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审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零八章审问

    欧阳志远刚把酒递到嘴边,他灵敏的感官,便觉得不对,这次的酒和自己父亲之前酿酒的颜色有一定的区别,但是自己没有听说父亲改变了什么酿造的工艺啊!

    这杯酒的色泽发生了变化,并没有原来的清澈,相反有一种浑浊。

    “别喝!”

    欧阳志远一声低喝,闪电一般的一伸手,打掉了陈宝伟就要粘嘴唇的酒杯。

    “啪!”酒杯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嘶嘶嘶……。”散开的酒水在地上发出嘶嘶的声音,腐蚀着地上的地板,冒着股股白烟。

    “我的天,这酒有毒!”寒万重低声道。

    大家顿时都吓了一跳,赶紧放下酒杯。

    陈宝伟倒吸了一口冷气,后背的衣服顿时被冷汗湿透。这种剧毒的酒要是喝进肚子里,还能活吗?

    他看着欧阳志远,低声道:“志远,这是你自己带的酒,怎么会有毒呢?”

    寒万重也接着道:“是啊,欧阳市长,这酒可是我亲自去你房间拿的啊,我进去的时候出于职业习惯观察了下门窗,都是好好的,而且这酒和之前你给我喝的没什么不同啊?”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国安发给自己的那部手机检测了一下这个包厢,发现没有什么窃听器和针孔摄像头等监控设备,他冷笑道:“有人想暗杀我,下毒的人肯定是个绝顶高手,这种毒叫天蝎玛瑙,产自苗疆,一般是一块大如手掌的红色玛瑙,内中凝结一只奇毒无比的小天蝎,此天蝎双螫特大,尾钩甚粗,全身无一处不含毒,并使整块玛瑙也成为毒药。该毒溶于酒,入口封喉,无色无味。看来我欧阳志远的面子真大啊,连苗疆这些几乎避世不出的用毒高手都请来了,还好我从小跟我父亲学了些医术,略懂皮毛,否则山南省过几天就要给我们几个开追悼会了!”

    寒万重道:“那欧阳市长,我们怎么办?”

    欧阳志远道:“很简单,我们将计就计!他这种毒药无色无味,被毒之人死无异状,所以等下我们,掀翻桌椅,引那个杀手进来,然后万重你和我对他来个瓮中捉鳖!陈厅长你们三个要注意安全,站在万重的后面,有我和万重在,杀手是无法伤到你的。”

    陈宝伟道:“好的志远,我们听你的,你的身手我还是有所耳闻的!一定要抓住那个杀手。”

    欧阳志远断断续续叫道:“这酒,有……有毒。

    然后就掀翻了几张椅子,这个时候寒万重已经躺在了陈宝伟三人的身前,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站到了门背后,防止杀手进来发现有诈之后逃跑。

    苗四冷静的坐在座位上,他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欧阳志远包间的动静。

    终于,欧阳志远的包厢里面传出了椅子倒地的声音,他心里一喜:哈哈,一百万就这样到手了!

    这时的苗四已经完全放松警惕,他的自信源于自己出道以来未曾失败过,源于对自己的苗疆世代相传的毒药!他眼里仿佛已经看到了欧阳志远等人死不瞑目的那种眼神,一具具尸体在包厢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桌椅倒了一地。

    苗四快速的闪到包厢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他看见地上躺着几个人。

    苗四一闪身,电芒一般的飘了进来。

    寒万重冷哼一声,冷笑着站了起来,两眼死死的盯着苗四。

    苗四的瞳孔暴缩,他们竟然没有中毒,而且还在地上装死。不好,上当了,苗四转身就跑!

    欧阳志远已经关上了包厢的门,身形一闪,横在苗四面前:“怎么,要走了吗?不带一点我们已经死了的证据你怎么回去交差啊?”

    苗四的心里一阵恐惧,这人太变态了吧?居然能发现自己下的毒药,还能完全的瞒过自己!但他好歹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个杀手,心理素质也是极好的。定了定神道:“这位先生,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听见你们包厢里传出声响,就走进来看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呀”

    欧阳志远一阵嘿嘿冷笑,笑得苗四心里发麻:这人好恐怖,之前自己遇到的猎物都被自己身上的那股杀气吓得沾沾发抖,有的甚至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大小便失和禁,但这人却笑得那么自信,眼神里充满了不屑!

    “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你的口音却告诉了我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口音带着浓重的云贵川口音,而你下的这个毒是西南苗寨的天蝎玛瑙,在江湖上虽然失传很久,但是我还是能够认得出来的!”欧阳志远的言语间充满了自信和对苗四的戏谑!

    苗四此时已经确信欧阳志远不易对付,他的强大已经远超自己!但自己作为一个职业杀手有着自己的职业素养,所以他没打算投降,暗暗地在袖子里面藏好了毒粉和毒气!

    他继续说话,分散欧阳志远的注意力:“佩服,佩服,朋友真是心细如尘,我苗四算是栽倒你这里了。”

    欧阳志远全神戒备,他拉来一张椅子坐下,冷声道:“说,谁派你来的?”

    苗四道:“是……。”

    他没说完,左手猛地一杨,一股粉末旋风一般罩向欧阳志远,同时,几到惨碧的寒芒,如同寒星一般射向欧阳志远。苗四的身形如同弹簧,闪电一般的向门口奔去。

    “哼,雕虫小技!”说罢,欧阳志远一只手舞了一下,粉末便被全部吸进了欧阳志远的衣袖里,然后猛一闪身。

    “叮叮叮……。”一连串的爆响,十几枚寒芒打在了欧阳志远身后的墙上。

    一眨眼,苗四已经冲到门前,他刚想开门,只感觉到了自己周围空气流动带来的一股冷风,欧阳志远已经闪电一般的出现在了苗四的门口,再次堵住了苗四的退路!

    苗四见无路可逃,他一声怪叫,转身向旁边寒万重他们跃去,冲向陈宝伟。他的功夫极好,只是在欧阳志远的五行步法和影子身法面前不堪一击罢了,但面对寒万重还是绰绰有余的。

    欧阳志远知道苗四想挟持人质来逃跑,便高声吼道:“万重小心!”

    但已经来不及了,苗四狞笑着一把住了陈宝伟,一只色彩鲜艳、五彩斑斓的狰狞毒蜘蛛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上,他把毒蜘蛛放在陈宝伟的脖子上。他知道这个中年男子的官最大,控制住了他就等于给了自己一线生机,否则但靠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跑的。

    五彩蜘蛛王!

    欧阳志远一声惊呼。

    刚才苗四的那阵粉末还是有些许被欧阳志远吸入进了肺里,他只有立即运起五行神功来逼毒,所以导致他的行动要稍微慢一拍。不过欧阳志远内力深厚,一分钟不到毒便通过汗液排出了体外!他站在苗四面前沉声道:“放开他,只要你说出幕后主使,我欧阳志远保证让你毫发无损的离开!”

    苗四恶狠狠地道:“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放了他老子还有出路?赶快让开,让我出去,我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会放了他!老子手里可是一只百年的五彩毒蜘蛛王,经历了我们苗疆几代用毒高手的培育,每天都吃各种毒物,你既然能识破我下在酒里面的毒,认识五彩蜘蛛王,它的毒性也不需要我多讲了吧?是见血封喉,嘿嘿,识相的,赶紧让开!”

    欧阳志远急出一身冷汗,要是陈宝伟在这里出了什么问题,自己恐怕也吃不了兜着走啊!更何况这个杀手是针对自己来的,自己一定要在确保大家安全的情况下解救出陈厅长!但是面对苗四这个职业杀手,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应付,以确保万无一失!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劝你还是放了人质,否则,死的就是你。”

    苗四狞笑道:“废话少说,你立刻滚开,老子先走,否则,老子就让这只毒蜘蛛咬死他,快点。”

    忽然,欧阳志远感觉到自己怀里有个东西不停地在抖动。不是电话,自己的手机没有调成振动,那是什么呢?

    欧阳志远道:“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你一定要保证人质的安全,否则一切后果都是你自己找的!”

    苗四道:“别他妈的废话,让开,你让我走,我自然不会为难他,你也应该我的目标是你而不是他!”

    欧阳志远大手一挥道:“好,那咱们一言为定!”说罢,大家只感觉一道金光闪过,奔向五彩毒蜘王。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脆响,那道金光快若闪电,咔嚓一声,一口咬向那只蜘蛛王。

    “金翅铁背大蜈蚣!”

    苗四一声怪叫。

    这只蜈蚣。正是欧阳志远随身携带的那只金翅铁背大蜈蚣,这条蜈蚣是谢抗日为自己捉的,自己用他给周书记治好了头痛,影子杀手田宝文也是在抓破自己怀里的瓶子,惹恼了这只蜈蚣被杀死的!看来是苗四手中的那只毒蜘蛛散发出的毒性刺激到了这只蜈蚣,惹得它狂性大发,要出来和这只蜘蛛一决雌雄!

    !苗四吓了一大跳,他可知道这是什么玩意。我的天哪,这里怎么会有金翅铁背大蜈蚣?

    苗四手里的毒蜘蛛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的它的嘴里发出吱吱的怪叫,在苗四惊讶之余手微微松开的那一刹那挣脱出了苗四的控制,但这蜘蛛却没有掉到地上,而是在空中乱飞,躲避着金翅银背大蜈蚣的攻击。寒万重趁此机会,一个箭步,抓向苗四的手腕,使劲一扣,苗四抱住陈宝伟的那只手传来一声清脆的骨裂声。

    苗四放开陈宝伟,一声怪叫,一指点在了寒万重的手臂上,寒万重一声闷哼,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苗四挣脱了寒万重,绕着桌子向另外一共方向奔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闪雷鸣之间。

    欧阳志远一看寒万重受伤,他不由得刺目欲裂,一下子把五行拳发挥到极致,一拳砸向苗四的胸口。苗四同时挥出拳头。

    “砰!”

    两人对了一拳,苗四一声惨叫,整个身形飞了起来,砸在了后墙上,然后轰然倒下!

    “噗嗤!”

    苗四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苗四受了很重的内伤。

    欧阳志远见苗四重伤没有死,就走过去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苗四嘴里顿时吐出一颗毒药,再点了几处苗四的大穴让他动弹不得!苗四看到欧阳志远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完全栽了!自己竟然如此大意,以至于碰到了这样一个变态的高手!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苗四,快速走到寒万重面前抱起寒万重喊道:“万重,你没事吧?”

    寒万重没有反应,欧阳志远一把脉,便查到这是中毒的迹象,再一看他的手臂,全部变紫!紧接着在他左手手臂上找到了那个伤口,是苗四一手指戳的。

    欧阳志远在房间里找了找,看到了苗四那只毒蜘蛛的尸体,金翅铁背大蜈蚣,一双闪闪发光的翅膀有规律的扇着!正在撕咬着蜘蛛的尸体。

    欧阳志远顿时松了一口气,知道寒万重有救了!他嘴里吹了吹口哨,那只金翅银背大蜈蚣便飞到了他的手上,欧阳志远把自己的手放在寒万重那只受伤的胳膊上,指引着金翅铁背大蜈蚣向那个伤口爬去!金翅银背大蜈蚣又闻到了那种让自己很兴奋的毒素味道,它爬到寒万重手臂的伤口变开始吸了起来,两分钟不到,寒万重的手臂便由紫变红,恢复了正常的颜色!这时寒万重也醒了,欧阳志远便用口哨把这只蜈蚣装回了瓶子里面!

    不一会,寒万重清醒过来,低声道:“欧阳市长,我是不是被这只蜈蚣咬到了?我只是感觉突然被什么咬到了一下,然后就昏到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是被苗四的毒指伤的,来,万重,把这颗药丸服下,你就能和以前一样的生龙活虎了!”

    说罢,欧阳志远从怀里取出一粒药丸给了寒万重。

    寒万重接过就吞了下去,然后问道:“欧阳市长,陈厅长他们怎么了?”

    这时候的陈宝伟几个人正坐在地上。

    欧阳志远道:“他们中毒了,没事,他们中的毒不严重,只是暂时昏迷了而已,我给他们扎一针就可以了。”说罢。欧阳志远走了过去,手里银针轻轻一点,三人便醒了过来。

    陈宝伟道:“志远,谢谢你救了我们,否则恐怕我们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陈宝伟欠你一条命!”

    欧阳志远道:“这个杀手是针对我来的,是我差点连累了你们!”

    陈宝伟道:“咱们也别这么客气!对于这个杀手你打算怎么办?”

    欧阳志远道:“先审问,查出幕后指使的人。”

    陈宝伟道:“那志远,我们快审问吧!”

    欧阳志远点了点头对苗四冷声道:“经过今晚的交锋,我想你已经明白我的实力,我也不和你啰嗦,你痛快地说出幕后主谋,你要是不说,可以考虑尝试一下我的银针,我的分筋错骨手,五行拳以及我的金翅银背大蜈蚣等等各种手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坚持到第二种手段而我却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说着,欧阳志远已经扣了一根银针在手,在苗四眼前晃着!

    苗四绝望道:“什么?你会五行拳?你竟然有我们苗寨几代人都没有得到的金翅铁背大蜈蚣?你是五行门什么人?”苗四这样发出一连串问题,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做上了副市长,还会五行拳,拥有极品毒物金翅铁背大蜈蚣!

    欧阳志远冷声道:“废话少说,我数五声,你要是不说,老子就下手。”

    欧阳志远冷声道:“五、四、三、二、一。”数罢就要朝苗四身上的一处大穴扎下去!

    “啊!”

    苗四一声惨叫,全身的筋脉和肌肉剧烈的收缩,全身刹那间如同万蛇穿心一般剧痛。

    苗四身上冷汗立刻打湿了衣服,他尖叫道:“我说,我说……。”

    欧阳志远沉声道:“说,是谁派你来的。”

    苗四的全身剧烈的的颤抖着,大口的喘着气道:“是……关翱翔……出的100万请我来杀……你的,他说你到湘西市之后不知道天高地厚,总是和他作对阻挡他的财路,最近还强拆了他花两个亿建起来的高尔夫球场,所以下定决心杀你的!”

    “关翱翔?”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沉,冷声道:“你要是说谎,老子弄死你。”

    苗四拿出那张支票道:“这是关翱翔开的支票,我还没有兑换。”

    欧阳志远拿过来支票一看,果然是翱翔集团的支票。

    欧阳志远冷森森的道:“你跟踪我多久了?”欧阳志远很是担心他在湖西市看到了自己和黄晓丽在一起。

    苗四道:“就半天,我在关翱翔那里拿了你的资料就提前赶到香港来了,在香港跟踪了你半天。今晚我潜入你的房间里,在你的浴缸当中下了天溃散,在你的酒里面下了天蝎玛瑙,然后在走廊里,在你们点的菜里下了五毒散。没想到这样都没杀死你。妈的关翱翔这个笨蛋该死,给我的资料一点都不仔细,只说你会武功,没说你的医术这么好!”

    欧阳志远看着陈宝伟道:“陈厅长,你说怎么办?”

    陈宝伟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我要向省委肖书记汇报一下。”

    欧阳志远接着道:“好的,陈厅长,麻烦您一下,您打电话向省里面汇报下今晚的情况,让省公安厅去抓捕关翱翔。您知道的,湖西市的市长关占平是关翱翔的哥哥,我怕湖西市公安局不好行动,我还得马上去处理苗四在我浴缸里下的毒。”

    陈宝伟道:“好,我这就给萧书记汇报一下!”要是以前的话陈宝伟肯定会打电话给省长江川河,但现在他已经下定决心站到萧书记的队伍里面。

    欧阳志远拿着两瓶毒酒,来到自己的房间,这时候,他完全地平静了下来。好险啊,看来自己还是粗心大意了!

    欧阳志远将所有的玉露春都拿到厕所,把所有的酒都倒进马桶里面冲走。再把所有的酒瓶都砸碎,扔进垃圾桶里,又防水,把浴缸冲洗干净,又用药物中和了一下。

    包厢里,陈宝伟掏出电话,按下省委书记萧远山的电话号码。陈宝伟这个人很有心,早年给领导做秘书出身的他非常熟练地记下了各个领导以及对自己有用之人的电话!几声嘟嘟之后,萧远山威严的声音传来。

    “喂,您哪位?。

    陈宝伟连忙道:“萧书记,我是化工厅的陈宝伟,对不起,这么晚了打扰您休息了!”

    省委书记萧远山一听是化工厅的陈宝伟,他笑道:“呵呵,陈厅长,香港煤化工产品展销会进行的怎么样了?”

    陈宝伟忙道:“萧书记,进行的很顺利,今天展销会还没开始,欧阳市长带领的湖西参展团队,就签订了80多亿的订单。”

    “八十多亿?呵呵,很好嘛,突破了去年的订单。”

    萧远山一听湖西市的订单,在没开展之前,就签订了80多亿的订单,这让他很是惊奇,志远的工作能力,是越来越强了。

    陈宝伟道:“萧书记,但晚上,出了点意外。”

    萧远山一听,眉头皱了起来道:“出了点意外?什么意外?”

    陈宝伟低声道:“晚上我和欧阳市长吃饭的时候遇到了杀手的袭击。”

    “你说什么??遇到了杀手的袭击?这怎么可能?志远没事吧?”这个消息让萧远山感到很是震惊,吓了一跳。

    陈宝伟道:“萧书记,还好,我们都没有受到伤害,志远也没事,志远还生擒了那个杀手。”

    萧远山一听欧阳志远没事,他放下心来道:“一定要好好地审问,审出谁是幕后的黑手,一定要审出来,决不能姑息养奸。”

    陈宝伟道:“萧书记,已经审问出来了。”

    萧远山沉声道:“是谁?”

    陈宝伟道:“杀手说,是受雇于湘西市翱翔集团董事长关翱翔的。所以我们就向萧书记您请示一下,这件事情该怎么办?翱翔集团是我们山南省的纳税大户,湘西市的市长关占平更是关翱翔的亲哥哥!”陈宝伟可不敢给萧远山拿主意要求去抓关翱翔,这个决定必须由萧书记来下!

    萧远山一听,沉声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

    陈宝伟道:“打扰您了,萧书记。”

    陈宝伟说罢,萧远山就挂掉了电话。

    欧阳志远刚处理完洗澡间,他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掏出电话一看,是自己的岳父。看来陈宝伟已经打电话给他了。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爸爸,您好。”

    萧远山关切的问道:“志远,陈宝伟打电话来说你在香港遇到了杀手的暗杀,你没事吧?”

    欧阳志远道:“谢谢爸爸,我没事,我的身手您还不放心吗?”

    萧远山道:“没事就好,你要出了什么事儿,我怎么向眉儿交代啊!这孩子从小命苦,虽然我是省委书记,但真正给他的关爱太少,幸亏有了你的出现!你一定要注意安全,等这次回来之后,我打算和你的父母见一面,详细谈谈你们俩的婚事。当然,这一切我们都得听霍老的意见!”

    欧阳志远道:“好的,爸爸,这件事情都由你们长辈做主!今晚的这件事情爸爸您打算怎么处理?”

    萧远山道:“杀手是湖西市关翱翔派来的,你在那边工作了一段时间,那里的情况比我了解得多,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欧阳志远道:“爸爸,湖西市的治安极差,贩毒走私等犯罪猖獗,我怀疑原因之一就是在湘西市公安局内部有奸细,我现在都不信任湖西市的公安局,除了耿剑锋和周玉海这两个人,上次抓捕毒贩我就是直接带他们俩去的!我想请爸爸派山南省公安厅的人直接来香港把杀手带回去!然后您派省公安厅的人连夜去湖西市抓捕关翱翔,市长关占平是他的哥哥,就怕夜长梦多!这次把关翱翔连根拔起,算是给湖西市的不法分子敲一个警钟!

    萧远山道:“派人去接杀手回来,怕他在途中反抗啊!那样出了事之后就更加麻烦了!”

    欧阳志远道:“爸爸,您放心,我已经点了他的身上几处大穴,他现在只能正常行走,无法使用武功,完全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萧远山道:“好,你在那边做好准备,我马上安排下去,抓关翱翔的人今晚就便出发,明天省厅的人就会到达香港!到时候你把人交给他们就行了!还有,最后这几天争取多签几个合同,同时要注意安全!”萧远山的言辞之间充满了对欧阳志远,自己这个准女婿的关爱。

    欧阳志远道:“好的,爸爸,你赶快通知下去吧,我担心迟则有变!”

    萧远山挂了电话,马上翻出一个号码打了出去。

    山南省公安厅一直是在萧远山的控制之下,无论是厅长王世杰还是第一副厅长周江河都是自己的人。萧远山的聪明之处就是在于深刻理解了**说的枪杆子里出政权!作为军人出身的萧远山,无论走到哪里任职,都会第一时间把公安系统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就靠着这点,萧远山在和省长江川河的斗法当中一直略占上风。

    山南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还在书房看书。电话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一看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电话,连忙按下了接听键。

    王世杰轻声道:“萧书记,您好。”

    萧远山沉声道:“王世杰,你听好了。有人在香港暗杀省化工厅副厅长陈宝伟和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志远已经生擒住了那个杀手,那个杀手已经招供是湖西市翱翔集团的董事长关翱翔派他去的。你现在的任务是:第一,派周江河去香港秘密押回那个杀手,具体怎么做,等他去了那边欧阳市长他们会告诉他的,你让他照做就可以了!记住,千万不要走官方渠道,否则会耽误我们在湖西市打黑工作!第二,你立刻派你的人去抓捕关翱翔,要快,否则走漏风声,他的哥哥是湘西市市长关占平,你要注意保密,否则就可能会前功尽弃!抓到之后连夜给我带回省城关好!

    王世杰一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吓了一跳,关翱翔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派杀手袭击欧阳志远,这不是找死吗?

    王世杰连忙道:“是,萧书记,我马上就安排,让周厅长今夜就坐飞机到达香港,明天就能把杀手带回,省厅重案处的何文婕就在湖西市,我立刻命令何文婕去抓捕关翱翔。”

    萧远山道:“抓到关翱翔之后不论多晚,马上给我汇报!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王世杰道:“好的,萧书记。

    萧远山挂上了电话。他坐在沙发上,点上一颗烟。

    关翱翔是湖西市长关占平的弟弟,看来,关翱翔的一切,肯定会和关占平有联系。

    自己关注关翱翔有很长时间了,这几年,关翱翔的资金膨胀的太快,他接下的那些工程,肯定和关占平有关。这次这家伙胆大妄为,竟然直接派杀手,去暗杀欧阳志远,真是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嘿嘿,终于有机会抓你了,抓住了你,就能撬开你的嘴巴,挖出你和关占平的一切。

    关占平可是省长江川河的班底。

    王世杰马上打电话给周江河,电话刚接通,他威严的命令道:周厅长,你马上带领两个人去香港,今晚就走,到香港去找欧阳市长!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和你多说了,到了那之后欧阳市长会告诉你的!切记,要注意保密,不要和我之外的其他任何官方渠道联系,办得干净利落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