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挑拨离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零七章挑拨离间

    反正倭国人没有什么好人,这个竹杠,自己敲定了。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他笑的很开心。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洽谈,谷机二板终于和湖西市成功签订了二十亿美元的采购合同,并预付了部分定金。

    双双签字以后,这个消息,再次震动了整个交易大厅。

    湖西市在没有开展之前,已经签订了八十亿美元的订单,这让很多企业和参展单位感到了震惊和妒忌。

    谷机二板来到欧阳志远面前,欧阳志远伸出了手笑道:“谷机社长,祝贺咱们合作成功。”

    谷机二板鞠了一躬道:“欧阳市长,我希望,咱们能长期合作。”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谷机社长。”

    谷机二板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是医生出身?”

    欧阳志远一听,他笑了,自己揣测的果然不假,谷机要谈正题了。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谷机社长,我是医生出身,还有祖传的中医。”

    谷机二板笑道:“我刚才看到,欧阳市长给老乔治治疗双腿,竟然能让老乔治站起来走路,我谷机真是佩服之极。”

    欧阳志远笑道:“老乔治的双腿受伤时间不长,肌肉没有萎缩,让他站起来不是难事。”

    谷机二板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您能治疗顽固性偏头痛吗?”

    欧阳志远道:“我要见见病人,才能确定病情。”

    谷机二板的神情狂喜,欧阳志远答应要见病人了,他向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我们藤田社长的偏头痛已经疼了好几年了,我想请欧阳市长给治疗。”

    欧阳志远一愣,藤原社长?藤田一夫?

    藤田一夫可是三岛株式会社社长。三岛集团表面上是制造汽车的专业集团,但同时也是倭国重要的军工集团之一。

    自己能给这种人看病吗?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会,心里想出了一个办法。病可以看,诊金一定狠要,效果要有一点,治愈就不一定了,而且要多次治疗。

    对,就这样办。

    谷机二板一看欧阳志远在沉思,他的心又紧张起来。

    欧阳志远看到谷机二板紧张的样子,他笑道:“你把病人带来吧,有时间,我给看看。”

    谷机二板一听欧阳志远答应了,他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松了一口气,连忙道:“谢谢欧阳市长。”

    谷机二板告辞后,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低声道:“欧阳市长,三岛集团可是倭国三大军工企业之一。”

    欧阳志远明白寒万重的意思,寒万重不想让自己给藤田一夫看病。

    欧阳志远低声道:“万重,我心里有数,倭国人和咱们有世仇,现在,仍旧有很多倭**国主义势力存在,一贯**,和米国勾结在一起,围堵我们,所以,藤田一夫的病,嘿嘿,我只给他看三分。”

    寒万重道:“倭国人一直和我们有岛屿之争,这个国家是个典型欺软怕硬的卑鄙国家,见了比他强大的国家,摇尾乞怜,连个屁都不敢放,见到弱国,就露出他的强硬嘴脸,胡乱狂吠。”

    欧阳志远笑道:“我知道。”

    ……………………………………………………………………………………………………………………

    省厅化工厅副厅长陈宝伟再次接到一个让他振奋的消息,湖西市又和倭国的三岛株式会社签订了20亿的订单。这个消息,让陈宝伟坐不住了,他立刻坐车赶了过来。

    看来,湖西市今年的订单,绝对能突破一百亿大关。

    陈宝伟要的是这次展销会的订单数值,如果今年的订单远远超过去年的订单,这就是自己的功劳,可以为自己升任厅长,打下基础。

    呵呵,欧阳志远真是自己的福将呀,自己以后,要好好的和他交往。自己是副厅级,欧阳志远同样是副厅,但欧阳志远的背后,有着强大的背景,这是自己所不能比的。

    半个小时后,陈宝伟带领工作人员和秘书程强来到了会展中心。

    欧阳志远正和王永山谈论明天的工作,他看到了副厅长陈宝伟带领工作人员来了,他笑着站了起来,迎了过来道:“陈厅长,您来了,快坐。”

    陈宝伟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市长,祝贺你,展销会没开始,你就签了80亿美元的订单,很不错呀。”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陈厅长,今天是巧了,订了两个大一点的订单。”

    陈宝伟道:“看来,湖西市今年可以轻松突破一百亿的订单。”

    欧昂志远笑道:“陈厅长,我的目标是200亿。”

    陈宝伟一愣,心道,好家伙,200亿,是不是有点大了,这根本不能实现,去年,湖西市和白山市总共才签订了160亿订单。

    陈宝伟笑道:“欧阳市长,任何事都要慢慢的来,不要急躁,今天能签订80亿的订单,这就是突破。”

    欧阳志远笑道:“我要让湖西市有的最大的突破。”

    陈宝伟笑道:“欧阳市长,你的医术真是不错呀,我记得去年,老乔治是坐着轮椅过来的,想不到,你竟然能给他治好,能站起来走路,他的双腿,可是看遍了世界各地的著名医院都没有看好呀。”

    欧阳志远笑道:“这就是中医和西医的不同,中医讲究的是经络,老乔治的经脉受伤堵塞,所以,他不能站起来走路,西医对经络不通,当然他们看不好了。”

    陈宝伟道:“三岛株式会社签订了20亿的订单,也是有人来看病?”

    欧阳志远道:“三岛株式会社的社长藤田一夫有偏头痛的毛病,疼起来要死,看了几年都没看好,他们请我给藤田一夫看病。”

    陈宝伟笑道:“欧阳市长,我看这么办,这次交易会期间,你可以充分发挥你的医术特长,多给外国那些财团的的人看病,这样,咱们就会能签订很多的订单,你的二百亿目标,很有可能实现,这样,也能弘扬咱们中国的中医国粹。”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只要有人来看病,我是来者不拒。”

    陈宝伟笑道“呵呵,今年的交易会能取得好成绩,欧阳市长,就看你的了。”

    欧阳志远笑道:“大家一起努力吧。”

    王永山笑道:“陈厅长,我们湖西市,今年一定能突破一百亿的订单。”

    陈宝伟笑道:“王局长,你们欧阳市长的目标可是200亿,呵呵,咱们一起努力吧。”

    陈宝伟视察完湖西市的展台后,又走向白山市的展台。

    白山市市长贾正军同样知道了,欧阳志远和三岛株式会社又签订了20亿的合同,这让贾正军的内心充满了强烈的妒忌,孙青山更是把欧阳志远恨得要死。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采取卑鄙的手段,乔治集团的60亿订单就是白山市的了,欧阳志远,真是可恨至极。

    贾正军正在生气,他一抬头,看到了化工厅陈副厅长带人走了过来,他连忙站起来,迎上前去道:“陈厅长,您来了,快道休息间里坐。”

    孙青山也连忙和陈宝伟打招呼。

    陈宝伟走进了休息室,刚坐下,市长贾正军大声道:“陈厅长,欧阳志远真是卑鄙,他竟然强抢我们白山市的订单……。”

    陈宝伟一听贾正军要告状,他一摆手,打断了贾正军的话。贾正军的心胸狭窄和不理智的话,让陈宝伟对这个人的好感,大大地下降。

    陈宝伟看着贾正军道:“贾市长,关于欧阳志远和乔治集团签约的事,我刚才调查完了,欧阳志远并不知道乔治集团过去和你们白山市合作,乔治集团是通过凯琳集团认识欧阳志远的,60亿的的订单,也是乔治尼克主动提出来和湖西市签约的,这件事,是巧合,贾市长,你不要耿耿于怀,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今年的展销会,你们的工作很艰巨呀,我希望,你们的订单仍要突破一百亿大关。”

    贾正军一听陈厅长这样说,他立刻停止了自己的抱怨,看样子,自己再说什么,陈宝伟肯定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难道陈宝伟被欧阳志远收买了?

    贾正军连忙改变口气,低声道:“好的,陈厅长,请您放心,我们一定要突破去年的成绩,好好地做好这次展销会的工作。”

    陈宝伟笑道:“贾市长,我相信你们白山市的能力,不要让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失望,好了,你们好好的工作吧,做好一切准备,迎接未来三天的订单高峰。”

    陈宝伟说完,站起来道:“明天我再来。”

    贾正军忙道:“好的,陈厅长。”

    陈宝伟说完,离开了白山市的展台。

    看着陈宝伟渐渐走远的背影,贾正军的脸色变得极其阴冷,突破去年的成绩?这不是做梦吗?六十亿的订单没有了,凭什么能突破一百亿?

    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经理岳宝山走了过来,看着贾正军阴沉着脸,他冷笑道:“贾市长,怎么?陈厅长没有给你们白山市主持正义?”

    岳宝山是个老油子,他一看贾正军的铁青脸色,就知道,陈宝伟没有替贾正军主持公道,嘿嘿,自己的机会来了。

    贾正军看了一眼岳宝山,气愤地道:“陈宝伟偏袒欧阳志远。”

    陈宝伟的级别是副厅,而白山市市长贾正军可是正厅,要不是陈宝伟在省化工厅工作,贾正军早就和陈宝伟翻脸了。

    岳宝山趁机挑拨,嘿嘿笑道:“欧阳志远可是抢了你们白山市60亿美元的订单,我都替你们不平,六十个亿呀,相当于几百亿人民币,贾市长,这本来可是你的政绩呀,马上就要换届了,这个政绩对你来说,十多么的重要呀,你要是再签到一百亿的订单,说不定,明年在换届的时候,白山市委书记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岳宝山故意在火上浇油。他的话激起了贾正军的无名烈火。

    贾正军低声喝道:“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岳宝山低声道:“贾市长,你看。”岳宝山说完话,指着远处的湖西展台。

    贾正军顺着岳宝山的手指方向一看,欧阳志远在给一个外国人号脉。

    岳宝山冷笑道:“欧阳志远在给人看病,但他没有香港行医资格证,嘿嘿,他这样做,是犯法的。”

    贾正军一听,眼睛刹那间亮了起来。

    岳宝山狞笑道:“明天展览会就要开业了,肯定有很多人找欧阳志远看病,嘿嘿,你可以匿名报警,让香港的警察,把他抓起来,哈哈,你的仇,就报了。”

    贾正军一听,恨得牙咬的咯吱直响,他嘿嘿笑道:“好,就这么办,谢谢岳经理。”

    岳宝山和贾正军的共同敌人,就是欧阳志远。

    岳宝山嘿嘿笑道:“不用谢,咱们可是兄弟。”

    ……………………………………………………………………………………………………………………

    苗四接下关翱翔的任务之后立即赶到了香港,他要做好充分的暗杀准备。

    苗四做事心狠手辣,干净利落。他的武功高强,但他的毒术更是一绝。他的毒术出自苗疆,善于用各种奇毒异毒,加上他办事超乎常人细致的特点,让人防不胜防,出道至今,从未失手!这也是关翱翔请他来暗杀欧阳志远的原因!

    绝不能让欧阳志远活着回到湖西市,来阻挡自己发财,嘿嘿,他死在香港这个特别的地方,什么都与自己无关!没有任何人知道,是自己杀死了欧阳志远

    在跟踪了欧阳志远半天之后,苗四发现在欧阳志远住的酒店下手最合适,这里人多,环境复杂,事成之后方便撤退!而且忙了一天的欧阳志远,在晚上回到酒店的时候最容易放松警惕!即使失败,自己还可以快速的逃跑!

    凭借自己的几大独门毒物,行走江湖这几年从未失手,杀了欧阳志远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嘿嘿,杀了欧阳志远之后自己就可以退出江湖,回到西南苗疆,去迎娶寨主的女儿苗琳。

    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女人,叫苗琳。苗四是个孤儿,是寨主在路边捡到的。他自幼聪明伶俐,尤其继承了苗族人善于制毒用毒的天性,他几乎学会了所有苗疆的用毒本领。就在他打算向寨主提亲的时候,寨主却把苗琳嫁给了别人。

    这件事让苗四几乎发疯,但苗琳嫁给的那个人武功极高,毒术的本领还要高过自己许多。

    苗四就想毒死那个人,但一时无法下手。他暗暗的苦练武功和毒术,十年后,他的本领终于超过了那个人,他暗暗地下毒,干掉了那人,连同他的两个孩子。

    为了不被人发现,他在过了几年后,才向老寨主提亲。

    老寨主没有同意,老寨主根本看不起苗四,更不会把守寡的女儿嫁给他。

    但苗四苦苦的哀求数日,老寨主冷笑道:“你要想去我的女儿,除非你有一千万元。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挣到1000万之后再回来娶自己的女儿。”

    苗四咬咬牙,走出了苗寨,他辗转在中国各地,用自己的武功和毒术,做了杀手,终于挣到了九百万,就差一百万,还没有到一千万。

    只要自己完成这次任务,这一百万,就是自己的了。自己就可以回苗寨迎娶自己心爱的女人了。

    苗四经过仔细的观察,他决定分别在欧阳志远的食物,饮料,浴缸里面下毒。所以苗四先悄悄地潜入了欧阳志远的房间,在他的浴缸里洒上苗疆毒药天溃散,这是由苗疆先辈发明的的剧毒药剂,人体和这种接触之后药剂,瞬息之间,浑身奇痒,搔之即起一连串水泡,累累脓包,不抓自破,斑斑点点,尽是又腥又粘的脓水,溃成一片。所以苗人有“沾上人身,见风立溃,直到皮尽见肉、肉尽见骨、一身溃烂而死”之说,这个毒药,连苗四自己都没有解药。

    苗四下完毒后,就在他打算潜出欧阳志远房间的时候,他看见了桌上有两瓶没见过的酒。

    这种酒是欧阳宁静自己酿造的,包装就像女儿红一样用一块红布塞在了瓶口,不同于一般的商业酒,包装严密不便拆封。

    这是两瓶玉春露。

    为了保险起见,苗四决定在这酒里下毒。

    想到这里,苗四狞笑着拿出怀中的天蝎玛瑙。

    这是一块大如手掌,鲜艳得如同鲜血一样刺目的红色玛瑙,玛瑙中凝结了一只奇毒无比、张牙舞爪的天蝎。这只天蝎双螫特大,尾钩甚粗,色彩斑斓,全身无一处不含剧毒,并使整块玛瑙也成为毒药。该毒溶于酒,入口封喉,无色无味。

    他打开酒瓶,用小刀十分小心的刮了一点玛瑙粉末,滴入酒瓶当中。

    做完这一切,苗四不禁狞笑了,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衣锦还乡,寨主赞赏的眼神,苗琳脸上的那抹幸福的红晕,尤其是自己和师妹苗琳拜堂成亲洞房花烛的情景!

    苗四想了一会,很快清醒过来,来到楼下酒店的大厅找了个位置坐下,要了一杯咖啡,随手翻看起一本杂志等待欧阳志远回来。

    欧阳志远一行人忙了一天,天要黑的时候终于回到了香江大酒店。

    来到了这个购物者的天堂,一到下班的时间,黄霞、项慧静、几个女孩子和一些年轻的工作人员,就迫不及待地去逛街扫货去了。因此回到酒店的就只有欧阳志远、山南省化工厅副厅长陈宝伟、湖西市工业局长王永山、秘书叶青林以及司机寒万重。

    刚一来到香江酒店,欧阳志远看着陈宝伟笑道:“陈厅长,累了半天了,咱们先吃饭,等到那些年轻人回来后,他们在吃饭。”

    陈宝伟在湖西市展台,看了欧阳志远给人看病,他对欧阳志远的医术,极其的佩服。

    欧阳志远在下午的时候,又签了几笔订单,虽然没有大额订单,但有收获还是不错的。

    陈宝伟笑道:“好啊,我看你给人看病,都看累了。”

    几个人笑着,来到了一楼的餐厅。

    香江大酒店的服务员迎了上来对着陈宝伟道:“先生,你们几位?”服务员在这里工作久了,已经知道该先问这个被围在中间的中年男人。

    陈宝伟对着服务员道:“麻烦给我们一间包间,我们五个人。”

    服务员道:“好的,您这边请,听口音各位是大陆来的吧?那我带你们去梅兰竹菊包间吧!”

    陈宝伟道:“谢谢。”

    苗四看到了欧阳志远他们进了一楼的餐厅,他的瞳孔不由得暴缩,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嘿嘿,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五人来到包间坐下,按照惯例,陈宝伟坐了主座。欧阳志远和王永山坐在他的两边,寒万重挨着欧阳志远,叶青林则挨着王永山。

    陈宝伟笑道:“大家忙了一天,都饿了吧?咱们赶紧点菜吧,吃饱了早点休息,明天在展销会上才能签更多的合同啊!”

    陈宝伟点了四个菜,欧阳志远点了三个菜,王永山也点了两个菜。寒万重和叶青林则表示自己吃什么都行,就没有再点菜。

    欧阳志远道:“万重,你去我房间拿两瓶酒来,我们今天要好好的喝一杯!为我们签了这么多的订单庆祝一下!”

    寒万重道:“好的,欧阳市长,我这就去拿!”

    陈宝伟笑道:“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呀,今天太累了,大家为了能够多签合同,时刻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咱们这是喝点酒放松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陈厅长您说得对,我第一次来参加这种展销会,没什么经验,要不是您亲自指导,恐怕我们都无法完成去年的目标,更不要说赶超白山市了!”

    陈宝伟笑道:“呵呵,志远,别这样说,你谦虚了,这里都不是外人,你自己帮人治病就签到了80多亿的单子,不管是谁带山南省来,只要有你,湖西市的订单,肯定会比去年翻番的!”

    陈宝伟已经不在喊欧阳志远为市长了,而是称呼志远,这一声亲切的称呼,再强调这里不是外人,瞬间就和欧阳志远拉近了关系。他知道,欧阳志远年轻有为,进入仕途不到一年就做到了副厅级,他的岳父是省委书记萧远山,外公是现在的副总理,未来的总理,欧阳志远的仕途远大呀。

    来之前,陈宝伟曾经仔细的研究过欧阳志远进入仕途的过程,他发现,凡是和欧阳志远对着干的官员几乎都被他打到,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傅山县的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运河县的县委书记王广忠,还有龙海市局的公安局长赵大山,龙海市长郭文画等人。相反,和欧阳志远同一的战壕里的人基本上都得到了晋升,何振南,耿剑锋,周玉海,王青峰,肖永成。

    陈宝伟是个聪明的官员,对山南省的格局了如指掌。他知道自己虽然谈不上有多干净,但只要坚定站在萧书记和欧阳志远这边,肯定是没错的!至少不会招到萧远山的打压,甚至还有可能和萧远山搭上关系,成为同一战壕的人。

    化工厅的厅长快到60了,明年就会退休,厅长的位置将会在自己和另外几个副厅长当中产生!嘿嘿,说不定到时候欧阳志远和省委书记萧远山能帮到自己!

    欧阳志远也明白陈宝伟的意思,通过交往以及结合自己幼时跟随父亲看相所学,知道陈宝伟这个人值得深入交往,所以他也打算把陈宝伟彻底地拉入自己岳父的阵营来!

    欧阳志远笑道:“陈厅长过谦了,这次我们到香港,都是在您的领导下工作,没有您的领导,我们湖西市不会有这么大的成绩的。“

    陈宝伟笑道:“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功劳也不是我一个人的。”

    欧阳志远笑道:“陈厅长,您谦虚了。”

    苗四在外面悄悄盯着这一切,他看到寒万重拿着自己下完毒的两瓶酒,走进了餐厅,他心中冷笑道:“你们笑的真灿烂,等下你们中了老子的毒之后去见阎王笑吧。”

    嘿嘿,再给你们的菜里加点好东西。

    他看到从欧阳志远房间里的服务员走了过来,他悄悄的跟了过去。

    “这位先生,等一下!”

    苗四已经走到厨房的门口,听到一个女声从身后传来,他停了下来。这时他已经可以听见厨房里说话的声音。

    苗四想:“糟糕,要露馅儿了!”他转过头一看。

    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来:“先生,这里是我们酒店的厨房,为了保证食品卫生安全,是不允许其他人进去的。请您谅解!”

    这个女服务员说的是普通话,苗四听懂了,但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露馅,他只是点了点头,就走开了。他来到走廊的路口,静静的等待。

    不一会,他就看到从欧阳志远房间走出来的那个服务员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托盘里,有几个热气腾腾的美味佳肴。

    苗四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到服务员走到自己的面前,他毫无声息的一扬手,无色无味的五毒散飘进了那些菜里。

    这种五毒散的毒药是用金叶菊、黑心莲、沾了瘴毒的桃花、苗疆寒碧潭中的紫藤、再加上碧蚕蛊五种毒物烧灰炼成的剧毒毒药。中了这种毒,瞬间就死亡,无药可救。

    服务员根本没有发现苗四的动作。

    做完这一切,他觉得自己这三道手法肯定是万无一失了!于是他回到自己刚才的座位,等着酒店传来欧阳志远等人暴毙的消息!

    这时候寒万重拿来了玉露春。陈宝伟一看酒瓶,眼睛一亮,他笑道:“志远,这莫非就是在山南省官场广为流传、你父亲独门酿造的玉春露?”

    欧阳志远笑道:“正是玉春露。”

    “呵呵,果然是玉春露,前一段时间,有人送了我两瓶,刚好老领导在我家做客,我们刚干了一杯之后,老领导就不准我喝了,把剩下的那瓶连同已经打开的那瓶全部拿走了,还嚷着让我多找几瓶来!”陈宝伟呵呵笑道。

    欧阳志远笑道:“陈厅长,虽然这种酒的产量不高,但我怎么也得送您几瓶,等忙完香港的事情回到山南省之后,我亲自给您送几瓶去。”

    陈宝伟道:“那我就先谢谢志远你了!我终于可以在老领导那里交差了。我已经等不及了,咱们一起先喝一杯吧!”

    欧阳志远道:“那我们先来喝一杯,预祝我们这次香港之行圆满成功!”

    寒万重和叶青林分别给大家倒好了酒

    陈宝伟道:“来,我们一起干了这杯酒,以后的路大家一起走,相互扶持!”陈宝伟这时候已经没有丝毫的官腔,他就想和这些人一起交个朋友,尤其是欧阳志远!

    众人都举起了酒杯,碰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