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一十三章 关占平的打算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百一十三章关占平的打算

    欧阳志远冷声道:“我是这个展台的领队,是湖西市的欧阳市长。”

    单诺一听对方是个市长,他不禁撇了撇嘴道:“欧阳市长?嘿嘿,一个小小的市长,中国人,请你离开,不要阻碍我们和韩董事长说话谈生意。”

    这家伙说话极其无理和嚣张。气的寒万重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揍飞。

    欧阳志远一拉寒万重,不让他乱动。在香港打人,是犯法的。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单诺,你和韩董事长谈生意?嘿嘿,就怕韩董事长不会和你们做生意了。”

    单诺一听,脸色一变,小眼睛叽里咕噜的乱转,看着韩老道:“韩老,咱们到我们菲国去签订合同吧,不要理会这些无理的中国人。”

    韩建国脸色一沉道:“单诺,我也是中国人。”

    单诺一听韩老这样说,看着他阴冷的脸色,连忙道:“韩老,我不是说您,您别多心。”

    韩建国沉声道:“单诺,我现在正式给你说,那三十个亿的计划订单,我取消了,你请回吧?”

    “什么……您……韩老,为什么?”单诺一听韩老取消了和加代集团30亿的订单,吓得他脸色蜡黄,内心狂跳。

    如果这三十亿的订单被取消,自己虽然是董事长,但董事会那些老家伙,能放过自己吗?肯定自己的董事长肯定干不成了。

    韩老冷声道:“就凭你刚才对我们中国人的恶劣态度,从此以后,恒丰集团,不再和你们加代集团有任何的经济往来,你走吧。”

    单诺一听韩建国的话,顿时脸色苍白,面无血色。他连忙道:“对不起,韩老。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我向欧阳市长道歉,您千万不要取消这个订单,要不然,我就完蛋了。?

    菲国人和倭国人都一样,个个都是欺软怕硬的家伙,现在,韩老取消了和单诺价值30亿的订单,把这个家伙吓坏了。

    欧阳志远鄙视的看着这个小丑,他冷笑道:“快滚,别让我看到你,否则,打的你满地找呀。”

    寒万重一把推开单诺,把单诺推得后退十几步才停住身材。

    单诺身后的保镖,立刻不愿意了,他们冷冷的盯着寒万重,就想动手。

    韩老一声冷哼,两眼死死地盯着单诺道:“单诺,带着你的人走,否则,我对你不客气,我让你走不出香港,记住,欧阳市长是我的朋友。”

    韩老的话,让单诺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他知道,和韩老的订单是签不成了,他暗暗的恨死欧阳志远了,带人灰溜溜的退了回去。

    欧阳志远看着王永山道:“王局长,你和韩老的助理,谈一下20亿美元的焦油合同和30亿美元的甲醇合同,谈好后,就签订下来。

    “什么?我的天哪,五十个亿的订单?”

    王永山不认识韩老,想不到,这位皓眉须发的老人,竟然要签订五十亿美元的合同。他那里知道,人家韩老在运河县的投资,就是一百五十亿,人家可是亚洲最大的三家电子集团之一的恒丰集团。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欢呼起来。

    乔治集团的六十亿,威尔逊的六十亿,三岛株式会社的二十亿,昨天的散户订了二十亿,今天的老客户十五亿,再加上恒丰集团的五十亿,今天为止,轻松地的签订到二百二十五亿的订单了。这已经远远地超过了白山市去年的一百亿订单了。

    二百二十五亿的订单,能带动湖西市煤化工的经济,翻几番呀。

    王永山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化工厅副厅长陈宝伟。

    陈宝伟一听,虽然他已经快五十的人了,他仍旧高兴地他直接跳了起来。

    二百二十五亿的订单,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强忍住向省委报告的冲动,他要再等半天,等到晚上看看能有多少订单。

    韩老签完合同后,欧阳志远把他送到展览中心外。

    “韩老,我晚上去拜访您老人家。”

    欧阳志远仍旧在外人面前称呼韩建国为韩老。

    韩建国低声道:“瑶儿很想你,去看看她吧。”

    欧阳志远低声道:“我知道,爷爷,我去看瑶儿。”

    韩建国低声道:“晚上,我等你,顺便我还有事和你商量。”

    欧阳志远低声道:“好的,爷爷。”

    看着韩建国的车队渐渐地远去,欧阳志远刚想转身回去,猛然,一股凌厉阴冷的杀气,如同钱塘大潮一般,在远方狂涌而来,压向自己。

    这杀气极其的凌厉,如同千万道刀锋一般,压得欧阳志远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了。

    这是谁?竟然有如此变态的杀气?这绝对是一个绝顶的高手。

    欧阳志远的五行神功在身上高速的运转,压力顿减,他一声冷哼,身形化作一道电芒扑向一个角落。

    欧阳志远身形一起,那股滔天的杀气,如同潮水一般,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欧阳志远电射一般的冲到一个偏僻的无人角落,看到一个满脸油腻的乞丐,哆哆嗦嗦的跪在那里,手里拿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木偶,在吃着一块发霉的烂面包,他的碗里有几张港币。

    欧阳志远极其警觉的盯着那个乞丐,刀芒一闪,一道寒芒射向那个乞丐的咽喉。

    “呵呵呵,吃肉了,吃鸡了!”

    那个乞丐傻笑着,咬着发霉的面包,竟然面不改色。刀锋擦着他的脖颈射到了后面的墙上。

    “呵呵……行行好……大爷……。”

    那个傻子乞丐流着哈喇子,晃动着手里的破旧的木偶,冲着欧阳志远傻笑着。

    欧阳志远盯着那个傻子乞丐一会,没有发现什么,他走向后面的墙壁,从墙上取下那把军刀。

    “呵呵,大爷,行行好吧。”

    那个傻子把那个破旧的木偶举到欧阳志远的面前,嘿嘿傻笑道:“大爷,行行好吧,他都饿了十几天了,我的小娃娃要吃饭。”

    欧阳志远禁不住的后退了一步,这个破木偶,不知道在什么垃圾箱里捡来的,散发着阵阵恶臭。

    欧阳志远刚想闪身,猛然,那个残破的木偶双眼,那那间发出诡异恶毒的眼神,小嘴一张。

    “嘶嘶嘶嘶!”

    狂风暴雨一般惨碧的毒针,从木偶嘴里喷射出来,射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这一变故,又快又急,欧阳志远做梦都不会想到,举在自己眼前的破木偶,竟然能从嘴里喷射出密不透风的毒针。

    这个木偶距离欧阳志远的面目太近了。

    不好,这针有毒!

    欧阳志远一声闷哼,身形一个大翻身,猛地后仰。

    “嘶嘶嘶……。”

    无数的毒针擦着欧阳志远的面门飞过。

    “嘶!”

    欧阳志远直觉道胳膊一麻,一根毒针射进了他的左胳膊。

    不好,中毒了!

    一股麻痹的感觉从左胳膊麻向自己的肩头。

    欧阳志远手腕一点,刀锋闪电一般的划开了中针的伤口。一股黑血激射而出。

    那个乞丐哈哈狂笑,刀锋一闪,一道寒芒扎向欧阳志远的心脏。

    这一刀,距离又短,又快又恨。

    欧阳志远只觉得半截身子都麻木了,这个毒针的毒性太厉害了。欧阳志远一声大吼,全力躲闪。

    “嘶!”

    刀锋在欧阳志远的胸前划过,衣服被切割初一倒口子。

    欧阳志远一头栽倒在地,全身抽动不止,双眼紧闭。显然他中毒了。

    那人一看欧阳志远中毒倒地不起,他不敢靠前,等了一会,看到欧阳志远没有动静,他终于放下心来,

    嘿嘿狞笑着,走到欧阳志远的面前,刀芒一闪,狠狠的划向欧阳志远的咽喉。

    他要割下欧阳志远的头,去领赏。

    欧阳志远猛然睁开眼,一拳挥出,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碎裂声传来,那人的胸口瘪了一块。

    “噗嗤!”

    碎骨、内脏碎片和污血,从那人嘴里喷出四五米远。

    那人一头栽倒在地,两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欧阳志远冷笑着从地上爬起来。

    “八格……八格…………明明中了我的剧毒?你的…怎么会没事?”

    那人极其不甘心的看着欧阳志远,嘴里喷出股股大量的污血和内脏碎片。

    欧阳志远的袖口一滑,那只金翅鉄背大蜈蚣滑了出来,又爬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欧阳志远伤口的毒,

    被这条大蜈蚣吸的一干二净。

    那人一看都这条金翅鉄背大蜈蚣,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嘶鸣,喷出大量的鲜血,眼看活不成了。

    “嘿嘿,我有解毒的蜈蚣,说,谁派你来的?”欧阳志远冷声道。

    但欧阳志远这一拳太重了,这人的内脏被欧阳志远一拳打碎了。他的头一歪,死了。

    欧阳志远叹了一口气,拿出一个喷射装置,对着他喷了一下,这人的尸体快速的溶解,不一会,地上只剩下一滩黄水。这个人就好像没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是个倭国人,这个家伙怎么回来暗杀自己?

    今天自己太大意了,要不是金翅鉄背蜈蚣,今天自己就麻烦了。这人竟然能装的这么象乞丐,而且面对自己的飞刀,竟然没有露出惧意。

    但刚才那股滔天的杀意,绝对不是这个人散发出来的,后面肯定含有高手。

    欧阳志远收起来那个看样子是破破烂烂的木偶,这是一个机关木偶,能发射毒针。欧阳志远看了看,木偶的脑袋里竟然设计的极其精巧,是个转盘,还有几管毒针没发射完,如果自己不下重手,说不定这人还要再次发射毒针。

    欧阳志远藏起来这个木偶,走向自己的车里,换了一件衣服。

    远处的一辆车里,北宫一本正用他那一双恶毒的眼,死死盯着欧阳志远的一切。他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厉害的一拳,这一拳,又快又狠,开若闪电,竟然把佐佐木一拳击毙。

    欧阳志远竟然不怕毒?这怎么可能?

    由于距离较远,这人没有看到金翅鉄背蜈蚣给欧阳志远吸毒。

    当他看到佐佐木的尸体,融化掉的时候,他不仅吃了一惊,瞳孔暴缩,好厉害的化尸水。

    八重一休是自己最得意的一名学生,竟然被欧阳志远砍断了自己送给他的佩剑,而且砍断了一条胳膊。

    八重骏雄请自己给他儿子报仇雪恨,即使八重骏雄不请自己,自己也要为学生八重一休报仇。

    看来,欧阳志远不好对付呀。佐佐木今天的行动,只是自己试探一下欧阳志远的武功。

    自己要精心布局,一定要干掉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回到了湖西市的展台,寒万重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脸色很难看,他轻声道:“欧阳市长,你的脸色很难看,怎么了?”

    金翅鉄背大蜈蚣虽然吸净了欧阳志远的毒素,但毕竟欧阳志远中了毒,所以,他的脸色很难看。

    欧阳志远低声道:“刚才有个倭国人把我引到偏僻之处,对我袭击,被我干掉了,但我中了毒。”

    寒万重一听,心里一惊,低声道:“你中毒了?倭国人袭击你?”

    欧阳志远道:“中的毒已经解了,现在没事了。”

    寒万重低声道:“以后,我不能离开你半步,你来香港,肯定有人不想让你再回湖西,上来是苗四刺杀你,现在,又是个倭国人,我敢肯定,还会有人对你不利的,你以后,奥更加小心。”

    欧阳自远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下午,湖西市又签订了几份合同,乔治集团的六十亿,威尔逊的六十亿,三岛株式会社的二十亿,昨天的散户订了二十亿,今天的老客户十五亿,再加上恒丰集团的五十亿,今天为止,已经轻松地的签订到二百三十亿了。

    临下班前,工业局长王永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副厅长陈宝伟,而陈宝伟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向省委书记萧远山作了汇报。

    香港展销会已经进入了第一天,湘西市的展台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已经成为展销会的焦点。

    在欧阳志远和全体工作人员的努力下,此次湘西市的销售订单额达到了二百三十亿了。

    二百三十亿,早就把老对手白山市远远地甩在了后面,今天白山市他们的销售订单

    额只有区区的二十亿,距离去年一百个亿,相差太远了。气得白山市市长贾正军和矿务局长孙青山直率头,湖西市第一天的成绩,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消息传湖湘西市,所有的领导都惊呆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二百三十个亿啊,这会为湘西市的经济发展带来多大的动力啊!能拉动湖西市的经济高速发展呀。

    这只是展销会第一天的成绩,还有两天呀。

    市委书记宋光明此刻心情很好,仰躺在自己的老板椅上,他兴奋的没有下班,高兴地想跳起来。欧阳志远真是自己的福将啊,一个人就搞定了英国乔治集团的六十亿,威尔逊集团的六十亿,日本三岛株式会社的二十亿、恒丰集团的五十个亿,老客户三十多个亿,真是想不到呀。

    由此带来的轰动效应促使了更多的国际企业和湖西市签约,可以说,没有欧阳志远就没有今天湖西市二百三十个亿的销售订单额。相信这次合作之后会有更多的国际知名企业进驻湖西市。哈哈,自己作为湖西市的市委书记,这些政绩自然都是自己的!换届选举就要到了,只要自己在余下的任期内打掉湖西市的黑恶势力,搞好治安工作,省里的领导,尤其是省委书记萧远山能不注意到自己吗?看来自己进入省里就很有希望了!

    同一时间,湖西市市政府,市长关占平却是喜忧参半,甚至只有忧没有喜!虽然湘西市此次签下了史无前例的巨额销售合同,在国际国内都获得了空前的关注度,自己作为湘西市的市长也将因此受益。但自己的弟弟被欧阳志远间接杀死,翱翔集团明面上的资产都查抄一空,自己的损失真大啊!关占平有种预感,欧阳志远似乎已经怀疑到自己的头上,只是现在还没有关键的证据,所以他隐忍不发,没有对自己出手!

    看来只有让欧阳志远死在香港,让香港的黑帮来解决掉他,这样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不管你欧阳志远背景多么强大,只要自己做得赶紧利落,无论如何也查不到自己的头上。看来自己手上的生意要停止

    一段时间了,摆平欧阳志远这个祸害之后再重新开业吧!嘿嘿,欧阳志远,我关占平会这样的坐以待毙吗?你此生是无论如何也回不了大陆了,哦,不,你的骨灰还能回来!

    关占平拿出自己的秘密电话,拨了出去。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谦卑的声音:“老板,有什么吩咐?”

    关占平道:“秃鹰,罪与罚杀手团进行的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