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冤家路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零三章冤家路窄

    随着水煤浆化工基地的开工,欧阳志远到香港的时间到了。

    飞机是上午十点钟正的,欧阳志远带队,带领着湖西市政府官员和矿务局的成员,坐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工业局长王永山带领一批官员已经提前好几天到达香港了,他们提前布置展台。

    王永山按照欧阳志远的指示,花了六百二十万,拍下来一个最好的一号位置。容纳近千家世界各地煤化工企业的展览馆,一进门,就看到了山南省湖西市煤化工产品的展览台。

    湖西大酒店,八重骏雄的房间。

    八重骏雄坐在沙发上,脸上的肌肉,猛烈的抽动着,眼里透出浓烈的杀机。

    他抓起电话,拨通了自己儿子八重一休的老师北宫一本的电话。

    “北宫君,欧阳志远已经飞往香港,你的机会来了,一定不要让他活着回来。”

    八重骏雄的声音,阴森森的,如同九幽地狱的恶魔一般。

    自己给予厚望的学生八重一休,被欧阳志远砍掉了一条胳膊,这让北宫一本极其的恼怒。他本来想带队来湖西报仇,但是,欧阳志远的身份,让他犹豫不决。

    如果自己在中国大陆把欧阳志远怎么样了,欧阳志远背后的高层,绝不会放过自己。

    北宫一本在等机会。八重骏雄的话,让北宫一本激动万分,他立刻通知在香港的北宫剑道刀馆做好准备,他准备亲自带领学生赶往香港。

    北宫***:“八重君,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欧阳志远活着回来。”

    八重骏雄放下电话,脸上露出了狞笑。嘿嘿,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湖西市北郊一座神秘的别墅,厚重的窗帘把窗户护的严严实实的,透不进来一丝的光亮。

    黑暗之中,虎爷的身影和面容都看不清,只看到他一个模糊的背影。

    “嘿嘿,欧阳志远去了香港,好机会呀。”

    虎爷的声音有点尖利刺耳,如同一根针在玻璃上划过,让人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虎爷,我们怎么办?”

    一个身材瘦小,脸上蒙着黑布的男人低声道。

    虎爷冷声道:“通知罪与罚杀手团,截杀欧阳志远。”

    “是,虎爷。”

    蒙面人转身走了出去。

    虎爷在黑暗中看了一眼走出去的蒙面人,他按了一个按钮,身后的墙上,露出了一道神秘的们,虎爷的身影消失在暗道里。

    翱翔集团办公室,关翱翔坐在他的老板椅子上,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由于欧阳志远来了院墙,抢去了高尔夫球场的一块地,致使他投资两个亿的豪华高尔夫球场关闭。

    两个亿呀,几年才能挣回来?

    一想到两个亿的损失,关翱翔的心里在滴血。

    他的秘书走了进来,轻声道:“关董,苗四来了。”

    关翱翔沉声道:“让他进来。”

    “好的,关董事长。”

    秘书走了出去,不一会,一位尖嘴猴腮、面部阴沉,长了一双三角眼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关翱翔摆了摆手,所有的人都退了出去。

    关翱翔看着苗四道:“苗四,你到香港,去干掉一个人。”

    苗四的三角眼一翻,冷声道:“杀谁?”

    关翱翔在掌心写了一个人的名字,在他的面前一晃。

    苗四一看那人的名字,他的脸色一变,三角眼变得肌肉禁不住抽动了一下。

    关翱翔放下手,嘿嘿的冷笑道:“怎么?不敢?想不到杀人如麻的苗四,也有怕的时候。”

    苗四脸色一沉,冷笑着伸出一个手指头,阴森森的道:“我要这个数。”

    关翱翔不屑的看着苗四道:“十万?”

    苗四摇了邀头,沉声道:“一百万,少一个子都不行。”

    关翱翔双眼盯着苗四,咬了咬牙道:“好,成交。”

    苗四的三角眼一翻道:“我要你预付全款。”

    关翱翔的脸色一冷,看着苗四道:“预付一半。”

    苗四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关翱翔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他虽然有钱,但要是给别人一百万,就好比在割他的肉。

    他看到苗四就要走出房间,关翱翔冷声道:“成交。”

    苗四嘿嘿笑道:“关董,你想要仇人死,却又不想出钱,你真会算计呀?你要这么多钱干嘛?”

    关翱翔冷笑道:“一百万现在就可以给你,但你要是杀不了他,怎么办?”

    苗四嘿嘿笑道:“还没有我苗四杀不死的人。”

    关翱翔:“但愿你能完成任务回来。”

    关翱翔写了一张支票撕给苗四道:“你要是杀不了他,你也别回来了。”

    欧阳志远坐在飞机上,看着窗户外面的蓝天白云,他的心情好极了。

    自己就要见到月瑶和没有出生的儿子了。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的心情,顿时激动万分。

    他本想在上飞机前给韩月瑶打电话,他想了一下,没有打,自己要给月瑶一个惊喜。

    小丫头见到自己,一定会高兴万分的。想到韩月瑶高兴的样子,欧阳志远恨不得瞬间就飞到香港,和韩月瑶团聚。

    坐在不远处的寒万重在打盹,矿务局办公室主任黄霞和销售经理王栋和在说着什么。秘书叶青林在看一份产品说明书。

    三个小时后,飞机开始缓缓降落。

    机场外,工业局长王永山带着车,早就等候在机场出口。

    欧阳志远带领大家走向机场出口,他看着秘书叶青林道:“叶秘书,帮着黄主任点好人数,别走散了。”

    黄霞笑道:“欧阳市长,都是大人了,很多人都来过香港,不会走散的。”

    叶青林忙道:“好的,欧阳市长。”叶青林说完,忙着清点人数。

    出了机场出口,工业局长王永山笑着走了过来,老远就伸出了手道:“欧阳市长,您辛苦了。”

    欧阳志远笑道:“王局长辛苦了,展台布置的怎么样了?”

    王永山道:“按照您的吩咐,都布置好了,就等着明天开展。”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

    王永山忙道:“欧阳市长,请上车,咱们下榻的酒店是香江大酒店,距离展览馆很近。”

    众人上了车,车队开向香江大酒店。

    来到了香江大酒店,王局长亲自安排预定好了的房间。

    欧阳志远的房间和王永山的挨在一起。众人简单的吃了一顿饭,王永山局长走进了欧阳志远的房间。

    “欧阳市长,省化工厅陈副厅长的房间,离咱们不远,咱们先去拜访吧。”王永山道。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

    省化工厅陈副厅长陈宝伟,是山南省的总领队,他直接从南州飞往香港的。

    两人来到陈厅长的房间,敲了敲门。

    秘书程强走了出来,他一看是湖西市工业局长王永山和一位身材高大、英俊潇洒的年轻人。他连忙道:“呵呵,王局长,这位是欧阳市长吧。”

    欧阳志远的外貌,程强早就听说过。但想不到,欧阳志远比传说的还要年轻。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欧阳志远。”

    程强忙道:“你好,欧阳市长,我是陈厅长的秘书,呵呵,我给你们通报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程秘书。”

    不一会,程秘书走了出来道:“欧阳市长、王局长,陈厅长请您们进去。”

    欧阳志远和王永山走进了陈宝伟的房间。

    陈宝伟作为山南省的总领队,他早到一天,要安排很多事情。秘书程强进来说,湖西市的副市长欧阳志远来了,他让程强请欧阳志远进来。

    陈宝伟知道,欧阳志远的岳父是省委书记萧远山,而且上面的后台很硬,他就有了想结交欧阳志远的想法。他知道,以欧阳志远的政绩和强大的后台,他的仕途会走的很远,肯定能超过自己,说不定,以后自己还要跟着欧阳志远。

    当他看到一位年轻人和王永山走进来的时候,他微笑着站起来道:“欧阳市长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您好,陈厅长。”

    陈宝伟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呵呵,一路辛苦,坐吧。”

    秘书程强给两人倒上水。

    陈宝伟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市长,我听说过你在傅山和运河县的政绩,很不错呀。”

    欧阳志远忙道:“呵呵,陈厅长,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谈不上什么政绩。”

    陈宝伟笑道:“几个月内,能让最贫困的傅山县脱贫致富,运河县开发区,竟然没能引来几百亿的投资,这是一般人根本做不到的,欧阳市长在不到一年内,就完成了,这让人很佩服。”

    欧阳志远笑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大伙一起努力的结果。”

    陈宝伟笑道:“欧阳市长谦虚了,对了,你们湖西市的展台位置不错,竟然拍了个一号位置,进门就第一个看到。”

    欧阳志远笑道:“这是我让王局长拍下来的,将近一千多家企业,客户来洽谈业务,根本看不过来,我们是第一号,所有的客户第一眼就会看到我们,这个地利,我们选的很好。”

    陈宝伟道:“很好,但愿你们的订单能突破上届白山市的百亿大关。”

    欧阳志远惊异的看着陈宝伟道:“白山市在上届展览会上的订单是一百亿?这么厉害?”

    陈宝伟点点头道:“是的,一百亿,你们湖西市只签订了六十亿的订单,呵呵,看看这次,你们能否超过白山市。”

    欧阳志远笑道:“我敢肯定,一定能。”

    陈宝山笑道:“我要看成绩。”

    欧阳志远和陈宝伟交谈了半个小时候,就告辞了。陈宝伟亲自把欧阳志远送出了房间。

    下午,欧阳志远要去展览馆看看。

    当他带领众人刚走下楼,欧阳志远猛然看到几个熟悉的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白山市矿务局董事长孙青山,后面的,竟然是白山市市长贾正军。

    看来,白山市参展的团队,市长贾正军亲自带队来的。

    在湖西市和白山市争夺水煤浆化工基地的时候,欧阳志远见过白山市市长贾正军和白山市矿务局董事长孙青山。

    贾正军和孙青山也看到了欧阳志远。

    白山市在水煤浆化工基地竞争中失败,市长贾正军和孙青山都很恼怒,虽然在竞争事件中,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周永康喝醉了酒,把自己向市委书记季永平买官卖官的事情说了出来,让市长贾正军专注了把柄,拿下了市委书记季永平和周永康,但市长贾正军和矿务局董事长孙青山仍旧很反感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了过去,很远就伸出了手道:“贾市长,你好,想不到我们在香港见面。”

    市长贾正军对欧阳志远没有好感,但欧阳志远伸出了手,他只得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呵呵,是你带领湖西市来参展的?”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我带领湖西市来参展,贾市长,咱们可是代表山南省一起来的,咱们在展会期间,要互相照顾一下。”

    贾正军心里冷哼了一声,相互照顾一下?这可能吗?谁订的订单多,定了多少亿,都是要上报省委省政府的,我们去年突破了百亿大关,你们湖西市才订了六十亿,嘿嘿,我们能照顾你们吧?到手的政绩,我们不会让给你的,特别是我们白山市几个美国和英国的老客户。

    想到这里,贾正军笑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又看到孙青山,伸过手道:“你好,孙董事长。”

    孙青山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你好。”

    孙青山对欧阳志远的热情很冷淡,他对竞争水煤浆化工基失败的怨恨,都按在了欧阳志远的身上。

    欧阳志远看到孙青山对自己很冷淡,他收回了手。

    市长贾正军和孙青山带人离开,走进了香江大酒店。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这两人的眼神里,对你很愤恨呀?你和他们有过节?”

    欧阳志远苦笑道:“没有什么过节呀?就是在水煤浆化工基地的竞争中,他们白山市失败了。”

    寒万重笑道:“怪不得他们对你这么冷淡。”

    欧阳志远道:“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

    黄霞笑道:“白山市的人,他们的心胸也太低了吧。”

    欧阳志远笑道:“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