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韩贝贝喝醉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三章韩贝贝喝醉了

    耿建生为人及其的骄横,他看到了更加漂亮的韩贝贝,连忙伸手去拉韩贝贝的小手,但韩贝贝对他伤心至极,非常的厌恶他,甩开了他的手,这让耿建生很是恼怒。现在又有一个年轻人竟然推了自己一把,让自己拿开双手,差点把自己推到,还让自己滚开。

    耿建生顿时暴怒至极,他阴沉着脸道:“你他妈的是谁?老子拉自己媳妇的手,管你鸟事?你竟然敢推老子,辱骂我,老子要让你跪在我的面前……。”

    “啪!”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有人骂自己,现在这个不知道死活的狗东西,竟然敢辱骂自己,欧阳志远一巴掌就打在了耿建生的脸上。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爷爷早晚要收拾耿朝辉父子的,他出手毫不留情。

    耿建生顿时被打得晕头转向,转了一个圈,一头栽倒在地,头上起了一个血泡。

    耿建生差点被打晕,他平时都是自己欺负别人,别人谁敢打他?他嗷嗷叫着从地上爬起来,张嘴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狞笑着指着欧阳志远咆哮着道:“给老子打死这个王八蛋。”

    他身后的五六个保镖,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寒万重一声冷哼,转眼冲进五六个保镖中间,拳打脚踢。

    “乒乓乒乓!”一阵爆响,五六名保镖,眨眼间被寒万重打的满地乱滚。

    韩贝贝笑嘻嘻的拍着手大叫道:“打得好。”

    “嘭!”

    寒万重一脚踹在了耿建生的肚子上,直接把耿建生踹出七八米开外。

    耿建生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污血,大声道:“你他妈的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这家伙带着几个保镖跑了出去。

    薛千帆看着欧阳志远出手打人,还有欧阳志远的司机,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他一看寒万重的身手,一个人竟然轻松放倒五六个保镖,这让他对寒万重刮目相看。

    薛千帆看着志远道:“这人是恒丰集团韩国分公司耿朝辉小儿子耿建生?志远,你不是和韩老的关系很好嘛?”

    欧阳志远低声道:“近一断时间,耿朝辉有点不听话,韩老很生气。”

    薛千帆一听,果然这里面有问题,欧阳志远是故意殴打耿建生的。但韩贝贝竟然和耿建生认识?

    韩贝贝笑道:“欧阳哥哥,打的真好,韩大哥的身手也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不提这个扫兴的事,咱们喝酒。”

    几个人走进了包间,众人分别坐下,大堂经理亲自拿着菜单走了过来,请欧阳志远点菜。

    欧阳志远笑道:“女士优先,贝贝点菜吧。”

    韩贝贝笑道:“好的,欧阳哥哥。”

    韩贝贝点了两个菜,又把菜单递给欧阳志远,志远点了几个菜,薛千帆笑着把菜单递给大堂经理道:“贝贝和志远点的菜外,好的拿手菜,都上来,我们今天要一醉方休。”

    大堂经理连忙道:“好的,少董事长。”

    服务员上好了茶。不一会,酒菜就上了慢慢的一桌子。

    服务员倒上酒,欧阳志远举起酒杯笑道:“千帆,白海峰和沈寒弘,来,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也没在一起喝酒,来,咱们兄弟干三杯。”

    薛千帆,白海峰和沈寒弘都举起酒杯,薛千帆笑道:“好,今天不醉不回。”

    韩贝贝笑嘻嘻的举起一杯红酒娇笑道:“我也要喝三杯。”

    欧阳志远笑道:“贝贝随意。”

    众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耿建生坐在车里,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欧阳志远的形象。这个王八蛋是谁?怎么有点面熟?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不可能呀?自己最近没来香港,今天是第一次来到的,怎么会和这个王八蛋面熟?

    耿建生拨通了皇冠大酒店大堂经理的电话。

    “黄经理,刚才打我的那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来路?怎么会和你们少董事长在一起?”

    耿建生低声问道。

    黄经理连忙道:“耿少,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耿建生冷笑道:“说,你的卡上就会多出十万港币。”

    黄经理一听,他笑了,十万港币不少了,他报了卡号道:“我要先看到钱。”

    耿建生冷笑道:“我把十万块钱给你打过去。”耿建生说完,用手机把十万块钱划到了黄经理的卡上。十万港币一个资料,不便宜呀。

    黄经理在收到短信,确定钱到帐后,他低声道:“耿少,那人叫欧阳志远,和你们恒丰集团总裁韩老先生关系不一般呀。”

    “你说什么?他是欧阳志远!”

    耿建生一听,顿时下了一跳,倒吸了一口冷气,怪不得这样面熟,自己看到过欧阳志远的照片。欧阳志远和韩老不死的关系可不一般呀。韩建国的几项大的投资,都是欧阳志远招商引资的,香港刘钟书想干掉老家伙,竟然被欧阳志远救了出来,欧阳志远杀光了柳烟门的杀手,连掌门柳云生都被gan掉,刘钟书的全家都被欧阳志远杀死,彻底地让韩建国这个老东西重新掌控了香港恒丰集团。

    这个人不好惹呀,连杀手掌门人柳云生店都被杀死。

    想到这里,耿建生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欧阳志远和韩老东西,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如此给老家伙卖命?难道那个流言是真的?韩建国要招欧阳志远做养老孙女婿?

    不好,如果欧阳志远做了老东西的养老孙女婿,父亲的计划就要泡汤了。

    想到这里,耿建生拨通了父亲耿朝辉的电话。

    韩国恒丰集团分公司总经理耿朝辉,正在和大儿子耿建文在喝茶。

    耿建文是耿朝辉的大儿子,今年三十出头,这人比他父亲还要阴险狡诈,而且思维敏捷缜密,是耿朝辉的左膀右臂。

    耿建文喝了口茶,看着父亲道:“爸爸,您的步骤是不是太快了点,您有点心急了吧?等到老东西死了,韩国的恒丰还不是咱们的?”

    耿朝辉看了大儿子一眼,喝了一口水,低声道:“老东西的身体硬朗的很,几年内,死不了,而我一看到那个老家伙的嘴脸,就想到,我在给他打了一辈子的工,心里就不甘心。”

    耿建文笑道:“老东西的身体再硬朗,他能活过咱们吗?几年后,韩国的恒丰还不是我们的?”

    耿朝辉沉声道:“你别忘了,老东西还有一个继承人,韩月瑶。”

    耿建文的脸色一冷,脸色露出狰狞的杀意,他没有说话,看着父亲,猛一伸手,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耿朝辉低声道:“要是能干掉,我早就这样做了,已经有人沉不住气了,对老家伙下了几次手,都没有成功。老家伙每次出门,都带着十几名保镖,韩月瑶已经有几个月不出门了,老家伙防的很严,咱们没有机会出手。”

    耿朝辉刚说完话,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小儿子耿建生的号码。

    小儿子耿建生,去了香港,这时候来电话,一定有什么事?

    耿朝辉接过来电话道:“建生,什么事?”

    耿建生大声道:“爸爸,我被欧阳志远给打了。”

    “你说什么?你被欧阳志远给打了?哪个欧阳志远?”耿朝辉一听,不由得勃然大怒。自己的儿子,谁敢殴打?

    “欧阳志远?帮助韩建国灭了刘钟书全家,杀光了柳烟门杀手的那个欧阳志远?”耿建文一听,脸色一变,惊异地看着父亲。

    耿建生大声道:“就是那个帮助老东西的欧阳志远,爸爸,我差点被他打死。”

    耿朝辉一听,连忙道:“儿子,伤到哪里了?没事吧?”耿朝辉很担心自己儿子被打得怎么样,伤势如何?

    耿建文冷声道:“爸爸,你放心,你听听你这个小儿子的底气多足,象被打伤了吗?还有汽车的鸣笛声,他肯定在车里。”

    耿建文和耿建生虽然是亲弟兄俩,但耿建文一点都看不起这个纨绔弟弟,自己这个弟弟让父亲溺爱坏了,他的那份财产,早晚要败光。

    耿建生大声道:“爸爸,你要给我报仇呀,我快被欧阳志远给打死了。”

    耿朝辉沉声道:“说,怎么回事?”

    耿建生大声道:“爸爸,我在皇冠大酒店看到了韩贝贝和欧阳志远在一起,我去叫韩贝贝,欧阳志远吃醋,他立刻就打我,爸爸,给我报仇呀,我要韩贝贝。”

    “韩贝贝和欧阳志远在一起?韩贝贝的病好了?这个丫头可是脑瘤,没有哪个大夫敢给她动手术,他不是快死了吗?”

    耿朝辉大声道。

    耿建文看着父亲道:“根据可靠消息,韩贝贝的脑瘤,被欧阳志远用中医的针灸,几乎治疗好了,因此,韩奉诚和欧阳志远的湖西市,签订了三百亿煤化工产品的合同,”

    耿朝辉一听,惊异地看着耿建文,脸上顿时露出后悔的神情道:“韩贝贝的脑瘤治好了?欧阳志远的医术这样高明?韩贝贝的脑瘤,可是走遍了世界很多著名医院的,没有人敢给她动手术,我这才让建生和韩贝贝断了关系。”

    耿建文看着父亲后悔的样子,他知道,当初自己的弟弟追韩贝贝的目的,就是想和韩奉诚结亲。韩国的奉诚集团可是韩国最大的煤化工集团之一,他的资金极其雄厚,据说达到了万亿。

    但父亲一看韩贝贝得了脑瘤,没有人敢给韩贝贝做手术,父亲竟然让弟弟立刻和韩贝贝断绝关系。

    现在,关系断绝了,但人家的脑瘤快治好了。

    耿建文道:“爸爸,您不要后悔,看来,弟弟和韩贝贝没有缘分。”

    耿朝辉对着电话道:“建生,你听好了,先不要招惹欧阳志远,等爸爸给你报仇雪恨,所有对我儿子不利的人,都要死。”

    耿朝辉放下了电话,看着儿子耿建文道:“建文,欧阳志远这个人不简单。”

    耿建文低声道:“爸爸,当刘钟书想干掉老东西之时,欧阳志远帮着老东西灭了刘钟书全家的时候,我就派人在调查欧阳志远。欧阳志远这个人的背景十分的强大,他的未婚妻叫萧眉,是中国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而欧阳志远的外祖父,是中国副总理秦天涯,所以,建生这个仇,我们最好不要报了,欧阳志远这个人,我们招惹不起。”

    “什么?欧阳志远的背景这么厉害?”

    耿朝辉一听儿子这样说,他不由得大吃一惊。

    耿建文多按点头,低声道:“爸爸,咱们求的是财,要的是韩国恒丰集团,何必去招惹咱们惹不起的欧阳志远?欧阳志远能轻易的灭了刘钟书和柳云生,何况我们?”

    耿朝辉沉声道:“那你弟弟的打,白挨了?”

    耿建文笑道:“小不忍侧乱大谋,一顿打而已,这也让弟弟长长心眼,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免得他到处招惹是非,吃一堑长一智吗。”

    耿朝辉点点头道:“建文,你说的对,但是,欧阳志远和韩建国的关系复杂,咱们要是吞并韩国的恒丰集团,欧阳志远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耿建文道:“爸爸,等我调查清楚欧阳志远和韩建国这个老东西的关系再做决定,嘿嘿,我们不急,但是台湾和新加坡的人就怕要着急,嘿嘿,这两方人马,早就等不及了,他们就要行动了,爸爸,咱们何不来个坐山观虎斗?等他们两败俱伤,嘿嘿,咱们再出手,您看如何?”

    耿建文阴笑着看着父亲道。

    耿朝辉嘿嘿狞笑着:“好,但就怕老东西提前做准备,把咱们的恒丰股份,全部转给了他的孙女韩月瑶。”

    耿建文哈哈大笑道:“转了也不怕,老东西一死,韩家的势力,树倒猴孙散,韩月瑶还能活几天?到时候,咱们再把那丫头咔嚓了,哈哈……,这里还是咱们的了。”

    父子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狞笑。

    欧阳志远和薛千帆这场酒,喝到了十点多才结束,欧阳志远和他们告辞。

    小丫头韩贝贝虽然喝的是红酒,但仍旧有点多了,三人上了车后,韩贝贝就靠在了欧阳志远的身上,抱着他的胳膊,笑嘻嘻的说个不停。

    “欧阳哥哥,今天真高兴,呵呵,你一掌就把耿建生那个王八蛋打的转了一个圈,一头趴在地下,呵呵,真痛快。”

    韩贝贝心里恨极了耿建生。当初,耿建生拼命地追求自己,当他知道自己患了脑瘤,没有治愈可能的时候,他竟然狠心的和自己断绝了关系。这人真是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今天,欧阳哥哥终于替自己报了仇,真高兴呀。

    韩贝贝高兴,他就多喝了一杯红酒。小丫头的酒量本来就不好,欧阳志远不让她多喝,但小丫头太兴奋了,就是不听,终于喝得多了。

    “欧阳哥哥,我要跟你学医,还要学武功,你要教我打坏人。”

    韩贝贝笑着道。

    欧阳志远道:“丫头,你学武,晚了,年龄大了,学医还可以,但你可是奉诚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学医干嘛?你还是学怎样管理你父亲的奉诚集团吧。”

    欧阳志远笑道。

    “不嘛……不嘛……欧阳哥哥,我要学医。”

    韩贝贝使劲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摇晃着。欧阳志远顿时吓得不敢乱动。

    韩奉诚可是一位君子,人家放心的把女儿交给了自己,自己可不能乱想,更不能做出伤害人家小丫头的事来。

    欧阳志远苦笑道:“好好,丫头,等有时间,我教给你中医。”

    “嘻嘻,谢谢欧阳哥哥。”

    韩贝贝说完,竟然伸出红润的小嘴唇,在欧阳志远的脸上亲了一下。一股好闻的少女的幽香,飘进了欧阳志远的鼻子。

    欧阳志远连忙道:“丫头,不让你喝,你就是不听,你看,喝多了吧?”

    欧阳志远连忙向旁边让了让,但小丫头又跟了过来,靠在了欧阳志远的身上。欧阳志远已经感觉到了小丫头柔软的娇躯。

    好在,车子到了香江大酒店。

    欧阳志远连忙道:“万重,过来扶一下韩贝贝。”

    寒万重连忙走下车,就要去搀扶韩贝贝。

    但韩贝贝大声道:“韩大……哥,我要让欧阳……哥哥扶,你……走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