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四十五章 江南书记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百四十五章江南书记

    欧阳志远在鲁宾面前,可是晚辈,他连忙站起来道:“鲁部长,您不要客气,治病救人是做医生的本职,我是医生出身,救治鲁老,是我应该做的。”

    鲁宾笑道:“欧阳市长,现在,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像你这样无私的治病救人,已经很少了,来,我代表我父亲,敬您一杯酒。”

    欧阳志远笑道:“鲁部长,您是前辈,我是后辈,您不能敬我酒的,我看这样吧,自从鲁老生病,整个泉水市的领导和泉水市医院的医生,忙里忙外,都辛苦了,咱们共同举杯,为了鲁老的身体康复,哮喘永不复发,连干三杯如何?”

    欧阳志远的提议,让泉水市的领导和医生们的内心很受用,是呀,我们忙里忙外,也累死了。

    鲁宾看着大家的表情,知道,欧阳志远的提议是正确的,他笑道:“好,就这样,我在这里,谢谢大家了,感谢泉水市的领导和泉水市医院的医生,您们忙里忙外,都辛苦了。来,一切都在酒中,三杯酒,干了他。”

    众人顿时轰然叫好,众人都站起身来,争着和鲁宾碰杯,大家在高兴中和欢呼声中,连喝三杯酒。

    三杯酒后,大家开始争相向统战部长鲁宾敬酒。

    酒席上的气氛,顿时变得热烈起来。

    这个宴会上,明面上,是鲁宾为了感谢欧阳志远而举办的感谢宴会,但实际上的主角仍旧是统战部长鲁宾。泉水市的大小官员,都终于抓住了这次机会,和李部长献媚的喝起酒来。

    今天,鲁部长很是高兴。欧阳志远的医术让他父亲的哮喘,以后不再复发,这让他心情极其的舒畅,心里没有任何压力了。他平时的酒量就很好,今天终于可以开怀畅饮起来。

    韩贝贝看着欧阳志远一人喝酒,她禁不住抿着红润的小嘴笑了起来,小声道:“看看您们中国人官员的嘴脸,在他们领导面前,笑的真假,笑的肌肉都僵硬了,这种笑,是不是叫媚笑?”

    欧阳志远一听韩贝贝的话,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他小声道:“丫头,那不叫媚笑,叫献媚的笑。”

    韩贝贝喝了一口红酒,靠近了欧阳志远,一皱小鼻子笑道:“多加了一个字?媚笑和献媚的笑,有什么分别?”

    红酒的香味混合着好闻的女儿香,飘进了欧阳志远的鼻子里

    欧阳志远向后靠了靠,笑道:“媚笑是指女人的笑,献媚的笑,是指下级为了讨好上级,而露出的假笑。”

    韩贝贝调皮的做了一个媚笑,然后又做了个讨好的假笑,笑嘻嘻的道:“是这样吗?”

    欧阳志远道:“小丫头,真聪明,呵呵,就是这样。”

    这场酒很多人都喝高了,喝到最后,都乱套了,混乱中,欧阳志远和韩贝贝悄悄的退了出去,回到了泉水宾馆。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来到市委办公大楼罗荣国的办公室,等候倡议县长泰文卫来报道。

    罗荣国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市长,昨天喝多了,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欧阳志远笑道:“罗书记,大家喝的高兴,都喝高了,我也记不清楚,自己是几点回去的。”

    罗荣国笑道:“最后,我想找你喝酒,反正没找到你。”

    欧阳志远笑道:“罗书记,我记得和你喝了几个酒,喝了几个?我是想不起来了。”

    罗荣国笑道:“欧阳市长,昨天,难得鲁部长高兴,你看好了他父亲的病,就去了鲁部长一块心病,大家都跟着高兴,呵呵,最后,都喝高了。”

    秘书时宝龙在敲门,罗荣国道:“进来吧。”

    “罗书记,倡议县泰文卫县长到了。”时宝龙轻声道。

    罗盘荣笑道:“快让泰县长进来。”

    不一会,门开了,一位身材修长,长得文质彬彬,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知识分子摸样,三十五六岁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刚一进来,就笑着和罗荣国打招呼道:“罗书记,您好。”

    这人的眼睛看着罗荣国,眼睛里带着一种亲切的激动。

    罗荣国笑道:“泰县长,来,我给你讲介绍一下。”他指着欧阳志远道:“这位就是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市长。”

    泰文卫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的眼睛一亮,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他在电视上看到过欧阳志远,但真人更加显得年轻阳光,特别是他那双深邃的大眼睛里,透出一种真诚的睿智,让人感到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和吸引力。

    泰文卫连忙伸出双手道:“您好,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进紧紧的握住了泰文卫的双手笑道:“泰县长,你好,可把你盼来了。”

    泰文卫笑道:“接到调动的通知,我就交接了工作,今天就赶了过来。”

    罗荣国笑道:“泰县长,欧阳市长亲自来接你和夏局长了,我希望,你们到了新的工作岗位,紧密的团结在欧阳市长的周围,把海阳不冻港建设好。”

    泰文卫忙道:“罗书记,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和夏局长,在欧阳市长的领导下,把海阳不冻港建设好的。”

    不一会,夏传福微笑着走了进来。

    “罗书记、欧阳市长好。”

    夏传福先给罗荣国、欧阳志远打完招呼后,他伸出了手,和泰文卫的手,紧紧地我在了一起。

    两人互相看着,眼里透出股股炽热。他们知道,两人又要联手,大干一场的机会来了。

    欧阳志远带着泰文卫和夏传福,是在上午十点离开泉水市的。

    他没有向鲁部长辞行,而是直接离开了泉水市。

    在离开泉水市前,罗荣国书记紧紧的握住了夏传福和泰文卫的手道:“你们在湖西市的时候,就跟着我,现在,又回到了湖西市,你们施展自己才华的时候到了,我希望,你们走的更远。”

    泰文卫和夏传福的眼睛有点湿润了。他们在过去,一直跟着罗荣国,是罗荣国的班底。现在,要离开罗荣国了,两人都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过来好一会,夏传福看着罗荣国道:“罗书记,您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罗荣国握着夏传福和泰文卫的手,把他们的手,放进了欧阳志远的手里道:“欧阳市长,我把泰文卫和夏传福交给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罗书记,您请放心,我会照顾好两人的。”

    下午两点的时候,车子越过了省城南州,刚过省城不久,有一段路很难走,那就是南州市和泰兴市交接的那段路。很多地方,都是这样,两市交界的地方,那段路是最难走的。

    寒万重把车速放慢了,欧阳志远透过车窗,猛然看到了两辆奥迪开了过来,这两辆奥迪的车速不是很快,在看到最难走的那段路的时候,竟然停了下来,欧阳志远一看对方的车牌,他不由的一愣。

    那辆高级奥迪的车牌,竟然是江南省委的一号车。我的天哪,难道车里坐的是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陈雨馨的父亲?

    欧阳志远让寒万重把车速再次放慢。

    韩贝贝道:“欧阳哥哥,有什么事?”

    欧阳志远道:“可能碰到熟人了。”

    这时候,那辆奥迪车的车门打开,一位五十多岁,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皱褶眉头走下了车,看着这段没有修好的公路。

    一位秘书摸样的年轻人,跟在了陈浩然的身后。

    陈浩然!江南省省委书记。

    欧阳志远不禁愣住了,陈浩然来山南省干什么?难道是路过山南省?

    欧阳志远让车停下,他打开车门,走下了越野车。欧阳志远看到了陈浩然,他不能不打招呼。

    “陈伯伯,您好。”

    江南省省委书记陈浩然正看着这段路沉思,猛然,一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有人喊自己陈伯父,这是谁呀?

    陈浩然一抬头,猛然看到了欧阳志远正微笑着站在自己的面前。

    “志远?是你?”

    陈浩然一看是欧阳志远,他禁不住一愣。

    半年前,自己的女儿带着欧阳志远来到了江南省,给自己的母亲拜寿,并治好了母亲的腿部残疾,让母亲能走路了。当时,欧阳志远可是以自己女婿的身份,参加寿宴的。但是后来,自己不知道志远和自己的女儿陈雨馨出现了什么状况,欧阳志远又成了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而且还成了秦副总理的亲外孙。最近又听说,萧远山的女儿,竟然是燕京霍老的亲孙女。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让陈浩然的头都大了。自己和妻子姬秀娟问了女儿陈雨馨,陈雨馨说是和欧阳志远感情不和,两人分手了。

    最让陈浩然感到惊奇的是,欧阳志远在一年的时间内,竟然做到了湖西市副市长的位置,这让他感到震惊。他仔细的看了欧阳志远在将近一年的仕途生涯中的政绩,这更让他吃了一惊。

    傅山县的天之峰成功开发,傅山县彻底摆脱贫困县,一跃被评为全国二十绿色环保大县的过程,还有运河县工业开发区的成功招商引资,这都是欧阳志远一手领导的。

    这些政绩,足以让欧阳志远一辈子都用不尽。

    现在,欧阳志远又调到了湖西市,担任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和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董事长,在香港国际煤化工产品的交易会上,一举拿下了七百亿的订单,这让高层的领导,都感到了震惊。这个甜蜜文数字的订单,在全国可是第一名的。

    今天想不到,在这里竟然碰到了欧阳志远,真是想不到。可惜了,欧阳志远不能成为自己的女婿了。

    陈浩然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陈雨馨和欧阳志远真正的关系。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双手道:“陈伯伯,呵呵,是我,您怎么在山南省?”

    陈浩然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我到燕京开一个会,正巧经过这里,呵呵,想不到,碰到了你。志远呀,我听说,你又回到了湖西市海阳不冻港总指挥的位置上了?”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陈伯伯。”

    陈浩然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呀,海阳不冻港刚出现了塌方事件,死了这么多人,你要抓住安全,不能放松。”

    欧阳志远忙道:“谢谢陈伯伯的关心,我到泉水市,请来了两位专门建设港口的专家,呵呵,这次,保证不会出现什么安全事故。”

    陈浩然微微笑道:“请来了两位专家?是谁呀?”

    欧阳志远笑道:“是原来参加建设福隆港口的倡议县县长泰文卫和城建局长夏传福,我请到了他们。”

    陈浩然笑道:“呵呵,不错,当年建设福隆港的时候,就是他们和罗荣国一起,把福隆港建设起来的,这两个人是个人才。”

    欧阳志远笑道:“陈伯伯,您也知道?”

    陈浩然笑道:“别忘了,山南省和江南省距离不远,当年建设福隆港口的时候,我曾经带人来参观过,正好见过罗荣国、泰文卫和夏传福三个人,罗荣国凭借这个政绩,后来成为了泉水市市委书记。”

    这时候,后面车里的泰文卫和夏传福看到了欧阳志远在和一位面目威严的中年男人说话,车子靠近了,两人顿时大吃一惊。

    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

    两人经常在电视里看到过陈浩然书记,在建设福隆港的时候,就见过陈浩然书记。江南省委书记陈浩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两人连忙让司机停下车,走出车来,快步走向陈浩然。

    两人很远就微笑着伸出了双手,大声道:“陈书记,您好。”

    陈浩然握住了两人的手笑道:“泰县长、夏局长,呵呵,我们又见面了。”

    泰文卫笑道:“是呀,陈书记,一晃多年过去了,您的风采依旧呀。”

    陈浩然抚了抚自己有点花白色的头发笑道:“老了,眨眼间,几年就过去了。”

    夏传福笑道:“陈书记,您一点都不显老,看样子,精气神比过去还要旺盛。”

    “呵呵……。”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和陈浩然说着话,他猛然,感到一双恶毒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从另一辆车里,死死的盯着自己。

    欧阳志远转脸一看,脸色顿时一冷。

    齐震!齐风云的第二个儿子。

    后面一辆车里,竟然坐着齐风云的二儿子齐震。

    江南五行门主齐风云一共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齐风云的大儿子齐威,在偷袭欧阳志远的过程中,被国安的李玫、王超然他们一枪爆头,四儿子齐南,被欧阳志远打成傻子。齐风云的女儿齐雯,是欧阳志远的初恋,可惜,由于误会,齐雯和陈浩然的儿子陈慕雪结了婚。

    因此,齐风云和陈浩然成了亲家。陈浩然到燕京开会,齐震成了陈浩然的随队私人医生。

    齐震看到了欧阳志远,真是仇人见了面,分外眼红。

    但是,齐震知道,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再说,自己还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自己不能动。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齐震,不屑的冷哼一声。

    陈浩然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呀,继续努力,我还要赶路,有时间,咱们再说话。”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陈伯伯再见。”

    陈浩然上了自己的专车,奥迪车扬长而去。

    欧阳志远看着齐震的那辆车,他心道,看来,齐风云和陈浩然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了。嘿嘿,自己不惹事,如果齐家再找自己的麻烦,自己可以联合国安,先拔了江南齐家再说。

    齐风云绝对没干过多少好事。

    陈伯伯到燕京开会,为什么不坐飞机?而是长途跋涉?这很让人纳闷。

    泰文卫和夏传福走了过来,夏传福道:“欧阳市长,看来您和陈书记很熟?您叫他陈伯伯?”

    欧阳志远笑道:“陈伯伯的女儿,红太阳集团董事长陈雨馨在傅山县和运河县投资,都是我引进的,因此,我和陈伯伯很熟悉。”

    泰文卫道:“江南省的经济抓得很不错,咱们山南省还要向人家江南省学习呀。”

    欧阳志远笑道:“山南省要比江南省落后几年,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能赶上去。走吧,天不早了。”

    众人上了车,两辆车快速开向湖西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