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赃官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九章赃官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一惊,什么案子能涉及到政法委书记王盛举?这怎么可能?自己一直怀疑王盛举和湖西市的贩毒案子有关,但自己手里没有任何的证据。现在,耿剑锋手里手里有一件案子,竟然和王盛举有关,真是让人意外呀。

    欧阳志远低声道:“耿局,我不能到市公安局去找你,以免被别人看到怀疑,你到我矿务局宿舍来吧,我在家里等你。”

    耿剑锋低声道:“好的,欧阳市长,一会见。”

    耿剑锋说完,挂上电话,立刻开了一辆扑通的桑塔纳,开向欧阳志远的矿务局宿舍。

    欧阳志远让寒万重开车到矿务局宿舍,等候耿剑锋。

    半个小时后,耿剑锋到了。

    欧阳志远忙道:“快坐,耿局,说说是什么案子。”

    欧阳志远给耿剑锋倒了一杯水,端给耿剑锋。

    耿剑锋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道:“欧阳市长,您还记得山南省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李宗文副省长,在龙海飞机场,接您回到湖西市,在东郊路口,有一家拦路喊冤的夫妇吗?”

    欧阳志远想起来这件事,当时确实有一对年老的夫妇,在拦路喊冤,这让副省长李宗文十分的生气,李宗文狠狠地瞪了一眼市长关占平,然后回山南省了,后来,那堆老夫夫妇,被市公安局的郑伟和副局长薛兆国拉走了,但不知道拉到什么地方去了。

    欧阳志远道:“我记得,那是一对中年夫妇,但看上去已经很苍老很憔悴了。”

    耿剑锋低声道:“那对夫妇叫李玉冰和张春花,他有一个儿子叫李虎,十年前,正赶上那场严打,被以流氓强和奸杀人罪,枪毙了。自从李虎被枪毙以后,他的父母一直在上访,为儿子喊冤,这一上访,就上访了十年,其实两位老人不到六十岁,但看上去,却十分的苍老。李玉冰和张春花拦路喊冤后,我就暗暗的查了这个案子的卷宗,发现了很多的疑点。昨天,我们抓到了一个杀人犯,在我们的强大攻势下,这名犯人彻底崩溃,他不仅交代了最近几年几次拦路杀人强和奸的案件,而且交代了十年前的一件强和奸杀人的案子,那件案子,正是李玉冰和张春花的儿子李虎强和奸杀人的那件案子,这人说,他才是那件案子的杀人强和奸的凶手。”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的暴怒至极,一掌拍在了茶几上,整张茶几被欧阳志远拍的粉碎,四分五裂,他沉声道:“湖西市公安局和法院、检察院的人都是这样办案子的吗?这明显是一件冤假错案,竟然把人都枪毙了,真是岂有此理,世上竟然有这样草菅人命的狗东西。当年审问李虎的人是谁?老子要当面问问他,他的眼瞎了?”

    耿剑锋低声道:“当年审问李虎案子的刑警队长,就是现任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

    “王盛举?“

    欧阳志远一听,双眼不禁寒芒爆射,两眼露出浓烈的杀机。

    耿剑锋低声道:“十年前那场大逮捕中,有的公安局为了完成名额任务,对嫌疑人都是动了大刑,不问嫌疑人的死活的,那个李虎,最后被屈打成招,才被枪毙的。”

    欧阳志远愤怒的道:“有的人,为了自己的前程,竟然这样卑鄙无耻的草菅人命,不顾老百姓的死活,真是岂有此理,我欧阳志远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我是管定了,老百姓的命,同样是命,比这些肮脏的当官的,更加珍贵。”

    耿剑锋道:“可惜的是,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前程,他们可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他们用老百姓的鲜血,染红他们的乌纱帽。”

    欧阳志远道:“耿局,你知道,薛兆国他们把李玉冰、张春花押到什么地方了吗?”

    耿剑锋低声道:“欧阳市长,我不知道,这件事,不属于我管辖。”

    欧阳志远走出房间,拿出电话,拨通了市公安局六处处长郑伟的电话。

    郑伟已经下班了,他自己开了一辆警车,正准备去喝酒,他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是欧昂志远的,他连忙把车开到一边停下,接过了电话,低声道:“欧阳市长,您好。”

    郑伟做污点线人,已经很长时间了。

    欧阳志远低声道:“你们把李玉冰、张春花押到什么地方了?”

    郑伟连忙道:“欧阳市长,李玉冰夫妇现在被关在湖西市精神病医院里。”

    “你说什么?他们被关在精神病医院里?你们还有人性吗?”

    欧阳志远一听到这个消息,差一点气炸了肺,这些人肯定害怕李玉冰夫妇继续上访,影响他们的仕途,这才要灭口,真是卑鄙无耻呀。

    欧阳志远强怒火道:“说,在什么房间?”

    郑伟低声道:“欧阳市长,在二楼四号房间。”

    欧阳志远低声道:“是谁让你们把人关在精神病院里的?说!”

    欧阳志远的声音带着浓烈的杀气和狂暴的怒气,让郑伟感到无穷的压力。

    “是……是王盛举书记。”郑伟咽了口唾液,颤声道。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铁青着脸,走进了房间,看着耿剑锋道:“王盛举让人把李玉冰、张春花他们关到了市精神病医院了,耿局,我们去救人。”

    耿剑锋一听,脸上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他不敢相信,这些人竟然如此歹毒。

    耿剑锋低声道:“这些人真是毫无人性,简直不是人。”

    欧阳志远低声道:“耿局,那个杀人凶手,尽快交给省厅的何文婕,决不能走漏半点消息,否则,要是王盛举知道了消息,就怕他要杀人灭口。”

    耿剑锋道:“杀人凶手,被我的关在一个秘密的地方,没有任何人知道。”

    欧阳志远道:“我让何文婕立刻去接人,对了,晚上,我们去救李玉冰张春花他们,救出来他们之后,交给省公安厅处理。”

    耿剑锋道:“欧阳市长,为了预防万一走漏了消息,咱们立刻赶往关押杀人凶手的地方,您打电话,让何处长马上来接人。”

    欧阳志远立刻道:“好,咱们立刻走。”

    耿剑锋、寒万重和欧阳志远,立刻赶往关押凶手的秘密地方。

    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王盛举,接到了一个秘密电话,这个电话,让王盛举大吃一惊。

    副局长耿剑锋和刑侦一处的周玉海,秘密抓捕了一个杀人犯,这个杀人犯,竟然供出了十年前的一个强和奸杀人案件,而这个案件,正是当年,自己担任湖西市刑警队长时候破获的强和奸杀人案,当时那个叫李虎的杀人凶手已经被枪毙伏法,那个案子已经被自己办成了铁案,现在竟然又跑出来一个凶手,真是麻烦呀。

    当时上面可是下了枪毙名额的,为了凑够名额,自己才对李虎用了刑讯逼供、诱供,最后才把那小子枪毙了。

    十年了,那个案子早就成了过去,今天竟然再次被翻出来?自己为了防止李虎的父母再次上访,这才把他们关到了精神病医院。

    耿剑锋呀,耿剑锋,你真是找死,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王盛举立刻拨打了一个秘密电话,阴森森的道:“听好了,立刻把那个人干掉,要做的干净利索,不要留下任何的痕迹。”

    “是,王书记。”一个冷酷的声音回答道。

    耿剑锋和周玉海的身边,早已被王盛举安插了自己的眼线,而且不止一个。这个消息,就是眼线报告给王盛举的。

    湖西市北郊一个秘密院落里,周玉海抓住的那个杀人抢劫犯叫温振福,就被秘密的关在这里,周玉海和副处长邢海山,还有刑警队副队长曲刚,带着三名警察,秘密看守着杀人抢劫犯叫温振福。

    耿剑锋已经吩咐了周玉海,一定要把犯人看好,决不能走漏一丝消息。

    几个人换着班看护着杀人抢劫犯叫温振福。

    几个人两个小时一换班,现在,看护杀人犯的是刑警队副队长曲刚和一位警察。

    周玉海和副处长邢海山两人在另一间房里看杀人抢劫犯温振福的卷宗。

    这是一个杀人、强和奸、抢劫的惯犯,身上竟然负了六七条人命和冤魂。经过审讯,他已经彻底地交代了自己多起杀人强和奸的犯罪经过。

    犯人被上了脚镣手铐,关押在一间屋子里。

    刑警队副队长曲刚点上一颗烟,狠狠地抽了一口,他看了一眼杀人犯温振福,眼里露出了一丝浓烈的杀机。今天,温振福必须要死。

    他已经接到了尽快干掉温振福的命令。刑警队副队长曲刚再找机会下手。

    他抽完了这颗烟,一摸自己的口袋,烟没了。他看了一眼另外的一名警察,大声道:“我的烟没了,你去给我拿一包烟过来。”

    那个警察立刻道:“好的,曲队长。”

    这名警察没有丝毫的怀疑,立刻去远处另一间房间里,去给曲刚去拿烟。

    曲刚一看这名警察离开了这里,他狞笑着拿出了一根铁丝,扔给了那人,低声道:“不想死的话,立刻滚。”

    曲刚说完这句话,离开了关押犯人的地方,但他却悄悄的顶上了子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