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向省里告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六十章向省里告状

    欧阳志远曾经和几百名痞子狂战过,这些小痞子,欧阳志远根本不放在眼里。他一眼看到了那个发号施令、脸上带着伤疤的凶恶家伙,欧阳志远就知道他是个小头目。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欧阳志远一声长啸,一个跳跃,闪电一般的冲到马山虎面前。

    马山虎没想到,欧阳志远的速度竟然这么快,一眨眼,这个年轻人就冲到了自己的面前。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在马山虎的心里升起。马山虎也是从小拼杀出来的,他一看欧阳志远冲了过来,他一声咆哮,狞笑着,手里的一把胳膊粗细的木棍,发出呜呜的撕裂空气的厉啸,奔向欧阳志远的顶门。

    欧阳志远没等木棍砸到自己的顶门,他一声冷哼,一巴掌就打在了马山虎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欧阳志远这一掌把马山虎打的一声惨叫,转了一个圈,一头摔了个狗啃泥。

    “嗖!”木棍飞上了天空。

    “噗嗤!”马山虎张嘴吐出了几棵带血的牙齿。马山虎从来都是他打人,别人没打过他,他没吃过这种亏,今天竟然被人打了一巴掌。他咆哮着从地上爬起来,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找死,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这家伙嗷嗷叫着,伸手从腰里摸出一把寒芒四射的刀子,嗖的一声,扎向欧阳志远的胸口。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了马山虎的肚子上。

    “嗷!”马山虎一声惨叫,身子飞出五六米开外,一脸抢在了一汪臭水中,半天爬不不起来。

    欧阳志远打到了马山虎,他又冲向那一百多名的小痞子。

    欧阳志远恨极了这些毫无人性、欺软怕硬的小痞子,这些人渣,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老百姓冤屈的鲜血,欧阳志远暗暗地下了重手,所有被他打倒的小痞子,从此不能再动武了,而且欧阳志远悄悄的点了他们的穴道,和那几名钩机铲车司机一样,摔在了地上,就不能再动弹。

    转眼间,一百多名的小痞子,全被欧阳志远打倒在地一多半,剩下的十几个,吓得一哄而散,逃之夭夭。

    刚下车的韩贝贝看的欢呼雀跃,她一边录像,一边大呼小叫,双眼中全是崇拜的小星星。

    欧阳哥哥,你太厉害了。寒万重站在韩贝贝身后,负责保护她的安全。

    所有的人,都被欧阳志远的身手惊呆了。我的天哪,这个年轻人是谁?这么厉害?竟然一个人狂战一百多个小痞子,转眼间,全部把他们打倒在地。

    坐在车里的王思雄,做梦都不会想到,竟然突然冲出一个年轻人,一个人打倒了自己所有的手下,连同马山虎都被打得趴在了地上。

    这人是谁?这么厉害?

    城管大队长陆右方今天已经秘密接受了副市长周光睿的秘书庄富国的命令,要他协助王思雄拆了这条古街。陆右方带领着城管大队六十多名队员,在后面压阵。他本来认为,老百姓都是一盘散沙,最害怕城管的威吓和小痞子们的血腥殴打。他也没想到,现在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陆右方和王思雄都不认识欧阳志远。他一看一个年轻人竟然打到了一百多人,他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的天那,这个年轻人还是人吗?

    但自己已经在庄富国面前拍了胸脯,保证协助王思雄拆了这条古街。如果自己完不成周市长交代下来的任务,自己这个大队长就危险了。

    这个大队长的位置,是自己送了很多礼才弄到的。

    陆右方沉声道:“所有的城管队员给我听好了,给老子干倒那个打人的嚣张家伙。”

    任何行业里,都有好人和坏人,城管这个行业里的人,有一部分是好人,但还有一部分是害虫,这些人平时就喜欢鱼肉老百姓,殴打商贩。现在大队长陆右方下了命令,六十多名城管人员,手拿盾牌和橡胶辊,冲向了欧阳志远。

    文化街派出所长叫吴常山,欧阳志远在殴打恒信珠宝集团董事长孙耀武的时候,孙耀武向吴常山求救,吴常山带领警察赶到,不分青红皂白,就让警察抓起来欧阳志远,但被当时任傅山县县长何振南的父亲何渡江老爷子呵斥,并让当时担任傅山县公安局副局长的耿剑锋,抓起来了何常山,撤了他的派出所长职务。。

    后来,何常山用钱打通了关系,等到欧阳志远调走后,他又重新坐上了文化街派出所长的位置。

    别人不认识欧阳志远,但吴常山可认识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是他的仇人,差一点毁了他的前程。

    欧阳志远今天竟然回来了,怎么会这么巧?

    嘿嘿,老子报仇的机会来了,这里是龙海,不是你的湖西市。

    吴常山伸手掏出手枪,低声对着副派出所长张军道:“那人再行凶的话,就开枪。”

    十几名警察一听,都吓了一跳,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允许开枪的,就是开枪,也要先向天明抢示警,如果对方继续行凶,不听劝阻,才能开枪,但不能打要害。

    副所长张军是吴常山的铁哥们,两人平时就狼狈为奸,吴常山的一句话,张军就当圣旨。

    张军狠狠的点点头道:“好的,大哥。”

    欧阳志远一看城管队员冲了过来,他大喝一声,一个腾空,一脚跺在一个城管胸前的盾牌上。

    “嘭!”

    一声闷响,这个城管被跺的飞出数米,砸在了冲过来的十几名城管身上,十几名城管全部被砸到在地。

    这一脚的威力极大,但欧阳志远使用的是巧劲,并没有伤害这些城管人员。

    欧阳志远每人闪电一般的拍了一掌,暗暗的封了他们的穴道。

    欧阳志远这一脚,再次震惊了所有的人,一脚踹到了十几个人,我的天哪,这还是人吗?

    城管大队长陆右方冲到了欧阳志远的面前,大声道:“你是谁?”

    欧阳志远冷声道:“我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

    “你……你说什么?你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市长?”陆右方一听,不有的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冷声道:“我就是欧阳志远,你是谁?”

    陆右方知道欧阳志远的威名,但他没见过欧阳志远,更没有想到,欧阳志远竟然这样年轻。

    陆右方连忙道:“我是城管大队长陆右方。”

    欧阳志远冷笑道:“陆右方,你是城管大队的队长,难道你不知道,这条街是省里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吗?你竟然敢带领城管的人,和这些小痞子一起来强拆这条街,嘿嘿,等我把这件事反映到省里,我看你这个大队长还能干吗?”

    欧阳志远的话,让陆右方倒吸了一口冷气。欧阳志远真要是把这件事反映到省里,市里就要怕找替罪羊?小心自己被当了替罪羊推出去。

    自己可是花了很多的钱,才当上了这个城管大队长呀。

    陆右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对不起,我们也是奉了上面的命令,来执行这个任务的。”

    欧阳志远冷笑道:“嘿嘿,是谁下了这个命令,来拆迁古街的?”

    陆右方还没来的极说话,文化街派出所副所长张军,拎着手枪,带着警察冲了过来。

    他大声道:“你个王八蛋,竟然敢打人,阻挡我们行政执法,与政府为敌,举起手来,否则老子开枪了,打爆你的脑袋。”

    张军并不认识欧阳志远,他被吴常山当枪使了。

    城管大队长陆右方一看副所长张军竟然拿枪对准了欧阳志远,这让他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可不好惹,他可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这家伙竟然拿枪对着他,张军倒霉了。

    果然,欧阳志远一看一个警察带领十几个警察冲了过来,而其中一个警官,竟然拿枪指着让他,要打爆他的脑袋。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信手一划,张军只感到手腕一麻,手里一轻,手枪竟然到了对方手里。

    这让张军打吃一惊,冷汗流了出来。

    对方的手法太快了,一伸手,枪就到了对方手里。

    欧阳志远拿着手枪,一脚就把张军跺出三米开外,然后又把手枪扔给了他。

    “你他妈的敢打我?老子弄死你。”张军恼羞成怒,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手枪,对着欧阳志远就扣动了扳机。

    “咔咔咔”

    张军连扣扳机,但枪并没有响,只传来撞针击空的声音。

    欧阳志远举起手来冷笑道:“你的弹匣在这里。”

    张军一看,果然,弹匣在对方手里。还没等张军反应过来,欧阳志远又是一脚,把张军踹出数米开外。

    那些警察一看副所长张军被人家打的极其狼狈,但那些警察被欧阳志远强大的气势震慑住了,都呆在了那里。

    是人都有朋友,张军同样有两个朋友,那两个警察一看张军吃了亏,两人拔出枪,指向欧阳志远,暴喝道:“举起手来,你竟然敢殴打我们副所长,你他妈的找死不成?”

    寒万重一步跨过来,站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沉声道:“放下你们手中的枪,这位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市长。”

    “你说什么?湖西市常务副市长?老子还不是龙海市书记呢,你俩狗日的举起手来……”

    “嘭!”

    那个警察还没有骂完,寒万重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直接把那个警察踢出五米开外,反手一拳,另一个警察也嚎叫着飞了出去。

    欧阳志远拿起电话,拨通了省文化厅厅长毕建海的电话。

    省文化厅厅长毕建海一看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的电话,他连忙接了过来。

    虽然毕建海的级别要比欧阳志远高半级,而且还在省里工作,然是他知道欧阳志远的背景强大,省委书记萧远山可是欧阳志远未来的岳父,而且萧书记就要上调到国务院了,自己也要和欧阳志远搞好关系。

    欧阳志远连忙道:“毕厅长,您好。”

    毕建海笑道:“欧阳市长你好,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欧阳志远大声道:“毕厅长,我向您报告一个情况,龙海市市区的那条明清古街,是咱们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而且挂了牌,现在,龙海市的城管、公安,联合黑社会的小痞子,派了将近二百人的拆迁队伍,开着钩机,要强行拆迁,正巧我就在现场,他们对我进行了围攻,请您快点派人下来调查,现场我录了影像视频。”

    省文化厅厅长毕建海一听,吓了一跳,什么?省重点文物一条街,龙海市的人也敢拆?真是太大胆了,欧阳志远不是住在那条街上吗?欧阳志远这是在向自己告状。自己现在正向萧书记靠拢,自己一定要处理好这件事,给萧书记一个好的印象。

    省文化厅厅长毕建海大声道:“什么?龙海市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敢拆?真是胆大包天,我马上派文化厅的副厅长、文物局局长邢春雨下去调查,欧阳市长你留好证据。我现在就给龙海市市委书记周天鸿打电话,让他严加追究这件事。”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谢谢毕厅长。”

    欧阳志远这一向省里打电话反映这个问题,城管大队长陆右方吓得冷汗湿透了后背,他立刻

    低声命令城管的人道:“快撤退。”

    城管的人一听大队长下了撤退的命令,他们连忙架起被欧阳志远打倒的十几名城管,狼狈的上了车,快速的撤走。

    让他们不解的是,那些被欧阳志远打倒的人,竟然全身不能动弹,但现在,他们顾不上这些,先撤退了再说。

    城管这一撤退,被打的副所长张军他们,也听到了欧阳志远向省里反映这个问题,他们也知道,这条街是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虽然他们这次协助拆迁,是市公安局长裴元奎下得命令,但省里要是追究下来,倒霉的还是自己,张军这次相信了欧阳志远就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了,他一挥手,带着警察,急忙离开。

    派出所长吴常山一看张军被打了后,退了回来,他立刻道:“张军,怎么回事?”

    张军苦着脸道:“吴所长,快走,那个打人的叫欧阳志远,他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他正在向省里告状,咱们快走吧。”

    派出所长吴常山一听张军说,欧阳志远在向省里告状,他也吓了一跳,他可知道欧阳志远是谁,他连忙道:“走,快走。”

    文化街派出所的警察,刹那间跑的一个不剩。

    欧阳志远冷笑一声,走向被他打倒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的马山虎。马山虎可是被欧阳志远暗中做了手脚,点了穴道。

    欧阳志远一脚踩到了马山虎的脸上,恶狠狠的道:“说,是谁让你们来强拆的?”

    马山虎虽然是个亡命之徒,但早就被欧阳志远强悍的身手吓破了胆。对方竟然一个人放倒了自己一百多个人,真是可怕呀。

    马山虎连忙伸手一指远处的一辆轿车道:“我们老大知道。”

    欧阳志远看到了王思雄的轿车。

    王思雄看到了那个年轻人打到了自己一百多个兄弟,然后又打了警察和城管的人,他知道,这个年轻人绝对不简单,他本来想跑,但是,自己的那些手下全部被这个年轻人打的爬不起来了,他终于忍住,没有逃走。以后,他还要靠这些人打天下。

    他看到了那个年轻人走了过来,王思雄从这个年轻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股强悍的压力,这压力让他几乎窒息了。

    欧阳志远冷声道:“滚出来,否则,老子踢翻你的乌龟壳。”

    王思雄连忙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一拱手道:“兄弟,有话好说,您是谁?”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和谁称兄道弟?谁让你来强拆的?你瞎眼了,这条街是省文物重点街道,你来拆,这是犯罪。”

    王思雄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连忙道:“是……是……,我也是受人之托,来这里拆迁的。”

    欧阳志远冷声道:“说,是谁让你来的。”

    王思雄早就被欧阳志远的强悍,吓破了胆,他连忙道:“是恒信珠宝公司的孙耀武让我来拆的。”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冷,孙耀武,这个王八蛋,自己打了他一次,这家伙竟然还是死性不改,嘿嘿,这次决不能饶了你。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孙耀武?恒信珠宝的孙耀武?这家伙胆子越来越大了。”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龙海市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欧阳志远知道,肯定是省文化厅厅长毕建海给周天鸿打了电话。

    省文化厅厅长毕建海是给周天鸿打了电话。

    市委书记周天鸿正要下班,他的电话就响了,他拿起电话一看号码,吓了一跳,竟然是省文化厅厅长毕建海厅长的电话。

    周天鸿心道,毕厅长给自己打来电话干什么?他连忙接过来道:“毕厅长,您好。”

    毕建海冷声道:“周书记,你们龙海市委市政府好大的胆子,竟然连省文物重点单位,那条明清一条街都敢拆,是谁给了你们的胆子?这件事,我要向省委省政府汇报。”

    毕建海的话,让市委书记周天鸿吓了一跳。这是谁干得好事?竟然敢拆那条街?那条街可是省文物重点保护的街道,而第一家,就是欧阳志远的家。欧阳志远可是省委萧书记的女婿,秦总理的亲外孙。

    这件事是谁干的?

    周天鸿连忙道:“毕厅长,这件事我还不清楚,我立刻查,查完后,马上向您报告。”

    毕建海冷笑道:“你查什么?现在,城管、公安和黑社会联合起来,正在围攻欧阳市长,嘿嘿,你们龙海市真是警匪一家呀,警察竟然和小痞子黑社会的联合在一起执法拆迁,真是天下奇闻呀。”

    毕建海的话,让周天鸿的冷汗流出来了。

    什么?欧阳市长?欧阳志远回来了?欧阳志远可是刚刚担任了湖西市常务副市长呀。警察和城管竟然和小痞子黑社会的联合在一起执法拆迁?是谁下得命令拆那条街的?

    周天鸿连忙道:“毕厅长,我立刻派人去查清楚,您放心,那条街,绝对不能拆。”

    毕建海冷笑道:“省文化厅副厅长、文物局长邢春雨,明天就到你们龙海市,调查这件事,希望你们好好的协助调查。”

    “咔嚓!”

    毕建海扣死了电话。

    周天鸿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肯定是下面的人去强拆欧阳志远家的那条古街了,欧阳志远告到了省里,这些人真是给自己惹事呀。马上就要换届了,龙海市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什么事呀,影响到自己的仕途。

    周天鸿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市公安局长裴元奎的电话。

    “裴元奎,你听好了,你立刻让参加强拆老街的警察回来,你立刻亲自去调查清楚,是谁让警察参与拆迁的?我在办公室等你。”

    周天鸿说完话,狠狠的扣上了电话。

    新任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裴元奎一听市委书记周天鸿竟然知道了拆迁古街的这件事,这让他吃了一惊。这件事,是自己让吴常山去协助的。自己在主管城建的时候,欧阳志远打过自己的儿子,自己想报仇。但想不到这件事,竟然让周天鸿知道了,真是岂有此理。嘿嘿,这件事,就让吴常山做个替罪羊吧。

    周天鸿又拨通了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周光睿的电话。

    周光睿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他已经知道了拆迁失败的消息。

    欧阳志远竟然来到了龙海,凭借一个人,打倒了王思雄的一百多人,而且连警察和城管的人都打跑了。欧阳志远这么厉害?欧阳志远还在向省里告状,省文化厅明天就派人来调查这件事,事情有点不好办了,看来有点闹大了。

    周光睿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他心里一沉,他知道,周天鸿肯定知道了这件事。他接过来电话。

    “周书记,您好。”周光睿连忙道。

    周天鸿冷声道:“周光睿,你负责的是城市建设,你说,是谁派人去强拆那条老街的?你难道不知道那条街是省重点保护的街道吗?”

    周天鸿几乎咆哮起来,他的口气,愤怒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