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打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一章打人

    欧阳志远、寒万重和韩贝贝停好车,走进了清河园饭庄,欧阳志远做梦都没想到,在泉水市能碰到曹时娜和曹盈盈再次被人欺负。

    这两人来泉水市干什么?怎么会这样巧?

    上次在湖西市,两姐妹被柯正清和岳光水欺负,自己救了她们。看样子,今天,自己又要救她们了。

    欧阳志远这一声低喝,如同炸雷一般,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但这声音,让曹时娜的的内心顿时狂喜不已。这怎么可能?这声音怎么这样象一个人?

    曹时娜抬起头来,强烈的震惊,在她的脸上流露出来,果然,这人正是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

    这怎么可能?欧阳市长怎么会来泉水市?曹时娜知道,自己和妹妹有救了。欧阳志远强大的背景,足足可以横扫整个泉水市?这四个瘪三算什么?

    曹时娜笑了,她故意不点破欧阳志远的身份,以欧阳志远的性格,今天这四个王八蛋,要倒霉了。

    曹盈盈在绝望中,同时也听到了这声爆喝,她以为自己在做梦,这声音,自己是那么的熟悉。曹盈盈昂起头,一眼看到了愤怒的欧阳志远。

    正抱着曹盈盈上楼的王浩,早就欲火中烧,现在猛然被一个炸雷一般的声音喝住,他抬头一看,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正一脸愤怒的看着自己。

    平时就无法无天的王浩,一看到一个陌生的小白脸,竟然胆大包天的让自己住手,他不禁大怒,一声冷喝道:“你妈个逼的找死?敢管老子的事?快滚,否则,老子让人弄死……。”

    欧阳志远没等他骂完,早就抡起了巴掌,一巴掌就打在了王浩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欧阳志远一把拉过来曹盈盈。

    王浩被打得晕头转向,转了一个圈,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整个右脸立刻肿胀起来,变得一片青紫,他猛一张嘴,吐出一口血水,血水里,还有两颗牙齿。

    在泉水市,平时都是王浩打别人,谁敢打王浩?

    王浩一声咆哮,破口大骂道:“你妈个比的,敢打老子……。”

    欧阳志远身边的寒万重抬腿就是一脚,踹在王浩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王浩一声惨叫,身子飞了起来,砸在了一张桌子上,那张桌子立刻散了架。

    曹时娜看着欧阳志远和寒万重暴打王浩这个王八蛋,打得他惨叫不已,鼻血长流,这让曹时娜的心里痛快极了。

    鲁正勇一看这两个男人上来二话没说,就打人,把王浩打的鼻青脸肿,他双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阴森森的道:“小白脸,你是外地来的吧?你今天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打了不该殴打的人,你今天要是能走出泉水市,我就不姓鲁。”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是谁?嘿嘿,好大的口气?就你这种欺男霸女的脓包,老子打的数也数不清有多少人了?老子照样活得好好的?哈哈,泉水市算什么?放开她。”

    欧阳志远一指曹时娜。

    鲁正勇平时极其的嚣张骄横,欧阳志远的话,他哪里肯听?

    “老子就是不放?你又能如何?”鲁正勇不仅不放开曹时娜,反而狞笑着一把摸向曹时娜的胸脯。

    “下流无耻。”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没等欧阳志远动手,寒万重早就忍不住了,一脚就踹在鲁正勇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鲁正勇的身子飞出三米开外,砸烂了一张桌子。桌子上的盆儿盘子和菜汁弄得他一身一脸。

    鲁正勇没想到,小白脸没有动手,那个一起来的紫脸大汉竟然抢先动手,打了自己,他咆哮着从碎桌子中爬起来,大叫道:“崔茂强,快给你老爹打电话,让他带人来,今天一定要弄死这两个王八蛋。”

    另一个叫崔茂强的男人,立刻拿出了电话,快速的拨打着他父亲的电话。

    崔茂强的老爹叫崔耀国,是泉水市公安局的副局长。

    “爸爸,你立刻带人来,有人在清河园饭庄打了鲁正勇、王浩。”崔茂强大声道。

    泉水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崔耀国正在办公室里,他一听儿子打来电话,说鲁正勇和王浩被人打了,这让他大吃一惊。泉水市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打副市长鲁海军的儿子,还有市法院院长王本昌的儿子?真是瞎眼了。王本昌的儿子还好说,但鲁副市长的儿子鲁正勇可不是一般的人,他的伯父可是山南省统战部长鲁宾,鲁正勇要是有什么闪失,那就麻烦了。

    崔耀国立刻亲自带人,赶了过来。

    韩贝贝只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高明,没想到,欧阳志远的身手还这么厉害,小丫头大笑道:“呵呵,欧阳哥哥,你真厉害,竟然一巴掌就把那个坏家伙打趴下了,你真是了不起。

    鲁正勇和王浩正恼怒至极,猛然看到欧阳志远身后走出一个更加漂亮的小丫头,这让两人的眼睛,一下子发直了。

    这个小丫头,身材修长,气质高雅,一双眼睛,清澈透明,如同清泉一般,更加漂亮迷人,比刚才的小丫头,还要漂亮。

    我的天哪,今天从什么地方,跑来这么多的美女?

    韩贝贝一看两个家伙色迷迷的盯着自己,恶心急了,不由得大怒道:“看什么看,小心老娘扣掉你们的眼珠子。”

    “噗嗤!”曹盈盈一听这么漂亮的小丫头,竟然称呼自己为老娘,这让她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欧阳志远也忍不住笑了,差点晕过去。韩贝贝还没有学透中国话的含义。

    这时候,外面警笛大作,几辆警察呼啸着开了过来。曹盈盈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

    曹盈盈不知道欧阳志远的背景,但曹时娜可知道。

    鲁正勇和王浩一听到外面的警车到了,鲁正勇狞笑起来,大声道:“小白脸,今天老子要不剥了你的皮,老子就不姓鲁。”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姓鲁?鲁海军市长是你什么人?

    欧阳志远在来泉水市前,看了泉水市的编制。泉水市姓鲁的领导,有一个,就是副市长鲁海军,难道这个嚣张的家伙,是鲁海军的儿子?有的官二代可不这样纨绔呀?越是市级领导的二代,越不行呀。你看看人家燕京的王老和霍老的家人,人家的第三代孩子,也不这样呀?

    鲁正勇一听这个小白脸提起自己父亲的名字,不禁大怒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提我父亲的名字?”

    鲁正勇之所以一听欧阳志远提起自己父亲的名字就发怒,主要原因是欧阳志远太年轻了,还没有自己大,竟然敢喊自己父亲的名字。

    欧阳志远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看到一位警官带着十几名手持手枪的警察冲了进来。

    崔茂强一看父亲带领警察冲了进来,他立刻指着欧阳志远大声叫道:“爸爸,就是这两个人打了鲁正勇和王浩。”

    十几个警察呼啦一声把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围在中间。

    泉水市公安局副局长崔耀国脸色一冷,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为什么打人?难道你不知道打人是犯法的吗?”

    欧阳志远看着这位警官道:“我为什么打人?你问问这四个男人,包括你的儿子,干了什么?”

    崔耀国冷哼一声道:“他们干了什么与你何干?你殴打他人,已经有人报案,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崔耀国心道,你个小白脸,进了公安局,老子剥了你的皮,谁的孩子你都敢打?你这不是找死吗?

    欧阳志远冷天笑道:“你儿子和鲁副市长的儿子,还有另外两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抢民女,让人陪酒,嘿嘿,泉水市领导的孩子,真有出息呀?”

    曹时娜和曹盈盈大声道:“我们在这里吃饭,那四个男人非要拉着我们上去陪酒,我们不愿意,他们就用强,嘿嘿,泉水市真是个好地方呀。”

    鲁正勇一听曹时娜这样说,他狞笑着大叫道:“崔局长,这两个女的是卖和淫小姐,和这两个男的勾结在一起,女的勾和引我们,这两个男人上来就殴打我们,说我们勾和引强和**们的媳妇,对我们进行敲诈勒索,我们现在就向您报案,把他们抓起来审问。”

    曹正勇这人极其的狡猾龌龊,他竟然诬赖曹时娜和曹盈盈是小姐。

    曹盈盈和曹时娜气的脸色煞白。

    王浩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狞笑,他大叫道:“崔局长,你看我被打成什么样子了,你快把他们抓起来,狠狠的为我们报仇雪恨。”

    崔耀国一听鲁正勇这样说,不由的暗暗佩服鲁正勇反应的真快,他脸色一冷道:“来人呀,把这几个人都给我抓起来,严加审问。”

    十几个警察拿着手铐和手枪,扑了上来。

    欧阳志远冷笑着盯着崔耀国道:“你就是湖西市公安局崔副局长崔耀国?”

    欧阳志远刚才听到那个叫崔茂强的男人叫这个警官为爸爸,又听到王浩叫他崔局长,就知道这人就是湖西市公安局崔副局长崔耀国。

    崔耀国一听对方这个小白脸叫出来自己的名字,他不由得一愣,一摆手,那些警察停了下来,崔耀国冷声道:“你又是谁?你怎么知道我?”

    韩贝贝早就忍不住了,小丫头大声道:“你的眼长到脑门上了?这位就是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市长,我们来拜访你们市委书记罗荣国的。”

    “你……你……说什么?他……你……你……是湖西市的欧阳市长?”

    崔耀国一听这个小丫头说,对方是湖西市的欧阳市长,这吓了他一大跳。这人是欧阳志远?作为泉水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他当然知道,欧阳志远是谁?更知道,欧阳志远的威名和强大的后台,他的岳父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舅舅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而且,欧阳志远和省公安厅王厅长、周副厅长的关系极好,欧阳志远在省公安厅王厅长面前一句话,就能拿下自己这个小小的副局长。

    今天这四个小子踢到了铁板上了,他们肯定是看到人家小姑娘漂亮,起了坏心,调戏人家不成,反而让人家暴大了一顿。崔耀国早就听说,欧阳志远很喜欢打人。

    欧阳志远冷笑着一晃手里的工作证和一支自动摄影笔道:“我就是欧阳志远,崔局长,你听好了,我现在手里有这四个男人,包括你的儿子强迫人家两位小姐陪酒,人家不从,他们就抢人的视频证据,我命令你立刻把这四个人带走审问,处理好这件事,并把结果报给我,我们这就去拜访罗书记,记住,我会把你处理的结果,报给省公安厅的,嘿嘿,你要是处理不公,我会向上反应的,省公安厅拿下一个市局的副局长,可是小菜一碟,嘿嘿……。”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崔耀国的脸色都绿了,欧阳志远手里的工作证可是真的,什么,欧阳志远竟然拍下了视频,这家伙做事够绝的,他在运河县逼得龙海市市长郭文画跳楼,逼得龙海市公安局市长赵大山逃往国外,干掉了运河县委书记王广忠,自己可不敢和这些人相比。

    想到这里,崔耀国连忙满脸堆笑的道:“欧阳市长,对不起,看来这是误会,这四个家伙真是不知好歹,我带回去严加审问。”

    鲁正勇一听对方是湖西市副市长,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欧阳志远?有这么年轻的副市长吗?但他这种不学无术的家伙平时仗着自己父亲鲁海军是副市长,在泉水市作威作福习惯了,现在一听崔耀国要带自己走,他不禁大怒道:“崔耀国,你想干什么?你难道要袒护外人不成?”

    崔耀国知道,现在必须立刻带走鲁正勇,否则,鲁正勇会给他父亲惹祸的。

    王浩为人阴险狡诈,虽然他不认识欧阳志远这个人,更不知道欧阳志远是谁,但他一听人家这么年轻就是副市长了,而且从崔耀国害怕的表情知道,这个湖西市欧阳副市长肯定很厉害。

    他一拉鲁正勇低声道:“老大,先出去再说。”

    鲁正勇平时就知道王浩为人谨慎,他点点头,低头向外走去。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就这样走了吗?你们向两位小姐道个歉吧。”

    欧阳志远的声音带着强大的压力和威严,两眼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着鲁正勇。

    欧阳志远知道,这四个男人走出这个饭店的们,崔耀国会立刻放了他的,崔耀国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安局副局长,他不敢抓起来副市长鲁海军的儿子的。

    欧阳志远的强大压力和官威,让鲁正勇立刻停下身来,全身如同压了一座大山一般,不能走动半步,全身开始冒汗。他感到了欧阳志远的双眼如同锥子一般,刺进了自己的灵魂,仿佛自己在他面前,被扒光了一般。

    鲁正勇想抗争,但全身没有一丝的力气,冷汗顺着额头滴落下来,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低声道:“对不起,两位小姐。”

    曹盈盈冷哼一声道:“滚吧。”这小丫头什么话都敢说。

    欧阳志远冷笑一声,收回了自己释放的压力,这让鲁正勇如释重负,狼狈的退了出去。

    刚走了清河园饭店,鲁正勇的全身早已让汗水湿透了。我的天哪,好可怕的人物。

    崔耀国连忙道:“欧阳市长,今天实在对不起了,我先告退。”

    欧阳志远冷笑道:“崔局长,管好你的儿子,你儿子和这两个人在一起,早晚要出事,你的副局长早晚也会完蛋的。”

    崔耀国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我会管好我的儿子的。”

    鲁正勇看到崔耀国满脸冷汗的带着警察走了出来,他看着崔耀国道:“崔局,这人竟然是湖西市的副市长?这么年轻?有什么背景?看把你吓得?”

    崔耀国冷笑一声道:“正勇,你知道他岳父是谁?他舅舅是谁?他的外公又是谁?”

    鲁正勇道:“是谁?”

    崔耀国沉声道:“他的岳父就是省委书记萧书记,舅舅是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外公是秦副总理。”

    鲁正勇、王浩和崔茂强一听,吓得脸色顿时发白,我的天哪,厉害呀。

    崔耀国冷声道:“说,今天是怎么回事?老毛病又犯了?人家手里可是有你们强迫那两个女人的视频证据。”

    崔茂强擦去脸上的冷汗道:“爸爸,我们玩玩而已,没有和那两个女的当真。”

    王浩顿时垂头丧气的道:“他妈的,真倒霉,今天这顿揍,是白挨了。”

    崔耀国冷声道:“王浩,你们以后长长记性,无论干什么事,别不动脑子,光天化日之下,敢强迫人家陪酒?真是岂有此理。”

    王浩连忙道:“崔叔叔,谁知道这人是欧阳志远?偏巧他又多管闲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