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里有人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一十五章心里有人了

    按照和韩老的约定,今天晚上,欧阳志远晚上要去韩老家。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寒万重应该回来了。欧阳志远已经被两次袭击了,自己的越野车在龙海飞机场的停车,没能开过来。乔治尼克送给了欧阳志远一辆改进型加重悍马。

    下午的时候,寒万重去乔治尼克那里提车去了。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晚上七点。

    韩老让自己过去,主要是商量他的三个干儿子的事情。俗话说,一个人女婿半个儿。欧阳志远是韩老暗地的女婿,恒丰集团的未来继承权,就在欧阳志远的两个儿子身上。

    欧阳志远的两个儿子,已经起好了名字,老大叫韩龙,老二叫韩鹏。本来想一个叫欧阳龙的,但为了志远的仕途,韩老干脆两个孩子都让他姓韩,以后,等到欧阳志远的仕途达到无人撼动的时候,再把老大韩龙的名字再改过来,叫欧阳龙,老二韩鹏不要改了,就继承韩老的香火,给韩家传宗接代。

    欧阳志远也同意了这个决定。

    欧阳志远现在帮助韩老处理他三个干儿子的事情,就是处理自己儿子的继承权的问题。

    由于韩老成功的清除掉大干儿子,香港的刘钟书,韩老剩下的三个儿子,老实了一段时间,但几个月过去了,他们又蠢蠢欲动。特别是台湾的小干儿子王浩海。

    王浩海的儿子王朝阳表面上一直暗恋韩月瑶,但实际上,他不喜欢男孩子气极重的韩月瑶,但是为了继承恒丰集团的庞大财产,他只得听从父亲的安排,向韩月瑶发动感情攻势,但韩月瑶对别的男人极其反感,她的心里早就有了欧阳志远,对王朝阳不屑一顾。

    虽然韩建国在那次喝酒的宴会上,说过要把韩月瑶借给王朝阳,但那只是醉话。

    王浩海看着自己儿子追韩月瑶没有希望,他的二心就渐渐的流露出来。

    任何人在恒丰集团这么庞大的数千亿财产面前,没有哪个人不动心的。

    但香港刘钟书的下场,让王浩海心有余悸,不敢乱动,他只能暗暗的蚕食着恒丰集团的财产。

    即使王浩海做的再隐秘,,韩建国老人在台湾的丰厚人脉,都在监视王浩海。台湾恒丰分公司里,有大量的,在以前跟随韩老的老人,他们早就暗中察觉到王浩海在私吞恒丰集团的财产。他们把王浩海的劣迹都告诉给了韩建国。

    但现在,韩月瑶怀孕,不能露面,韩建国自己还要坐镇香港恒丰集团,对于王浩海的事,只能放一放。相反,恒丰集团韩国分公司总经理耿朝辉和恒丰集团新加坡分公司经理李广天已经肆无忌惮的吞噬恒丰集团的财产了。

    韩建国现在们只能忍气吞声,不动声色,他在等欧阳志远过来,商量对策。第一要对付的就是新加坡的三干儿子李广天,然后再对付韩国的老二耿朝辉,最后才能对付台湾的王浩海。

    他们都是韩老从小收养的孤儿,想不到,现在羽毛都丰满了,都要恩将仇报。

    傍晚,一辆悍马在大街上呼啸而过,从这辆悍马的外形以及它超强的发动机轰鸣声中看以看出这辆悍马是被改装过的。车上坐的就是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两人。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这次在香港面临着巨大的危险,他向乔治尼克借了这辆经过特殊改装的防弹悍马。

    展销会进行了一天了,欧阳志远所带队的湖西市此次销售业绩远超去年的六十亿,达到了令人瞠目的二百三十亿元!糊西市因此在国际上打开了知名度,很多国际集团都表示要考虑要到湖西市进行投资建厂!这让湘西市的官员们乐得合不拢嘴,欧阳志远更是开心,自己超额完成了来香港之前市委市政府的预期目标,等展销会一完,自己就可以去好好陪爷爷和月瑶几天,还有自己的师父师叔,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两个儿子,自己恐怕这辈子陪伴他们的时间会太少,所以只有现在争分夺秒了,一路上,欧阳志远让寒万重把车开得飞快。

    欧阳志远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第五特战队萧风雨队长的电话。爷爷韩建国现在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台湾的王浩海、韩国的耿朝、新加坡的李广天都已经蠢蠢欲动了,爷爷身边缺少得力的住手,自己要调来一批第五部队退役的特战队员来,帮助爷爷。

    “欧阳队长,你好,我听说你到香港了?”

    电话里传来萧风雨爽朗的问候声。

    欧阳志远道:“萧大哥,我在香港,我的至亲长辈,就是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老人,他遇到了麻烦,你帮我联系二十名在你手下退役的特战队精英,我要身手高强、反应机敏的,让他们来香港工作,月工资一万,三天内,让他们到来香港。”

    九六年的一万,相当于现在几万了。

    萧风雨一听,笑道:“好的,我的一位副队长叫林武,他的身手极好,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安排他在政府部门工作,一个月内,他就狠狠的打了一个好和色的副市长后,辞了铁饭碗,正好,我让他联系二十名愿意到香港工作的退役特战队员,三天后,到达香港,你负责接机。”

    欧昂志远一听,顿时大喜道:“萧大哥,太谢谢你了。”

    萧风雨笑道:“志远,咱们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萧风雨的事。”

    这一声兄弟,让欧阳志远的心里温暖极了。是呀,人的一生,能交几位肝胆相照的兄弟?

    半个小时候,欧阳志远的悍马就来到了韩老的家。

    门前五名保安一看是欧阳志远来了,就放了进去。

    罪与罚杀手团的据点,一个幽灵一般的黑影,闪了进来,来到山姆面前低声道:“发现欧阳志远的行踪,他进了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的府邸。”

    山姆一听,顿时大喜道:“太好了,他要回去的时候,咱们埋伏在半路上,干掉他。”

    山姆猛地一挥手,脸色变得极其狰狞。

    “大卫,你埋伏在制高点,争取一枪毙命,杰瑞,你负责轧车,汤姆,你的两把大威力,负责断去他们的后路,剩下的人布置在各个路后,监视欧阳志远的动向。”

    山姆快速的分配着任务。

    “是,头儿。”

    众人领了任务,各自去布置。

    欧阳志远进了韩建国的别墅,寒万重在车里等候,欧阳志远直奔客厅。

    韩建国和孙女韩月瑶接到门卫的电话,韩月瑶早就站在客厅外,等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走上了台阶,他看到了,一身火红羽绒服的韩月瑶,正一脸幸福的、笑吟的看着自己。那双眼睛里带着无限的温柔和欣喜。

    小丫头的耳朵上,不再有十几个叮叮当当的小耳环,头发不再染成火红色,反而多出了一种妩媚典雅高贵的气质。

    做母亲能改变人的一切。

    被人爱着,是世界上最幸福最温暖的事情。欧阳志远感到心里一阵温暖,他笑呵呵的走过去,握住了瑶儿的一双手,轻轻一拉,就把自己的瑶儿拉进了怀里。

    韩月瑶趴在志远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感受着那宽阔的胸怀,还有让自己十分迷醉的男人气息,韩月瑶陶醉了。

    她感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自己只要和欧阳哥哥有浓烈的爱,自己可以不要任何名分,不要世俗的一切。人的一生,有爱就够了。有了爱,自己就是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咳嗽!”

    一声咳嗽声,从客厅里传来。韩建国从客厅里走了出来。

    韩月瑶连忙离开欧阳志远的怀抱,脸色一红,撒娇的道:“爷爷……。”

    小丫头一扭腰,害羞的跑进了客厅。

    欧阳志远连忙道:“爷爷。”

    韩建国点点头道:“进来吧,外面天凉。”

    两人走进了客厅,韩建国道:“坐下吧。”

    保姆给欧阳志远到上茶,又退了出去。

    韩建国道:“志远,今天的订单话可以吧?”

    欧阳志远笑道:“到现在为止,一共签订了二百三十多亿了,三天交易会结束后,估计能超过四百亿。欧阳志远喝了一口水。

    “什么?四百亿?呵呵,志远,不可能吧?”韩建国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我算了一下,老客户,还有二十亿的订单没有签订,我有两家香港朋友,他们家也是做煤化工产业的,明天肯定道,到现在为止,韩国的客户,我们还没有签约,韩国人做生意的眼光最毒,我们湖西市的煤化工产品都是肥煤加工生产出来的,比别的省份瘦煤加工出来的产品,更加纯净,含硫量少,杂质更低,他们肯定会和湖西市签订合同的。”

    韩建国笑道:“但愿如此,我知道,韩国人做生意,都是先观察一天,再决定签约的事,香港工业园有十几家香港本地人做煤化工生意的,不知道,你说的是哪几家?”

    欧阳志远笑道:“爷爷,暂时保密吧,明天他们就来了。”

    韩建国笑道:“臭小子,还和我保密。”

    欧阳志远道:“对了,爷爷,您的三个干儿子进来有点蠢蠢欲动,为了您和月瑶的安全,我在大陆第五特战部队退役下来的特种兵里,给您找来了身手极好的二十名保镖,他们三天后就到。”

    “什么,第五特战部队退役下来的特种兵?这太好了,志远,我最近很缺人手。”

    韩建国大喜道,现在,他身边的有些人,他已经不敢再用了,里面就怕有别人按插进来的奸细,志远给自己招来特战部队退役下来身手极好的二十名特种兵的保镖,真是解决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韩建国可是知道,大陆特种兵的厉害,更知道,第五特战部队是大陆特战部队中精英中的精英。这太好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到时候,亲自去接他们,其中有一个叫林武的,身手最好,嫉恶如仇,为人及其正义,他原来是特战部队的副队长,这二十人,您可以让他带队,直接负责您和月瑶的安全。”

    韩建国笑道:“好的,我给他们每个人工资两万,林武的四万。”

    欧阳志远笑道:“随便您给,这些人都是铁血军人,您尊重他们就可以了,不要拿他们当雇工看待。”

    韩建国道:“当然不会低看他们,你放心好了。”

    欧阳志远道:“爷爷,您的三个干儿子……。”

    韩建国的脸色一沉道:“都白眼狼,他们就刘钟书一样,都是我养大的孤儿,但现在,羽毛都丰满了,仗着韩家后继无人,个个都露出了贪婪凶恶的本来面目,都在蚕食恒丰集团的产业,我怀疑,原来屡次暗杀我的人,就在这三个干儿子中间,志远,你的儿子就是未来恒丰集团的继承人,这几千亿的财产,都是你儿子的,你要为你儿子扫清障碍,你儿子的东西和财产,绝不能让这些白眼狼白白的拿走。”

    欧阳志远道:“爷爷,您怎么打算。”

    韩建国道:“等到月瑶生完孩子,能出来工作了,我就宣布退休,恒丰集团所有的一切,都有月瑶来继承,到时候,让你师傅和师叔亲自保护月瑶和你的两个儿子。”

    欧阳志远道:“怎么没见师傅和师叔?他们不是住在这里吗?”

    韩建国道:“这两个老家伙,说这里住不习惯,又回到了禅月寺,不过,这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立刻就能赶回来。”

    欧阳志远道:“最好让师傅和师叔搬过来,这件事,我去办,如过月瑶怀孕的事暴漏了,有的人为了恒丰集团的财产,肯定会加害月瑶的。”

    韩建国道:“所以,月瑶一个月不出门了,恒丰集团所有的事,都是我亲自料理,就连到煤化工产品展销会,我都要亲自去订购原料,志远呀,我真心希望你能来帮我,你来后,恒丰集团,就是你的。”

    欧阳志远小声道:“对不起,爷爷,我的志向不在经商,等有机会,我给你找个可靠的帮手,来帮助你。”

    韩建国点头道:“可以,总经理黄友平更是忙的不可开交,傅山天柱峰的旅游,运河县的电子厂,他都要亲自过问。”

    欧阳志远道:“爷爷,您再提起来几名副经理吧,给你分担一些业务。”

    韩建国道:“志远,我的身旁有别人安插的人,我现在谁都不相信,知道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沉思了一下道:“我看看大陆有合适的人选吗?给您找两个助手。”

    韩建国道:“那好吧。”

    爷俩谈得很晚,十一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告辞。韩月瑶把欧阳志远送到大厅外,凝视着志远道:“欧阳哥哥,常来看我和孩子。”

    欧阳志远笑道:“瑶儿,我开完展销会,有几天假期,我天天来陪你。”

    “真的,欧阳哥哥,这太好了。”韩月瑶高兴地跳了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小心肚子里咱们的儿子。”

    韩月瑶笑道:“师傅经常来给我把脉,师傅说,两个儿子很是健康,没有事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要抽时间去看师傅和师叔。”

    两人走下台阶,韩月瑶猛地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翘起了脚尖,柔润炽热的娇唇,印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

    欧阳志远双手紧紧地搂住了韩月瑶的娇躯,两吻在了一起。

    “欧阳哥哥,我爱你……。”

    “瑶儿,我也爱你……。”

    两人不知道,吻了多少时间,才慢慢的分开。

    车里的寒万重看到欧阳志远和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子吻在一起,他脸色一红,内心狂跳,连忙转过脸去。

    寒万重没有谈过恋爱,但这两天,他的心里开始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影子,而且还在梦里梦到了那个漂亮的女孩子。

    寒万重不敢和她说话,只是暗暗的偷偷的打量着那个女孩子。一看到她,自己就脸红,心脏几乎都跳了出来。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瑶儿,回去吧,我走了,后天来看你。”

    韩月瑶摆了摆手道:“再见,欧阳哥哥,路上小心。”

    欧阳志远上了悍马车,开出了这幢别墅。

    远远的看去,韩月瑶还是笑吟的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的悍马进入了一段人烟稀少的路段。一辆停在路边的别克商务车,慢慢的跟了上来。

    副驾驶上正是此次行动的头号杀手头子山姆,他拿起对讲机喊道:“注意,目标就要进入预定路段,咱们准备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