻地按摩着。邢春雨只感到自己的脚脖嘶嘶的冒着凉气,清凉无比,众人看着邢春雨那本来肿胀青紫的脚脖,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消肿,众人只看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站起来笑道:“好了,邢厅长走两步试试。”

    众人一看邢厅长的脚脖,已经恢复的完好如初。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的医术真是高明呀,这么快就能让骨头复位消肿?

    邢春雨看着自己已经完全消肿的脚脖子,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听说欧阳志远的医术高明,想不到,竟然高明到这种地步。他把脚放在地上,试着走了一步,竟然一点都不痛了。

    邢春雨笑道:“欧阳市长的医术,真是高明呀。”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邢厅长只是关节错位而已。”

    周天鸿笑道:“志远的医术很是高明,我多年的偏头痛,就是志远治好的。”

    欧阳志远看到了远处的周光睿,周光睿的眼角露出一丝怨毒的冷笑。周光睿身后的那个三十多岁、一脸阴森的人,应该是周光睿的秘书庄富国这个王八蛋吧?好,等一会,我再找你算账。

    一辆救护车,鸣着笛,开了过来。

    邢春雨笑道:“周书记,欧阳市长治好了我的脚,就让救护车回去吧。”

    周天鸿笑着一挥手,工作人员让救护车又开了回去。

    工作人员帮着邢春雨穿好鞋子。邢春雨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我听说,你家就住在这里?”

    欧阳志远一指自己的家道:“呵呵,邢厅长,这就是我的家,一座老宅子。”

    邢春雨看着欧阳志远的家,那高大巍峨的门楼,还有大门旁两座明代风格、仰天长啸的望天吼,禁不住赞叹道:“好一对仰天长啸的望天吼呀。”

    欧阳志远笑道:“邢厅长内行呀,一眼就认出来这对大家都认为是石狮子的神兽,是望天吼,而不是石狮子。”

    邢春雨在文物的造诣上是很深的,他可是兼任山南省的文物局局长。他当然认出这对神兽不是狮子,而是望天吼。

    望天吼和石狮子长得几乎一样,但所有门两旁的石狮子都是蹲着的,只有神兽望天吼,才是仰天长啸,张牙舞爪,没有专业知识的人,绝对认不清是望天吼。

    众人,就连市委书记周天鸿、市长任海涛,也认为这是一对石狮子,但没想到,竟然是一对望天吼。

    邢春雨呵呵笑道:“欧阳市长,我可是考古出身的,专业知识还是有的,这条街,明清风格很浓,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瑰宝呀,千万不能损坏了。”

    欧阳志远道:“就是这样一条文化底蕴极其深厚的老街,差一点被人故意非法拆掉,如果不是我刚好回家,那一百多名黑社会的小痞子就和城管、警察联合执法了,嘿嘿,邢厅长,你没见到,一百多名黑社会的小痞子和几十名城管、几十名警察一起,开着警车来强拆这条古街,那阵势,真是震撼人心呀。”

    欧阳志远的话,让在场的所有官员都沉默了。

    周光睿和裴元奎的脸色很是难看。

    周光睿知道,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是在省领导面前告状呀,嘿嘿,你告状有用吗?你没有证据,能把我怎么样?

    市长任海涛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他知道,这件事并不是什么大事,也没拆成,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再说,这件事,和自己无关,要追究责任,也是追究副市长周光睿的责任。

    省书记萧远山派下来调查组,他只是在临走前,做个姿态罢了。

    邢春雨冷声道:“真是胆大妄为,黑社会竟然和城管、警察一起执法,真是笑话呀,墙壁上,省重点文物的牌子,是白挂的吗?那些人瞎眼了?任市长,是谁负责城建工作的?”

    周光睿面对欧阳志远的咄咄逼人,他不得不站出来。

    没等任海涛说话,周光睿低声道:“邢厅长,是我负责城建工作,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

    周光睿这样说话,只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放低姿态,迫不得已才这样说的。

    邢春雨毕竟是省委省政府派下来的调查组组长,自己的背景再强大,自己只是个副厅级而已。

    欧阳志远冷笑道:“周市长,真的是你的工作没做好吗?如果没有人暗中指使,他王思雄就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带着一百多名的小痞子,开着钩机和铲车来拆这条古街,更何况还有城管的几十号人也进行了参与。”

    周光睿冷哼一声道:“欧阳市长,你管得太宽了吧?这里是龙海市,不是你的湖西市。你没有证据,不要乱说话。”

    周光睿恼羞成怒了。

    欧阳志远冷笑道:“周市长,我管的太宽?这可都是属于山南省的,俗话说得好,路见不平一声吼,更何况你是要拆掉我的家,难道我不能站出来说一句话?你说我没用证据,我这就拿证据给你。刚刚在拆迁现场,我已经询问了平安拆迁公司的经理王思雄,据王思雄交代,是恒信珠宝集团董事长孙耀武花了五百万,指使王思雄来的。昨天,我找到了孙耀武,孙耀武交代了,是奉了你周光睿的秘书庄富国的命令。这里面是问询录音,周市长,您可听清楚了。嘿嘿,你不会说这件事情你根本不知道吧?”

    欧阳志远拿出来那只录音笔,按下了一个按钮,录音笔里,立刻传来王思雄和孙耀武交代的声音。

    周光睿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王思雄和孙耀武真是个软蛋,让欧阳志远一恐吓,就吓傻了。

    “你……你这是陷害……我根本没让孙耀武这样做。”

    周光睿的秘书庄富国一听这个录音,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立刻跳出来,大声对着欧阳志远喊道。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把扯住庄富国的衣服领子,把他拽了过来,悄悄的闪电按了他一个穴位,大声道:“庄富国,你说说你让孙耀武干了什么?”

    欧阳志远暗中戳了庄富国一指头,庄富国顿时感到,自己的身体之内,如同有千万条毒蛇和毒蚂蚁在疯狂的撕咬自己的骨髓和灵魂一般,那真是痛彻心扉,生不如死的痛苦呀,换谁都不能忍受。

    没有人能受得了欧阳志远的酷刑,王思雄、孙耀武都受不了,庄富国同样受不了。

    他一声嚎叫道:“欧阳……市长,是……我让孙耀武指使王思雄去强拆这条古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