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塌方现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三十二章塌方现场

    欧阳志远的的手术动作,极其的娴熟,他在赵琴和李昕的帮助下,快速的打开了这人的胸腔。果然,这人的第三根、第四根、第五根肋骨断了,第三根断了的肋骨,刺伤了心脏。

    看到这个情况,赵琴和李昕看的目瞪口呆。我的天哪,这人有透视眼吗?不用机器透视,竟然能知道病人的肋骨断了,而且刺伤了心脏。

    欧阳志远快速的把断了的三根肋骨复位,好在心脏伤的不太厉害,断了肋骨并没有刺进心脏,只是划伤了心脏。

    欧阳志远立刻缝合心脏的伤口。缝合心脏的伤口难度极大,这个难度在于,心脏还在跳动。欧阳志远要在不断跳动的心脏上缝合伤口,这是一般的医生都做不到的。

    欧阳志远的一双修长的手极其灵活,手指如同弹钢琴一般,在心脏不断地跳动中,灵活的缝合了伤口。

    好纯熟的手法!

    赵琴和李昕都被欧阳志远的精湛技术惊呆了。

    欧阳志远用了一个小时,就做完了这个手术,这个速度,在平时也是不可能的。但欧阳志远却能办到。

    欧阳志远做完手术,摘下口罩道:“好了,手术完成。”

    这时候,病人的生命特征已经稳定。

    赵琴和李昕也摘下了口罩,欧阳志远一看赵琴,眼前不由得一亮,小丫头长得真漂亮,英气逼人中带着一丝羞涩的妩媚,竟然和萧眉的美丽有一拼。

    护士把这个病人转移走,赵琴伸出了白皙的小手道:“认识一下,我叫赵琴,湖西军分区医院外科大夫。”

    欧阳志远微笑着握住了赵琴的手,美女的手,入手温润,热乎乎的,如同美玉一般。

    欧阳志远道:“我叫欧阳志远,在市政府工作。”

    “欧阳志远?您是……欧阳市长?”赵琴和李昕同时惊呼。两人都听说过欧阳市长的事迹,想不道在这里竟然和欧阳市长一起做手术,而且欧阳市长的医术是这样的高明。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欧阳市长。”

    “我叫李昕。”另一位女军医也连忙介绍自己。

    欧阳志远笑道:“您好。”

    赵琴忽闪着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您不经过透视,怎么会知道这个病人断了三根肋骨?而且我肋骨刺伤了心脏?还有,您那根扎在病人眉心的银针有什么作用?”

    欧阳志远笑道:“我学过中医,一号脉就知道病人的病情,那根银针,是吊住病人的一口气,刺激病人的生命潜力,来赢得抢救病人的时间,如果不下这跟针,病人瞬间就要死亡了。”

    赵琴惊奇的道:“中医这么神奇?”

    欧阳志远笑道:“我曾经抢救过一个病人,那人的伤情更严重,他的肋骨刺进了心脏,我仍旧把这人抢救了过来。”

    赵琴大声道:“真的?您太厉害了。”

    “又来了一位病人,立刻抢救。”

    几个人冲了进来,担架上躺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工人。三个人立刻又投入了抢救。

    整个下午,欧阳志远不停地抢救病人,他一个人救了十几个人的性命。

    海阳不冻港的投资人,蓝天集团董事长丁晓兰匆匆的赶了过来,当他看到,二十一具没有了生命迹象的尸体躺在了冰冷的地上的时候,她的心脏强烈的收缩,脸色变得煞白,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秘书王林连忙扶住了丁晓兰。

    春节就要到了,这二十一名工人,却永远的不能和家人团聚了,这让丁晓兰的内心十分的痛苦。

    抢救掩埋的工人,还在进行着。

    “又扒出来一个。”工人们大声疾呼。

    五六个全身是泥水的工人,抬出来一名已经没有呼吸的泥人。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军医冲了过来。他仔细的检查了那人的伤势,不仅摇了摇头。

    他这一摇头,人们的心都一沉,知道,这个人没有救了。这是第十二名死亡的工人。

    “我看看!”一个身穿血迹斑斑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人冲了过来,汗水早已湿透了他的后背。

    丁晓兰一看这人的身影很熟秀,声音更是熟悉至极。

    “欧阳市长!”丁晓兰一声惊呼。

    欧阳志远看到了脸色苍白的丁晓兰,他大声道:“丁董,你好,我抢救病人。”

    欧阳志远一把抓住了这个被判了死刑的病人的手腕,欧阳志远内心狂喜,大声道:“还有救。”

    欧阳志远双手飞舞,快速的点了这人的几处穴道,两根银针飞出,一根钉在这人的眉心,另一根钉进了他的人中穴。

    “啊!”

    银针刚一射进用他的人中穴,这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本来停止呼吸的胸口,开始了上下起伏。

    眉心的银针激发了这人的生命潜力,人中穴的银针,让这人清醒过来。欧昂志远的两根针,把这个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这一下,所有的人看到这个情景,都发出了一声欢呼,仿佛这人就是自己的亲人一般,这人能救活了,这人能在春节和家人团聚了。

    很多人高兴的眼泪都流了出来,都在为这个人庆幸欢呼。

    那名军医的脸上,露出了极其震惊的神情,这人明明已经没有呼吸了,这个年轻人是怎么让这人发出惨叫的?他真能救活这个人吗?

    “快来手术推车。”欧阳志远一声大喊,两名护士推着车子冲了过来。

    “一二三!”

    欧阳志远把这人平稳的抬到了手术车上,冲进了手术室。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她的内心露出了一丝歉意。人家欧阳志远市长,救过自己的命,现在又不计前嫌,以自己精湛的医术,参加了抢救病人的行列,这让丁晓兰对欧阳志远更加佩服了。

    自己出尔反尔,不在投资水煤浆化工基地,人家欧阳志远根本没放在心上。现在,丁晓兰有点后悔了,自己这件事办的很不光彩。

    还有一条就是,欧阳志远从香港国际煤化工产品交易会上,拿回了七百亿美元的订单,自己没有参加煤化工项目的建设,是多么大的损失呀。

    只要欧阳志远在湖西市工作,这七百亿美元的订单,每年都会有呀。这可是一笔极其庞大的收入呀。

    自己在处理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上,太感情用事了。

    自己的弟弟丁广平是什么人,自己还不知道吗?

    省委书记萧远山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湖西市海阳不冻港发生了塌方事故,并且知道,塌方埋了近一百名工人。这个消息让他下了一大跳。

    一百名的工人的性命,危在旦夕。萧远山立刻拨通了省安全监察厅厅长曹宝林的电话。

    就要过春节了,蔡宝林这几天很忙,越是春节前这一段时间,越是容易出安全事故,每年都是这样。他正在看一份拟好的安全监察文件,准备下发。电话铃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吓了一跳,竟然是省委萧书记的电话。

    萧书记找自己干什么?一种不祥的感觉,在心里升起。没有大事,萧书记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他连忙拿起电话,接了过来。

    电话里,立刻传来萧书记威严而愤怒的声音:“蔡宝林,湖西市海阳港口发生塌方时间,将近一百名工人被埋,你立刻带人赶过去,严查事情的真象,协助救援。”

    蔡宝林一听,脑袋嗡的一声,差点爆炸。我的天哪,埋了近一百人?湖西市这下完蛋了,就怕自己也要受到牵连。关占平这个市长是怎么干的?这不是找死吗?要是死亡人数超过那个基数,关占平和宋光明都要被处分,而且关占平就要完蛋。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好的,萧书记,我立刻赶到湖西市。”

    蔡宝林连忙放下电话,立刻组织人,赶往湖西市。

    萧远山坐在沙发上,猛吸了一口烟,他的脑海里,快速的运转着。年关到了,这件塌方事件,对于湖西市长关占平是道坎呀。将近一百个人被埋,要是死了很多人,整个山南省都要受到牵连。

    不行,自己要亲自去。

    萧远山想到这里,立刻大声道:“王秘书,叫上卫国清秘书长和省公安厅长王世杰,咱们上湖西市。”

    王封国是萧远山的秘书,卫国清是省委秘书长

    王封国连忙道:“好的,萧书记。”

    秘书王封国连忙去准备,他亲自去请秘书长卫国清,然后打电话给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

    十分钟后,王封国就准备好了一切,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带领公安人员,已经到了楼下。

    省委秘书长卫国清也收拾好了一切。

    王封国走进来轻声道:“萧书记,走吧。”

    萧远山点点头,众人走下了省委办公大楼。省公安厅长王世杰连忙走过来道:“萧书记,您好。”

    萧远山看了一眼王世杰道:“王厅,走吧。”

    七八名便衣警察和王厅长上了警车,在前面开道,后面一辆警车在后面保卫。整个车队开出了省委大院。

    这边,萧远山一决定去湖西市,省长江川河就得到了消息。

    省长江川河同样在准备去湖西市,秘书侯海涛快速的安排着一切。主管安全生产的副省长曲凡,他的脸色铁青一片,在心里早把湖西市市长关占平骂了一百遍。海阳不冻港竟然埋了将近一百名工人,他妈的,关占平你不是在找死吧?

    你个王八蛋找死,别连累了老子。

    十分钟后,主管安全生产的副省长曲凡跟在了省长江川河身后,走下了省政府办公大楼,车队开出了省政府。

    省委大楼和省政府大楼不远,省长江川河看到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车队,江川河低声道:“跟在后面。”

    省政府的车队,跟在了省委车队的后面。

    省长江川河知道,湖西市市长关占平的位置能否保住,关键要看这次的伤亡人数,如果伤亡人数过了那个基数,省委书记萧远山就会毫不犹豫的拿下关占平。

    关占平可是自己的人,如果被萧远山拿下,自己的损失就大了,湖西市就不会受到自己的控制了。

    萧远山亲自到湖西市,就是开始磨刀了。

    要想保住关占平的位置,就要找个替罪羊。而且这个替罪羊的理由要绝对的充分。谁负责这个海阳不冻港项目的领导,他就是替罪羊。

    嘿嘿,萧远山你想借这个机会,拿下关占平,我江川河可不答应。

    省委书记萧远山看到了省长江川河的专车,他的没有微微地皱了一下,江川河的反应也不慢呀,几分钟就跟上来了。

    湖西市这次的事情不小呀,埋了近百人?能救出来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要妻离子散?安全……安全,成天挂在嘴上,为什么还是要出事故?

    湖西市的工作真是没有做好呀,市长关占平是干什么吃的?

    这个海阳不冻港口德项目是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亲自抓的,还是没有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这些人怎么对得起人民?怎么对得起那些哭的撕心裂肺的百姓?

    在这将要万家团圆的时刻,又有多少人,将要妻离子散?阴阳两隔?

    对这件事的责任人,一定严加处理。

    这时候,天空阴的很厚,飘起了鹅毛大雪。能见度极低。

    秘书王封国给萧远山打来了电话道:“萧书记,下大雪了,能见度很低,咱们是不是明天再去?路上很滑,很危险的。”

    萧远山沉声道:“就是天空下刀子,我们今天一定要赶到湖西市海阳不冻港,我要亲自指挥抢救被困人员,那些人的妻子孩子,在等他们回家团聚。”

    萧远山的话斩钉截铁,口气非常的坚决。

    车队继续向前,但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

    省公安厅长王世杰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他大声道:“前面的警车拉警笛,鸣笛开道。”

    开在最前面的警车,拉起了警笛。

    下雪的天气,路上很滑,拉起警笛能让车辆避让。

    海阳不冻港口抢救现场,挖掘塌方的工作还在进行着。经过统计,下面一共埋了九十六名工人,经过一个下午的挖掘,已经扒上来了七十名工人,还有二十六名工人下落不明。扒出来的七十名工人中,已经很多人死去,殡仪馆的车,总共拉走了十九名工人的尸体。十九个家庭,已经在春节前破碎了。

    欧阳志远不知道自己抢救了多少人,他已经换了三件白大褂了,每一件白大褂,都被鲜血染红了。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加入抢救的队伍,死的人会更多,绝对能超过三十名。

    有十几名被别的大夫判了死刑的伤员,被欧阳志远救活过来。

    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都看到了大雪之中来回跑动的欧阳志远,他的身上血迹斑斑,最后,每当扒出来一名新的伤员之后,首先都要欧阳志远诊断。

    工地上的人和医生,都被欧阳志远的医术惊呆了。

    天黑了下来,整个抢救现场,灯火通明,现场参加抢救的工人,有的在大雪中,已经累得昏了过去,但那些只要有一丝力量的工人们,仍旧战斗在抢救人的最前面。

    晚上六点的时候,市长关占平接到了省安全监察厅办公室主任康健的电话:“关市长,我是康健,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十分钟后到达海阳不冻港,你过来接一下。”

    市长关占平一听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二十分钟后到达海阳不冻港,他连忙道:“好,我马上去接您们。”

    雪越下越大,秘书韦青松撑起了一把伞,给宋光明挡住了鹅毛大雪。宋光明一声冷哼,一把推开了韦青松,沙哑着嗓子道:“我不要伞。“

    市长关占平快速走到市委书记宋光明面前道:“宋书记,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十分钟后到达海阳不冻港,我去接一下。”

    宋光明一听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来了,他沉声道:“你去接吧。”

    “好的,宋书记。”市长关占平说完,坐上车,向前迎去。

    不一会,市长关占平在大雪中看到了省安全监察厅的车队。关占平连忙下车,跑向省安全监察厅蔡厅长蔡宝林的专车。

    蔡宝林的车停下来,他从车里走出来,秘书连忙给他打上雨伞。

    关占平老远就伸出了双手道:“蔡厅长,您好。”

    蔡宝林脸色一冷,他没有伸手和关占平握手,这让市长关占平很是尴尬。

    蔡宝林冷声道:“关市长,说,埋了多少人,扒上来多少人,死了多少人,还有多少人没扒上来?”

    这些数字,才是蔡宝林急需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