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毒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五十八章毒计

    这次的任命,是两名市委常委,欧阳志远和耿剑锋,这让市委书记宋光明很是高兴。

    在宣布完任命后,吃饭的时间到了。宋光明握住了孟部长的手,看了看表笑道:“孟部长,吃饭的时间到了,我们已经安排好了。”

    宋光明没有在大酒店安排这场宴会,而是在市委招待所贵宾厅安排的。如果在大酒店安排,就显得太铺张浪费,孟凡武这个人,平时是比较提倡节俭、反对铺张浪费的,而且最反感大吃大喝。

    孟凡武的脾气和爱好,宋光明早就莫得很清楚。

    孟部长看了一眼宋光明道:“简单一点,不要喝酒,吃完饭,我们就回去。”

    宋光明笑道:“孟部长,我们在市委招待所安排的。”

    孟凡武一听没有在大酒店安排,他笑道:“好,市委招待所的菜,我吃过很多次了,清淡爽口,很适合我的口味,现在的人呀,不要老是大鱼大肉的,那样会伤害身体的。”

    宋光明笑道:“孟部长说的是。”

    众人簇拥着孟部长走下楼去。

    市委招待所就挨着市委办公大楼,整个招待所的工作人员,早已整装待命,做好接待准备。

    贵宾大厅里,孟部长被安排在贵宾的座位上,陪坐的是宋光明和关占平。

    不一会,就开始上菜了,原来,宋光明安排的是喝果汁,并没有安排喝酒。

    欧阳志远拎来了一箱子玉春露笑道:“孟叔叔,宋书记本来安排了果汁,没有安排酒类,正好,我从家里带来了几箱玉春露,咱们今天不多喝,每人两杯如何?”

    “呵呵,玉春露?好,别的酒不能喝,玉春露能喝,这种酒,我最喜欢了,上次你送我的那箱,我自己就喝了一瓶,剩下的全部被我的老上级抢走了,好几位没要到玉春露的老上级,很是埋怨了我一顿。”

    孟凡武笑道。

    欧阳志远忙道:“孟叔叔,等一会,我送你两箱带回去,一箱给老上级,另一箱自己喝。”

    孟凡武一听,哈哈笑道:“好,志远,你可不能忘了。”

    孟凡武这句话,让所有的人都笑了。众人看到了这位高高在上的省委组织部长的另一面。

    有的人已经开始考虑,怎样和欧阳志远拉近乎,弄上一箱子玉春露,送给孟凡武了。

    服务员连忙启开了欧阳志远拎来的那箱玉春露,瓶盖刚一打开,那种浓郁的酒香,刹那间就弥漫了整个贵宾厅。

    真香呀!中国所有的官员,都喜欢喝酒,而且喝的是好酒,也会品酒。这种手工酿制的玉春露的浓香,是那样的甘醇,沁人心扉。人们终于知道,组织部长孟凡武为什么喜欢喝玉春露了。

    这酒简直比茅台、五粮液还要甘醇浓香。

    很多没喝过玉春露酒的官员,今天终于知道,什么是好酒了。自己过去喝的好酒,简直就是白开水。

    服务员倒好了酒,市委书记宋光明端起酒杯大声道:“孟部长,今天您最辛苦,这么远从省城来到湖西,来,这杯酒,我代表湖西市委市政府,敬您一杯。”

    孟凡武笑道:“宋书记,你客气了。”

    众人都端起酒杯,和孟部长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整个酒场的气氛极其热烈,下午,孟部长要回省城。

    吃过饭后,众人把组织部长孟凡武送到了大路口。

    孟部长握着宋光明的手道:“宋书记,我可代表萧书记把欧阳市长交给你了,我希望,你和关市长,一定要多关心一下欧阳市长,呵呵,你们肯定也知道,萧书记在春节后,就要上调到国务院工作,以后,你们三个人要团结在一起,让湖西市的经济建设,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孟凡武的话包含着很强的深意。

    宋光明忙道:“孟部长,您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照顾好欧阳市长的。”

    关占平笑道:“孟部长,欧阳市长的工作能力很强的,有很多地方,我都要向他学习的。”

    孟凡武微笑道:“呵呵,你们互相学习吧。”

    欧阳志远从自己越野车的后背箱里,拎出了两箱子玉春露,放进了孟凡武的车里笑道:“孟叔叔,平安到家。”

    孟凡武看到了两箱子玉春露,不由得笑道:“呵呵,谢谢志远。”

    孟凡武上了车,周玉海他们的警车,在前面开道,送走了孟部长。

    关占平先上了车,回市政府去了。

    欧阳志远看着宋光明道:“宋书记,我明天请二天假。”

    宋光明笑道:“你把工作安排好,二天假可以准的,有什么事?”

    欧阳志远道:“明天,我把韩国奉诚集团,韩奉诚的女儿韩贝贝送到龙海市我父母那里,免得有人像王盛举那样,再劫持了她,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

    宋光明脸色一沉道:“韩贝贝是我们湖西市的客人,谁要是敢对他不利,直接抓起来。”

    欧阳志远道:“我还是把韩贝贝送走吧,我父母那里比较安全。”

    宋光明点点头道:“那好吧,志远,你现在是湖西市的常务副市长了,肩上的胆子更重了,快去快回吧,别耽误了工作。”

    欧阳志远道:“好的,宋书记。”

    龙海市同样在进行旧城改造的工作,而且搞得轰轰烈烈。

    副市长周光睿由于工作的调整,原来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裴元奎,不再负责城建工作,还是副市长,但兼任政法委书记,和龙海市的公安局长,周光睿负责城建工作,他担任了龙海市旧城改造指挥部总指挥。

    而欧阳志远家不远的老街古玩市场,要进行改建,由恒信珠宝集团孙耀武出资两个亿,进行改造,组建恒信古玩城。

    周光睿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整个房间弥漫着浓重的烟雾。

    他自从在湖西市看到了欧阳志远双手抱着自己的妻子丁晓兰,周光睿的脑海里,始终去不掉这个阴影。

    他在梦里,不知道多少次看到,欧阳志远压在自己的妻子身上。

    狗日的欧阳志远,竟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不会放过你的。别人怕你,老子不怕你。

    秘书庄富国敲着门,走了进来,轻声道:“周市长,恒信珠宝集团董事长孙耀武来了。”

    周光睿一听孙耀武来了,他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冷笑。他大声道:“让他进来。”

    嘿嘿,欧阳志远,你不是勾和引老子的老婆吗?老子这次就和你玩一次,嘿嘿……,开谁能玩过谁?老子要让你无家可归,过不好这个春节。

    恒信珠宝集团董事长孙耀武点头哈腰的走了进来,一脸媚笑的看着周光睿道:“周市长,您好。”

    周光睿看着孙耀武道:“孙董,坐吧。”

    孙耀武笑道:“谢谢周市长。”

    孙耀武坐在沙发上,但他不敢坐实,只坐了半个屁股。

    周光睿看着孙耀武道:“老街的拆迁怎么样了?快进行完了吗?”

    孙耀武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他低声道:“周市长,整个老古玩市场拆迁完了,但是那条老街不能拆迁,可是,老街又是在规划拆迁范围内的,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周光睿道:“既然老街是在规划拆迁范围内的,为什么不能拆迁?”

    周光睿低声道:“周市长,那条街是省重点文化保护单位,挂了牌子的。而且第一家,就是湖西市欧阳市长的家,我们不敢强拆。”

    周光睿冷笑一声,看了一眼秘书庄富国道:“庄秘书,带孙董事长出去吧。”

    秘书庄富国看了一眼孙耀武道:“走吧,孙董。”

    孙耀武一看周光睿送客,他不敢再坐在那里,连忙站起来道:“周市长……。”

    周光睿冷哼一声,不再看孙耀武,他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秘书庄富国低声道:“走吧,孙董。”

    孙耀武苦着脸道:“周市长,我走了。”

    周光睿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孙耀武。

    孙耀武和庄富国走出了孙耀武的办公室,来到走廊,秘书庄富国看着孙耀武道:“孙董事长,我听说,欧阳志远打过你?为什么?”

    孙耀武一听,顿时很是尴尬,他恨声道:“那是很早之前的事了,我们同时看中了一串翡翠项链,欧阳志远仗着和省委纪委书记何振乾的父亲何老认识,他对我大打出手,我白挨了一顿打。”

    孙耀武恨声道。

    庄富国冷笑着低声道:“想不想报仇?”

    孙耀武眼睛一亮,但随即暗了下来道:“欧阳志远现在可是湖西市的副市长,我斗不过他。”

    庄富国冷笑道:“这里是龙海市,不是湖西市,再说,你是投资商,后面有整个龙海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更有周副市长和任市长的支持,你还怕什么?你是按照市政府的旧城改造政策办的,拆了欧阳志远的家,欧阳志远又能如何?再说了,你不要出面,委托拆迁公司就可以了,嘿嘿,拆迁公司可是什么人都有,花俩钱,什么事都办成了。”

    庄富国这样一说,孙耀武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狞笑。欧阳志远,你当年打了老子,老子报仇的时候到了。

    “嘿嘿,谢谢庄秘书的提醒,我知道怎么办了。”孙耀武低声道。

    庄富国笑道:“去吧,孙董,周市长等你的好消息。”

    孙耀武笑道:“再见,庄秘书,我走了。”

    庄富国笑道:“孙董,好好干,周市长不会亏待你的,以后,有你的好处,市政的工程什么的,随便给你一个,就能让你赚的盆满盂溢。”

    孙耀武一听,内心不由得狂喜,他连忙道:“谢谢周市长。”

    庄富国看着孙耀武走下楼的背影,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走进周光睿的办公室,低声道:“周市长,孙耀武去办了。”

    周光睿看了一眼庄富国,点了点头道:“很好。”

    欧阳志远辞别了市委书记宋光明,对着寒万重道:“走,去湖西大酒店接人。”

    两人来到湖西大酒店,欧阳志远刚来到韩贝贝的房间不远的楼梯口,两名保安连忙向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你们好。”

    冯云山果然派了两名保安,在守护着韩贝贝。

    欧阳志远敲了敲韩贝贝的门道:“韩贝贝,开门。”

    韩贝贝一听是欧阳志远的声音,她连忙打开门道:“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道:“贝贝,收拾一下,我送你回龙海。”

    “太好了,闷死我了。”韩贝贝笑着连忙收拾东西。

    小丫头的行李很简单,就一个皮箱,不一会就收拾好了。

    “欧阳哥哥,走吧,我要去见一帆和叔叔、阿姨。”小丫头很是高兴。

    欧阳志远拎起韩贝贝的的皮箱,和韩贝贝走出了房间。两人在前台正好碰到大酒店经理冯云山。

    冯云山是听到保安的的报告,说是欧阳市长来了,冯云山连忙赶了过来。

    “欧阳市长,您好。”冯云山连忙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道:“谢谢冯经理这段时间对贝贝的照顾,我今天把她接走了。”

    冯云山忙道:“欧阳市长,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欧阳志远给贝贝结完帐,三人坐上车,直奔龙海市开去。

    欧阳宁静站在自己的诊所前,看着远处正在拆迁的古玩市场,他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这个社会发展的真快呀,旧的古玩市场说拆就拆了,市里要在就古玩市场上,重新建立一个叫恒信古玩城的市场。

    几天前,旧城改造拆迁办公室的人送来了拆迁通知,自己的古宅子,连同整条老街,都要拆迁。

    但是,这条古街可是山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有明文规定,这些文物重点保护单位是要受到保护的,为什么市政府要拆了这些明清古老的建筑?这些都是中国文化的精粹呀,难道这些人,要知法犯法?为了个人的私利,真的要拆了这条古街,这些人可就成了千古罪人呀。

    秦墨瑶从诊所里走了出来,看着自己的丈夫道:“宁静,要不,给远儿打个电话,让他向上反映一下,老祖宗留下的这点好东西,不能说拆就拆了呀,这些古老的建筑,可是咱们中华的艺术瑰宝呀。”

    欧阳宁静冷哼一声道:“哼哼,谁要敢拆了我的老宅子,就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再说了,咱们这条街,可是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秦墨瑶道:“上午拆迁办的那几个人来送通知,咱们也给他们看了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匾和证明,他们还不是如狼似虎的要拆吗?我给父亲打电话,反映这个问题。”

    欧阳宁静道:“再等等吧,这点小事,还是不要麻烦他老人家。”

    孔凡生老人颤巍巍的走了过来,哆嗦着嘴唇道:“宁静,你尽快想办法吧,我在燕京见过很多拆迁的事情,燕京的很多国家重点文物单位,都被人强行拆掉,别说咱们是省重点文物单位了,这些开发商和当官的互相勾结,狼狈为奸,根本不顾国家的法律,他们知法犯法,很是嚣张呀。”

    欧阳宁静道:“孔老,您放心,我绝不让他们拆了咱们的老宅子。”

    孔凡生猛地一阵咳嗽,一丝血迹在嘴角流了出来。

    欧阳宁静连忙扶住了老人。老人的生命本来已经耗尽,现在又碰到这件事,一听说,要拆了自己祖宗留下来的老宅子,老人立刻急火攻心,孔凡生的时间不多了。

    秦墨瑶轻声道:“孔老,不要着急,咱们会有办法的,决不能让他们拆了整条老街。整个龙海市区,就这一条古街了。”

    孔老咳嗽着道:“他们人多势众呀,还有钩机车,前两天,古玩市场有几家不愿意拆迁的,那些城管和近百名小痞子,还有警察,竟然联合起来,把房间里的人,拖出来,直接用购机把房子勾倒,所有的生活用品,都砸在屋里,现在,这是什么世道呀,黑社会小痞子竟然和警察一起执法,嘿嘿,真是奇闻呀。”

    欧阳宁静冷笑道:“人再多有什么用?我一个人能轻松地对付他们,他们敢硬来,我就下重手。”

    “欧阳大夫,快……,不好了,一百多名小痞子和城管、警察,开着几台购机,冲向古街来了,您快去看看!”

    一个年轻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大声道。

    “噗嗤!”老人孔凡生一听,喷出了一口鲜血。

    欧阳宁静一听,脸色一变,大声道:“墨瑶,朱兄,你们看好孔老,我过去看看。”

    欧阳宁静说完,旋风一般的冲向自己的老宅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