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俩孙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八章俩孙子

    欧阳宁静握了一下黄霞的手笑道:“呵呵,你好。”

    欧阳宁静看着两个小丫头,心道,臭小子的身边,永远都不缺美女,这两个小丫头,都很漂亮呀,大一点的黄霞,沉着稳重,很懂礼貌,小一点的韩贝贝,极其的漂亮,简直就是小仙女一样。

    欧阳志远笑道:“走吧,我都饿死了。”

    黄霞和韩贝贝看着欧昂志远的家,那高大巍峨的门楼和石狮子,还有博物馆的匾额,两人都吃了一惊。黄霞笑道:“欧阳市长,你……你家怎么会是博物馆?”

    欧阳志远笑道:“这是我父亲和两位朋友联合开的文物博物馆,里面有很多好东西,明天你们看看。”

    韩贝贝早就抢着把小一帆抱在了怀里,笑嘻嘻的道:“一帆,你长的真漂亮。”

    一帆瞪着大眼睛,看着韩贝贝笑嘻嘻的道:“姨姨长得更漂亮。”

    韩贝贝笑嘻嘻的看着一帆道:“小一帆,你的小嘴真漂亮,姨姨给你件礼物。”

    韩贝贝说完,伸手解下自己脖子上的一个镶嵌祖母绿的翡翠项链笑道:“姨姨送给你,小一帆。”

    这个镶嵌钻石的祖母绿翡翠项链,流光溢彩,宝光四射,极其的漂亮,好像绿色的玻璃一般。

    一帆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但一帆很是懂事,他虽然很喜欢,但小丫头知道,别人的东西,自己不能要,她看着爸爸。

    欧阳志远一看那条项链,就知道价值连城,在几千万以上。

    欧阳志远笑道:“贝贝,你的项链太贵重了,一帆不能要。”

    韩贝贝道:“不就是一条破项链吗?一帆这个姨姨不能白喊。”

    “姨姨,一帆不要你喜欢的东西,爸爸说过,不能要外人的东西。”懂事的一帆虽然你很喜欢那条项链,但是,爸爸不让要,就不能要。

    韩贝贝忙道:“一帆,你爸爸救了姨姨的命,要不是你爸爸呀,姨姨就死了,所以呀,姨姨要送给你一条项链作纪念,姨姨很喜欢一帆的。”

    一帆看着韩贝贝道:“贝贝姨姨,你生病了吗?我从小生命的时候,都是爸爸抱着我,给我喝药,爸爸给你喝药了吗?”

    韩贝贝笑道:“你爸爸给姨姨扎针了,没有喝药。”

    欧阳宁静一听韩贝贝是儿子的病人,他猛然一伸手,握住了贝贝的手腕。

    这个动作把韩贝贝吓了一跳,他连忙看着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点点头,示意韩贝贝不要乱动。

    “脑瘤!”

    欧阳宁静一声惊呼,看了儿子一眼,道:“你下针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所有的医院都不敢动这个手术,我不能见死不救,我只能给贝贝下针。”

    欧阳宁静点点头笑道:“不错,脑瘤内部坏死了一部分,还要再下两次针,不过,还要吃中药。”

    欧阳宁静说完话,松开了手。

    韩贝贝道;“欧阳叔叔,谢谢您。”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道:“还要吃药,我给贝贝开一个方子。”

    欧阳志远道:“我就是想让您再给看看的。”

    欧阳宁静道:“走,吃饭吧,吃过饭,我给贝贝开方子。”

    欧阳志远笑道:“贝贝,你把项链收起来吧。”

    韩贝贝一撅小嘴道:“你不让一帆收下项链,我明天就回韩国,脑瘤我不治疗了,死了算了。”

    韩贝贝这个小丫头的性格十分倔强。

    欧阳志远苦笑着看着父亲。

    欧阳宁静知道,韩贝贝的家庭,应该很好,一条项链,也不算什么,他点点头。

    欧阳志远也知道,一条项链对韩贝贝来说,就是个玩具,欧阳志远笑道:“一帆,你姨姨给你一条项链,你接着吧。”

    “真的?爸爸?”

    一帆不认识什么祖母绿,在小丫头眼眸里,这就是和玻璃一样的项链,他一听爸爸答应了让自己留下这条好看的项链,小丫头笑嘻嘻的道:“谢谢姨姨。”

    韩贝贝一看欧阳志远让一帆收下了项链,这才笑了。

    众人来到了最里面的正房,黄霞和韩贝贝一下子被欧阳志远家的房子惊呆了,好漂亮的古建筑,

    朱文才和孔老站在走廊里,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他们大声道:“朱师叔,孔老,您们还好吗?”

    朱文才大笑道:“死不了。”

    孔老咳嗽了一声道:“志远呀,我这一段时间,身体不好,都是你爸爸给我抓药,伺候我。”

    欧阳志远心里咯噔一下,他伸出了手,握住了孔老的手腕。欧阳志远心里一沉,老人家的时间不多了。脉相尖细而沉。

    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道:“呵呵,孔老,您的身体没事,开春阳气上升,就会好的,”欧阳志远没有说实话。他不想让这位孤寡老人,在生命最后的时间,有什么心理负担。

    孔老笑道:“我没事,我还要多活两年,和老朱多杀几盘围棋。”

    欧阳志远把老人介绍黄霞和韩贝贝。

    大家一起走进客厅坐好,黄霞和韩贝贝帮着秦墨瑶上菜摆酒。

    酒菜摆好后,大家都一起坐好,欧阳志远给朱师叔、孔老、爸爸、和妈妈倒上酒,黄霞和贝贝喝红酒,一帆喝果汁。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道:“春节快到了,我在这里,提前祝朱师叔、孔老、爸爸、妈妈,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朱圣手笑道:“好,大家一起干一杯,”

    众人在欢笑中,酒杯都碰到了一起。

    一帆笑嘻嘻的举起果汁道:“祝爷爷们、奶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干。”

    众人一下子被一帆的话逗乐了。

    这边,欧阳志远在家里喝酒,帝豪大酒店的庆功会也开始了,但欧阳志远和黄霞却没遇到。

    副省长李宗文在大厅里,大声道:“欧阳市长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的秘书叶青林连忙道:“李省长,欧阳市长回家看望父母了,今晚的宴会,他不参加了。”

    副省长李宗文一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欧阳志远这是在做无声的抗议,抗议上面让他上交那八个亿的收入。

    众人一听欧阳志远回家了,大家的心里都反应不一。

    市长关占平冷哼一声,双眼盯着欧阳志远的秘书叶青林,冷笑道:“欧阳市长难道不知道请假制度吗?他还没有回到湖西市,今天还是出差时间,他竟然敢不请假就私自外出,这成何体统?不给我说一声,也要给李省长请假吧?他眼里还有李省长吗?你这个秘书是怎样做的?为什么不汇报?从现在开始,你回秘书科吧,不要再做欧阳市长的秘书了。”

    市长关占平在杀鸡给猴看,他要首先拿欧阳志远的秘书叶青林开刀。嘿嘿,欧阳志远,你不是很牛逼吗?咱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今天你竟然敢擅自离开,嘿嘿,老子不会放过你的,你以为你签了七百亿的订单,救没有人能止住你吗?我看你的尾巴翘到天上了,老子就砍掉你的尾巴。

    关占平的话在故意挑起李宗文对欧阳志远的不满。

    李宗文的脸色顿时很不好看,开庆功会,主角竟然不辞而别,凉了场子,这不是让自己这个副省长下不来台吗?欧阳志远,你这是故意和我过不去呀,我侄子李炳水龙湖公路的事,我不和你计较,嘿嘿,你就踩鼻子上脸吗?真是岂有此理。

    市委书记宋光明一看市长关占平已经磨刀霍霍了,省长李宗文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心道,嘿嘿,关占平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沉不住气了?没到湖西市就开始向欧阳志远下手了?

    市委书记宋光明连忙道:“对不起,李省长,欧阳市长回家的事,他给我说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向您汇报,您就下来了,欧阳市长平时工作太忙,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宋光明在向李宗文求情。

    省长李宗冷哼一声道:“主角不在,这个庆功会还开什么?酒不喝了,吃饭,吃完饭,大家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回湖西市。”

    大家一听,也都饿了,只得默默地吃饭,整个庆功宴,弄得不欢而散。

    龙海市市委书记周天鸿知道,终于看出来了,欧阳市长在湖西市,和市长关占平有过节。嘿嘿,自己有时间到省政府,把欧阳志远要回来,关占平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脑子进水了。七百个亿美元的订单,相当于六千亿人民币,这能让湖西市的经济腾飞起来,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这个政绩?为自己的仕途打算?真是个笨蛋。个人恩怨是小,仕途才是最大的目标。

    欧阳志远一家人喝的其乐融融。他给朱师叔、孔老,自己的父母,都敬了酒。

    当欧阳志远给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端起酒的时候道:“爸爸妈妈,您们辛苦了,在这里,提前祝您们健康长寿,万事如意。”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接过酒杯道:“谢谢儿子,爸爸妈妈也祝你事业有成,平平安安。”

    两人说完,都把酒喝干。

    欧阳志远忙给爸爸妈妈倒上酒,小一帆笑嘻嘻的给两人端起酒道:“爷爷奶奶,爸爸给你们敬酒,一帆也给你们敬酒好吗?”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接过酒杯笑道:“好孩子,当然可以一帆。”

    一帆笑嘻嘻的道:“我祝爷爷奶奶长命百岁,身体健康。”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笑呵呵的喝光了酒笑道:“谢谢一帆。”

    一帆又给爸爸端起一杯酒,笑嘻嘻的道:“爸爸,一帆给你敬酒,祝爸爸工作顺利,抽时间去看看妈妈。”

    欧阳志远接过酒杯,喝光了酒,他一把抱过来一帆,亲了一帆一下笑道:“我女儿真乖。”

    韩贝贝笑道:“一帆,明年该上学了吧?”

    一帆道:“姨姨,我今年上大班了,过了夏天,就七岁了,就能上一年级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女儿是位大姑娘了,马上就上学了。”

    很晚了,大家才喝完酒。欧昂志远家里就是房子多,他们没有回酒店,几个人就住在了家里。

    “爸爸,今天,我可以跟你睡吗?”

    一帆很会缠人,他一直赖在爸爸的怀里。

    欧阳志远刮了一下一帆的小鼻子笑道:“好呀,今天一帆就跟着爸爸睡。”

    欧阳志远哄睡了一帆后,欧阳宁静走了进来,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孔老时间不多了。”

    欧阳志远低声道:“最对还有三个月,老人毕竟八十多了,就一个人,孤苦了一生,我给他养老送终。”

    欧阳志远说完话,眼睛红了。

    欧阳宁静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能用药物,让他撑到你结婚吗?让老人家参加你的婚礼?”

    欧阳志远道:“我尽量,我开一个药方子,爸爸,您每天给他老人吃,能让他坚持到四月份。爸爸,您和妈妈抽时间道南州去拜访萧眉的父亲萧远山书记,然后再到燕京去拜访萧眉的亲爷爷霍老,和他们商议婚期的具体事宜。”

    欧阳宁静道:“过完春节,我和你妈妈就去拜访萧书记和霍老。”

    欧阳志远看着爸爸张了张嘴,他想说出来自己和韩月瑶之间的事。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想说什么,他笑着道:“儿子,有什么话不能给爸爸说?爸爸和妈妈都是你的亲人,有什么难事,爸爸替你解决。”

    欧阳宁静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

    欧阳志远苦笑道:“爸爸,走,到您们房间里去和妈妈一起说。”

    欧阳宁静笑道:“臭小子,你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两人走向秦墨瑶和欧阳宁静的卧室。月瑶四月份就要生产了,到时候,妈妈和爸爸都要到香港去照顾月瑶,欧阳志远必须把这件事,和爸爸妈妈提前说,免得到时候太突然。

    秦墨瑶正在收拾床铺,猛然看到丈夫和儿子走了进来,秦墨瑶纳闷的看着爷俩,小声道:“儿子,有什么事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爸爸妈妈,有件事,我要和您们说。”

    秦墨瑶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儿子,有什么事,你说。”

    欧阳志远道:“你们……你们……。”

    秦墨瑶看着志远道:“儿子,有什么事情快说,你想急死人?”

    欧阳志远低声道:“您们快做爷爷和奶奶了。”

    “什么?你……萧眉怀孕了?”秦墨瑶一听儿子的话,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她早就想有个亲孙子了,萧眉怀孕了,自己可以提前抱孙子了。

    欧阳宁静一听也是大喜,小声笑道:“儿子,真有种。”

    欧阳志远摇摇头,低声道:“不是萧眉怀孕了。”

    “你说什么?不是萧眉?那是谁?”秦墨瑶的笑容凝结在了脸上,欧阳宁静也是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低声道:“恒丰集团韩老的孙女韩月瑶。”

    “什么?那个一个耳朵上扎着十几个小耳环、燃着红头发的韩月瑶?”秦墨瑶一听,差一点晕过去。

    欧阳宁静脸色一冷,阴沉的看着儿子,低声道:“说,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第一次到香港,去营救韩建国,干掉柳云生,救了韩月瑶,而韩月瑶中了刘志鹏的强烈春yao,两人被困在了山下,为了救韩月瑶,不得已和韩月瑶合体的事,说了一遍。

    那种惊险和离奇,让秦墨瑶和欧阳宁静大吃一惊,内心狂跳,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秦墨瑶低声道:“儿子没有出事就好,吓死我了,那个柳云生这么厉害。”

    欧阳宁静惊呼道:“你杀了柳云生?那可是个杀手集团的头子,你师父和师叔都在香港?”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师傅和师叔都在香港保护月瑶和你们的两个孙子。

    “什么?两个孙子?”欧阳宁静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谁能想到,瑶儿能怀孕?而且是双胞胎,都是男娃,明年四月份就生了。”

    “什么,双胞胎男娃?”秦墨瑶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自己要做奶奶了,而且是两个胖孙子。

    欧阳宁静瞪了秦墨瑶一眼道:“志远,这件事非同小可,你让萧眉怎么办?”

    欧阳志远道:“韩月瑶的事,要保密,绝不能让萧眉知道,萧眉的倔强性格,您们是知道的,我是很爱萧眉的,我这一生,只能娶萧眉,不会娶别人。”

    欧阳宁静道:“韩老那边怎么办?”

    欧阳志远道:“孩子生下后,老大叫欧阳龙,是您们的孙子,老二继承恒丰集团的产业,给韩家续香火,叫韩虎。”

    欧阳宁静道:“这是韩老的意思?月瑶怎么办?”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韩老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月瑶不要名分,只要我常去看她和孩子就行了,当时那种情况,我不救韩月瑶,韩月瑶就会死。”

    欧阳宁静叹了一口气道:“儿子,只要韩老同意,我和你妈妈没有什么说的,只是苦了月瑶那个孩子了。一名女人没有名分,是很苦的。你以后,一定要对人好点。”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爸爸。”

    秦墨瑶道:“这件事,先不能让萧眉知道,以后,慢慢的再说吧。”

    欧阳志远道:“妈妈,月瑶没有妈妈和爸爸,明年四月份她生孩子的时候,您要去伺候月子。”

    秦墨瑶点点头道:“我是婆婆,当然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