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要下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五十六章要下手

    贺媛姬是自己的,谁也抢不走。王八蛋欧阳志远,破坏了自己得到霍英琼的机会,现在又居然想打贺媛姬的主意,真是个流氓呀。

    自己要尽快赶在欧阳志远前面,向贺媛姬下手,得到贺媛姬的身子。得到了贺媛姬的身子,就等于得到了整个贵成集团。

    自己拥有了贵成集团,就有实力和欧阳志远较量了。

    可是,自己被欧阳志远打了一掌,失去了做男人的本能,怎么才能得到贺媛姬的身子?

    邵民鹏的眼里,闪烁着变态的寒芒,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的恶毒。看来,只有再次下药,让贺媛姬在高和潮中,以为自己被破了身。嘿嘿,看来,只有借助道具了。

    邵民鹏准备向贺媛姬下手了。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到了梦幻彩楼前面,他一眼就看到了曹时娜的轿车。看样子,曹时娜早就从泉水市回来了。

    欧阳志远灵机一动,把越野车停在了曹时娜轿车的旁边,手里多出了一截铁丝,他在一秒钟之内,打开了曹时娜的车门,一个磁性微型定位窃听器,吸在了曹时娜轿车里的一个角落里,然后快速的关上曹时娜的车门。

    曹时娜经常和那个人约会,欧阳志远要找出来那个人到底是谁?是市长关占平吗?如果是市长关占平,关占平肯定会和梦幻彩楼有关系。

    这时候,贺媛姬已经从另一扇车门走了出去。欧阳志远笑道:“请吧,贺总。”

    贺媛姬从另外一扇门下了车,没有看到欧阳志远的动作。她笑道:“我也听说过梦幻彩楼的菜不错,今天要好好的品尝一下,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下午还要工作,只能喝一点。”

    两人说着话走进了大堂。

    曹时娜正坐在办公室里,她的窗户正对着大厅。这个窗户,就是方便曹时娜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能看到重要人物进来,她好亲自出来迎接。

    她一下子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和漂亮的贺媛姬走了进来。她连忙站起来,走出办公室。

    前一段时间,欧阳志远在泉水市救了自己和妹妹,这让曹时娜多欧阳志远很是感激。当时的情况是极其的危险呀。自己要是被侮辱了,还无所谓,但自己的妹妹盈盈,还是没有男朋友的在校大学生。

    那几个坏蛋要是得逞,自己的妹妹就完了,会葬送妹妹一生的幸福的。

    曹时娜向欧阳志远迎了过去,微笑道:“欧阳市长,您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曹老板,从泉水市回来了?”

    曹时娜连忙道:“回来了,谢谢您在泉水市救了我和妹妹。”

    欧阳志远笑道:“曹老板,那件事不要放在心上,我当时正好经过那里。”

    曹时娜笑道:“我还是要谢谢你,今天我请客。”

    欧阳志远笑道:“你要是想请呀,下次吧,我今天请贺总吃饭,你给安排个包间。”

    曹时娜笑道:“好吧,上二楼吧,我带你们去。”

    三个人来到了二楼的一个包间,里面环境很好,布置的很是优雅。

    曹时娜递过来菜谱笑道:“请欧阳市长点菜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把菜单递给贺媛姬道:“女士优先,贺总点菜吧。”

    贺媛姬接过来菜谱,点了两个菜,欧阳志远有点了几个菜,就把菜谱递给曹时娜道:“曹老板,就这几个菜吧。”

    曹时娜笑道:“好的,欧阳市长,请您们等一会。”

    曹时娜亲自下去准备去了。

    服务员上来茶,欧阳志远端起茶杯,看着贺媛姬道:“贺总,邵民鹏是怎样到了你们公司的?”

    欧阳志远早就感觉到了郭宵鹏浓烈的杀机和仇恨,他知道,郭宵鹏等不了多久了。

    这人虽然阴毒,但耐心不足。

    贺媛姬一听欧阳志远问起来自己的副经理邵民鹏,她笑道:“是我父亲在一次招聘会上招来的,这人对经商和投资,极有天分,一个月之内就能做成几笔很大的订单,因此,受到了我父亲的重用,后来,被我父亲提拔到了副经理的位置上,并让他来协助我到中国内陆投资,怎么,欧阳市长对邵总经理很感兴趣?呵呵。”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贺媛姬道:“贺总,我们是朋友吗?”

    贺媛姬道:“呵呵,欧阳市长,咱们当然是朋友了。”

    贺媛姬的脸色一红,她想起来,自己被欧阳志远抱着,在白沙岛古塔上面的情境。

    欧阳志远看着贺媛姬道:“咱们既然是朋友,我就提醒你,贺总,邵民鹏这个人,你最好防着点。”

    贺媛姬一愣,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能说出原因吗?”

    欧阳志远看着贺媛姬道:“贺总,你相信相术吗?”

    欧阳志远看到了贺媛姬眉心现出一道紫黑色的黑线,这道紫黑线虽然不是什么致命的灾难,但是,对贺媛姬来说,将会影响她的一生。

    贺媛姬笑道:“我相信,同样也相信中国的周易,中国的相术和周易,是两门十分奥妙的学术。”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这么认为,我从小和父亲在街上给人看相,对相术很有研究,邵民鹏这个人虽然很有才华,但眉骨高凸如刀,脑后反骨明显,双目阴森,眼角上斜泛寒,这样的人,都是反主之人,我认为,他以后肯定会对你们父女不利。”

    欧阳志远是什么人?他自小就跟着父亲在街上给人看相打卦,什么样的人没见过?特别是每当有小人经过,父亲欧阳宁静都要给自己讲解一遍这人的相貌。欧阳志远一眼就能看穿郭宵鹏的阴谋。

    欧阳志远不忍心贺媛姬父女受到郭宵鹏的伤害,他这才说出来的。

    贺媛姬惊奇地看着欧阳志远笑道:“真的?欧阳市长你会相面?”

    欧阳志远笑道:“谈不上精通,但一般的人,我一眼就能看透。”

    贺媛姬笑道:“能给我看看嘛?”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曹时娜上了一瓶茅台和一品红酒。

    欧阳志远喝茅台,贺媛姬喝红酒。欧阳志远举起酒杯笑道:“贺总,你从小和我一样,出身都不高贵,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呵呵,吃了不少苦,你父亲后来遇到了贵人,打拼出来了一片新的天地,将由你来继承,但你目前就有点灾难,你要小心小人。”

    欧阳志远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贺媛姬的天庭,有一道裂纹,不由得一愣,低声道:“你亲生母亲去世的早,现在的母亲是继母,你继母家很富有,那个贵人,就是你现在的外公。”

    贺媛姬一听,不由得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说的不错,自己小时候很穷,母亲在自己刚懂事的时候,生病去世了,后来,父亲碰到了现在的继母,现在的外公,对父亲很好,父亲之所以能打出一片天地,是现在的外公帮助的。

    贺媛姬看着欧阳志远低声道:“欧阳市长,你说得很准,我小时候确实很穷,母亲去世的早,我父亲碰到了现在的继母,继母的父亲,也就是我现在的外公,帮助了我的父亲,我父亲才闯出了一片天地。”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

    贺媛姬喝了一口酒,轻声道:“欧阳市长,你说的小人,是邵民鹏吗?”

    欧阳志远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反正你防着他点,就可以了。”

    贺媛姬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欧阳市长,来,咱们喝酒。”

    两人碰了一下酒杯,欧阳志远一饮而尽,贺媛姬看着欧阳志远喝干了,她也喝干了红酒。

    贺媛姬笑道:“欧阳市长,会看手相吗?”

    欧阳志远笑道:“会呀。”

    贺媛姬笑着伸出了她那白皙的柔荑笑道:“给我看看吧。”

    贺媛姬的手,十指修长白皙,细腻的如同白玉一般,指甲修剪的极其完美,被染成淡淡的红润。

    很美的一双手。

    欧阳志远轻轻地握住了贺媛姬的手,一股好闻的淡淡幽香,从贺媛姬的手上传来,沁人心扉。

    贺媛姬的小手,极其的柔软,温润至极。

    欧阳志远看着贺媛姬的掌心,她掌心的文脉清晰,生命线顺滑,而且很长,没有交叉,直达手腕。

    这是标准的长寿生命线。中间的事业线,贯穿了整个手掌,没有断纹,从手腕直达食指根部,很有力量。

    欧阳志远笑道:“贺总,呵,你从小身体健康,应该没有生过病,而且长寿,寿命能超过八十以上,事业上极其顺利,从没有过挫折。”

    贺媛姬的眼睛里再次露出惊奇的亮光,她笑道:“呵呵,欧阳市长很神奇,我从小到大,没有生过一次病,呵呵,你的手相看的也很准。”

    贺媛姬刚说到这里,房门就被人猛地推开了,副经理邵民鹏看到欧阳志远正攥着贺媛姬的手,他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两只眼睛透出阴森森的寒芒。

    欧阳志远请贺媛姬吃饭,这让邵民鹏的内心如同猫抓一般的难受。

    他暗暗地跟在了后面,当他实在忍受不了的时候,走进了梦幻彩楼,问清楚了欧阳志远的包间,他推门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看着邵民鹏那双冷森色的眼睛,松开贺媛姬的手,不由的冷笑道:“邵经理,你进房间,不知道敲门吗?”

    邵民鹏冷笑道:“欧阳市长,我听说,你有未婚妻了吧?为什么还要纠缠贺总,而且还要找借口请贺总吃饭,攥住贺总的手?”

    贺媛姬脸色一冷,看着邵民鹏冷声道:“邵经理,谁让你进来的?”

    邵民鹏连忙道:“贺总,我怕有人对您不怀好意。”

    贺媛姬冷声道:“邵经理,记住你的身份,以后进房间,请你先敲门,你出去。”

    邵民鹏现在冷静了下来,他连忙道:“贺总,刚才贺事长来电话,问水煤浆工程的进度,我这才进来了,对不起,我走了。”

    邵民鹏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走了出去。

    “对不起,欧阳市长。”贺媛姬连忙向欧阳志远道歉。

    欧阳志远笑道:“看来,邵民鹏很喜欢你,是不?”

    贺媛姬低声道:“我父亲很欣赏邵民鹏的才华,但是我不喜欢他,我也感到他太精明,精明的有点过头了,很让人不放心。”

    欧阳志远道:“所以呀,你要防着邵民鹏点。

    欧阳志远道:“你父亲被他的才华蒙蔽了双眼,贺总,邵民鹏的人品有问题。”

    欧阳志远不能把邵民鹏就是郭宵鹏这个秘密,告诉给贺媛姬,免得打草惊蛇。欧阳志远知道,郭宵鹏的尾巴,早晚会露出来的。

    这对饭被邵民鹏打搅了,两人都没有再吃下去。

    欧阳志远亲自把贺媛姬送回了湖西大酒店后,去了韩贝贝的房间。

    自从韩贝贝被王盛举劫持了一次,小丫头再也不敢乱出门了,她正在房间看电视,传来了敲门声。

    韩贝贝问道:“谁呀?”

    欧阳志远笑道:“是我,韩贝贝,开门。”

    “欧阳哥哥。”

    韩贝贝一听是欧阳志远,连忙跑过来,打开房门。

    欧阳志远走进来笑道:“韩贝贝,这两天,没有乱跑吧?”

    韩贝贝拉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欧阳哥哥,我可不敢乱跑了,上次,那个王盛举,吓死我了。”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这还差不多,我是顺便来看看你,看来,过两天,我再给你治疗一次后,把你送到我的老家龙海市,你到我爸爸妈妈家里住几天,免得憋坏你。”

    看来,韩贝贝要在自己家里过春节了,为了安全起见,欧阳志远打算把韩贝贝送到父母身边。明天孟部长要来宣布任命,后天,自己就送韩贝贝回龙海市。湖西市真的不安全。

    有很多人都想对自己不利。郭宵鹏、还有那个幕后黑手,王盛举的后人,都有可能向自己下黑手。

    “嘻嘻,欧阳哥哥,你家在龙海市?呵呵,你家里还有社么人?龙海市好玩吗?”

    韩贝贝很年轻,还是小孩子的心性,就喜欢玩。

    欧阳志远笑道:“我家开了一个诊所,每天有很多人来看病,家里有我爸爸和妈妈,对了,还有我的女儿一帆,很热闹的,保证你不寂寞。”

    “欧阳哥哥,你……你说什么?你有女儿了?”

    韩贝贝一听,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