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任命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五十七章任命

    欧阳志远看着韩贝贝惊奇的样子,不由得笑道:“是我的干女儿,叫一帆,很可爱的小丫头,今年才五岁,你见过呀,你还送了一条项链给她,你很喜欢她的。。”

    “嘻嘻,是一帆呀,我当然记得,欧阳哥哥,吓了我一跳。”韩贝贝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笑嘻嘻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韩贝贝调皮可爱的样子,禁不住伸手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笑道:“我就不能有女儿了吗?”

    韩贝贝笑道:“欧阳哥哥,你这么年轻,能有女儿吗?再过几年才差不多,我又不知道你说的是一帆。”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不小了,春节一到,我就二十四岁了,这要是在农村,孩子早就会打酱油了。”

    韩贝贝笑着拉着欧阳志远的手道:“你们农村人结婚,要比城里人早吗?”

    欧阳志远道:“农村一般结婚都比较早,很多男人,二十岁都结婚了,女孩子十**岁就嫁人了。”

    韩贝贝笑道:“我要在你们农村,也嫁人了吧?”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差不多。”

    韩贝贝小鼻子一皱,摇晃着欧阳志远的胳膊道:“我要是嫁人,就嫁给欧阳哥哥这样的人。”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满头黑线,他笑道:“小丫头,今年你才十八岁吧?”

    韩贝贝笑嘻嘻的道:“过了新年十九了。”

    欧阳志远道:“看样子,春节你要在龙海市过了。”欧阳志远连忙岔开话题。

    韩贝贝笑道:“欧阳哥哥,你过春节回龙海市,和父母一起过春节吗?”

    欧阳志远道:“肯定会回龙海市的,我们中国人过春节,大多数是和父母一起过的。”

    韩贝贝道:“我也要和欧阳哥哥一起过春节。”

    欧阳志远道:“后天,我送你回龙海市,我去上班了,时间到了,你不要乱跑。”

    韩贝贝笑嘻嘻的道:“我就在房间里看电视,不会乱跑的,欧阳哥哥再见。”

    欧阳志远离开了韩贝贝的房间,到了一楼的大堂。他刚想走出去,猛然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气在远处传来。

    欧阳志远一愣,他猛地一闪身,侧身一看,他看到了一位身材高大,穿着考究,二十**的冷酷男人,正在用一双极其仇恨的眼睛看着自己。

    这人是谁?自己不认识呀?怎么会用这种眼光看自己?自己和他有仇吗?

    那人并没有回避欧阳志远的眼光,而是继续用仇恨的眼光看着自己。欧阳志远一声冷笑,走向那个男人。

    他还没有走到那个男人,五六名黑人大汉保镖,瞬间护在了那名男人的身前。

    这人竟然有外国人做保镖,看来,来自国外?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是谁?为什么这样看我?”

    那人同样一声冷哼,眼里的杀意更加浓烈,如同要吃了欧阳志远一般。

    “王……耀……阳。”

    那人一字一句的报出自己的名字。

    欧阳志远冷声道:“王耀阳?我不认识你。”

    王耀阳了冷笑道:“但你认识我的父亲。”

    欧阳志远看着这名冷酷的男人,猛然,他从这人的脸上,依稀看出了一丝熟悉,但又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欧阳志远道:“你父亲是谁?”

    王耀阳一声冷哼道:“王盛举!”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这人竟然是王盛举的儿子?果然和王盛举有点相似,但长得比王盛举还要冷酷。王盛举唯一的儿子,一直在国外做生意,这家伙竟然回来了,而且回来的这样快。肯定是接到了他父亲死亡的消息,赶了回来。看样子,这家伙把他父亲的死,赖到了自己的身上,所以才这么仇恨自己。

    但他父亲确实是被别人灭了口,这不赖自己呀。

    欧阳志远沉声道:“王耀阳,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你肯定知道,他是被人灭口,你不要把仇恨赖到我身上,我并不是怕你,但你要找到你真正的仇人。”

    王耀阳冷声道:“我是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但如果不是你带领省厅的人在后面追我父亲,我父亲能上那条快艇吗?他能被别人灭口吗?归根到底,是你逼死了我父亲。”

    欧阳志远冷笑道:“不是我逼死了你父亲,是你父亲自己逼死了自己,一个国家副厅级的干部,竟然贩毒、杀人灭口,是他自己走上了不归路,这怨不得别人。”

    王耀阳冷哼道:“欧阳志远,你不要狡辩,就是你逼死了我的父亲,我不会放过你的。”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希望你不要和你父亲一样,走上一条不归路,你要是想找我报仇,嘿嘿,你就怕找错了对象,湖西市对你父亲灭口的那人,才是你的仇人,你好好的想想。”

    欧阳志远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湖西宾馆。

    王耀阳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他的眼里充满着浓烈的杀机。

    欧阳志远坐进了自己的越野车,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湖西市大酒店经理冯云山的电话。

    冯云山一看是欧阳市长的电话,吓了他一跳,他连忙接了过来。

    神情恭敬的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沉声道:“冯经理,你听好了,韩贝贝的安全,我交给你了,你拍两个保安,给我设一个执勤岗,距离韩贝贝的房间不远,给我二十四小时保护,要是韩贝贝出了什么问题,我拿你是问。”

    韩贝贝上次被王盛举劫持走了,冯云山差一点吓死。现在欧阳市长亲自吩咐自己保护好韩贝贝,他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请您放心,我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去办。”

    欧阳志远低声道:“那个叫王耀阳的男人,什么时候住进湖西大酒店的?一共来了多少人?”

    冯云山忙道:“欧阳市长,王耀阳是今天早晨住进来的,还有他的叔叔王盛鹏。”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王盛鹏也来了?

    王家一共有四兄弟,老大王盛起,是原来的古曹县的县长,由于出殡动用公车和动用公安警察开道,正好撞上欧阳志远的外公秦副总理下来视察的车队,省委书记萧远山和公安厅长王世杰很是生气,撤了他的县长,后来被市长关占平偷偷的安排到了市科协,当了办公室主任。偏巧,欧阳志远到科协去拿海阳不冻港的图纸,结果,王盛起记仇,故意卡欧阳志远,不给图纸,欧阳志远大闹科协,打了王盛起一顿,结果,王盛起被再次撤职,回了老家。

    老二王盛举,刚刚被灭了口,老三王盛鹏做生意,大多数在国外。老四王盛民,是山南省纪委副书记。

    欧阳志远挂了电话,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欧阳志远一看号码,竟然是郑伟的电话。

    郑伟可是自己派到对方卧底的。难道对方有什么新情况?

    欧阳志远连忙把电话接过来道:“郑伟,有什么情况?”

    “欧阳市长,您让耿剑锋局长小心一点,副局长薛兆国不服气耿局长担任政法委书记,他和我商量,要对耿局长下手。”

    郑伟把薛兆国的事向欧阳志远报告了一遍。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薛兆国这家伙,真是大胆呀,竟然敢向耿剑锋下手,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了,郑伟,那只黑手有动静吗?”

    郑伟低声道:“没有消息,欧阳市长,有消息,我一定通知您。”

    欧阳志远低声道:“好的,注意,要保护好自己。”

    欧阳志远这句话,让郑伟的内心很是感动。他知道,自己终于可以改过自新了。

    “谢谢您,欧阳市长。”

    郑伟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他拨通了耿剑锋的电话。

    耿剑锋刚刚代理了湖西市公安局长,很多过去的案子,都存在着冤假错案,他正忙得不可开交。

    电话铃响了,他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连忙接过来道:“欧阳市长,您好。”耿剑锋也已经知道了,明天省委组织部长孟凡武就要来湖西市,宣布自己担任政法委书记,同时也宣布欧阳志远担任常务副市长。自己能担任政法委书记,是省委书记萧远山提名,强行在常委会上举手通过的。欧阳志远可是萧书记的未来女婿,自己欠了萧书记的人情。

    欧阳志远道:“耿局,王盛举的儿子王耀阳和王盛举的弟弟王盛鹏回来了,他们住在湖西大酒店,你派两个便衣,暗中保护韩贝贝,过两天,我就把韩贝贝送走。”

    “好的,欧阳市长,我这就派人去,二十四小时暗中保护韩贝贝,同时暗中监视王耀阳他们。”

    耿剑锋低声道。

    欧阳志远道:“好的,耿局,我告诉你,注意一下薛兆国,他妒忌你担任公安局长和政法委书记,挡住了他的升迁仕途,他准备向你下黑手,记住,如果有什么过去的冤假错案牵扯到薛兆国,立刻逮捕他。”

    耿剑锋一听,吓了一跳。薛兆国也太嚣张了吧,竟然要向自己下黑手,这种人不可留呀。

    耿剑锋道:“谢谢你欧阳市长,我会注意的。”

    欧阳志远道:“耿局,注意安全。”

    耿剑锋挂上了电话,不由得冷笑了起来,薛兆国呀,真是不自量力,现在有几个案子,都和他有牵连,嘿嘿,向自己下黑手,你没有机会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半,市委书记宋光明、市长关占平带领湖西市的很多领导,在湖西市东郊省道的一个十字路口,等待着省委组织部长孟凡武的到来。

    这一段时间,湖西市的官场,风云变幻的太快,让很多官员都感到震惊。从副市长彭茂水的跳楼、海阳不冻港的塌方死人,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被撤职,再到原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被炸死,这些事件,让湖西市的官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所有的官员都知道,控制湖西市的力量,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市委书记宋光明已经彻底地控了湖西市的话语权。很多人为了自己的前途,已经开始考虑重新站队了,而且是站到宋光明的战壕里。

    欧阳志远和耿剑锋两人,静静的站在宋光明的身后,三个人已经在湖西市形成了强大的铁三角,控制了湖西市的证据。

    欧阳志远和耿剑锋的身后,是市组织部长邵伟民、纪委书记夏传法、副书记闵宪功。

    站在市长关占平身后的是宣传部长陶宗钢、人大主任贺文国、政协主席杜易山和副书记王之泰。

    这些人都是市委常委,随着王盛举的被灭口,方明海的被撤职。市长关占平在常委里的票数,算上他本人,他只有五票了,而市委书记宋光明,随着耿剑锋的加入,他的票数,算上湖西市军区政委项永赞,他的票数是七票。

    这样,以后不论什么需要举手表决的决策和人员的升迁,市委书记宋光明就掌握了决定权。

    微风吹来,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头发,微微飘动着,这让他更加神采奕奕、意气风发,双眼发出深邃的神彩。而市长关占平,他的脸色虽然平静的如同湖面,但下面确实暗流涌动。

    关占平看了一眼意气风发的宋光明,他的眼角禁不住的抽动了几下。嘿嘿,宋光明,你不要得意的太早,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人群一阵微微地骚动。远处两辆警车闪着警灯,开了过来,后面是三两轿车,再后面,又是两辆警车断后,保护着车队。

    警车是湖西市的警车,他们是前去迎接省委组织部长孟凡武的。车里面,就有副局长周玉海。

    宋光明的一句话,就让周玉海坐到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

    车队在迎接的人群前慢慢的停了下来,市委书记宋光明带人连忙迎了上去,主动的给孟部长打开车门。

    组织部长孟凡武微笑着走下车来。

    宋光明连忙伸出双手笑道:“热烈欢迎孟部长的到来。”

    后面的关占平看着宋光明,他的眼睛里露出鄙视,心道,真是献媚到了极点。

    孟凡武刚伸出一只手,就被宋光明握住了,孟凡武笑道:“宋书记,你客气了,欢迎可以,不要影响了湖西市的工作。”

    宋光明笑晃着孟凡武的手道:“没有影响工作,孟部长,一路辛苦了。”

    宋光明刚松开孟部长的手,后面的关占平也伸出双手,满脸堆笑的伸向孟凡武道:“孟部长,您好,您辛苦了。”关占平刚刚还鄙视宋光明的媚笑,但他的笑容,更加献媚,奴颜婢膝。

    孟凡武笑道:“关市长,你也辛苦。”

    欧阳志远走了过来,伸出手笑道:“孟叔叔,您好,欢迎孟叔叔的到来。”

    欧阳志远并没有称呼孟凡武为孟部长,而是称呼他为孟叔叔,这一下子就把孟凡武和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关系更拉近了。对于这个称呼,让孟凡武很是高兴。萧书记上调国务院,自己一直和萧书记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自己以后,在燕京里,就有了靠山了,自己的仕途,肯定是一片光明。

    宋书记可是欧阳志远的岳父呀。

    孟凡武笑着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恭喜你呀。”

    孟凡武这个握手动作,让很多人的眼里,都露出妒忌的眼神。欧阳志远伸出了手,但孟部长是先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的。一个人的强大背景,决定了一个人的仕途命运。

    欧阳志远的强大背景,让很多人妒忌的要死,但没有人想到,欧阳志远那些政绩,是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的,都无法达到的。

    欧阳志远笑道:“孟叔叔,走吧。”

    众人都重新上了车,整个车队直奔市委办公大楼开去。

    到了市委办公大楼,众人簇拥着孟凡武,来到了市委小会议室。

    孟凡武坐在了中心位置。他看了所有的常委一眼,拿出了几份红头文件,大声道:“大家也都知道了,我今天来湖西市的目的,经过省委常委会研究通过,省委常委决定任命欧阳志远同志,担任湖西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职务。”

    “哗哗哗……!”

    孟部长的话音一落,下面的掌声就响起来。所有的人的目光,都看着欧阳志远。

    目光里,有的是羡慕,有的是妒忌,有的是欣慰。

    孟凡武看着大家道:“欧阳市长虽然年轻,但他的政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四、五年都没有拿下看来的水煤浆化工基地,欧阳市长拿了过来,并顺利的开始建设。香港国际煤化工产品展销会上,我们湖西市的订单,在欧阳市长的带领下,竟然达到了七百亿,位居全国第一,这让全世界都记住了湖西市,记住了我们山南省。我相信,以后的湖西市,会在宋书记和关市长的带领下,在欧阳市长的协助下,走向更大的胜利。”

    “哗哗哗……”

    下面响起热烈地掌声。

    孟凡武停顿了一下,他再次大声道:“现在,我宣布第二项任命,经过山南省常委会研究决定,任命耿剑锋同志为湖西市政法委书记。”

    “哗哗哗……。”

    掌声再次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