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伤亡数字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三十三章伤亡数字

    市长关占平看着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的脸色,阴沉的就像下着雪的天空,而且对自己的态度极其冷淡,自己伸出的手,对方都没有握,而是一脸公事公办的打着官腔,让自己报出伤亡数据,这让关占平的眼角露出一丝寒芒。

    你个王八蛋,给老子打官腔,你是厅级,老子也是厅级,你只不过在省城工作罢了,等你要犯在老子手里,老子弄死你。但现在,蔡宝林可是省安全监察厅厅长,是来调查海阳不冻港塌方事件的,自己的命运,就捏在对方的手里,关占平不得不忍气吞声,献媚的道:“蔡厅长,您还是回到车里吧,这雪下的太大了,您在车里,我在外面向你汇报就行了。”

    蔡宝林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关占平一眼,他坐回了自己的车里,关上了车门,把车窗打开。

    蔡宝林之所以对关占平的态度,极其的恶劣,是有原因的。

    年关了,湖西市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故,绝对会连累省安全监察厅的,自己是厅长,按照问责制,就是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自己同样要受到牵连,省委省政府肯定要对整个省监察厅进行处罚,监察厅的年终奖就怕要泡汤。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市长关占平掌心里,藏着一张有五百万的银行卡,他本来想借机和蔡宝林握手的时候,塞给蔡宝林,但是蔡宝林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现在,蔡宝林坐进了车里,市长关占平仍就伸出了手,主动地握住了蔡宝林的手道:“蔡厅长,您辛苦了,我现在向您汇报一下塌方的情况。”

    蔡宝林感觉到了市长关占平掌心里的那张银行卡,他知道,关占平在贿赂自己。他不动声色的收起了那张银行卡,沉声道:“说说什么情况。”

    有了这张银行卡,蔡宝林的脸色才缓和下来。他知道,关占平能拿出手来的银行卡,绝对有几百万。

    关占平连忙道:“蔡厅长,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这次事故……。”

    蔡宝林没等关占平说完话,沉声道:“进来说话吧。”

    司机连忙给关占平打开车门,关占平连忙坐进车里,司机机灵的走了出去,关好了车门。他知道,领导谈话,自己不能在车里的。

    蔡宝林看了一眼关占平道:“说说情况吧。”

    市长关占平连忙道:“蔡厅长,这次塌方一共埋住了九十六名工人,现在已经扒出来已经扒上来了七十名工人,还有二十六名工人下落不明。扒出来的七十名工人中,殡仪馆的车,总共拉走了十九名工人的尸体。”

    蔡宝林沉声道:“那就是死亡人数十九名,还有二十六名工人没有挖出来?”

    关占平点头道:“是的,蔡厅长。”

    蔡宝林两眼死死死地盯着市长关占平,一字一句的道:“关市长,你听好了,我不论你采取什么方法,一定要把死亡数控制在那个基数上,即使多死了人数,对外宣称和上报,不能超过那个数,你明白吗?如果超过了那个数,嘿嘿,不用我说,首先拿下来的就是你这个市长,任何人都保不住你。”

    关占平的冷汗流了出来,他连忙点头道:“我知道,蔡厅长。”

    蔡宝林阴森森的道:“你知道就好,这几句话都要烂在你的肚子里,你明白吗?”

    蔡宝林的声音极阴冷,带着强烈的威吓。

    “我知道,蔡厅长。”关占平连忙回答道。

    蔡宝林冷声道:“这个项目是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负责的吧?”

    关占平连忙道:“是的,该厅长,是方明海负责的。”

    蔡宝林嘿嘿冷笑道:“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方明海的身上。”

    市长关占平连忙道:“好的,蔡厅长。”

    “走吧,你带路,到现场看看吧。”蔡宝林沉声道。

    关占平连忙道:“好,蔡厅长。”

    市长关占平走出了蔡宝林的车子,走向自己的专车。世界上没有人不爱钱的,蔡宝林同样是人。他收下了那张银行卡,这让关占平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身后有蔡宝林,有省长江川河,自己这次的劫难,一定能迈过去。想到这里,他挺了挺酸痛的老腰。他妈的,刚才自己装孙子,装的太累了,

    人生活在这个社会上,只有学会了装孙子,才能有机会当大爷,只有当了大爷了,别人才能在自己面前装孙子。

    车队开向海阳港口的现场。

    这时候,挖掘工人,又扒出了六名工人,这六名工人在塌方的刹那间,反应极快,冲进了几块钢制挡板的下面,挡板之间的空隙,救了四个人的性命,另外两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到现在为止,死亡人数是二十一名,还有二十人没有扒出来。

    看到车队的车灯照射了过来,市委书记宋光明知道,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到了。他连忙走过去,迎了上来。

    蔡宝林看到了如同雪人一般的市委书记宋光明,他走下车来。

    “蔡厅长,冒着大雪来湖西市,您辛苦了。”宋光明伸出了双手。

    蔡宝林握住了宋光明的手沉声道:“宋书记,你辛苦了,想不到,临近春节了,却发生了这个安全事故,让我很痛心呀。”

    蔡宝林之所以对宋光明这样客气,是因为,他知道宋光明的背后是谁,燕京的王老王时国的孙子王展辉,可是宋光明的女儿宋佳佳的未婚妻,燕京的王老,谁敢惹?那是开国的元老,人家的儿子王开元可是副总理。

    宋光明沉声道:“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让这么多人qi离子散。”

    蔡宝林大声道:“走吧,去看看现场,还有多少人没救出来?”

    宋光明低声道:“到现在为止,死亡二十一名,还有二十名工人没有救出来。”

    蔡宝林道:“又扒出来六名,死亡两名?”

    宋光明道:“是的,蔡厅长。”

    两人说着话,并没有让秘书打着伞,走到了抢救现场。

    这时候,雪下的更大了,鹅毛大雪密密麻麻的飘洒下来,让人透不过起来,参加挖掘的工人们,没有一个叫苦的,他们还在拼命的挖掘着,很多人已经连续战斗几个小时了。

    宋光明看了一眼办市委公室主任曹继东道:“让这批工人换班吃饭,他们的体力已经透支了,让下一批工人顶替他们。”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道:“是,宋书记,饭菜早已准备好了,我这就让他们上来,进行换班。”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一直在第一线上和城建局长郭兴刚指挥救援,两人几乎都冻僵了。

    办市委公室主任曹继东快速的跑了过来,大声道:“方市长,让这批工人上来吃饭休息,第二批工人下来,加快进度挖掘。”

    方明海大声道:“好的,我马上安排工人上去。”

    城建局长郭兴刚大声道:“方市长,你已经在这里几个小时了,你先去吃饭,我带领第二批工人继续挖掘抢救。”

    方明海道:“好,我吃一点东西,就回来替你。”

    方明海艰难地从泥水里拔出早已冻僵的双脚,秘书张广义连忙扶住了他,轻声道:“方市长,您小心。”

    两批工人互相替换下,那些疲惫不堪的工人,一身泥水的走了上来。市委书记宋光明和省安全监察厅长蔡宝林、市长关占平连忙迎了过去。

    宋光明连忙伸出手,拉上来一位全身泥水,累的疲惫不堪的工人的双手道:“您辛苦了,累了吧,快去吃饭,吃完饭,好好的休息。”

    那名工人一看市委宋书记亲自把自己拉上来,他看着全身是雪的宋光明,很是感动的道:“谢谢宋书记,

    我们不累,快救救被埋在地下的那二十名兄弟吧,他们的老婆孩子,都在等着他们回家过年。“

    宋光明道:“你放心,第二批工人已经下去了,我们绝不会丢下他们的。”

    第一批工人走进了不远处搭起来的棚子,热腾腾的饭菜早已盛好,等着他们。

    宋光明看到了张广义扶着一身泥水、疲惫不堪、满脸淤泥的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走了过来,宋光明连忙道:“方市长,好好休息一下,吃饭吧,不要着急。”

    此时的方明海,满嘴起了一层火炮,很多火炮都露出了血水,他的神情极其的萎靡。

    “宋书记,我的工作没做好,对不起,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更对不起死去的那些工人。”方明海说着话,眼圈红了。他也不想发生这种死亡事故。

    宋光明沉声道:“方市长,不要多想,快去吃饭吧,下面还有二十名工人没有挖出来,我去现场了。”

    宋光明说完,快步走进了大雪之中。

    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连忙也走了出去,和宋光明走在了一起,他看了一眼满身冰渣子和雪花的宋光明,低声道:“宋书记,现在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二十一名了,下面还有二十名工人,挖掘速度要加快,现在,气温很低,时间长了,下面的二十名工人,就危险了。”

    宋光明点点头道:“好,蔡厅长,我立刻指挥,让他们加快进度。”

    宋光明刚说完话,下面就传来了一片呼喊:“又发现几个。”

    这几句喊声,让宋光明的心脏,骤然紧张起来,等候救援的欧阳志远也冲了过来。

    但不幸的是,由于下面太深,而且有积水,这几个人没有跑到钢模板旁边,这八个人,没有一个幸免,全都没有了呼吸。

    欧阳志远一看这几个人的摸样,立刻冲了下去,当他挨个的检查了一遍后,心情极其沉重,这八个人,早就窒息而亡,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身子都僵硬了。欧阳志远就是神仙,也救不过来他们。

    又是八条活生生的性命在眼前消失了,欧阳志远整个身心都在发冷。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要是听了自己的话,立刻让工人们停工,能死亡这么多人么?偏偏这家伙多疑,以为自己抢夺他的指挥权。真是妒忌害死人呀,方明海这次的责任,跑不掉了。

    工人死亡人数已经上升了二十九名了,下面还有十二名生死不明的工人。

    宋光明大声道:“加快救援速度,一定要把剩下的人找到,救上来。”

    下面的那批工人,拼命地向下挖掘着。

    工人们把这八名工人的遗体抬上了殡仪馆的车,殡仪馆的人,拉走了这八位工人的遗体。

    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的脸色很不好看起来,已经死亡了二十九个人了,下面的十二名工人,就怕凶多吉少了。下面都是水和泥浆了,找到人,也是死尸。

    已经死亡的二十九名,加上还没找到的十二名,就是四十一名,早就超过了那个基数,但是,不能超过那个基数,否则,麻烦就大了,就会惊动国家安监局和国务院安委会。

    他们要是派人下来,自己这个省安全监察厅长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决不能让死亡人数,超过那个基数。

    下面的第二批工人的挖掘速度,开始加快。这时候,雪下得更大,天地之间,一片雪白混沌。

    三十米处的流沙层,已经挖到。不一会,下面就传来了让人心碎的消息,在泥沙里,发现了十几个人的遗体。

    剩下的十二名工人,已经全部遇难,在泥水里窒息而亡。

    市长关占平的脸色变得煞白,双腿都在打颤。正在吃饭的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他听到了找到了十几名工人的遗体。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饭菜撒了一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他知道,自己彻底地完蛋了。

    下面的工人哭声一片,天地为之动容,冰冷凌厉的寒风,吹得雪花打旋狂舞。

    他们开始向上抬工人的遗体。

    欧阳志远在下面,还不死心,怀着沉重的心情,检查着每位遇难死者的身体,希望能发生奇迹。但最终,奇迹没有出现,剩下的十二名工人,已经全部遇难。

    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的脸色,刹那间变得铁青,他的心沉到了底。

    四十一名工人遇难,这个数字,远远的超过了那个基数。

    超过这个死亡基数的结果,就是国家安监局和国务院安委会都要来人调查,负责该项目的总指挥,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要被撤职法办,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都要受到处分,自己更会受到牵连。过了春节就要换届了,自己已经铺好了路,就要调到燕京国家安监局了。但现在发生了这个重大事故,自己的调动就怕要泡汤。

    市委书记宋光明站在大雪里,瞬间苍老了许多,四十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没有了,永远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四十一个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妻子没有了丈夫,孩子没有了父亲。

    市委书记宋光明深深地后悔,欧阳志远给自己反应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当时自己立刻下令停工,这四十一名工人,就不会死亡。宋光明的眼圈红了。

    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走到市委书记宋光明身边,低声道:“宋书记,救援已经结束了,伤亡数字你和关市长统一一下,看看怎么上报?”

    宋光明低声喝道:“怎么报?死了这么多人,如实上报。”

    蔡宝林一看宋光明这样说,他冷笑道:“怎么上报,是你们湖西市的市,我等你们的事故报告。”

    蔡宝林说完,他走向自己的专车。

    不远处,十几道车灯,劈开了白茫茫的夜空,开了过来。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跑了过来,大声道:“宋书记,省委萧书记和江省长到了。”

    宋光明一听省委萧书记和江省长到了,心里一沉,连忙道:“快去迎接。”

    市长关占平也知道了消息,他也跟了过去。

    几辆挂着省公安厅的警车和省委省政府车牌的轿车,开了过来,停在了风雪之中。

    宋光明和关占平带着人迎了过去。

    省委书记萧远山和省长江川河走下车来,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后面是省公安厅长王世杰。

    “萧书记、江省长,您们辛苦了。”

    市委书记宋光明连忙向省委书记萧远山伸出了手。市长关占平和省长江川河握手问好。

    萧远山握了一下宋光明的手,沉声道:“救援情况怎么样了?都救出来了吗?”

    宋光明低声道:“萧书记,救援已经结束,被埋的九十六名工人都被救了出来。”

    萧远山看着宋光明道:“伤亡的情况如何?”

    宋光明低声道:“所有的伤员都送到了医院,伤亡人数正在统计。”

    萧远山沉声道:“走,到现场看看。”

    萧远山说完,走向工地,秘书王封国连忙给萧远山打着伞,跟在了后面。宋光明跟了过去。

    省长江川河看了一眼市长关占平,低声道:“伤亡怎么样?”

    市长关占平是江川河的人,他不敢隐瞒江川河,低声道:“九十六人全部扒出来了,但死亡四十一名。”

    “什么?死亡了四十一名?”

    省长江川河一听死了这么多人,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超过了基数了呀,事情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