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上交诊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七章上交诊金

    副省长李宗文刚刚找了参加香港交易会的几个人谈了话,他坐在沙发上,点上一颗烟,电话就响了。

    他接过一看号码,吓了一跳,竟然是省长江川河的秘书侯海涛的电话。

    他连忙站起来,满脸堆笑的道:“侯秘书,您好。”

    侯海涛虽然是秘书,但要看他是谁的秘书,人家是省长江川河的秘书,说不定这个电话,就是省长江川河让打的,江省长就站在旁边,侯海涛的话,就是省长江川河的话。

    。因此,副省长李宗文连忙站起来。

    侯海涛笑道:“李省长,接到欧阳志远了?”

    李宗文连忙道:“侯秘书,我们到了龙海大酒店,正在休息。”

    侯海涛笑道:“好好休息吧,不过,欧阳志远收的那八个亿,要让他交上来,你明白哦吗?”

    李宗文一听,连忙道:“候秘书,我已经找了欧阳志远身边的几个人谈话了,欧昂志远确实给人看病,收了八个亿美元,好,我动员他交上来。”

    侯海涛笑道:“好的,李省长,就这样吧。”侯海涛说完话,冷笑着挂上了电话。

    侯海涛打完电话,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省长江川河,轻声道:“江省长,电话打完了,您看……。”

    江川河点点头道:“下班了,候秘书,你可以回去了。”

    “是,江省长。”

    秘书侯海涛轻声回答着,退出了江川河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在香港完成了七百亿的订单,这是一个让全省,甚至全国都震惊的订单,这个订单,让山南省在全国的煤化工行业里,露了脸。

    欧阳志远真是幸运呀,这个订单堪称极其的完美。就连发改委的领导都知道了,就要下发嘉奖令。

    嘿嘿,虽然欧阳志远在交易订单上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但是他同样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给别人看病,收了八个亿的诊治费。

    八个亿呀,相当于将近七十亿人民币。这八个亿的收入,是他在赴香港工作之间的收入,按照规定,应该上交。

    嘿嘿,欧阳志远能舍得上交吗?如果他不舍得上交,自己就有机会拿下他。

    省长江川河把头仰在沙发上,不由得笑了。

    副省长李宗文放下电话,他猛地吸了一口烟,让烟雾在自己的肺里慢慢的循环着。

    省长江川河的秘书侯海涛打来电话,让欧阳志远交上来那八个亿,这件事不好办呀。虽然欧阳志远是到香港工作期间的收入,但人家是凭借自己的医术,得来的合法收入。侯海涛打来电话,让欧阳志远上交,那一定是省长江川河的意思,让自己来动员欧阳志远上交。

    省长江川河一直在打压欧阳志远,他不出面让欧阳志远交出来这八个亿,而是通过秘书侯海涛来通知自己,看来,今天自己就怕要被当枪使了。

    欧阳志远是谁?他可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副总理秦天涯的外孙,自己敢招惹人家嘛?

    现在,自己两头不是人呀。但又不能不执行江省长的指示。

    嘿嘿,自己只传达上面的意思,至于欧阳志远交不交,那就在于他了,自己明天就回到山南省政府了,呵呵,自己可以一推了之,自己何必趟这个浑水?

    虽然自己和欧阳志远有点间接的恩怨,但省长江川河和省委书记萧远山之间的摩擦,自己还是远离的好,更不能让别人当枪使。哪边轻,那边重,李宗文还是能分清楚的。

    秘书于国水走了进来轻声道:“李省长,欧阳市长来了。”

    李宗文道:“请他进来。”

    不一会,欧阳志远走了进来,笑着道:“李省长,您好,我向您来回报工作了。”

    李宗文笑道:“欧阳市长,凯旋而归,真是不错呀,七百亿的订单,这在全国的订单中,你们湖西市第一,连发改委都惊动了。”

    秘书于国水给欧阳志远倒上水,退了出去。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李省长,这是巧了,我也没想到,会有七百亿的订单,我打算,突破四百亿就可以了,呵呵,没想到,韩国的奉诚集团订了三百亿的订单,达到了七百亿,呵呵,纯粹是巧合。”

    李宗文笑道:“奉诚集团老总韩奉诚的女儿韩贝贝来了?你治好了她的脑瘤?”

    欧阳志远知道,李宗文不动声色的把话题引到治疗上面了,这个老家伙,真狡猾。

    欧阳志远道:“韩奉诚的女儿韩贝贝的脑瘤,生长在神经最丰富的视丘上,没有人敢给她最手术,我不能死不救,我也是冒着危险,用针灸给她化掉肿瘤,但不能一次治疗彻底,还要治疗几次,韩贝贝跟着来龙海了,就住在我房间的旁边。我能治疗韩贝贝的脑瘤,奉诚集团才签订了三百亿的订单,如果治不好韩贝贝的脑瘤,奉诚集团凭什么和湖西市签订三百亿的订单?”

    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把这三百亿的订单签订的原因说了一遍。

    李宗文当然明白欧阳志远在故意解释韩贝贝的治疗的过程。

    李宗文道:“我听说,韩奉诚给了你五个亿的治疗费?”

    欧阳志远哈哈笑道:“李省长,谁的治疗费这么贵?韩奉诚是作为感谢,给了我五个亿,但这五个亿,不是给我个人的,是给那些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的百姓的,这五个亿,我不会花一分钱的,还有三岛集团的那两个亿,我都要专门设立基金会的,乔治集团的那一个亿,人家明确说明,要亲自捐赠给我父母的免费诊所,那一个亿,我无权干涉。”

    李宗文微微的笑道:“欧阳市长,我对你没有什么任何成见,省政府的意思,是让你把那些钱上交。”

    欧阳志远冷笑道:“谁让我上交?让他当面给我说?嘿嘿,这个是我合法的收入,我一分钱都不会上交。谁要找我的麻烦,韩贝贝的病,我立刻撒手不管,我把八个亿退给韩奉诚,那两个亿,退给三岛株式会社,任何人别想得到一分。嘿嘿,我看有人眼红呀。”

    李宗文一听,笑道:“欧阳市长,我并没有强求你上交,我只是向你传达省里面的意思。”

    欧阳志远道:“让我上交,没门,李省长,我向您汇报一下这几天在香港的工作吧。”

    李宗文点点头道:“好吧。”

    欧阳志远详细的向李宗文汇报了在香港这几天的工作情况,当然,不该说的,他不会说。

    李宗文一边听,一边问,两个人谈了半个小时。欧阳志远离开了李宗文的房间。

    一会的小型庆功宴,欧阳志远决定不参加了,他要回家看看父母。

    快过春节了,自己陪伴父母的时间太少了。

    欧阳志远敲开韩贝贝的门笑道:“韩贝贝,走,我带你回我家。”

    韩贝贝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你的家在龙海?”

    欧阳志远笑道:“我的父母就在龙海,距离这里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走,我带你回家吃饭。”

    “太好了,我就喜欢吃中国人家里的饭菜。欧阳哥哥,现在走吗?”

    韩贝贝兴奋的道。

    欧阳志远笑道:“穿的暖和点,这就走。”

    “好的,欧阳哥哥。”

    韩贝贝换了一件雪白的羽绒服,小丫头更加显得干净漂亮。欧阳志远让寒万重叫上黄霞,

    寒万重开车,四人直奔欧阳志远的家。

    黄霞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您的家就在龙海?”

    欧阳志远道:“在龙海,离这里不远。”

    黄笑道:“咱们不参加晚上的庆功宴了?”

    欧阳志远笑道:“咱不参加,人家照样举行庆功宴,,你没看到,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李省长?如果李省长不来,谁会来迎接咱们?”

    黄霞笑道:“呵呵,也是,他们来的目的,是和李省长说话拉关系。”

    欧阳志远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由于是冬天,又临近年关,这一段时间,病人很多,诊所很晚才打烊,欧阳宁静和秦墨瑶、朱文才他们很晚才回家。

    秦墨瑶正在做饭,欧阳宁静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儿子志远的电话,不由笑道:“臭小子,还知道给家里打电话呀。”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多准备四个人的饭,我们半小时后到。”

    “什么?臭小子,你在龙海?”欧阳宁静的心里很是高兴,这一段时间,自己还真有点想这个臭小子。

    “爸爸,我在龙海,马上到。”欧阳志远在父亲的声音里,感受到了浓浓的爱意。

    “爷爷,是爸爸要来吗?我想爸爸了。”

    旁边的一帆听到了爸爸的声音。小丫头的眼睛一下子泪汪汪的。

    一帆一直跟着秦墨瑶在龙海,黄晓丽的工作太忙了,顾不上自己的女儿。

    欧阳志远在电话里,听到了一凡的声音,他立刻大声道:“一帆,宝贝,快和爸爸说话,爸爸也想你。”

    欧阳宁静连忙把电话交给一凡。

    一凡忽闪着大眼睛,大声道:“爸爸,快来,一帆想死你了,你不想一帆了吗?爸爸?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

    一帆稚嫩撒娇的声音,让志远的眼圈一红,眼泪差点掉下来。

    “宝贝一帆,爸爸一会就到,在家等爸爸。”

    欧阳志远笑着道。

    “真的?太好了,爸爸,我爱你。”一帆高兴地跳了起来,对着电话亲了好几下。

    欧阳志远笑着挂了电话。欧阳宁静连忙跑到厨房大声道:“墨瑶,多准备四个人的饭菜,儿子马上就到。”

    “你说什么?儿子来了?”

    秦墨瑶一听,菜刀一滑,差点切了自己的手。

    儿子好长时间没来了。

    欧阳宁静笑道:“半个小时就到,你准备好饭菜,我去叫老李和老孔,今天好好地喝一杯。”

    “好,我多准备几个菜。”秦墨瑶高兴地不得了。

    黄霞和韩贝贝惊奇的看着动了感情的欧阳市长,都吓了一跳。

    黄霞轻声道:“欧阳市长,您有女儿?”

    韩贝贝瞪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你……你有女儿了?”

    寒万重笑道:“那是欧阳市长的干女儿,不过,在孩子面前,不能说是干女儿,一帆一直认为欧阳市长就是他爸爸,一帆是龙海运河县委黄书记的女儿。”

    黄霞一听笑道:“运河县的黄书记,我听说过。”

    韩贝贝一听,笑道:“欧阳哥哥,你的干女儿漂亮不?那喊我什么?”

    欧阳志远笑道:“一帆叫你姨姨。”

    韩贝贝笑嘻嘻的道:“我要给一帆一件礼物。”

    欧阳志远笑道:“小孩子,要什么礼物呀,别惯坏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来到了大门前,秦墨瑶和欧阳宁静早就站在大门外,等候儿子的到来,两人太想念儿子了,因此,才站在大门口前,中间是宝贝一凡。

    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呀。

    寒万重停下车,欧阳志远看到了爸爸和妈妈站在门口,等候自己,他的心里一热。自己有何德何能让父母站在门前,等候自己?

    欧阳志远打开车门,快步走了下来。

    “爸爸,妈妈。”

    欧阳志远大声叫道。

    “爸爸……爸爸……。”

    一帆大声叫着爸爸,扑了过来,一下子就扑到了欧阳志远的怀里,伸出小胳膊,紧紧地搂住志远的脖子,伸出小嘴,狠狠地在欧阳志远的脸上亲了一下道:“爸爸,我天天想你,你想我了吗?我昨天还在梦里梦见你,我现在不是做梦吗?”

    欧阳志远紧紧地搂住一帆,眼前红了,他低声道:“现在不是做梦,一帆,宝贝,爸爸真的来看你了,看看爸爸给你买的什么?”

    欧阳志远从车里拿出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公主。

    “芭比娃娃,太漂亮了,谢谢爸爸。”一帆紧紧地抱着芭比娃娃,不舍的丢开。

    欧阳志远拿出在香港给爸爸和妈妈买的衣服道:“爸爸,妈妈,这是我出差的时候,给您们买的衣服。”

    秦墨瑶看着自己的儿子,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儿子的脸道:“买啥东西?常来看看妈妈和爸爸就行了。”

    欧阳宁静笑道:“臭小子,多少天没回家了?”

    刚刚走下车子的黄霞和韩贝贝,两人惊异的看着年轻漂亮的秦墨瑶和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欧阳宁静,两人张大了嘴,呆呆的发愣。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那是欧阳市长的爸爸和妈妈?这……,是欧阳志远的姐姐和哥哥差不多。

    两人都被秦墨瑶的年轻和欧阳宁静的英俊潇洒惊呆了。

    欧阳宁静看到了两个小丫头惊呆的看着自己和妻子,不由得笑了,他特别的看了一眼韩贝贝,心道,好漂亮的小丫头。

    欧阳志远笑道:“儿子,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欧阳志远回过头来一看,两个小丫头的表情把自己逗乐了。

    欧阳志远笑道:“黄霞,贝贝,来,这是我爸爸和妈妈。”

    韩贝贝连忙跑过来,瞪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长长的漆黑睫毛微微颤抖着,盯着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秦墨瑶和风流倜傥的欧阳宁静,转了一圈道:“姨姨,叔叔,您们是神仙吗?”

    “噗嗤!”秦墨瑶看着这个漂亮的小丫头,忍不住的笑了,她一把拉住韩贝贝的小手笑道:“儿子,这是谁呀?这么漂亮?”秦墨瑶很是喜欢这个机灵漂亮的的小丫头。

    没等欧阳志远介绍,韩贝贝瞪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道:“姨姨,我是欧阳哥哥的朋友,今天专门来看姨姨和叔叔的,姨姨,你……你怎么会这样年轻,比我大不了几岁吧?您和叔叔早恋?结婚早?但是,再早,也不能……。”

    欧阳志远知道小丫头下面要说什么,他连忙捂住了小丫头的嘴,苦笑道:“贝贝,呵呵,我妈妈今年四十多岁了,爸爸也四十多了,他们的医术精湛,懂得养生,所以呀,看上去年轻,你不要大惊下怪的。”

    “你……你说什么?姨姨四十多岁了?这怎么可能?姨姨就像二十几岁的样子。”

    打死韩贝贝,韩贝贝都不相信秦墨瑶四十几岁。

    欧阳宁静笑道:“儿子,这位是?”

    黄霞毕竟比韩贝贝大几岁,她只是吃惊了一会,连忙伸出手道:“您好,欧阳叔叔,我叫黄霞,是欧阳董事长的手下,今天路过龙海,我和贝贝专门来拜访您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