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王盛举的愤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十九章王盛举的愤怒

    徐宇州的意识刹那间陷入了无穷的黑暗中,他的脸上瞬间露出了强烈的恐惧,他看到,无穷的黑暗深渊中,数不清楚的冤魂,咆哮着哀嚎着,挥舞着白骨森森的锋利爪子,冲了过来,把自己撕碎。

    那个杀手的枪,又快又准,这一枪,打的干净利索。

    但寒万重的枪几乎和他同时扣动了扳机。

    “呯!”

    子弹同样划破了夜空,准确的打进了那个杀手的眉心。

    杀手一头栽倒在地。

    码头的现场,顿时乱作一团,谁都绝对不会想到,河面上停下来的船,竟然不是来送货的,而是来了个杀手,一枪就干掉了自己的老板。

    薛兆国和郑伟的反应极快,两人看到徐宇州备人打死,两人瞬间就知道事情有变,薛兆国一声低喝:“快走!”

    两人快速冲进了黑暗之中。

    河面上的船,在开完枪之后,快速的转舵,逃向大海。

    水泥管子里的欧阳志远同样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变化,徐宇州竟然被人一枪干掉,这怎么可能?

    对方难道不是来送货的?徐宇州上当了?

    这是个必杀的局!有人要杀徐宇州,因此,说是来送货,然后一枪干掉了徐宇州。

    徐宇州肯定得罪了他惹不起的人物,招来杀身之祸。

    欧阳志远听到了寒万重开枪的声音,在望眼镜里,欧阳志远看到了那个杀手倒在了船舱里。欧阳志远立刻给耿剑锋打电话。

    “耿局长,快截住那条船,那条船逃向你们的方向,船上有杀手,他们杀了人在逃走,注意安全。”

    欧阳志远快速的通知耿剑锋。他不知道,船上是否还有别的杀手。

    “好的,欧阳市长!”

    耿剑锋一听那艘船上有杀手,而且还杀了人,他立刻让船做好拦截准备,只要对方过来,立刻拦截。

    周玉海听到了枪声,他立刻带领两名警察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让游思雨藏在水泥管子里不要出来,他和寒万重闪电一般的冲向乱作一团的贩毒团伙。

    由于徐宇州的被杀,导致那些家伙失去了主心骨,被欧阳志远、寒万重、周玉海他们全部抓获。

    这些人在欧阳志远和寒万重面前,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

    欧阳志远控制住这些人,他立刻给省厅副厅长周江河打电话,向他仔细的汇报了今天晚上的行动。

    欧阳志远的这次行动,他没有向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汇报,因为,湖西市的官员中,他谁也不相信。

    副厅长周江河在回去前。欧阳志远曾经和周江河说过,发现贩毒线索,自己可以和耿剑锋他们一起行动,并不要向市委汇报。

    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一听欧阳志远说,抓住了一批毒贩,贩毒头子是华宇集团的徐宇州,而且被杀手打死,他连夜让何文婕带队赶来。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当场审问那些毒贩后,立刻带人搜查了徐宇州的那幢别墅小院,在里面搜出了毒品和枪支。

    再说耿剑锋接到了欧阳志远的命令,立刻让船只做好拦截准备。

    不一会河面上传来了马达声,那艘渔船快速的逃了过来。

    耿剑锋立刻让自己的船冲了出来,拦在河的中间。

    那条船上的人猛然看到冲出来一条船,拦在河中间,掌舵的人立刻慌了神,就想加速逃走。

    “鸣枪!”

    “呯呯呯!”

    三名警察立刻对着天空鸣枪,吓得掌舵之人连忙减速熄火。

    耿剑锋带领三名警察冲上了那条船。

    船上的两名男人看到警察持着枪冲了上来,吓得直打哆嗦。整条船就只有这两个明显是渔民的人,还有一具眉心中弹的尸体和一把阻击步枪。

    船上没有一点毒品。

    耿剑锋看着这对父子,沉声道:“你们是谁?认识那个已经死了的杀手吗?”

    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哆嗦着道:“警……察同……志,我们是鱼满村的……渔民,那人是租赁了我们的船,谁想到,这人竟然有枪,在快到码头的时候,还开了一枪。”

    耿剑锋沉声道:“看一下你们的身份证。”

    那个年轻人立刻拿来两人的身份证。

    耿剑锋仔细的核实了两人的身份证,这两个人果然鱼满村的渔民。

    耿剑锋道:“走吧,上码头。”

    两条船开向了徐庄码头。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游思雨在审问那些贩毒的虾兵蟹将,他想在里面找出有关虎爷的蛛丝马迹,但是,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虎爷的存在,他们心中的老板,就是徐宇州。

    “报告,耿局长带人来了。”

    一位警察跑进来报告。

    欧阳志远一听耿剑锋回来了,连忙站起来,迎了出去。他刚走出房门,就看到耿剑锋和三位警察,带着两个男人走进院子里。

    欧阳志远笑道:“耿局,船上就只有这两个人?”

    耿剑锋忙道:“欧阳市长,船上就这两个人,那个杀手雇了这条船,但杀手已经被人一枪爆头了。”

    欧阳志远回过头来,看着寒万重道:“你的枪法真准。”

    寒万重脸色一红道:“那个杀手的动作太快了,他开枪没有任何的征兆,一枪就打爆了徐宇州的脑袋,我看到他开枪的同时,我并不知道他要杀谁,我只好也开枪了。”

    欧阳志远本来想让耿剑锋活捉船上的人,但唯一的杀手,又被寒万重干掉,这次的行动算是失败了。唯一有收获的是,知道了徐宇州就是湖西市的一个贩毒头子,而且还证明了副局长薛兆国果然参加了贩毒活动。

    欧阳志远道:“我没说你开枪是错误的,即使你不打死那个杀手,想要活捉他,也是很难的。”

    欧阳志远知道,杀手是活捉不了的,寒万重就是不打死他,也不一定能从这个杀手嘴里得到什么。现在很多人都登陆杀手网,直接聘请杀手,网上划账,互相并不知道底细。

    欧阳志远又仔细的审问了那两个渔民,也没有什么新意,欧阳志远就让那两个渔民先回去了。

    欧阳志远让周玉海连夜回去,去搜查徐宇州的公司和住址。

    欧阳志远他们就在别墅里休息,等待何文婕的到来。

    现在已经快四点了,欧阳志远看着游思雨道:“丫头,你在沙发上睡一会。”

    游思雨道:“困死我了,我先睡一会了。”

    欧阳志远给她找来了一床干净的被子,盖在了游思雨的身上。游思雨一会就睡着了。

    欧阳志远让耿剑锋先睡一会,两名警察站岗,看着那些抓来的毒贩。

    第二天早晨天刚亮,何文婕就带着重案处的人到了。

    欧阳志远迎了出去。

    何文婕下了车,看到了志远,她连忙问道:“志远,什么情况?”

    欧阳志远道:“先进房间再说吧。”

    两人走进了另一间房间,把整个过程向何文婕说了一遍,当何文婕听到,公安局的副局长薛兆国参与贩毒的时候,她吃了一惊。

    “志远,你看清楚了吗?”何文婕低声道。

    欧阳志远道:“虽然他戴着面具,我一眼就看出来,他就是薛兆国,郑伟和他的关系最好,我一直就怀疑薛兆国参与贩毒。”

    何文婕低声道:“看来,湖西市的公安系统,该整顿了。”

    欧阳志远低声道:“整顿什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要抓的是虎爷。”

    何文婕看着志远道:“你们这次行动,就怕已经打草惊蛇了,虎爷绝对能察觉到你们的行动,况且,徐宇州又被打死了。”

    欧阳志远一听何文婕这样说,苦笑道:“我们知道有毒品交易,不能不行动呀?我们行动,也是想看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绝没想到,这是人家设计好的一个陷阱,是来杀徐宇州的,看来,徐宇州得罪了什么恐怖的人了,这才招来杀身之祸,既然不是毒品交易,这就和虎爷无关了。”

    何文婕道:“能杀徐宇州的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人,徐宇州这个人肯定和虎爷有关系,这个人杀了徐宇州,虎爷肯定会派人调查的,湖西市能瞒过虎爷的事,不多,但愿虎爷能露出马脚,我们能抓住这个人。”

    欧阳志远道:“早晚会抓住他的。”

    上午的时候,欧阳志远送游思雨回湖西大酒店。

    在车内,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我们今天就回去了。”

    欧阳志远道:“燕京距离湖西市不远,有空常来看看。”

    游思雨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想起昨天夜里两人在水泥管子里的暧昧,小丫头的脸色一红,小声道:“以后,有什么新闻,给我打电话,我立马赶过来。”

    欧阳志远叹了一口气道:“湖西市,就是这么个地级市,就有这么多事,走私、贩毒、抢劫,层出不穷,以后,我肯定会给你打电话的。”

    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昨天夜里,谢谢你的肩膀。”

    欧阳志远笑道:“谢什么?我是你欧阳大哥,别说是肩膀,就是整个怀抱,都可以借给你的,丫头。”

    游思雨的脸色一红,昨天夜里实在太冷了,自己就是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几个小时,那怀抱真温暖呀,自己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路虎开到了湖西大酒店,游思雨下了车。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再见。”

    游思雨轻声道:“再见,欧阳大哥。”

    看着路虎消失在汽车和人流中,游思雨叹了一口气,一种说不上来的惆怅,在心头升起。

    国土资源部和农业部的调查结束了,调查的结果和霍家反映给顾老的情况基本一致。

    今天上午,调查组和游思雨回了燕京。

    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呆呆的发愣,他绝没有想到,前两天还和自己在一起喝酒吃饭的徐宇州,竟然会被人一枪爆头。

    徐宇州得罪了谁?谁敢杀了徐宇州?徐宇州可是虎爷的人。

    虎爷绝对不会放过杀徐宇州的凶手的。

    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副局长耿剑锋、一处的周玉海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参加了这次行动。

    真是岂有此理,一个副局长和一个处长,有案情竟然不向自己汇报而私自行动,眼里还有自己这个政法委书记吗?自己还是湖西市的公安局长。

    耿剑锋和周玉海怎么会得到消息的?

    他们在隐瞒什么?

    欧阳志远虽然是副市长,但他主管的是工业,不是政法,他的手伸的也太长了吧?竟然和耿剑锋一起去徐庄码头,真是目中无人呀。

    王盛举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让秘书去叫副局长耿剑锋。自己要好好的问问耿剑锋,他的眼里,还有自己这个局长和政法委书记吗?

    不一会,耿剑锋敲门走了进来,轻声道:“王书记,您找我?”

    “啪!”

    王盛举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桌子上的茶杯跳起来很高。

    “耿副局长,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局长吗?昨天夜里的行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向我汇报?你们这是私自行动!”

    王盛举怒不可破的拍着桌子,两眼死死的盯着耿剑锋。

    耿剑锋的脸色很平静,他看着王盛举道:“王书记,昨天的事情,来的太突然,很紧急,我接到欧阳市长的通知,他立刻让我带人赶过去,所以,我没来的极向您汇报。”

    欧阳志远已经和耿剑锋、周玉海说好了,王盛举问的时候,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到自己身上来。

    欧阳志远已经不敢相信湖西市的公安局了,他也不相信湖西市的所有官员。

    所以,昨天的事,他没有向领导们汇报。

    “欧阳市长?欧阳副市长主管的是工业,他什么时候主管公安局了?耿副局长,你这是私自行动?要受处分的?”

    王盛举阴沉着脸道。

    耿剑锋轻声道:“王书记,我是副局长,按照条例规定,在紧急情况下,我是有权力带领人出去执行任务的。”

    王盛举冷哼一声道:“你是有权力执行任务,但在去执行任务的路上,就不能向我汇报?打个电话的时间不行吗?”

    耿剑锋道:“对不起,王书记,当时一心想着去执行任务,没来得及向您汇报。”

    王盛举道:“你现在有时间向我汇报案情吗?”

    耿剑锋道:“好的,王书记,我现在向您汇报一下案情。”

    王盛举沉声道:“你坐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