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感谢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四章感谢

    欧阳志远为了救治老人,顾不上脏臭,老人的痰液有的喷溅到了欧阳志远的身上,但志远顾不得这些。

    鲁战强老人肺部和支气管里的痰液,在欧阳志远的内力拍打震动下和针灸的刺激下,全部喷了出来,来人的呼吸系统顿时畅通了,脸色渐渐地有了一点血色,不再青紫灰白,嘴唇也变得红润,胸脯起伏减小,气管里拉风箱的呼呼鸣叫声,逐渐减小。

    省呼吸科专家廖元武和院长司徒军一看鲁老在这位年轻而陌生的青年人抢救下,喷出了痰液,不再窒息,生命指数变得平稳下来,两人的脸上露出了惊奇震惊的神情,同时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刚才的情况真是极其的危险呀,再晚抢救几分钟,老人就抢救不过来了。鲁老要是死在了自己手里,自己这辈子的名声就完蛋了,鲁宾也会记恨自己的的。

    省呼吸科专家廖元武和院长司徒军都伸手,擦去脸上的冷汗。

    统战部长鲁宾本来极其气愤反感这个年轻的小白脸,不问青红皂白的就阻挡专家抢救父亲,当他看到,父亲在这年轻人的抢救下,生命特征变得平稳下来,呼吸顺畅了,不再窒息,这让他吃了一惊,同时很是震惊。这个年轻人是谁?医术这样高超?

    市委书记罗荣国虽然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绝顶精湛,但在抢救鲁老的过程中,他看到危机中的鲁老,几乎就要憋死了,罗荣国的冷汗也湿透了后背。他让欧阳志远来给鲁老治病,同样在赌博冒险。

    人的一生,有谁不在赌博冒险?赢了,你就是王,败了,你就完蛋了。

    当他看到鲁老的脸色慢慢的恢复了红润,呼吸变得平稳,不在窒息的时候,罗荣国在心里笑了,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鲁宾走到了欧阳志远面前,看到了欧阳志远衣服上大片的痰迹,他深深得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谢谢您救了我的父亲,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众人看到省委委员统战部长鲁宾亲自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周围的那些官员,心里妒忌的要死,他妈的,这个小白脸这次大发了,鲁宾肯定要感激他,自己为什么没有这种针灸医术?自己要是会这一手,救了鲁宾的老爹,鲁宾绝对会找机会提拔自己的,可惜呀,自己不会。

    欧阳志远笑道:“鲁部长,您不要客气,我叫欧阳志远,在湖西市工作,是罗书记请我来给鲁老治病的。”

    欧阳志远这句话,让罗荣国的内心很是感动。欧阳志远并没有居功自傲,而是在省委委员组织部长鲁宾面前说是自己请欧阳志远来给鲁老治病的,欧阳志远把功劳分给了自己很大一部分。欧阳志远绝对是一位值得交往的朋友。

    “欧阳志远?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

    鲁宾一听欧阳志远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不由的吃了一惊,感到很是震惊。欧阳志远一报出来自己的名字,鲁宾终于想起来了。自己在电视里,多次看到过欧阳志远,但真实的人,和电视上相差太远,欧阳志远比电视上,还要英俊年轻。欧阳志远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亲外甥,秦副总理的外孙。欧阳志远还有一个让人震惊的强大背景,自己最近刚刚知道,那就是,萧远山的女儿萧眉,竟然是燕京元老霍老的亲孙女,那么,欧阳志远就是霍老的亲孙女婿了。

    霍老可是国家级别的元老,他的二儿子霍天文很有可能就是国家的未来一号首长。

    人家欧阳志远有着这样的强大背景,今天竟然亲自来抢救自己的父亲,身上喷满了痰迹,人家都不嫌弃脏,真是难得呀。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鲁部长,我是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

    鲁宾伸出双手,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太感谢你了,是你救了我的父亲。”

    欧阳志远笑道:“鲁部长,不要感谢我,鲁老可是老一辈的革命家,为了咱们的新中国,贡献了自己的一生,我很佩服鲁老的,能有机会给鲁老看病,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鲁宾笑道:“欧阳市长,谦虚了。”

    欧阳志远道:“鲁部长,我给鲁老起针,时间到了。”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边收回手,把老人后背上的银针起掉,收了起来。并把老人翻转过来。

    老人的呼吸已经变得十分平稳,脸色红润,由于刚才的窒息,老人已经睡着了。

    医生和护士一看老人转危为安,都松了一口气,又把老人送回了病房。

    省呼吸科专家廖元武和泉水市院长司徒军两人看着欧阳志远,心里也是很感激欧阳志远。如果刚才欧阳志远不施以援手,鲁老就怕挺不住了。

    两人都没有想到,欧阳志远的医术竟然这么好,用针灸和穴位拍打,竟然能逼出来鲁老的痰液。

    廖元武看着欧阳志远,伸出手道:“欧阳市长,您好,我叫廖运武,是省人民医院的,您的中医医术真好,在关键的时候,救了鲁老,感谢您呀。”

    欧阳志远握住了廖元武的手笑道:“廖老,您好,能认识您很高兴,您可是咱山南省呼吸内科的专家。”

    廖元武摇摇头道:“什么专家?今天要不是你在场,鲁老的命,就抢救不过来了。”

    泉水市人民医院院长司徒军和欧阳志远握手道:“您好,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笑道:“您好,司徒院长。”

    鲁宾看着罗荣国点点头,轻声道:“罗书记,谢谢你请来了欧阳市长,给我父亲治病。”

    罗荣国轻声道:“鲁部长,不要谢我,欧阳市长来泉水市,我知道他的医术高明,就把他请过来了,还是人家的医术精湛呀,鲁部长,一会让欧阳市长好好地给鲁老号号脉,看能否把鲁老的哮喘治疗除根。”

    鲁宾点点头道:“好的,罗书记。”

    旁边的市长何庆林和副市长鲁海军都没想到,欧阳志远在关键的时候,力挽狂澜,救了鲁老一命。

    鲁海军本来对欧阳志远的恨意很浓烈,现在他救了自己的父亲,这个恩情算是扯平了。

    鲁宾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还是麻烦你给我父亲好好看看,老人家每年的冬天,都会发这个哮喘病。”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鲁老是在年轻的时候,受了冰雪风寒,这才落下了哮喘的病根。”

    鲁宾一听,连忙道:“是的,我父亲当年参加过抗美援朝,他们是穿着单薄的衣服过了鸭绿江,当时朝鲜可是零下三十度的低温,我父亲的一个连,在一个山口设伏,在冰天雪地里,一动不动的埋伏了一天,我父亲的哮喘,就是那时候落下的。”

    当年咱们的志愿军,冻死在阵地上的士兵,有很多。

    欧阳志远道:“朝鲜的冬天,是极其寒冷的。”

    欧阳志远和大家走进了病房,鲁老还没有醒,欧阳志远仔细的给鲁老号了脉,然后又给他在胸口扎了十几针,最后开了一个药方,递给鲁宾道:“鲁部长,尽量不要让鲁老感冒,鲁老居住的院子里,不要养花,室内可以摆放绿叶植物,但不能摆放所有开花的花卉,以免引起哮喘。”

    鲁宾接过药方,看了一眼道:“好的,欧阳市长,这中药怎么喝?”

    欧阳志远笑道:“我给鲁老开了六副中药,两天喝一副,当茶喝就可以了,以后鲁老的哮喘,不会复发了。”

    “真的?”鲁宾听后,不由得大喜。父亲的病,每年都牵扯了自己大量的精力,如果欧阳志远能彻底的治疗好父亲的哮喘,自己欠了欧阳志远一个很大的人情。

    欧阳志远笑道:“当然可以。”

    廖元武和司徒军一听欧阳志远说,鲁老的哮喘以后不会复发,这让两人吃了一惊。这几年,鲁老的哮喘病是年年复发,特别是春节前后。欧阳志远竟然说,以后不会复发了,这可能吗?

    鲁宾高兴地把药方递给院长司徒军道:“司徒院长,去抓药吧,熬好药送过来。”

    “好的,鲁部长。”院长司徒军亲自去抓药煎药。

    当司徒军煎好药端过来的时候,鲁老已经醒了。

    鲁宾高兴地看着父亲道:“爸爸,您感觉怎么样?还憋吗?喘气顺畅吗?”

    鲁老大口的喘了几口气,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大喜道:“不憋了,喘气顺畅了,儿子,是廖大夫救了我?”

    廖元武脸色一红,轻声道:“鲁老,是欧阳市长救了您。”

    鲁宾笑道:“爸爸,是罗书记请来了湖西市的欧阳市长,他的中医医术极其的精湛,刚才多亏了他及时赶到,这才救了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欧阳市长?谁是欧阳市长?我要谢谢他。”鲁老想坐起来,挣扎着看向四周。

    市长何庆林连忙把鲁老扶起来坐好,把枕头塞在鲁老的身后。

    鲁宾把欧阳志远拉过来道:“爸爸,这位就是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连忙道:“鲁老,您好。”

    鲁老一看到年轻的欧阳志远,禁不住一愣,他以为救治自己的大夫,应该是位长胡子的老中医大夫,但眼前的中医大夫,竟然是如此的年轻,英俊潇洒。

    鲁老在一愣后,笑道:“欧阳市长,想不到,您竟然如此年轻,呵呵,我要谢谢您救了我的命。”

    欧阳志远从司徒军手里接过煎好的中药,试了试温度,可以喝了。他笑道:“鲁老,中药好了,您可以喝了。”

    鲁海军连忙从欧阳志远手里接过中药碗道:“欧阳市长,谢谢您,我来吧。”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

    鲁海军可是鲁老的二儿子,他伺候老人喝药,是应该的。

    老人喝过药后,看着儿子鲁宾道:“天色快黑了,晚上请人家欧阳市长吃顿饭吧,好好地感谢一下人家。”

    鲁宾笑呵呵的道:“爸爸,那是当然,您就放心吧。”

    欧阳志远笑道:“鲁老,您不要客气。”

    晚上的时候,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鲁宾在泉水市最好的大酒店泉水宾馆宴请了欧阳志远和泉水市的很多领导。

    欧阳志远在关键的时候,救了自己父亲的命,这让鲁宾很是感激。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及时赶到,自己的父亲,今天就不在了。鲁宾和父亲的感情极好,父子两人又是父子,还是朋友。

    自己虽然和欧阳志远的岳父,省委书记萧远山不在同意战壕里,但这个极大的人情,自己还是要还的。

    鲁宾感激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的父亲,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自己的父亲绝对不能在换届之前去世。

    明年五月份就换届了,自己的父亲不死,以父亲在山南省的威望和过去的人脉,自己的这个统战部长,还能保住,甚至还能上升一点,如过父亲在今天去世了,在这个人走茶凉的社会,自己别想再借助父亲的人脉了,自己的统战部长位置,不一定能保住。

    欧阳志远不仅救了父亲,而且还救了自己。

    众人就进了贵宾间后,统战部长鲁宾拉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请上座。”

    今天的宴会,主要是感谢欧阳志远的。但不论从资历和年龄上,还是从职务上,欧阳志远绝对不能坐上首的。

    欧阳志远笑道:“鲁部长,不论从资历和年龄上,还是从职务上,我都不能坐这个上首,呵呵,今天吧,还是您坐这个上首。”

    鲁宾笑道:“欧阳市长,今天,您救了我父亲,我是替我父亲,来专门感谢您的。”

    欧阳志远笑道:“鲁部长,您今天是代表鲁老来的,这就更应该坐在上首,我说的对吗?”

    众人也一致通过,让鲁部长坐在上首。

    中国是礼仪之邦,这个上首的位置,是不能随便乱坐的,只有身份崇高、资历最深、辈分最长、官职最高的人才能做这个位置。

    最后,鲁宾实在没有办法,他坐了上首,他把欧阳志远拉到了自己的身旁坐下。

    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鲁宾端起了酒杯,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这第一杯酒,我代表我父亲,感谢您救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