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绑架黄霞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章绑架黄霞

    这是一张五亿美元的支票!

    藤田一夫的那张支票,是二亿美元,是欧阳志远在砸杠子,故意向藤田一夫要的,但韩奉诚这张支票,竟然有五亿美元。

    欧阳志远笑着推开了韩奉诚的支票道:“韩董,我给韩贝贝看病,是免费的。”

    韩奉诚一听,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您给藤田一夫看病,收了两亿,老乔治的双腿,他们赞助您一个亿,贝贝的病更厉害,贝贝就是我的生命,哪怕把我的几万亿资产都给您,只要能看好贝贝的病,我都愿意。这五个亿,是我的心意,请您务必收下。”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韩董,您们奉诚集团和我们湖西市将要签订三百个亿的合同订单,而且要和我们长期合作,这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我治疗好老乔治的双腿,他那一个亿是赞助我父母的诊所,免费为穷人看病的,是为了给看不起病人而准备的。至于藤田一夫,我向他要了两个亿,因为,我不喜欢倭国人,他们和我们中国有世仇,况且,三岛集团是倭国的军工企业,所以,我向他要两个亿。你的这五个亿,我不能要。”

    韩奉诚看着欧阳志远笑道:“不满欧阳市长您说,我对中国的了解不是很浅,老乔治能赞助你父母的诊所,我也能赞助,再说,中国还有很多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这五个亿,就当是我对中国人的一点心意,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等人,这钱,您还是要收下,否则我心里难安,这五个亿,麻烦欧阳市长,替我散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韩奉诚真心散发出去这五个亿,他笑道:“那好吧,韩董,这五个亿,我给你散发出去,我替那些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的穷人谢谢您了。”

    韩奉诚看着欧阳志远接受了这五个亿的支票,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笑道:“欧阳市长,呵呵,反正这五个亿,是我给您个人的,至于您怎么帮助人,那是您的权利。”

    欧阳志远还想说什么,黄霞和韩贝贝两人,洗完澡走了出来,欧阳志远看到两人刚刚出浴的样子,是那样的惊艳。特别是韩贝贝,简直就是雨后带着露珠的翠竹,亭亭玉立,清晰怡人。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的贝贝,好漂亮。”

    韩贝贝羞涩的低下头道:“谢谢欧阳哥哥的夸奖。”

    韩奉诚看着女儿,连忙问道:“贝贝,感觉怎么样?”

    韩贝贝笑道:“爸爸,我的头不痛了,也不晕了,全身感觉轻松极了。”

    韩贝贝说着话,优雅的转了个圈,漂亮的裙子,如同盛开的花朵。

    韩奉诚看到女儿高兴的样子,他心里激动极了。

    欧阳志远道:“韩董,今天晚上,让贝贝和黄霞主任一起住吧,我观察一段时间,以免出什么意外,一个月内,贝贝要跟我到湖西住一个月。”

    欧阳志远是第一次用针灸,给人治疗脑瘤,他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人和人之间,有的相处一辈子,都不互相了解,有的人,在互相看了一眼,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韩奉诚对欧阳志远,很是放心,他笑道:“可以,就让贝贝在湖西住上一个月吧,等她完全康复了,我再接她回去。”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韩董对我的信任。”

    韩奉诚和欧阳志远谈的陈投机,两人谈到深夜,韩奉诚才告辞回去。

    三天的香港国际煤化工产品交易会,湖西市取得了空前的伟大胜利,和世界上几个大型集团公司,共计签订了六百亿美元的的化工产品订单。

    英国乔治集团六十亿、美国威尔集团的六十亿、恒丰集团的五十亿,三岛株式会社的二十亿,加上追加的三十亿,韩国的奉诚集团的三百亿,再加上老客户的新增加的新客户的八十多亿,总共签订了六百亿的恐怖订单。

    当化工厅副厅长在交易会闭幕后,把这个确切的数字报告给省委省政府的时候,整个省委省政府都受到了强烈的震动。

    省委书记萧远山在省常委会上,大力表扬了湖西市的工作,号召,全省的化工工业,向湖西市看齐学习。当工业局长王永山把突破六百亿订单的消息,打电话分别告诉给了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的时候,市委书记宋光明,激动地大笑起来,桌子上的茶杯,都被他打翻,掉在了地上。

    我的天,六百亿的订单,是去年六十亿订单的十倍!

    欧阳志远真是自己的福将呀,自己完全可以凭借这六百亿订单的政绩,让自己进入省机关工作。

    六百亿美元的订单,能带动湖西市经济的高复发展多少年?

    市长关占平的表情,截然相反,他并没有为这六百亿美元订单而感到高兴,相反,他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秃鹰已经发过来消息,罪与罚的刺杀,已经失败,整个香港罪与罚杀手,全军覆没。

    这让市长关占平的危机感,越来越厉害。

    欧阳志远真厉害呀,竟然杀了那么多的杀手。看样子,要想摆平他,不是一天的时间了。

    事情要慢慢的来,嘿嘿……。

    交易会闭幕后,代表团获得了两天的假期。众人高兴地欢呼起来。

    到香港来一趟怎么也得给自己的亲人买点礼物啊!爸爸妈妈,妹妹娜娜,媚儿,干妈,岳父岳母,还有朱文才等等,看来自己还得抓紧时间去买啊,否则就来不及了。

    于是,欧阳志远道:“万重,咱们来香港,回去之前,应该给家人买点礼物才行啊!”

    寒万重笑道:“欧阳市长,我也是这样想的,但这几天又是忙展销会又是对付各个杀手,几乎没有时间啊,要不咱们现在就出去买?”

    欧阳志远道:“正合我意!那我们赶紧出发吧,否则时间就不够了!咱们马上去香港中环!”

    两人坐上轿车,向香港中环驶去!

    香港中环一带是有最多特色购物街的地区,聚集了不少专业街。利源东街及利源西街内售卖各种价格便宜的服装、手提包、人造珠宝首饰、家居用品及其它货品;砵典乍街是出售钮扣、金属装饰品、缕带、梳子、头饰及其它小饰物的集中地;文华里出售各式各样的中国传统印章,包括玉制、骨制及石制等;乐道是古玩商品的集中地,各种古董艺术品、青瓷和紫檀木家具,以及现代仿古制品等,往往令爱好古玩者爱不释手;西港城的店铺及摊子,售卖来自世界各地的布料、编制品及手工艺品。

    欧阳志远对中华民国时期的文化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一直认为那段时期虽然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但却是中华文化发展得最欣欣向荣的时期,他给父亲和朱文才各买了一套民国长袍,给母亲,干妈,岳母,妹妹还有自己的媚儿都买了一套民国旗袍。最后给自己的岳父买了一套阿玛尼手工缝制的西装。欧阳志远看着自己手上的袋子想道:看来不能给爷爷和外公外婆买礼物了!也罢,自己最近还没有时间去京城的。寒万重也给自己的父母各买了一套衣服。

    两人买完礼物出来,刚要上车的时候,看见湖西市矿务局主任黄霞和湖西市工业局主任项慧静、韩贝贝,三个丫头欢笑着,也从商场走了出来,三个人也是大包小包在手,看来也是来给亲人买礼物了。

    欧阳志远笑着道:“黄主任,项主任!贝贝。”

    韩贝贝的父亲韩奉诚已经回到韩国了,他把韩贝贝留了下来。

    黄霞和项慧静左看右看,但是没有看到是谁在看自己。欧阳志远喊道:“这边!”

    韩贝贝笑嘻嘻得道:“是欧阳哥哥。”

    黄霞和项慧静这才看到了站在轿车车旁边的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它们连忙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低声道:“寒万重,还不快冲。”

    寒万重脸色一红,连忙跑过去,跑到黄霞面前,红着脸笑道:“黄主任,我……我帮你拿东西。”

    黄霞看了一眼寒万重通红的脸笑道:“好呀,这会累死了。”

    寒万重一听黄霞答应自己了,这让他高兴地差点蹦起来,连忙接过黄霞和项慧静、韩贝贝的东西,装进车子的后备箱里。

    项慧静道:“欧阳市长,你们也是来给家人买礼物的吗?”

    欧阳志远道:“是啊,来香港出差一次不容易,应该给家人带点礼物回去的,这几天太忙了,就要回去,所以只能今晚出来了!”。

    欧阳志远发现身边的寒万重正在和对面的黄霞说着什么,寒万重的脸色红红的,而黄霞的神情也有点扭捏,哈哈,看来这两人是郎情妾意呀!自己要找机会好好撮合他俩一下。于是欧阳志远问道:大家都没有吃饭吧?走,今晚我请客,算是为我们此次香港之行庆功。

    “嘻嘻,万岁,欧阳哥哥,我要吃油闷大虾。”

    韩贝贝这两天恢复得很好,小丫头一听欧阳志远要请客,高兴地她蹦了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贝贝想吃油闷大虾,咱就吃它。”

    韩贝贝保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笑道:“谢谢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道:“那我们先上车吧,时间不早了。知道一家店的西餐非常不错!”

    于是,四人上了轿车。寒万重重发动汽车,朝西餐店驶去。

    远处一个人站在那里,身形如同标枪一般的笔直,两眼露出狞笑的寒芒,他看着欧阳志远远去的轿车,脸上露出浓烈的杀意。

    他冷冷地笑了笑!招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欧阳志远今晚选择了一家法式西餐厅,叫做“巴黎圣母院”,这里环境整洁,服务周到,有美妙的音乐,有烛光晚餐,舞会,食物好吃,比较安静,含有浪漫的气氛,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车水马龙,座位异常的宽大舒适。服务生把欧阳志远一行人安排在了靠窗的桌边,然后点上几支小蜡烛。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外边的客人会不由自主地被餐厅内摇曳的烛光、隐约的人影所吸引,去分享厅内温馨的空气。西餐的体验就是在这氛围里,总结着严谨、浪漫、创新、个性化这几个字眼,似乎没有一种语言可以诠释这种感觉。在这样的环境里,莫说黄霞、项慧静和韩贝贝这三位丫头,连寒万重这样的铁血军人也被融化了那颗坚硬的心。欧阳志远要了五份牛排,两份法式蛋糕,两份披萨,一瓶红酒。酒端上来之后,黄霞倒了几杯酒,欧阳志远笑道:“我们首先来干一杯,庆祝这次展销会我们湖西市取得的巨大成就!,黄主任、项主任,你们辛苦了。”项慧静笑道:“这都是欧阳市长您的功劳,您一个人就签下了那么多大单子,我们只是来给湖西市的展台凑人数的啦!”黄霞笑吟的道:“今年呀,我们都沾了欧阳市长的光了。六百亿美元的订单,是去年的总订单的十倍,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欧阳志远笑道:“项主任,黄主任,这些都是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没有你们,我们湖西市肯定无法取得这样辉煌的成绩!来,我们大家干杯!”说完,五人碰了下杯子,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喝的白酒,三位女孩子喝的红酒。寒万重在欧阳志远的暗示下,用公筷不断的给黄霞夹菜。黄霞脸色微微发红。她在这几天,就感到了寒万重对自己的好感。寒万重长得高大英俊,极其的魁梧,个子比欧阳市长还要威猛,这正是黄霞喜欢的类型。黄霞今年二十六了,她对寒万重也是很有感觉。过了一会儿,黄霞觉得自己的内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她想缓和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于是道:“欧阳市长,黄主任,万重你们慢慢吃,我去下洗手间!”欧阳志远笑着点了下头,道:“好的!”此刻的寒万重急忙站起来道:“我送你去!”项慧静笑道:“傻瓜,人家女孩子去洗手间,你一个大男人跟去干嘛?来日方长,我看小黄已经对你芳心暗许啦!”黄霞脸红得更加厉害,就朝卫生间跑去,在卫生间里,她在里面对着镜子,看着镜子的自己,脸依旧是那么红,那么烫。她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了吗?脑海里也浮现出了寒万重的样子,他总是那么的高大威猛!全身充满了阳刚之气,他的身上诠释了中国男人的所有优点!黝黑的皮肤上刻画出清晰地轮廓!高挺的鼻梁总是那么的引人注意!黄霞定了定神,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一道诡异的人影猛然出现在黄霞的前面,他那双阴森森的眼睛,盯着黄霞,狞笑着走了过来,神情极其的可怕!黄霞大吃一惊,不由得问道:“你……你……是谁?”那人也不答话,身形一闪,一掌砍在黄霞的后颈,黄霞立刻晕了过去。那人狞笑着,立即抱着黄霞从窗口跳了下去。欧阳志远等人依旧在吃着西餐,聊着此行出来的见闻。一直没有说话的寒万重突然道:“欧阳市长,怎么黄主任去了那么久还没有回来,是不是有什么意外啊?”项慧静接过话笑道:“我看小寒你呀,现在是一刻也离不开我们小黄了,放心吧,我看那小妮子也对你挺有意思的,回头项姐我去帮你吹吹风,这事儿啊,准能成!”寒万重脸色一红。欧阳志远猛然感到一丝不好的感觉在行头升起。欧阳志远心道“不好,黄霞怎么这么长时间不会来?”他站起身来,和寒万重冲向外面的洗手间。项慧静也跑了过来,她在女生洗手间里,没有找到黄霞。项慧静跑了出来,大声道:“不好,欧阳市长,寒万重,黄主任不在洗手间。这时候,欧阳志远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黄霞的号码。欧阳志远连忙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冷酷的声音:“欧阳志远,你的人现在在我的手上,想要救他,你就马上来清水湾码头,我只给你二十分钟!记住不要报警,你一个人来。”说完,咔嚓地挂掉了电话。欧阳志远的脸的顿时变得难看至极,股股浓烈的杀气在身上狂涌而出。嘿嘿,不怕死的来了一批与一批,嘿嘿,找死吗,老子就成全你们。抓住了苗四,干掉了罪与罚的杀手团,现在又来了,竟然敢绑架黄霞。寒万重看欧阳志远接了电话之后愣着神,忙问道:“欧阳市长,是谁?”欧阳志远低声道:“黄主任被人绑架了,这是绑匪拿她的电话打给我的,要我立即去码头,否则就要杀了黄主任!”寒万重一听就急眼了,让急声道:“那我们赶快去救人,晚了就怕绑匪要撕票啊!”欧阳志远道:“绑匪不是普通的绑匪,他们绑架黄主任不是为了钱,而是针对我来的,绑架黄霞只是为了引我上钩,他们给了我二十分钟的时间,我能赶得到的,万重,你先送项主任和贝贝回酒店!我保证把黄霞救回来,你送完项主任和贝贝后,立刻赶向清水湾码头接应我。”项慧静急道:“欧阳市长,你们赶紧去救黄霞吧,我们自己可以回酒店的。”欧阳志远道:“不行,就怕对方在你回去的路上耍诈,所以还是万重亲自送你回去的好!”寒万重道:“我送项主任和贝贝回去后,马上赶到码头去!”此刻的寒万重充满了杀气,他已经把黄霞当成了自己一生的爱人,如今黄霞被绑架了,他一定要亲自救出黄霞,将绑匪碎尸万段!三人在西餐厅门口分了道路,欧阳志远马上打了一辆出租车,往清水湾码头方向驶去!寒万重也驾驶着轿车,载在项慧静和贝贝朝香江大酒店开去!二十分钟之后,欧阳志远来到了码头,他掏出电话给黄霞的手机打了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欧阳志远冷声问道:“我已经到了码头,你们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道:“往前走两百米,你自然就能见到我了!”欧阳志远走了二百米,股股浓烈的杀气和恐怖的威压,在远处传来。他看到了一个穿着传统倭国武士服的中年男人,如同一干标枪,透出强烈的杀气,静静的立在远处。那人怀里抱着一把倭国的战刀,一头长发在黑暗中迎风狂舞,如同恶魔一般。欧阳志远道:“你是谁?约我来这里干什么,你把我们的人怎么样了?”那个穿倭国武士服的中年男人,慢慢的转过脸来道:“欧阳志远,你让我久等了啊!你放心,作为一个倭国武士,冤有头债有主,我是不会对无辜的人下杀手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她只是被我打晕了而已!欧阳志远冷笑道:“你们倭国人居然还说不对女人下手?还知道会讲冤有头债有主?当年你们侵略我们的时候,杀害了多少无辜老百姓,奸淫了多少妇女?这就是你们武士道精神吗?”那人冷森森的道:“少废话,欧阳志远,你应该认识八重一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