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我的儿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零九章我的儿子

    周江河之所以被萧远山和王世杰器重,原因之一也是他能够坚定且毫无疑问地执行萧远山的命令!

    周江河立刻保证道:我明白,王厅长,您就等我的消息吧,我现在就去安排人手,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香港!“

    王世杰没有啰嗦,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然后又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何文婕负责湖西市贩毒案,她一直在湖西市暗中调查。她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一看,是王厅长的,就知道有任务。何文婕虽然是个女儿身,但是办事果断,精明干练,心理素质及其过硬。加之老爸省纪委书记何振乾和王世杰是至交,所以很快就成了王世杰的得力助手。

    何文婕按下了接听键道:“王厅长,有什么任务。”

    王世杰道:“翱翔集团董事长关翱翔聘请杀手在香港暗杀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这个杀手却被欧阳志远给擒住,马上带上你的人,秘密抓捕关翱翔,记住要穿上防弹衣,他手下的人可是亡命之徒!不要开警车去,注意保密,这次是我们省厅的秘密行动,抓住人后,立刻秘密押回省公安厅!”

    何文婕立刻道:“是,王厅长,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发!”

    王世杰道:“好,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不到十分钟,何文婕就集合好了队伍,在夜幕的掩护下向关翱翔的别墅驶去!

    同一时刻,湖西市,郊区一座豪华别墅里。偌大的房间却只开了一盏台灯,湖西市市长关占平不停地抽着烟,额头上眉头紧锁,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屋里烟雾缭绕。他通过特殊的渠道,刚刚得到一个消息让自己头痛的消息。

    自己的弟弟关翱翔派人去香港暗杀欧阳志远的行动失败,杀手被欧阳志远生擒!

    这个消息让关占平胆战心惊。那个杀手在欧阳志远的手段酷刑之下,肯定会招出幕后的主谋是谁。自己的弟弟关翱翔就危险了。

    关翱翔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就是自己的亲弟弟。

    欧阳志远肯定会把消息向上汇报,省委书记萧远山绝对不会放过关翱翔的。如果自己的弟弟被抓,就怕要连累自己。

    关翱翔的资金和那些工程,可都是自己拨给他的。

    谁能保证,关翱翔被抓起来之后,不会乱说?

    哼,关翱翔这个白痴,自己多次提醒他不要和欧阳志远产生冲突,你斗得过人家吗?人家背景比你硬,能力比你强,人脉比你广!和他作对的那些贪官、不法商人都被他用合法手段给解决掉了,你算老几?你为什么不听呀。

    怎么办?自己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丢车保帅?

    关占平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的手一哆嗦。自己和关翱翔虽然是两个母亲的,但是却是一个父亲的,仍旧是亲兄弟。

    一个黑影站在关占平旁边,低声道:“老板,您应该当机立断呀,如果关翱翔被抓住,他要是乱说,就会连累您的,我敢肯定,绝对是省公安厅的人来抓关翱翔,老板,您再不决定,时间就不够了,说不定,省厅的人已经来到了。”

    关占平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眼睛里露出一丝痛楚的杀意。

    看来,只能弃车保帅了,现在谁也无法救自己的弟弟关翱翔。虽然杀手暗杀失败,关翱翔的罪过不是特别严重,但是省公安厅抓住关翱翔,就怕把其他问题调查出来!拔萝卜带出来泥呀。

    关占平沉重的一挥手道:“去吧,不要他有任何的痛苦。”

    “知道,老板。”

    黑影一闪,消失在夜色之中。

    过了一会,关占平咬咬牙,伸出颤抖的手拿起自己的电话,给关翱翔拨了过去。电话响了几声之后,那头传来了关翱翔迷糊的声音。

    “大哥,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关占平沉声道:“翱翔,你派去香港暗杀欧阳志远的杀手已经被生擒了,估计省公安厅马上就要对你下手,你现马上就走,老地方,我派人接你。

    关翱翔一听自己派的苗四被抓了,他大声叫道:“什么?大哥,杀手被生擒了?这个杀手叫苗四,是苗疆过来的,善于用毒,很专业的啊!我花了100万请他啊!以他在道上的名气他即使被抓住了也不会供出我吧?”

    关占平冷声道:“你个白痴,你也不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这个职业杀手任务失败他应该怎么做?他被生擒只能说明欧阳志远的强大远远超出你的想象!赶紧收拾,马上走,到我们之前约定的地方等我,我派人去接你!”

    关翱翔连忙道:“好的,大哥,我马上走。我对不起你,当初我真该听您的话,现在却给您添麻烦了。我所有的东西和银行卡,都放在了银行的保险柜里,你找机会去取出来!”

    “好的,我知道了,赶紧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关占平挂断了电话,他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眼睛流出了泪水。

    欧阳志远,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死定了。

    关翱翔马上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其实他发现苗四去了香港一天,也没有传来信息,心里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绝没有想到,苗四会被抓住。

    他提着自己的箱子走下别墅,一条黑影急速的离开了他的轿车,消失在黑夜里。

    关翱翔并没有发现那个人人影,他上了车,悄悄地朝自己别墅的后山驶去。山里很寂静,但关翱翔的内心却十分地波澜!他很后悔自己做事冲动,逞一时之快没听哥哥的话,而今只得逃亡,下半辈子只能在异国他乡,每逢佳节倍思亲了!

    关翱翔冲忙上车,向山下开去。下山的路很陡峭,车路越来越快,关翱翔条件反射地踩了下刹车,但车速没有降下来,反而更快。

    关翱翔心里一惊,他再次踩下刹车,但制动早已失灵。

    不好,刹车没有作用了。这下让关翱翔不由得魂飞魄散,手忙脚乱。

    任何人都会怕死,关翱翔他不想死,所以急中生智将车撞向了一边的山崖。

    “轰”。一声巨响,关翱翔的车子撞在了山崖上。

    虽然关翱翔的车是好车,但他也身受重伤,口吐鲜血,卡在车里无法动弹!关翱翔告诫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哥哥会来救自己的。

    这时候,一个诡异的黑影,如同幽灵一般的在黑暗之中走了过来。虽然这个人的脚步很轻,关翱翔看到了他。

    “救救我……救救我……。”

    关翱翔的声音很是微弱,剧烈的疼痛,让他没有力气喊出来。

    夜很黑,无法看清楚来人的脸。黑影走到驾驶座旁,道:“上路吧,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一切你大哥都会替你照顾好的!”说罢,刀芒一闪,关翱翔的脖子一凉,关翱翔的耳朵里听到了嘶嘶嘶的喷血声,这声音让自己毛骨悚然。

    关翱翔瞬间感觉自己的胸口和手都被打湿了,那是自己的血,越流越多,自己无法堵住!脖子那儿在嘶嘶的漏气,自己无法呼吸了。眼前越来越暗,越来越暗,慢慢地,他闭上了双眼。。。

    黑影往远处走去,掏出电话拨了出去,电话那头关占平的声音传来。

    “老板,事情已经办成,您听。”说罢,黑影掏出手枪,砰的一声,打在了关翱翔轿车的油箱上。车子轰的一声就爆炸了,在黑心的夜里,这里的火焰显得格外耀眼,爆炸声也格外刺耳!

    关占平道:“办得好!你先休息一阵子吧,等这阵风声过了再出来。”说罢挂断了电话。

    黑影一眨眼,消失在黑暗中!

    关翱翔致死都不会想到,自己死在了哥哥的手里。

    何文婕带人刚赶到关翱翔的别墅外面,就听到后面的山谷里,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就传来猛烈的爆炸声,随后看见了别墅后面公路上耀眼的火焰!何文婕叫道:“不好,可能是关翱翔被灭口了!一队马上就去别墅搜索,二队跟我去山上。”

    何文婕等人朝着火光处奔去,刚到那儿,何文婕看到一辆迈巴赫在猛烈的燃烧,车子已经烧的变形,火光中,一具模糊的尸体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音。

    关翱翔的车,就是一辆迈巴赫。

    众人立刻拿出车里的灭火器,向那辆车喷射。

    五六辆车上的灭火器,才把火扑灭。但那人的尸体,早就烧的变了形,根本看不出来是谁。

    随队的法医仔细的搜查了烧的半焦的尸体,在尸体的胸口,找到了烧的还剩半截的身份证。身份证上是关翱翔的名字。

    法医发现了关翱翔脖子上的一道伤口。

    何文婕知道,自己来晚了,她掏出电话给省厅厅长王世杰打了过去。电话接通,王世杰的声音就传来:“文婕,人抓到了吗?”

    何文婕道:“对不起,王厅长,我们来晚了,我们刚到关翱翔的别墅门前,他就被人暗杀在别墅的后山公路上。”

    王世杰一听关翱翔被人暗杀了,他沉声道道:“看来我们内部有人走漏了消息!好了,何文婕,我知道了,你们处理一下现场,记住,立刻调查关翱翔的一切,包括他的财产和集团公司。”

    何文婕道:“是,王厅长。”

    王世杰挂断了电话。

    王世杰犹豫了好一段时间,萧书记亲自安排的事,自己没办好,关翱翔竟然被人暗杀了,对方的行动好快呀,是谁走漏了风声?

    王世杰硬着头皮拨通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电话:“对不起,萧书记,我们的人去晚了,刚接到何文婕的报告,他们刚到关翱翔别墅门口的时候,关翱翔就在他别墅的后山上被人炸死了!”

    萧远山一听,气得脸色铁青,勃然大怒道:“哼,湖西市的犯罪分子太猖狂了!王厅长你的工作做得很不到位,湖西市的治安一直都是我们山南省最差的!这件事,你要好好的调查一下,给我一个说法!”

    萧远山的话让王世心里一沉,他连忙道:“萧书记,对不起,我检讨自己的工作。我向您保证,在近期,我们一定打掉湖西市的各个黑恶势力!给您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好,你先处理关翱翔的事情吧,我等你的消息!记着,肯定有人在暗中盯着你们看笑话。”。

    萧远山挂上了电话。

    对方的行动好快呀,竟然能赶到何文婕他们前面,杀了关翱翔,进行灭口,真是太张狂了。

    再说香港的欧阳志远,处理好了餐厅的事,把苗四点了穴道,带到了寒万重的房间,藏了起来。

    陈宝伟他们又重新吃了饭后,由于刚才的惊吓,大家都早早的休息了。

    欧阳志远接到了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的电话。

    “志远,飞机明天早晨才到。”

    欧阳志远道:“周厅长,关翱翔抓到了吗?”欧阳志远最关心的是关翱翔这个混蛋。

    周江河沉声道:“可惜,何文婕赶到他的别墅,关翱翔让人灭口了。”

    “什么,关翱翔死了?”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对方好快的动作,竟然赶到了何文婕前面,杀了关翱翔。是谁杀了关翱翔?这人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湖西市真是不平静呀,简直就是波涛汹涌,黑暗中,始终有一张看不见的网,在张开着。副市长彭茂水、矿务局总经理李凡峰、华宇集团的徐宇州,一个一个的都被灭口。

    背后到底是谁在操控着一切?这个幕后之人,真是歹毒至极。

    周江河沉声道:“关翱翔死了,被人杀死在他别墅后面的公路上。”

    欧阳志远道:“让何文婕立刻调查关翱翔的一切,秘密监控他的财产动向,搜查他的住址,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

    周江河道:“何文婕正在搜查。”

    欧阳志远道:“周厅长,有什么最新情况,请通知我。”

    周江河道:“好的,志远,明天早晨八点,我就到香港,晚上没有飞机了。”

    欧阳志远道:“好的,周厅长。”

    欧阳志远看了看手表,晚上十点了,他换了一身衣服,打开窗户,顺着墙角,快速的滑了下去。苗四袭击自己,欧阳志远变得十分小心了,他要去看韩月瑶,决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行踪,免得连累月瑶。

    欧阳志远下了楼,闪电一般的隐藏现在黑暗之中,双手一搭,翻过了墙头,来到了后面的大街上。

    对过的一座大楼上,一个一头金发的男人,正用望远镜观察者欧阳志远的窗户,他看到了欧阳志远从窗户月下来的情境。

    “欧阳志远从窗户下来了,到了后街,你们立刻跟上他,找机会下手。”

    一声阴沉的声音,在屋内想起。

    “是,老板。”

    欧阳志远一摆手,打了一辆出租,出租车快速的向前开去。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跟了过来,但由于距离远,欧阳志远并没有发现那辆跟踪的轿车。

    出租车开到一个胡同口,欧阳志远让出租车停下,他扔给司机一张钞票,然后快速的下车,冲进了小胡同,快速的展开了五行步和影子身法,身形如同一道烟雾,消失在胡同口里。

    后面的那辆轿车来到胡同口的时候,欧阳志远早已穿过了一条胡同,再打车,直奔恒丰集团董事长韩建国的别墅。

    跟踪欧阳志远的轿车上,冲下来两个外国人,他们快速的跑进胡同,每个人的手里,都拎着一把最新式的冲锋枪,他们在胡同里搜寻了好一会,并没有发现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人垂头丧气的又跑了回来。

    一个人立刻拿起电话道:“老板,我们追丢了欧阳志远。”

    “饭桶……笨蛋……,回来吧,欧阳志远还会回来的。”

    两个金色头发的外国人,开着车,灰溜溜的回去了。

    欧阳志远距离上次离开香港,已经四个多月了。韩月瑶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正看着电视,电视里播放的是胎儿的发育过程。

    韩月瑶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抚摸着微微凸出来的小腹,一边幸福的哼着儿歌。

    “宝贝儿,快快长大,妈妈和爸爸每天和你们说话,我的小宝贝,妈妈摸到了你的小手,还有调皮乱动

    的小脚丫……妈妈的心肝宝贝,你快快长大,长大了,就会叫爸爸妈妈……。“

    歌声非常的温馨动听。

    韩月瑶怀的是双胞胎,她的肚子要比一般的女人明显。

    最近,韩月瑶已经不在工作了,恒丰集团的所有事物,爷爷都亲自过问。

    毕竟韩月瑶还没有结婚。

    韩建国早早的就休息了。韩月瑶身旁,欧阳志远的照片正对着月瑶微笑。

    “哼,小坏蛋,一走就是四个多月了,也不来看看我们,要是你爸爸来了,宝贝,咱们也不理他,更不给小坏蛋开门,嘻嘻,让小坏蛋在外面罚站。”

    韩月瑶一边说着这些话,她伸手抚摸着欧阳志远的照片,把欧阳志远的照片双手捧起来,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脸蛋上。

    “小坏蛋哥哥,月瑶想你,你还不来看月瑶吗?”

    月瑶的眼睛湿润了,两滴晶莹的眼泪,顺着白皙的脸蛋,流了下来。

    穿户外的欧阳志远,早就听到韩月瑶的思念之声,他心里在感动之余,一种温馨的幸福,充满着自己的心间。

    天太晚了,欧阳志远没有走大门,他在远处下了出租车后,翻墙进来了。他看到韩老的房间早就熄灯了,只有韩月瑶的房间,还亮着灯,他不想打搅老人家,直接爬上了韩月瑶的窗户。

    他听到了韩月瑶唱的动人的歌谣和多自己无尽的思念。

    欧阳志远毫不费力的打开窗户,轻声道:“月瑶……月瑶……。”

    欧阳志远的声音把韩月瑶吓了一跳,她刚要站起来,欧阳志远直接跳了进来,一下就把韩月瑶搂在了怀里,炽热的嘴唇,直接印在了月瑶的娇嫩的嘴唇上。

    韩月瑶一声惊呼,娇躯僵硬,她拼命的挣扎了几下,那种自己熟悉的男人气息和那张自己魂牵梦绕的英俊潇洒的面容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韩月瑶再次惊叫,但这次的惊叫,带着惊喜,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刚刚还念叨的小坏蛋,竟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正热烈的亲吻着自己。

    韩月瑶的双臂一下子死死的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眼泪流了出来。

    “呜呜呜……欧阳哥哥,是你吗?呜呜……月瑶想你……呜呜……这不是做梦吧……欧阳哥哥……。”

    小丫头瞪大双眼,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紧紧地搂住韩月瑶,亲吻着月瑶,轻声道:“瑶儿,不是做梦,欧阳哥哥来看你了,我今天刚到,现在来看你了。”

    欧阳志远使劲的亲吻着韩月瑶的嘴唇、眼睛、小鼻子。

    “呜呜……欧阳哥哥,真的不是梦……呜呜……你终于来了……,快,你摸咱们的孩子,师傅说,是俩个小子。”

    韩月瑶终于知道了,这不是梦,她拉着志远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欧阳志远的手一按到月瑶微微凸起来的肚子,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从手心里,瞬间传到了欧阳志远的心里,这让欧阳志远的眼泪流了出来。

    两个小家伙仿佛感到了自己的亲人来到,欧阳志远的手刚一按到月瑶的肚子,小家伙的脚就踢了过来,一下子把志远的手弹开。

    “呵呵,瑶儿,小家伙太调皮了,他在踢我。”

    欧阳志远的心神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自己终于有了孩子了。

    韩月瑶伸手抹去了欧阳志远脸上的泪水,仔细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咱们的孩子是和你打招呼呢,两个小家伙,太调皮了,每天都在我肚子里,拳打脚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