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可怕的怀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章可怕的怀疑

    副局长耿剑锋坐下来,把和欧阳志远商量好的案情,详细的向王盛举汇报了一遍。

    王盛举仔细的听着耿剑锋的汇报,他的脸色变幻不停。

    耿剑锋回报的这些情节,他都听说过了,但是欧阳志远是怎么知道徐宇州要去毒品交易?这个问题,是自己必须要查清楚的。

    难道徐宇州身边有卧底的?这个卧底的人是谁?自己一定要找出来。

    王盛举看着耿剑锋道:“耿局长,欧阳市长是怎么知道徐宇州要去毒品交易?”

    耿剑锋道:“王书记,这个,欧阳市长没有说。”耿剑锋按照欧阳志远交代好的,他把什么都推在欧阳志远身上。

    王盛举又问了很多细节问题,然后让耿剑锋回去了。

    看着耿剑锋的背影,王盛举知道,欧阳志远之所以对自己保密,他是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自己一直和徐宇州在一起,欧阳志远见过几次。

    王盛举的眼里闪过一道浓烈的杀机。

    要不要除掉欧阳志远?这人一直就是自己的仇人,虽然他救过自己,现在他又救了自己的弟弟王盛民。可是,现在,欧阳志远已经是自己的最大威胁了。所有威胁自己的人,都要死!哪怕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什么是救命恩人?狗屁,就是救命恩人阻挡了自己的路,也要干掉。

    王盛举的眼神变得如同恶魔一般,阴森森的透出浓烈的杀机。

    王盛举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坐车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大楼,他走向市长关占平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插手公安系统的事,自己决不能善罢甘休。

    湖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和六处处长郑伟坐在办公室里,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薛兆国的眼里露出一丝万幸的眼神。

    昨天夜里真是危险至极,要是跑慢一点,自己和郑伟就完蛋了。

    徐宇州被人家下套干掉,警察竟然预先埋伏,而且带队的,竟然是副市长欧阳志远,副局长耿剑锋和一处刑侦处处长周玉海跟随。

    徐宇州得罪了谁?竟然被人家一枪爆头?但这次毒品交易,是虎爷交代下来的,难道有人泄露了虎爷的消息?这怎么可能?

    薛兆国看了一眼郑伟道:“郑处,昨天真是危险呀,要不是咱们跑得快,你我……。”

    郑伟低声道:“你我福大命大造化大,咱们没事就行,现在好了,过去咱们被徐宇州下了套,都和他搅在一起,现在,我们自由了。”

    郑伟的话,让薛兆国的心里一愣,对呀,徐宇州一死,自己和郑伟真的自由了。

    薛兆国的眼里露出了狂喜,他低声道:“对,我们自由了,再也不会受到他的威胁了。”

    薛兆国的心里顿时感到无比的轻松。

    徐宇州死的好呀,虽然自己和郑伟跟着徐宇州走私贩毒,挣了不少钱,一辈子已经吃喝不愁了,但每天却过得提心吊胆,没有一天安宁。

    现在,徐宇州一死,自己和郑伟就如同冲出笼子的小鸟,自由了。

    薛兆国低声道:“郑处,我觉得,咱们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了。”

    郑伟低声道:“是的,我也不想过整天提心吊胆的日子,原来咱们不是缺钱吗?要不是缺钱,咱们能上了徐宇州的当?跟他贩毒?”

    薛兆国低声道:“我决定,洗手不干了,从今以后,不再贩毒走私,我有老婆孩子,还有父母,我不想下半辈子死在监狱里。”

    郑伟低声道:“薛局,我也是,但就怕虎爷不会放过我们,徐宇州的事,虎爷都很清楚,现在徐宇州死了,虎爷肯定要找他的新代理人。”

    薛兆国一听,脸色顿时暗了下来,他的脸上露出了后悔的神情和不甘。

    郑伟一看薛兆国的脸色,他连忙道:“说不定,虎爷找别人,想贩毒走私的多得是,想发财的更多。”

    薛兆国点点头道:“也有可能,但愿虎爷不在找我们,老天给一个让咱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郑伟苦笑道:“薛局,会的。”

    薛兆国的心里之所以有了后悔的想法,他想退出走私贩毒这条路,是因为,他看到了徐宇州的下场。

    徐宇州这么有钱,就是八辈子也花不完的钱,但现在却被人一枪爆头。

    钱不重要,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了命,什么都是空的了。

    市长关占平坐在办公室内,他吸着烟,眉头微微的皱着。

    窗外的天空中,那只鹰隼在缓慢的盘旋,犀利的眼神,盯着远处的鸽群。

    这只鹰隼就住在市政府大楼的信号塔上,已经来了好几年了。

    猛然,鹰隼瞬间如同利箭一般,射向飞过来的鸽群。鸽群立刻大乱。鹰隼冲进了鸽群,锐利的爪子一挥,羽毛乱飞,血肉横飞,一只鸽子哀鸣着,在它的利爪下挣扎。

    鹰隼一声长鸣,飞向信号铁塔。

    关占平不止一次看到这种弱肉强食的血腥猎杀场面,每一次看到这个场面,他的战意就会变得强烈起来。

    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板。

    秘书懂顶义敲了敲门,走了进来,轻声道:“关市长,政法委王书记来了。”

    关占平沉声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政法委书记王盛举走了进来。

    “关市长,您好。”

    王盛举连忙向关占平问好。

    关占平一指沙发道:“坐吧,王书记。”

    王盛举坐在沙发上,脸色很不好看,他看着市长关占平道:“关市长,昨天夜里,副市长欧阳志远插手公安局的事,您听说了吗?”

    市长关占平点了点头道:“我听说了。”

    王盛举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他气愤的道:“欧阳志远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我们公安系统什么时候,归他管辖了?所有的副市长都像他那样,正个湖西市都不乱套了?”

    关占平沉声道:“这件事,我知道了,明天的常委会上,我提出来。”

    王盛举道:“这种事,要严肃处理,决不能让某些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坏了规矩。”

    关占平看着王盛举道:“说说昨天的案情,是怎么回事?”

    关占平的心里开始对欧阳志远起了戒心。

    王盛举低声道:“不知道欧阳志远是从什么渠道得到了华宇集团董事长徐宇州要到徐庄码头进行毒品的消息,他带领副局长耿剑锋和一处处长周玉海,在徐庄码头埋伏。但是,所谓的毒品交易竟然是假的,对方来了一个杀手,一枪就把徐宇州的脑袋打爆。杀手也被欧阳志远他们打死了。”

    王盛举又详细的叙述了一遍事情的整个过程。

    市长关占平一听,他的内心震惊极了。欧阳志远竟然能知道徐宇州到徐庄码头的消息,看来,徐宇州身边的人,不可靠,里面的人肯定有被欧阳志远收买的。

    市长关占平道:“徐宇州手下的人,关在哪里去了?”

    王盛举低声道:“欧阳志远把这件事,越级向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汇报了,省厅连夜来人,把徐宇州手下的人控制起来了,现在,我也不知道关押在什么地方。”

    市长关占平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冷声道:“欧阳志远到底想干什么?他眼里还有湖西市政府吗?有事情不向市委市政府汇报,而是直接越级向省公安厅汇报,这样,他把湖西市置于何地?”

    王盛举一看市长关占平生气,他趁机道:“关市长,人家的背景强大呀,人家有个好外公,省委书记是人家的未来岳父,整个湖西市的官员,人家根本没放在眼里。”

    市长关占平冷哼一声,眼里露出一丝不屑道:“再有强大的背景,不是还要在湖西市当副市长吗?有本事直接到中央当官去。”

    王盛举低声道:“欧阳志远即使不向我沟通,但最起码的在夜里,也要向您汇报情况吧?您毕竟还是湖西市的市长。”

    市长关占平冷笑道:“他眼里哪里还有我这个市长?他越级汇报,让省厅来人,就是全盘否定了整个湖西市的领导,真是嚣张至极。”

    王盛举道:“明天的常委会上,您一定要使劲的敲打他一下,否则,以后湖西市的官员要都像他一样,省里的领导怎么看我们?我们湖西市干脆改成省代管市了。”

    市长关占平冷笑道:“是该敲打他一下了。”关占平的心里不仅起了要敲打欧阳志远的想法,而且他还动了杀机。

    这次行动,欧阳志远竟然提前得到了消息,这对自己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自己设套干掉了徐宇州,但在下手的时候,欧阳志远竟然带领警察在徐庄码头等候,他是怎么知道徐宇州要到徐庄码头的?一定有人向他透露除了消息。

    那么就是说,徐宇州身边的人,有欧阳志远的人。这是一个可怕的消息呀。

    任何人对自己有威胁,自己就要提前下手。

    欧阳志远送走了游思雨,他看着寒万重道:“你那个说了半截话,你在梦幻彩楼的门前,看到了谁?”

    寒万重道:“欧阳市长,你知道,我们特战队的观察力极强,任何人的身影和背影,特别是我们熟悉人的背影和身影,我都能过目不忘。”

    欧阳志远点点头,特战队有一个科目,就是记忆力和分辨力的训练,那就是分辨你见到过人的背影和身影。寒万重是特战小分队的小队长,他的分辨能力和记忆力极强。

    寒万重道:“我看到一个人影,那人的身影,虽然带着礼帽和墨镜,极力不让人认出他来,而且还化了妆,但我看那人像极了市长关占平。”

    欧阳志远一听,看着寒万重道:“你没有看错?”

    寒万重道:“我不会看没错的,市长关占平,我经常见。”

    欧阳志远心道,关占平化了妆,来梦幻彩楼干什么?他猛然心里一动,从怀里掏出王战拍的那张曹时娜和一个人亲热的照片,放在寒万重的面前道:“看看这个背影是谁?”

    这张照片,只有这个男人的背影。

    “关占平!”

    寒万重一口就说出来这人是谁。

    “你说什么?他是关占平?这怎么可能?你敢肯定?”

    欧阳志远这次吓了一跳,看着寒万重。

    寒万重道:“欧阳市长,你没有经过这方面的特殊训练,我对人的背影很有研究的,而且我有过目不忘的特长,我敢肯定这人就是关占平。”

    欧阳志远低声道:“这人要是关占平的话,他和曹时娜的关系肯定很好,难道梦幻彩楼是关占平的?”

    寒万重点点头道:“我看到关占平进去了,但他在梦幻彩楼里呆的时间不长,有十分钟,又匆忙的出来了,走过了马路,就开始打电话,而且换了手机。”

    寒万重的装备都在车里,他有望远镜。

    欧阳志远道:“这又能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曹时娜和关占平的关系很好。”

    寒万重道:“欧阳市长,徐宇州可是经常来梦幻彩楼的。”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再次狂跳,不会吧,难道关占平和徐宇州有什么联系?这怎么可能?

    徐宇州和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有联系,薛兆国是关占平一个战壕里的人,难道……。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冷汗流了下来,他不敢想下去了。

    自己要搜集证据,才能证明自己的想法和揣测。

    看来,事情的谜底,曹时娜知道。

    第二天常委扩大会议的主题,就是加快海阳不冻港的建设速度,矿务局的煤化工基地尽快对外招标。

    常委扩大会议,除了常委们参加外,所有和这次主题有牵连的领导,都被邀请参加。

    市委书记宋光明首先讲话。

    宋光明看了看大家道:“蓝天集团投资海阳不冻港,我们的海阳不冻港,终于正式建设了,但建设的速度,还没有达到我们的理想速度,方市长,你是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你可要在保证质量和安全的情况下,把速度尽量加快。”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连忙道:“好的,宋书记,我一定把您的指示精神传达下去。”

    宋光明又看了一眼主管城建的副市长马加山和城建局长郭兴刚道:“这件事,还要马市长和郭局长很好的配合,海阳不冻港需要什么,你们都要想尽一切办法满足。”

    副市长马加山忙道:“宋书记,您放心吧,我和郭局长一直在海阳不冻港工地,我们会很好的配合的。”

    城建局长郭兴刚道:“宋书记,您放心吧,我们一定配合好方市长的。”

    宋光明笑道:“好,那我就放心了。”

    宋光明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你的煤化工水煤浆基地的招标工作准备的怎么样了?要是准备好了,这个星期就开始招标。”

    欧阳志远忙道:“宋书记,我们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已经在网上开始招标了。”

    宋光明笑道:“呵呵,你的速度不慢呀,网上招标开始了。”

    市长关占平没等欧阳志远说话,他冷哼一声道:“宋书记,你问问他昨天夜里干什么去了?”

    宋光明看了一眼市长关占平,又看了看欧阳志远。

    昨天夜里,欧阳志远带领公安局副局长耿剑锋和刑侦处长周玉海的行动,宋光明早就听说了。他知道的情况,要比市长关占平还要早。

    当宋光明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同样让宋光明一愣,欧阳志远这是破坏了规矩呀,公安系统不属于欧阳志远管辖,欧阳志远的行动,超越了自己的工作范畴,这是做官的大忌。

    宋光明也不明白,欧阳志远为什么回这样做。

    他本来想问问欧阳志远这件事,但他又忍住了,欧阳志远没有向自己回报,自己就当做不知道。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肯定不会高兴地,但宋光明没有想到,市长关占平首先问责欧阳志远。

    王盛举和市长关占平是一个战壕的呀,看来,关占平要替王盛举出头。

    欧阳志远一看市长关占平在常委扩大会议上,要对自己兴师问罪,他看着市长关占平道:“关市长,昨天夜里的事,我没来的极向您汇报,当时的情况很急……。”

    欧阳志远的话还没有说完,政法委书记王盛举一声冷哼道:“欧阳市长,一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你别忘了,你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你还不是政法委书记,你怎么能管闲事?管起我们公安局里的事情来了?你眼里还有没有市里的领导?有没有我这个主管政法的书记?你……你这是越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