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欠扁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一十二章欠扁的人

    远处的岳宝山和贾正军看到香港警察竟然没有带走欧阳志远,这让两人的脸色很是难看。

    国煤能源集团副董事长黄晋营看到眼前的一切,他知道,威尔逊的订单,自己是没有指望了。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仿佛被猫抓了一把似的。他更加仇视欧阳志远。

    威尔逊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为了感谢您多我的治疗,我决定,将和你们湖西市签订60亿的煤化工产品的供货合同,现在,具体的签约事项,我的助手和你们详谈吧。”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威尔逊对我们湖西市的信任,我们的合作,一定会很愉快的。”

    欧阳志远让王永山和威尔逊的助手进行详谈签约的事情。

    黄晋营强压怒火,他忍不住的看着威尔逊道:“威尔逊总裁,我们今年的合约……?”

    威尔逊看着黄晋营道:“黄董事长,今年的合约,我们和湖西市签了,你们的合约,只能等下次了。”

    威尔逊的话,彻底地让黄晋营的希望破灭了。

    六十亿呀,威尔逊今年的订单,是六十亿,比去年增加了十个亿,可惜呀。黄晋营的内心,在流血。

    黄晋营强挤出笑容,看着威尔逊,伸出手道:“威尔逊总裁,谢谢你一直的支持,希望我们下次再合作。”

    威尔逊微笑道:“黄董事长,看来,我们只有等下次合作了。”

    黄晋营苦笑道:“好的,威尔逊总裁。”

    黄晋营说完话,苦涩的离开了湖西市的展台。虽然他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意,但滔天的怒火,差一点让他失去理智。但最后,黄晋营还是忍住了。

    通过一个多小时的谈判,威尔集团的总裁,终于在合同上签上了他的名字。

    这样,湖西市的订单就有了一百多亿了,乔治集团的六十亿,威尔集团的六十亿,三岛株式会社的二十亿,还有二十几亿的老客户,现在的订单,已经有了一百六十亿的订单了。

    今年不仅超过了去年的六十亿,而且突破了一百一的大关,很有可能,冲出二百亿的大关。

    湖西市的交易代表团所有的成员,一片欢呼,极其的振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意。

    威尔逊刚签完订单合同,欧昂志远就看到**个人,拥簇着一位皓眉须发的老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欧阳志远一看,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我的天哪,老人家竟然是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老人,自己私下的岳丈爷爷。

    昨天韩月瑶说,老人家准备开辟第二产业,煤化工产业,今天老人家就来展览会看行情了?

    欧阳志远想到,昨天自己可是从窗户进去找月瑶的,呵呵,由于天太晚,没有和老人家见面。

    韩建国虽然很大年纪了,但是他的思维很是敏锐,他通过考察,敏锐的知道,煤化工行业将是利润最大、用途最广的行业,他直接出手,从香港工业园化工区域,购买了一家管理不善,频临破产的煤化工

    产品提纯企业。

    通过近期的改进和优化组合,并入了恒丰集团。

    今天,韩建国要来采购十亿美元的煤焦油,进行试产提纯分化。

    煤焦油是煤化工产品用途最广的原料之一,全身是宝,能从里面提取大量的稀有珍贵的化工产品。

    韩建国准备试产一段间后,进行大量的投资,开辟电子集团以外的第二经济煤化工生产实体。

    欧阳志远连忙迎了过去笑道:“韩老,您好。”

    欧阳志远在外人面前,不能称呼韩建国为爷爷。

    正奏着的韩建国老人猛然看到欧阳志远走了过来,把他吓了一跳,志远怎么会在香港了?什么时间来的?怎么没来看望自己?

    “志远,臭小子,你怎么来香港了?什么时间来的?”

    韩建国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一脸的惊异。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我带领湖西市煤化工企业来参加展销会的,韩老,我听说您要开辟第二战场,您看看,我们的产品如何?”

    韩建国知道,欧阳志远调到了湖西市,担任了副市长,但不知道他这次带队来参加煤化工产品展销会。乔治尼克和威尔逊可都认识韩老,两人连忙走过去。

    “韩老,您好。”

    乔治尼克恭恭敬敬的向韩老问好。

    韩老笑道:“尼克,威尔逊,你们也来参加这个交易会,你们的采购订单签了合同吗?”

    威尔逊笑道:“韩老,我们都和欧阳市长签了六十亿的订单。”

    “六十亿的订单?”

    韩建国一听吓了一跳。这俩个订单可是个巨额订单呀。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乔治尼克和威尔逊总裁,已经和我们分别签订了六十亿订单。”

    韩建功笑道:“不错,看样子,湖西市的煤化工产品质量不错呀。”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你到休息室里去坐吧。”

    威尔逊急着回去抓药解毒,他和乔治尼克向欧阳志远、韩老告辞。

    两人带着手下走后,欧阳志远和韩老走进了休息室。刚一进休息室,欧阳志远连忙道:“爷爷,您老快坐。”

    韩建国冷哼一声,坐在了沙发上道:“你来到了香港,也不和我老头子说一声?你忙,没有时间,月瑶那里,你也应该打个电话吧,月瑶可是怀了你的儿子。”

    老头子很生欧阳志远的气,来到了香港,没有马上去看月瑶和自己。他那里知道,欧阳志远昨天夜里,就去看了月瑶。

    欧阳志远连忙道:“爷爷,您别生气,我这不刚来,你看,我忙的不可开交,我正打算,今天晚上去看您,没想到,您今天就来了,呵呵,我给您带来了几箱子玉春露,晚上送到您那里。”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韩老的脸色缓和下来了,他沉声道:“月瑶现在已经不能出门了,恒丰集团所有的事,我都要亲自过问,志远……我老了,你又不能帮我。”

    欧阳志远连忙道:“对不起,爷爷,我……。”

    韩建国道:“我知道,你的志向不在做生意,在仕途,大陆还有萧眉那个丫头,我没要求你什么,只希望,你经常来看看月瑶,看看我,看看你的儿子。”

    欧阳志远忙道:“爷爷,我以后会经常来看您的。”

    韩老看着欧阳志远道:“等到月瑶生完孩子,我就要退下来了,所有的生意,都交给月瑶,志远,恒丰集团未来都是你的儿子的,包括台湾、韩国和新加坡的恒丰集团的产业,这三处产业,要想收回来,肯定会大费周折,到时候,为了你的儿子,你要帮我收回来。”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冷笑道:“爷爷,您放心,任何人敢私吞您的产业,我都会全部的给你讨回来的,如果有人胆敢伤害您和月瑶、孩子,我一定会灭了他的全家。”

    欧阳志远的话,充满着浓烈的杀意。

    韩建国道:“现在,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背叛我,他们要是知道月瑶有了孩子,他们继承产业无望,到时候,就会露出本来的面目,志远,你要做好准备。”

    欧昂志远道:“你们的安全,有我师父和师叔负责,我回来,再给您在大陆上招一批特战队下来的保镖,让他们来做您们的保镖,保证万无一失。”

    韩建国点点头道:“这样也好,一定要找可靠之人。”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爷爷,你要进军煤化工行业?”

    韩建国笑道:“这是个新兴的化工行业,利润空间很大,我准备拿出巨资,在内地建设一个大型的煤化工基地,你们湖西市出产优质肥煤,你回去后,向上汇报一下我的投资意向,给我找个交通便利的厂址

    具体的投资报告,我回来给你。“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爷爷,正巧,我们湖西矿务局正在上煤化工工业基地,已经开始基建了。”

    韩建国笑道:“你们正在建设煤化工基地?呵呵,我在香港工业园,购买了一家管理不善,频临破产的煤化工企业,主要是焦油加工,提炼各种珍贵的化工原料,已经走上正轨了,对了,我们需要大批的煤焦油,你先给我提供20亿美元质量好的煤焦油,我们正在加快生产。”

    欧阳志远一听爷爷需要20亿美元的煤焦油,他笑道:“爷爷,你让你手下的人给我们签合同,我回去后,就给您发货。”

    韩建国点点头道:“好的,我准备和菲国的加代集团签订了30亿美元的甲醇,一会一块签约。”

    欧阳志远一听,皱了眉头道:“爷爷,你为什么和这个信誉很低的国家签订30亿美元的甲醇供货合同?”

    韩建国道:“菲国这批甲醇,价格比市场上低。”

    欧阳志远道:“多少钱一吨?”

    欧阳志远知道,对于菲国这种反复无常的国家,最好不要和他们有任何的经济交往,自己的爷爷是在商言商,不知道,他们要签订的价格是多少?

    韩建国道:“每吨二千元正。”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现在市场上甲醇的正常价格为两千三百多,菲国竟然报价两千元一吨。

    欧阳志远道:“爷爷,菲国和咱们国家有岛屿之争,近年来,大有联合米国和倭国、越国围堵我们的趋势,我看,你这三十亿,还是不要和菲国签约了,那个国王,就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韩建国看着欧阳志远,沉思了好一会,道:“好,老子打了一辈子的倭寇,凡是和倭寇勾结的国家,没有一个好东西,老子还真不能和菲国加代集团签约。”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湖西市的甲醇虽然价格在两千三百左右,但我们的甲醇都是肥煤焦化后,提炼的甲醇,品质极好,呵呵,爷爷,这三十亿,就给我湖西签了吧。”

    韩建国笑道:“呵呵,臭小子,便宜你了。”

    欧阳志远一听大喜,他笑道:“谢谢爷爷。”

    两人刚走出了休息室,欧阳志远就看到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个年龄四十多岁、留着棕色头发的秃顶男人,从外面走了过来,这人身形矮胖,长得尖嘴猴腮,而且长了一双小眼睛,枯黄的眼珠子闪烁不停,透出一种阴险狡诈的寒芒。

    他猛然看到了韩建国,那双小眼睛瞬间亮了很多,兴奋的嘴唇上的黄胡子,都在颤抖,他快步走了过来,很远就伸出了手,满脸堆笑的看着韩建国道:“韩老,您好,我听说您到了,就到外面迎接,却没迎到你,想不道,您在这个小展台前,呵呵,走吧,到我们菲国的大展台看看,我们的产品,比这里的好多了,而且价格低廉,质量纯度,比中国人的更好。”

    这个王八蛋一开口,就让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话?什么小展台?我们湖西市的展台小吗?价格低廉。质量纯度比我们的更好,你这狗日的说的是什么话?欠扁是吗?

    这不是故意贬低别人,抬高自己吗?真是卑鄙的小人。

    寒万重一声冷哼道:“怎么说话这是?什么小展台?什么质量纯度比我们的更好,价格更低,你这不是放屁吗?”

    寒万重的话,让那人的脸色一冷,他看着寒万重道:“喂,傻大个,你们中国人的展台就是小,你看,就只有三十几平方吧?我们菲国的展台,就有一百多平方,你们化工产品的价格,都比我们菲国的贵上很多,质量却不如我们的好?不是吗?”

    欧阳志远冷哼道:“你是谁?”

    那人伸出短而粗的手一拍自己道:“我是菲国加代集团的单诺董事长,你又是何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