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欺男霸女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八章欺男霸女

    王盛举听说过曹时娜有个妹妹在湖西大学上学,但没有见过,今天一见,竟然长得如此漂亮,这让王盛举色心大动。嘿嘿,这种青春靓丽的美少女,要是搂在怀里,是多么的**呀。

    欧阳志远走进了梦幻彩楼。欧阳志远之所以来梦幻彩楼吃饭,他的目的,在于能发现什么意外的收获。

    寒万重那次说,那个戴墨镜礼帽的人,绝对就是市长关占平,那个和曹时娜在一起的光背男人,也是关占平,这就让欧阳志远对曹时娜和关占平起了怀疑。

    徐宇州死了,而徐宇州和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经常在梦幻彩楼吃饭,难道,他两人也和梦幻彩楼有关?

    王盛举和徐宇州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看来,梦幻彩楼是这些疑团的关键。自己只有多接触曹时娜,看看能否查出什么蛛丝马迹。

    欧阳志远刚走进大堂,就被眼尖的曹时娜看到。她连忙迎了过来。

    “欧阳市长,您好。”

    曹时娜微笑着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二楼的王盛举一看欧阳志远来了,吓了他一跳,连忙躲了回去。

    欧阳志远来这里干什么?来吃饭?

    王盛举想起来,自己曾经和徐宇州在一起喝酒,被欧阳志远看到过,这会不会引起欧阳志远的怀疑?

    自己还是小心为妙。

    欧阳志远一看曹时娜过来打招呼,他笑道;“曹经理,你好,给我一个小包间。”

    曹时娜笑道:“好的,欧阳市长,您几位?”

    欧阳志远的心情不太好,他低声道:“就我一个人。”

    大堂前的曹盈盈一看姐姐去迎客人,小丫头一看,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猛然一亮。

    好一位年轻英俊的男人。

    曹盈盈想不到,在湖西市,还有这么阳光的男人。

    世界上,不论男人和女人,都会对年轻英俊的异性,产生第一感官的好感。

    当姐姐称呼对方为欧阳市长的时候,吓了曹盈盈一跳。什么?这位年轻英俊的年轻人,就是湖西市最年轻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感到有人在打量自己,他抬眼一看,就看到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瞪着一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在看着自己。

    呵呵,好漂亮的小丫头,长得和曹时娜有点像。

    曹盈盈一看欧阳市长在看自己,她连忙垂下漆黑的睫毛,脸色一红,如同染了彩霞一般,内心狂跳。

    曹时娜笑道:“走吧,欧阳市长,我给您安排三楼的小包间。”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

    曹时娜笑着看着妹妹道:“盈盈,你等一下,我上去就下来。”

    曹盈盈点点头,不敢再看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这漂亮的小丫头,是你妹妹?”

    曹时娜道:“是的,我妹妹在湖西大学上学,今天来看我的。”

    两人说话间,来到了三楼的小包间。

    欧阳志远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酒,曹时娜就下去了。

    欧阳志远看着曹时娜的背影,心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神秘女人?能在梦幻彩楼站住脚?她的背后,又有什么样的秘密?市长关占平、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已经死亡的徐宇州,都和梦幻彩楼,还有曹时娜有关系。

    不一会,服务员送上来了酒菜。

    欧阳志远又想到了国煤能源强占的那块地,心情顿时很是郁闷,他倒了一杯酒,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净。

    看来,那块地是要不回来了,毕竟是投资了两个多亿的二甲醚化工厂。又不能拆,看样子,湖西市市委市政府,都害怕央企国煤能源背后的势力,他们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不敢招惹这件事。

    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都在得过且过,欧阳志远对宋光明失望透顶了。

    曹时娜下楼后,曹盈盈看着姐姐道:“姐姐,那个年轻人就是湖西市的副市长欧阳志远?”

    曹时娜点点头,看着妹妹道:“是的,就是欧阳市长。”

    曹盈盈笑道:“这么年轻的市长呀,年龄有二十三四吧?”

    曹时娜换没来得及回答,他就看到,外面走进来两名气度轩昂的年轻男人,两名男人身后,有五六名保镖模样的黑衣大汉,跟在后面。

    左边的年轻人有二十四五岁,长得一表人才,脸色白净,但一双微红的桃花眼,破换了他的整个美好形象,这就让人看着,这张脸带着一点邪气。

    他叫岳光水,是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经理岳宝山的儿子。

    右边的那名男子,年龄有二十六七岁,长得人高马大,身材魁梧,一双眼睛阴森森的寒芒四射,一看这人就比较阴厉,是好凶斗狠的脚色。这人叫柯正清,是国煤能源集团董事长柯云国的儿子。

    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经理岳宝山原来在燕京总部工作,和董事长柯云国的关系极好,因此,两人的儿子更是每天纠缠在一起,吃喝玩乐。

    岳宝山来湖西市担任分公司经理,柯正清和岳光水两人在燕京闲着无事,就跟来了。两人昨天刚到,听说湖西市的梦幻彩楼做的菜,在湖西市很是有名,两人今天就来了。

    梦幻彩楼的大堂经理也是位女同志,叫蔡柔琴,蔡柔琴一见来了两位新客人,她连忙迎了过去,微笑着道:“先生,欢迎您们的光临,请问您们是吃饭还是住宿?”

    岳光水瞪着一双桃花眼,看了一眼蔡柔琴,高傲的道:“我们从燕京来,听说你们梦幻彩楼的菜,在湖西市做的最好,我们要一间最豪华的包间,好菜尽管上。”

    蔡柔琴的眼皮子很活,一听对方是从燕京来的,再加上对方器宇轩昂,眼神高傲,着装名贵,都是世界名牌,她不敢怠慢,连忙道:“好的,先生们,请随我来吧,四楼的豪华包间。”

    “咦?”

    岳光水猛然看到了流光溢彩、青春逼人的曹盈盈,禁不住的惊呼了一声,一双眼睛顿时直了,盯着曹盈盈看个不停。

    岳光水想不到,在湖西市能看到这么漂亮的那孩子。他的双眼立刻露出贪婪的目光。

    柯正清一看岳光水的样子,他顺着岳光水的眼光一看,心里禁不住的一跳。

    好漂亮的妞,这要是压在身下,还不爽死?

    男人看到女人,首先想到的是性。

    两人都是色中饿鬼,特别是身后有着强大背景的柯正清,在燕京都肆无忌惮惯了,现在来到了湖西市这个小地方,他更是无法无天。

    柯正清快步走到曹盈盈的面前,一把攥住了曹盈盈的小手道:“小姐,能陪我们喝一杯酒吗?”

    曹盈盈猛然看到这个面目阴沉的男人,竟然拉住自己的手,让自己陪他们喝酒,她不禁厌恶的瞪了柯正清一眼,大声道:“你是谁?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陪你喝酒?你快放开手。”

    岳光水淫笑着走了过来,大声道:“小姐,我们柯哥让你陪酒,是看的起你,走吧,上楼。”

    柯正清伸手掏出一叠钱一晃,沉声道:“这是一万,你陪我们喝酒,这一万就是你的。”

    他说完,拿钱塞向曹盈盈的胸口。

    “拿开你的臭钱,滚开。”

    曹盈盈立刻气的满脸透红,怒火中烧。

    曹时娜一看妹妹受到了侮辱,她连忙拦在柯正清,大声道:“请你们放尊重点,我们这里不陪酒的。”

    “啪!”

    柯正清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曹时娜的脸上,沉声道:“老子就相中了这个小妞,今天一定要这个小妞陪老子喝酒,否则,老子就拆了你们的酒店。”

    曹时娜的脸上立刻青紫一片,多出了一个手掌印。

    “姐姐!”

    曹盈盈一声尖叫。

    柯正清攥紧了曹盈盈的手,冷声道:“走,上楼陪老子喝酒。”

    “放开我妹妹。”

    曹时娜恼怒的看着柯正清,拦在了他的面前。

    二楼的王盛举听到了外面的吵闹声,他小心的走出房间向下一看,猛然看到了一个男人正拉着曹盈盈,曹盈盈满脸透红,几乎哭了,而曹时娜就拦在那个男人面前。

    王盛举的脸色顿时很难看,脸色变得铁青。这是谁?竟然敢在这里撒野,真是找死呀。他一挥手,一个男人就来到了他的身旁,王盛举沉声道:“那人是谁?”

    这个男人道:“这人叫柯正清,是国煤能源集团新任董事长柯云国的儿子,昨天和岳宝山的儿子岳光水从燕京过来的。”

    “国煤能源集团新任董事长柯云国的儿子?”

    王盛举一听,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他知道,以自己的势力,根本惹不起人家,如果自己今天出手的话,自己是找死。

    那个男人点点头。

    王盛举退回房间,他想了一会,沉声道:“用公话给耿剑锋打电话报警,让他来处理这件事。”

    那人一听,他笑了,这是在借刀杀人呀。让耿剑锋来处理这件事,柯云国能饶了耿剑锋吗?

    那男人连忙道:“好的,我这就去给耿剑锋打电话。”

    那人一闪身,消失在楼梯口。

    柯正清一看有人拦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得冷哼一声,他一努嘴,身后的几个大汉,立刻冲了过来,一巴掌就把曹时娜打在了一边。

    岳光水冷笑道:“别给脸不要脸,今天要是不把我们兄弟陪好,老子就让人拆了你这酒店。”

    “姐姐!”

    曹盈盈一看姐姐挨打,她的眼泪留下来了。

    曹时娜抬头看了一眼二楼王盛举的房间,她知道,王盛举就在房间里。

    但王盛举竟然没有出来,这让曹时娜很是失望。

    “走,小妞,咱们上楼喝一杯,今天好好的陪你哥哥,要是把哥哥陪的舒服了,哥哥给你两万块。”

    柯正清猛地一拉曹盈盈的手臂,狠狠的把他拖向楼梯口。

    “放开我,你们这些流氓!”

    曹盈盈被柯正清拖到了楼梯上,曹盈盈尖叫着,又踢又叫。这让柯正清十分的生气,他扬起手臂,一掌打向曹盈盈的脸,大骂道:“不识抬举的贱……”

    柯正清还没骂完,他感觉一道人影一闪,一把铁钳一般的大手,死死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放开她!”

    一声炸雷一般的低喝,在柯正清的耳边炸响,吓了柯正清一跳。

    柯正清抬眼一看,只见一位年轻人正冷笑着抓住自己的手腕。

    柯正清一声冷笑道:“你是谁?敢管老子的事?你找死不成?”

    欧阳志远不屑的冷哼一声,手一用力,一阵剧烈的疼痛,在柯正清的手腕处传来。

    “放开她。”

    欧阳志远冷声道。

    剧烈的疼痛让柯正清的脸色顿时变得蜡黄,他连忙松开曹盈盈的手。

    曹盈盈连忙跑到欧阳志远的身后,藏了起来。

    曹时娜一看欧阳志远出来了,她顿时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的妹妹有救了。

    柯正清一看到手的小妞被这个年轻人给搅了,而且这个年轻人竟然捏的自己手臂如同裂开一般,他勃然大怒,咆哮道:“你他妈的是谁?老子让人弄死……”

    欧阳志远没等他骂完,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踹在柯正清的肚子上。

    “嘭!……啊!”

    柯正清被踹的几乎飞了起来,一声惨叫,咕噜咕噜的滚下楼梯。

    岳光水一看柯正清被人打了,而且被人一脚踹的滚下楼梯,他立刻大声道:“他妈的敢打我大哥,你知道他是谁吗?”

    欧阳志远在房间里正喝酒。猛然听到外面熙熙攘攘,吵闹一团,还夹杂着曹时娜的愤怒哭喊声。欧阳志远连忙走了出来,他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正拖着曹时娜的妹妹曹盈盈在楼梯上向上走,嘴里骂骂咧咧,曹盈盈不肯,在挣扎着,这个男人就凶狠的一掌打向曹盈盈的小脸。

    曹盈盈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要是被打,这张脸就会开花。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就冲了过来。朗朗乾坤,竟然患有这种恶少,在欺男霸女。

    欧阳志远冷哼道:“他是谁?有种报上名来。”

    岳光水嘿嘿冷笑道:“你他妈的站稳了,别吓破你的狗胆,他就是国煤能源集团柯董事长的公子柯正清,燕京周家的人。”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一愣。这也太巧了吧,柯云国的儿子怎么会来到湖西市?

    欧阳志远道:“你又是谁?”

    岳光水冷笑道:“老子叫岳光水,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经理岳宝山是我父亲。”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冷笑道:“嘿嘿,原来是岳宝山的儿子,你们这些官二代到处欺男霸女,眼里还有法律吗?

    岳光水哈哈大笑道:“狗屁!什么法律?那些都是给你们小老百姓定的,吓唬你们的,对我们没用。”

    这时候,柯云国从地上爬起来,他咆哮着道:“都他妈的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弄死这个王八蛋,快上!”

    那些保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主子在湖西市这个小地方会被打,他们一时间都愣住了,现在一听柯正清让打人,几个保镖立刻嗷嗷叫着冲向欧阳志远。

    “小心!”

    欧阳志远身后的曹盈盈一看这些大汉冲了过来,连忙提醒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冷笑道:“一群不知道死活的狗东西。”

    欧阳志远说完,不退反进,冲进了这群保镖之中。

    “嘭嘭……嘭嘭!”一阵爆响,眨眼间,五六个保镖被欧阳志远干净利索的放倒在地。

    岳光水冲向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一拳就打在他的肚子上。

    “嘭!嗷……。”

    岳光水被打得象虾米一般的弯下了腰,一头抢在地上,连脸都抢破了,顿时疼的他脸色煞白。

    柯正清一看自己的保镖和岳光水都被这个年轻人快速的放倒,他顿时愣住了。

    这个年轻人这么厉害。

    曹盈盈看着欧阳志远干净利索的打到了这些保镖,小丫头的眼睛亮了起来,清澈的大眼睛露出一抹欣喜的神彩。

    好棒的身手!

    曹时娜看着欧阳志远打倒了那些保镖,脸上并没有欣喜,她倒是替欧阳志远担心起来。

    那个男人竟然是国煤能源集团董事长柯云国的儿子柯正清,另一个男人是岳宝山的儿子,都是来自燕京的官二代呀。

    柯正清指着欧阳志远冷声道:“你……你是谁?竟然敢打我,老子饶不了你。”

    这时候,外面警笛声大作,很多警察冲了过来,后面跟着副局长耿剑锋。

    柯正清一看警察冲了进来,他的脸色一喜,嘿嘿冷笑道:“警察来了,你狗日的等着,老子让他们抓起来你。”

    柯正清说完,拿出电话,就想给父亲打电话。

    欧阳志远一掌打掉了他的电话,冷笑道:“想打电话吗?今天晚上,就怕你要在拘留所蹲一夜吧。”

    耿剑锋接到了陌生人打来的电话,说有人在梦幻彩楼打架,今天他正好在局里值班,他立刻带人赶过来了。

    耿剑锋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阴沉着脸,站在那里,地上倒着一片哼哼唧唧的大汉。

    耿剑锋连忙走过来道:“欧阳市长,您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