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中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一章中毒这位是一张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的脸,脸型如同苦瓜一般,微微的扭曲,带着狰狞,如同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和他有仇似的。他的一双眼睛,透着浓烈的杀意和狡诈。他的那双手,极其沉稳的握着一把古迹斑斑的战刀,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冷笑道:“八重一休?不算认识,不过败在我欧阳志远手下的人,尤其是倭寇,多的数不清楚了。我记得的,那个八重一休,当时被我砍断了他的佩剑,断了他一跳手臂,估计这辈子就是个废人了!怎么,他是你儿子吗?哈哈哈……”欧阳志远知道这人是个高手,他在故意激怒这个倭国人。“哼,他是我的学生,我叫北宫一本,我要给我学生报仇,今天就让我们一决生死!”北宫一本狠狠冷森森地道。“北宫家族!”欧阳志远的眉毛微微地一皱,北宫流的刀法,诡异极端,刀走偏锋,极其的快捷,让人防不胜防,这人是个厉害的脚色。欧阳志远冷笑道:“笑话,就你这样还要和我一决生死?自我欧阳志远出道以来,杀的倭寇也有不少了,但从来没有倭寇能在我手下能走到十招,你的学生还没有走到三招,我看你这个师父也强不到哪儿去!”欧阳志远在刺激北宫一本,他知道北宫一本报仇心切,一定会动怒,这样就会露出破绽,让自己一击必胜!北宫***:“那就废话少说,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亮出你的兵刃吧!”说完,北宫一本亮出了自己那把古迹斑斑的宝刀。他举起宝刀,阴森森的道:““此刀叫鬼丸国纲,锻冶匠国纲斋戒三年打造的名刀。相传的第一个将军北条时政在梦中以此刀砍下鬼首而得名“鬼丸”,成了北条家的传家宝。北条家灭亡后,被新田义贞和足利将军家、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等当时的当权者所拥有,且被他们视为天下的名刀,明治时代被天皇收藏,后来天皇陛下赏赐给了我!你会是死在这把刀下的第一百个鬼魂!”北宫一本的双手很稳,猛一用力,拔出战刀。一道寒芒一闪,照的整个夜色一亮,顿时寒气逼人,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好刀!”北宫一本的身体刹那间就和他的战刀融为一体,刀就是他,他就是刀。人刀合一。欧阳志远不仅瞳孔暴缩,二话没说,一声冷哼,欧阳志远就使出五行步朝北宫一本冲去。一拳就狠狠地砸向北宫的面门。欧阳志远要速战速决,一举拿下北宫一本,好救下黄霞。到现在,自己还没看到黄霞,周围肯定还有别的杀手。射人先射马,擒人先擒王。先把北宫一本干掉,黄霞就好救了。欧阳志远的五行步,快捷如电,一步就窜到了北宫一本的面前,巨大的拳头发出尖利的怪啸,撕裂着周围的空气,砸向了北宫一本的面们。北宫一本一声冷笑,刀锋爆闪,一抹滔天的寒芒刀光,如同汹涌的潮水一般,疯狂卷向欧阳志远的手腕。这一刀,极其的凶猛快捷歹毒,快若闪电,刀光一闪,让人毛骨悚然的刀锋,瞬间卷到欧阳志远的手腕。北宫一本一刀就想斩下欧阳志远的手掌。欧阳志远一声冷哼,手腕一翻,变拳为掌,一掌就拍到了北宫的刀背上。“嘭!”一声闷响,北宫一本的刀背,被欧阳志远一掌拍个正着。北宫一本只觉得手里的刀如同被重锤击打一般,震得手掌发麻酸痛,几乎握不住手里的鬼丸战刀。他脸色一变,一声怪叫,手掌用力,死命的握住战刀。但他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发挥,他猛然感到刀身上传来一重又一重的猛烈狂劲,一浪高过一浪,如同钱塘大潮一般,疯狂的冲击着自己的手臂。“多重劲气!”北宫一本不由得大吃一惊,脸色巨变。他没想到,年轻的欧阳志远,竟然精通中国绝顶的多重内劲,这让他震惊不已。欧阳志远适用了重要的战斗策略,那就是杀鸡一定要用牛刀,一击就打掉敌人的锐气。欧阳志远这一掌,他暗地里用了全力,他没有用阳关三叠,而是用了胡笳十八拍。十八道钱塘大潮一般的劲气,重如山岳一般猛烈的砸在了他的宝刀上。北宫一本再想握住自己的战刀,是比登天还难。“砰砰砰……”连声爆响,如同炸雷一般。北宫一本手里的战刀,被欧阳志远强劲的胡笳十八拍炸的粉碎。锋利的战刀碎片,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撕裂空气,发出夺人心魄的厉啸,射向北宫一本。北宫一本上来就轻敌了,再加上,他对自己的宝刀,信心太足,而欧阳志远又是采取的是一击必杀的强悍招数,北宫一本就吃了大亏。他的战刀被欧阳志远一记强悍的胡笳十八拍,拍得粉碎,锋利的战刀碎片,如同雨点一般爆射北宫一本。北宫一本绝对没想到自己无坚不毁的战刀,竟然被欧阳志远一掌拍碎,而且,破碎的碎片,射向了自己的面门、前胸和咽喉。北宫一本一声怪叫,他的身形化作一道电芒,急速的后退。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极致,一掌劈向北宫一本的心脏。他要一掌重创北宫一本。欧阳志远这一掌势在必得。北宫一本一声尖叫,一个铁板桥,十几道战刀碎片贴着他的面门,呼啸飞过。他觉得脑门一凉,一片战刀的碎片在他的脑门上开了一道血槽,污血哗的一下流了出来了。但他躲过了致命的地方。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巨大的手掌劈到了。欧阳志远的手掌,如同万斤重的砍刀,劈到了北宫一本的前胸。但北宫一本并不避让,他狞笑着手掌一翻,彩芒一闪,他的每只手掌上多出了一具色彩斑斓红袄绿裤的彩色木偶。两具诡异的木偶双眼一睁,透出夺人心神的浓烈杀气,它们短小的十指狂舞,让人让花缭乱。“嘶嘶嘶嘶……嘶嘶嘶嘶……!”二十道腥臭的寒芒,带着斑斓的红丝线,发出嘶嘶的怪鸣,狂风暴雨一般爆射欧阳志远的面门、眼睛、咽喉和心脏。彩衣木偶!欧阳志远在前天干掉过一个杀手,缴获过一个彩衣木偶。那个彩衣木偶是嘴里能喷射毒针暗器,极其的厉害。现在,北宫一本的战刀被欧阳志远一掌拍碎,这家伙竟然放出两个彩衣木偶进行突袭。而这两个彩衣木偶的十个手指头,竟然能释放出带丝线的毒针。由于距离太近,欧阳志远根本没有办法躲开这些诡异的毒针。他的双脚猛地踹在了北宫一本的肚子上,身形如同电芒一般,倒射而回。但速度让就慢了一步。欧阳志远只觉得肩头一麻,一根剧毒的寒芒带着丝线穿透了欧阳志远的肩头。“嘭!”北宫一本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出五米开完。“咔嚓!”一声骨头的断裂声在北宫一本的身上传来,他的肋骨被欧阳志远一脚踢断了一根。北宫一本一个翻滚,从地上闪电一般的弹跳起来。“噗嗤!”这家会喷出了一口血,加上额头开的那道血槽,整个脸上,污血淋淋,狰狞的如同恶魔一般。“哈哈,欧阳志远,你中了毒,今天你死定了。”北宫一本狞笑着嚎叫着。欧阳志远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他感到自己的肩头变得麻木起来,他快速的点了肩头几处穴道,止住毒素向心脏蔓延。“嘿嘿,这就是你们倭国的武士道精神?阴险卑鄙的小人,就知道偷袭,你们还会什么?”欧阳志远死死的盯着北宫一本。北宫一本哈哈大笑道:“欧阳志远,你今天插翅难逃,你认命吧,什么狗屁武士道精神,什么卑鄙不卑鄙的,我能干掉你就行。”北宫一本说完,咆哮着冲向欧阳志远,他双手舞动,控制着两只手上的诡异木偶,无数的毒针发出尖利的破空厉啸,铺天盖地、密不透风的扎向欧阳志远。欧阳志远脚步浮动,一声冷哼,手掌一翻,那把缴获山泽田野的软剑水神,现在手中。他一招八方夜雨,猛地一划。“叮叮叮……”一阵爆响,火星四溅,所有带线的毒针吗,被欧阳志远一剑挡开,但他的动作明显慢了。欧阳志远肩头的麻木越来越厉害了。“哈哈,欧阳志远,我看你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你中的毒,无人能解,嘿嘿,只要你跪在我的面前,给老子磕头,老子会许赏你个全尸,纳命来吧。”北宫一本一声狂笑,双手再次狂舞,嘶嘶嘶嘶嘶嘶……,两个木偶发出的毒针,围绕着欧阳志远的全身,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狂射。欧阳志远感觉到了鉄背金翅蜈蚣,已经在衣服里,爬向自己的伤口。只要自己再坚持几分钟,让鉄背金翅蜈蚣吸出自己的毒素,自己就能干掉北宫一本。但现在,欧阳志远感到自己的头脑已经发晕了,握着水神战刀的手,极其的沉重。快点!小家伙,快点吸毒!要不,你的主人就完蛋了。“叮叮叮!”欧阳志远拼命地挥舞着手中的水神之剑,阻挡着北宫一本指挥的木偶的毒针进攻,冷汗湿透了他的衣服。“哈哈,欧阳志远,你认命吧,受死吧。”北宫一本看着欧阳志远越来越慢的动作,他狞笑着嚎叫着,疯狂的挥舞着两个彩衣木偶,发动了最后最猛烈的攻击。“噗嗤噗嗤!”北宫一本按下了两个木偶的一个发射按钮,两个木偶的小嘴,立刻张开。“嘶嘶嘶嘶……,嘶嘶嘶嘶……!”数百根牛毛毒针,发出夺人心魄的怪啸,密不透风的射向欧阳志远。猛然,欧阳志远一声长啸,身形如同一只大鸟,冲天而起,手里的水神之剑爆发出璀璨的耀眼光芒。欧阳志远狠狠的一搅。

    “叮叮叮叮……。”所有的牛毛毒针,连同两个彩衣木偶,发出噼里啪啦的撞击声,在欧阳志远的剑下,被搅的粉碎。我的天哪,欧阳志远不是中毒了吗?这……这怎么会可能?鉄背金翅大蜈蚣,已经吸出了欧阳志远肩头的毒素。欧阳志远大展神威,一剑搅破碎了北宫一本的毒针和两个彩衣木偶。欧阳志远的毒性一解,他一声爆喝,五行步发挥到了极致,一剑劈向北宫一本的咽喉。一道白光一闪,北宫一本刹那间失去踪影。“忍术!”欧阳志远一声惊呼。北宫使出了自己的忍术,以抗衡欧阳志远这敏捷的步法!欧阳志远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传说的诡异忍术,这吓了他一跳。北宫一本瞬间出现在了欧阳志远的左方,他手掌一翻,竟然又多出了一把寒芒四射的战刀。“欧阳志远,你……你没有中毒?这怎么可能?刚才你明明的中了毒针?”北宫一本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北宫一本,你的毒对我没有太大的作用。”北宫一本狞笑着道:“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日本北宫家族刀法的奥妙吧!看你能不能接我三刀!北宫一本说完,他的速度瞬间提高了一倍,手中的战刀的速度更是快了几倍,眨眼间就已经闪道了欧阳志远的面前,一刀朝着欧阳志远的头上砍去。刀速极快,刀芒一闪,刀锋就到了欧阳志远的顶门。好快的刀法!欧阳志远顿时大吃一惊,这人的速度也太吓人了吧,欧阳志远瞬间把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极致,向后掠去。刀锋发出切割空气的厉啸,擦着欧阳志远的头皮掠过,一丛头发随着刀锋的掠过飘飞下来。北宫一本冷笑道:“身法不错嘛吗,但你快不过我的忍术。”欧阳志远已经感觉到自己头顶一凉。好险,要是自己再慢一点,恐怕已经命丧在他的刀下了。北宫一本狞笑道:“欧阳志远,我要出第二刀了,目前有一百二十七个人是死在我的第二刀下的!你将是第一百二十八个。“说完,北宫一本一招大海沉沙,把刀一拍,手中的战刀竟然朝欧阳志远飞去。刀速看着很慢,但瞬间刀锋就到了欧阳志远的咽喉。这个速速太诡异了。欧阳志远不敢硬接飞来的刀,只能飞身闪过,但是他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咽喉的剧痛。一丝血迹竟然从皮肤上渗出。这吓的欧阳志远差一点晕过去。刀锋明明没有碰到自己,自己的咽喉怎么会伤到皮肤?这怎么可能?难道这就是诡异的忍术?北宫一本狞笑着道:“嘿嘿,身法不错,可惜你杀那个乞丐的时候我已经把你的身法看得清清楚楚,欧阳志远,你受死吧。”北宫一本一声咆哮,刀芒一闪,又是一刀砍了过来。几回合下来,欧阳志远的西服已经被撕碎了好多!北宫一本盯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你手中的软剑,应该是山泽家族的水神战刀吧?山泽田野和我是生死之交,水神战刀在你的手下,我想山泽田野估计也凶多吉少了吧,正好,那我们新仇旧恨一起了解了吧!”说罢立即使出了北宫刀法的第三招“梅雪逢夏”,霎息之间上三刀、下三刀、左三刀、右三刀,连砍三四一十二刀,不理对方剑招如何千变万化,只是以一股威猛迅狠的劲力,将欧阳志远的剑招尽数消解,有如炎炎夏日照到点点雪花上一般。北宫一本哈哈狞笑,看着欧阳志远全身的衣服被自己的刀锋切割的一条条的,幸灾乐祸的道:“欧阳志远,你是我出道三十年来第一个对手,可惜你太年轻,就算从娘胎里面开始练功也打不过我!你受死吧!我不会再陪你玩了。”北宫一本说完,刀锋猛然幻出数十道锐利的刀芒,发出尖利的破空厉啸,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罩向欧阳志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