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血肉相连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一十章血肉相连

    “儿子,爸爸来看你和妈妈了,给爸爸说说话。”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对着月瑶的肚子轻声道,然后把耳朵贴到了月瑶的肚子上。。

    韩月瑶笑道:“欧阳哥哥,咱们的孩子,能听懂你说的话呢。”

    月瑶的话还未落,欧阳志远就感到了一个小家伙的拳头伸了过来,就像在抚摸自己的脸。

    “嘻嘻,瑶儿,小家伙的小拳头,呵呵,他在抚摸我的脸呢。”

    欧阳志远用脸颊感受着自己孩子的小拳头,那种血肉相连的温馨感觉,再次让欧阳志远的脸颊湿润了。

    自己终于有了儿子了。

    醉过才知道酒浓,爱过才知道情重,只有自己做过父母,才知道父母对孩子的那种揪心的疼爱,这种疼爱,没有丝毫的杂质。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感受着着这温馨的幸福,两人互相凝视着,月瑶紧紧的依偎在志远的怀里。

    “瑶儿,这几个月苦了你一个人了。”

    欧阳志远紧紧地搂住了韩月瑶的娇躯,凝视着她的脸庞,忍不住的把嘴唇印在了月瑶的娇唇上,两人再次热烈地亲吻着。

    “喔喔……欧阳哥哥,别挤着咱们的儿子。”

    韩月瑶热烈地回应着欧阳志远的亲吻和抚摸,她恨不得融化在志远的怀里。

    志远的手伸进了月瑶的怀里,握住了那对饱满.

    “喔喔……轻点,欧阳哥哥……别捏坏了你儿子的饭碗……小坏蛋……啊。”。

    欧阳志远的抚摸,让瑶儿动情了,她紧紧地搂着欧阳志远的脖子。

    两人侧躺在了床上。

    “欧阳哥哥……不会吓着……咱们的儿子吧?”

    韩月瑶依偎在志远的怀里,担心的看着自己的爱人。

    韩月瑶这一提醒,欧阳志远的动作慢了下来,他轻轻的搂着月瑶笑道:“那就不做什么了。”

    月瑶依偎在志远的怀里,睁开眼,看着志远那双清澈的大眼睛,脸色一红,伸出小手^^^^^^^^^^^^^^^。

    “欧阳哥哥,你要是憋得难受,瑶儿帮你。”小丫头说完,小手生涩的慢慢的动了起来。

    志远感受到了月瑶浓烈的爱意和深情,他按住了月瑶的小手,亲了小丫头一下笑道:“傻丫头,我来是看你和咱们的儿子的,不一定做那件事的。”

    韩月瑶的小脸红红的,哧哧的笑着低声道:“不想做那事,你干嘛反应的那么激烈,斗志昂扬的样子?这么火热?”

    欧阳志远一听,差点晕过去,狠狠的在小丫头的胸前揉搓了两把,咬牙切齿的道:“小丫头,那是见到你的自然反应,他真的不听话。”

    “切,我不相信,自己的东西,能不听自己的指挥?难道要造反变成?不受你的思维控制?”

    小丫头哧哧笑着看着欧阳志远,一脸打死都不相信的样子。

    欧阳志远伸手去挠月瑶的咯吱窝,两人的脸对着脸,欧阳志远看到月瑶满脸的潮红,低声道:“月瑶,想要吗?”

    韩月瑶的眼睛就要滴出水来,迷离的道:“两个小家伙在里面呢,小心吓着两个小家伙,。”

    欧阳志远笑道:“小家伙们还不懂事,我是医生,知道怎么做,咱们换个姿势。”

    月瑶脸色一红,轻声笑道:“什么样的姿势?别压着他们。”

    欧阳志远笑道:“来个侧卧式,这样……。”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月瑶从迷失中清醒过来,她喘息着看着自己的爱人,把头靠在了志远的心口上,听着那强劲的心跳声,轻声问道:“欧阳哥哥,你怎么会来香港?”

    欧阳志远拥着韩月瑶的娇躯道:“世界煤化工产品展销会在香港的会展中心举行,我带领湖西市工业系统来参展,今天到的,晚上就来看我的瑶儿和儿子了。”

    韩月瑶笑道:“煤化工行业,是新兴的一种高利润化工行业,我爷爷正准备进入这个行业。山南省是最长江以北最大的产煤省,说不定我爷爷会在湖西市投资建厂。”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你们家的恒丰电子企业可是亚洲三大电子企业之一,干嘛要再涉足煤化工项目?”

    韩月瑶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欧阳志远的脸颊道:“什么我们家的企业,欧阳哥哥,你别忘了,咱们的儿子将来会继承整个恒丰集团的,恒丰集团,就是咱们的企业,你还不如过来,帮助爷爷管理恒丰集团,你就是未来的恒丰集团董事长。现在电子行业的竞争,极其的激烈,空间利润已经很低了,有的企业只能保本,而煤化工行业的利润更大,我爷爷想抽出一部分资金,建立大型的煤化工集团,他过一段时间,可能要到湖西市去考察。”

    欧阳志远笑道:“爷爷想涉足煤化工行业?我们湖西市的煤化工基地刚开始建设,爷爷要是到湖西市参观考察,可以考察我们矿务局的煤化工基地。”

    韩月瑶笑道:“好呀,我明天和爷爷说。”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十二点了,小丫头一点困得意思都没有,志远笑道:“丫头,困了吗?”

    韩月瑶脸色一红,娇嗔的道:“你个小坏蛋,你的那个还在人家里面,能睡着吗?”

    欧阳志远双手一紧,搂住月瑶的娇躯道:“今天就这样睡吧。”

    韩月瑶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你的那个在里面,我睡不着。”

    欧阳志远轻轻地动了几下道:“呵呵,瑶儿,你要是睡不着,咱再来一次。”

    “哼哼,小心咱儿子咬你一口……。”

    “啊……,轻点……,儿子一脚会把你登出来……啊……。”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欧阳志远就起了床,简单的洗刷一下。

    “瑶儿,明天白天我来看你和爷爷。”

    欧阳志远看着月瑶道。

    韩月瑶给志远整理好衣服,小声道:“明天我等你,对了,师傅和师叔都想你了,明天,师傅和师叔都来,我们等你。”

    欧阳志远道:“我抽时间,去禅月寺看望师傅和师叔。”

    “欧阳哥哥,天快亮了,走吧。”

    韩月瑶整理好志远的衣服。欧阳志远小声道:“瑶儿再见,儿子们再见。”

    欧阳志远亲了下月瑶的嘴唇,抚摸了一下儿子后,就从窗户跳下了楼。

    欧阳志远回到香江大酒店,天色还没有亮,月色已经偏西,只有星光还算灿烂。他的身形如同大鸟一般掠上了自己房间的窗户,当他的身形还在半空的时候,大楼对面的一扇窗户后面,一支阻击步枪的瞄准镜瞬间套住了他的身形,瞄准镜后面,是一双诡异的如同恶魔一般的眼睛。

    但这人的瞄准镜刚套住了欧阳志远的身形,但欧阳志远的身形猛然加速,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窜进了他的窗户。

    “他妈的,好快的速度!”

    这个红头发的阻击手,懊恼的骂了一句。

    阻击手旁边的一个男人,双眼盯着欧阳志远的窗户,脸色变换不停,他沉思了一下道:“走,转移地方,欧阳志远好象发现了我们,快。”

    几个外国人立刻收拾好东西,通过滑轮,滑向了另一座楼,快速的收起划线,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欧阳志远的身形刚掠向自己的窗户,他就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可怕危险向自己袭来,星光下,对过大楼的窗户闪过一丝亮光。

    不好,是瞄准镜的反光。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猛然加速,嗖的一声,窜进了自己的窗户内。他的身形没有停止,旋风一般的打开房门,冲进了对过的洗手间,直接从窗户冲了下去,然后从另一个方向,旋风一般冲向那座楼。

    欧阳志远自从苗四暗杀自己,他每时每刻都处在警戒之中。

    刚才自己飞身上窗户的同时,他就感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袭击过来,一定还有人在暗中刺杀自己,一定要找出来这写杀手。

    欧阳志远来到敞开窗户的那套房子,一脚就把房门踹开。

    “嘭!”

    一声闷响,房门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开,他冲进了这套房子,飞快的搜查着每间房子。

    但整套房子已经空无一人。好快的速度!应该是自己再加速的时候,被对方感觉到了。好狡猾的家伙。

    欧阳志远仔细的搜索了一遍,房间里,有吃剩下的外国食品。

    有这么快的速度和警觉,肯定不是一般的杀手。

    看着那些吃剩下的,米国产的食品,欧阳志远的脑子一闪,难道是外国的杀手团?

    米国最厉害的杀手团,就好似罪与罚杀手团。上次罪与罚杀手团的人想杀害香港四大家族薛顶天的小儿子薛千帆,自己干掉了杀手蝎子,蝎子杀手的军刺,到现在都让欧阳志远赶到后怕。

    是谁再次要暗杀自己?自己的存在,对谁有更大的威胁?现在关翱翔死了,湖西市中,谁要想杀害自己?虎爷?还是隐形人?

    湖西市被暗杀的人,已经不少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离开了那套房间。这时候,天已经慢慢的明了。

    欧阳志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简单的吃了早点,就接到了周江河的电话,他下飞机了。

    “志远,我们到了。”

    欧阳志远道:“周厅长,你们坐车来香江大酒店,我在酒店等你们。”

    “好的,一会见。”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走进了寒万重的房间。寒万重已经起来了,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苗死。苗四的双眼咕噜咕噜乱转,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现在是罪犯,没有任何的资本和我交易。”

    苗四大声道:“我已经供出来是关翱翔指使我的,如果你们放了我,我身上有张卡,卡里有九百万,这九百万,就好似你们的了。”

    欧阳志远冷笑道:“是这张卡吗?”

    欧阳志远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一晃。苗四脸色一变,尖声道:“你什么时候拿去了我的卡?”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的武功不行,下毒的本领更不行,我从你身上取走卡,你没有感觉出来,你的身手差的太远,我看你还是认命吧,到大陆接受法律的制裁。”

    苗四的脸色顿时露出了惊恐的神情,他知道,自己要是回到了大陆,自己就死定了。

    “我不回大陆,我不回大陆。”苗四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一指头点在了他的喉结之处,苗四顿时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欧阳志远走出关押苗四的房间,不一会,周江河他们就到了。

    欧阳志远把周江河迎了上来,把被点了穴道,只能走路的苗四交给了周江河,并把一切情况都给周江河说了一遍。

    周江河道:“可惜的事,关翱翔已经死了。”

    欧阳志远道:“关翱翔死了,湖西市还有虎爷和隐形人,他们会露出蛛丝马迹的,只要被我抓住一点,我就能找到他们。”

    周江河道:“省委萧书记对关翱翔的死,很是愤怒,他对王世杰厅长大发雷霆,已经限期整改湖西市的治安,我把苗四押到省城后,就暗中到湖西市,和何文婕一起侦破湖西市的贩毒案件。”

    欧阳志远道:“等我回去,我帮你们。”

    欧阳志远把苗四交给了周江河,看着他们把苗四押走。

    今天是煤化工产品展销开业的时间,欧阳志远要提前到达展览大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