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杀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十八章杀局

    郑伟自从被欧阳志远在身上拍了那一掌,被拍之处,时常冒出一股冷气,这让他胆战心惊,害怕的要死。

    这一段时间都没有来货,欧阳志远已经问了几次了,今天终于来货了。

    自己可不想死,郑伟在寻找机会,给欧阳志远打电话。

    薛兆国低声道:“你下楼准备好车,我随后就到。”

    郑伟一听,不由得狂喜,自己有机会通知欧阳志远了。郑伟忙道:“好的,老大。”

    郑伟快速的来到楼下,开出一辆越野悍马,

    他在车里拨打着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正和游思雨喝酒,他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郑伟的号码,顿时精神一震,

    他连忙接了过来。他没有避讳游思雨。

    “欧阳市长,听好了,徐庄码头,凌晨两点有毒品到。”

    郑伟刚说到这里,就看到了薛兆国快步走下楼来,他连忙挂上电话。

    薛兆国低声道:“走。”

    欧阳志远一听郑伟说有毒品到,他立刻精神一震,他还想再问什么,但郑伟挂上了电话。

    徐庄码头是一个小码头,是个渔村码头,距离湖西市不远,是一条通往大海的河汊,两小时的路程。

    欧阳志远在想,是不是要通知刑侦一处处长周玉海和副局长耿剑锋。湖西市公安局的人,欧阳志远只相信周玉海和耿剑锋两人。

    虽然欧阳志远想抓住背后的虎爷和隐形人,但看看这次毒品交易,能否打开缺口。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他分别给耿剑锋和周玉海打了电话,让他们带上忠诚可靠的警察,人数不要多,不要开警车,在东郊路口等候自己。

    耿剑锋和周玉海都下班了,他们一听说有情况,立刻返回警察局,带着五名忠诚可靠的警察,坐上两辆桑塔纳,赶向东郊路口,等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游思雨低声道:“毒品交易?我和你一起去。”

    欧阳志远苦笑道:“很危险的,贩毒分子手里都有枪,你还是回湖西大酒店吧。”

    游思雨快速的拿起自己的包,倔强的小声道:“我一定要跟你去。”

    欧阳志远看着游思雨的态度坚决,只好道:“那好吧,但你要听我的,在我身后,不要乱说话。”

    游思雨一听欧阳志远答应了,小丫头笑着道:“我一定听你的。”

    欧阳志远道:“走吧。”

    两人快速的走下楼,欧阳志远结完帐,走了出去。

    寒万重一看两人出来了,连忙把车开了出来,打开车门。

    寒万重道:“志远,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影。”

    欧阳志远笑道:“你看到谁了?”

    寒万重道:“我看到一个戴礼帽墨镜的人,那个人影走进梦幻彩楼,没有多长时间又出来了,那个人的身影,像极了一个人。”

    欧阳志远知道,象寒万重这种特战精英,都有直觉和过目不忘的本领。

    欧阳志远道:“像谁?”

    寒万重看了看游思雨道:“算了,我还不敢肯定,回来再说吧。”

    寒万重和游思雨不太熟悉,他不敢说出来这人像谁。

    欧阳志远一见寒万重没有说下去,他立刻道:“走,到湖西市东郊的路口。”

    寒万重猛一加油门,车子直奔湖西市东郊路口而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来到了东郊路口,欧阳志远看到了两辆桑塔纳停在路旁,他让寒万重靠了过去。

    湖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耿剑锋和周玉海看到欧阳志远的路虎来了,两人走下车。

    欧阳志远打开车门走了出,看了看两人带来的几名警察,低声道:“都可靠吗?”

    耿剑锋点点头道:“欧阳局长,都是我们的人,很可靠。”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耿局,你派人找一条船,埋伏在距离徐庄码头三四里路的地方,防止对方的船只逃走,断了他们的后路,船上一定要派我们的人,你亲自带领人过去最还。”

    耿剑锋点头道:“好的,欧阳市长,我亲自带三名警察去。”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的,麻烦您了耿局长,你们埋伏好了后,听我电话在行动。”

    耿剑锋笑道:“好的,欧阳市长,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去了。”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的,去吧。”

    耿剑锋带领三名警察,开了一辆桑塔纳,消失在夜色中。

    欧阳志远刚一进入官场,耿剑锋就在傅山县公安局担任副局长,那时候,耿剑锋的位置在欧阳志远的上面,现在,欧阳志远已经是副厅了,虽然耿剑锋也升迁到副处了,但是他的级别要比欧阳志远低两个级别。欧阳志远升迁的速度,让耿剑锋很是吃惊。

    两人在傅山县,已经合作多次了。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周处,你带领两名警察,跟我走,咱们找到一个能看到徐庄码头的制高点,埋伏起来,等侯对方的出现。”

    周玉海低声道:“好的,欧阳市长。”

    两辆车快速的划破夜空,开向徐庄码头。

    徐庄码头的一座别墅里,华宇集团的董事长徐宇州坐在沙发上,五六位黑衣大汉站在他身后,他猛地抽了一口烟,看着带着面具的薛兆国和郑伟道:“都准备好了么?”

    两人之所以戴着面具,他们不想让徐宇州手下的保镖,看到自己是谁。

    郑伟连忙道:“老板,都准备好了。码头值班的人员都换成了咱们的人,这次,保证万无一失。”

    徐宇州冷声道:“好,有财大家一起发,我不会忘记兄弟们的,这次的货数目不小,咱们都小心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要是出了差错,别怪我心狠手辣。”

    众人齐声道:“是,老板。”

    徐宇州道:“大家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凌晨一点到码头等候,两点准时接货。”

    众人恭声道:“是,老板。”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的车赶到徐庄码头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距离毒品交易的时间还差三个小时。

    欧阳志远让寒万重把车停在一个很偏僻的胡同,他看了一眼游思雨道:“游思雨,外面很冷,你现在车里暖和,我和周玉海他们去看看地形。”

    游思雨点点头道:“不要忘了来接我。”

    欧阳志远笑道:“不会忘了你的。”

    周玉海走下车,欧阳志远道:“走,咱们先看看码头的地形,找到能看到码头全景的制高点,但又不能距离交货地点太远。”

    周玉海笑道:“我这里有徐庄码头的地形图,在路上,我已经找到了埋伏点。”

    欧阳志远笑道:“我看看地图。”

    周玉海道:“到我车里来。”

    两人钻进了周玉海的车里,借助灯光,欧阳志远看着码头的地形图,看到了周玉海标出的埋伏点,那是码头不远处的一个丘陵。

    周玉海道:“我们埋伏在这里,视野开阔,能看到码头的一切,这里距离码头有500米,看到船到,咱们能快速的冲过去。”

    欧阳志远道:“走,咱们到实地看看。”

    周玉海道:“好。”

    停车的地方距离码头很近,两人不一会就看到徐庄码头了。

    徐庄码头是徐庄村自己建的一个简易的小码头,为的是渔民的渔船能顺着河汊返回自己的村庄。码头不大,一百米左右长的水泥台子,就算是卸货的平台了。

    附近很多村庄的渔民,都在这个码头卸货。

    由于是冬季的十一月份了,码头上冷冷清清,除了朦胧的月光外,就有一盏电灯在河风的吹动下,摇摇晃晃的发出昏暗的光亮。

    欧阳志远借着灯光,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小丘陵,树木茂密,杂草丛生,虽然是冬季,但隐藏几个人,别人根本发现不了。那是周玉海说的埋伏地点。

    欧阳志远的目光,猛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堆放的横七八糟的粗大水泥管道,他的眼睛一亮,指着那些水泥管道低声道:“玉海,你带人埋伏在小丘陵上,我和寒万重、游思雨埋伏在那些水泥管道里,你们随时做好支援的准备。”

    周玉海一看那片水泥管道,也是眼睛一亮。那片水泥管道距离码头就有一百米左右,让欧阳志远这种高手埋伏在里面,更能看清码头的情况,还不会被发现。

    周玉海低声道:“好,就这样办,咱们还要在车里休息一会吗?外面太冷了,距离凌晨两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不能在车里休息,要是毒品走私贩提前交易呢?咱们就白费功夫了,现在就要潜伏那里。”

    周玉海忙道:“好的,欧阳市长。”

    两人快速的返回,周玉海带领两名警察,快速的埋伏在那个小丘陵的丛林里。

    欧阳志远看着游思雨道:“游思雨,我看你还是呆在车里吧,外面太冷。”

    游思雨笑道:“不怕,我能坚持。”

    欧阳志远一见游思雨很是坚持,他无可奈何的从后备箱里,拿出自己的一件西装,递给游思雨道:“披在外面,走吧。”

    寒万重从车里拿出一把阻击步枪,快速的跟在欧阳志远身后。

    欧阳志远笑道:“你竟然带来了阻击步枪?”

    寒万重笑道:“我的所有装备都在车里,我可以随时战斗。”

    欧阳志远道:“好,不错。”

    三人借着月色,快速的摸到那堆水泥管子,寒万重快速的藏进一根正好能看到码头方向的水泥管子里。

    欧阳志远和游思雨冲进了另外一个水泥管子。这根水泥管子的方向,也能看道码头的货台和河面。

    水泥管子很粗,两人能并排躺在里面。不幸的是,这个方向正对着码头的方向,但却和从河面吹来的风

    的方向一致,再加上现在已经是十一月的天气了,里面很冷。

    欧阳志远低声道:“快穿上我的西装。”

    游思雨向后退了退,穿上了欧阳志远的西装。

    欧阳志远道:“你到横方向的水泥管子里吧,这里很冷。”

    游思雨看了看十米开外有一个横方向黑乎乎的水泥管,摇了摇头道:“离你太远,我有点害怕。”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没等游思雨回答,一只老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爬进了水泥管子。

    游思雨吓得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张嘴就叫。

    手疾眼快的欧阳志远一下子捂住了游思雨的嘴,一脚把那只老鼠踢了出去。

    “别出声!小心让人听见。”欧阳志远低声道。

    游思雨点点头,欧阳志远松开了自己的手。

    “老鼠!”

    游思雨打着颤抖低声道。

    游思雨火热的娇躯钻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那股股少女的幽香气息,飘进了欧阳志远的鼻子。

    欧阳志远轻声道:“那只老鼠让我踢出去了。”

    游思雨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感到温暖极了,一种让自己心跳的男子气息,紧紧地包围着自己,是那样的温暖舒服。

    游思雨下意识的又向欧阳志远的怀里靠了靠。

    欧阳志远感觉到了游思雨的颤抖,他不忍心推开小丫头,低声道:“别乱动,哥就借肩膀给你靠一靠,让你暖和一下。”

    游思雨的脸色一红,小声道:“谢谢。”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十二点了,还有两个小时。

    他伸手去怀里摸那架微型带红外线的望远镜,但他的手却碰到了一个饱满弹性十足的地方。欧阳志远就知道,自己摸错了地方了,连忙缩回手。

    游思雨猛然觉得自己的胸口被欧阳志远摸了一下,不由得脸色一红,一股陌生异样的感觉让她内心狂跳,她瞪了一眼欧阳志远,低声道:“乱摸什么?不老实的家伙。”

    欧阳志远连忙道:“对不已,小丫头,我不是故意的,我胸口西装口袋里,有一架望远镜,你闪开一点缝隙,我把它摸出来。”

    游思雨一听,知道自己误会了欧阳志远,她抿嘴一笑,小声道:“我给你摸出来吧。”

    欧阳志远道:“好的。”

    游思雨向后靠了靠,伸出小手,从欧阳志远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微型漂亮的望远镜,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接过来小声道:“谢谢。”

    这时候,外面又起风了,水泥管子里的温度猛然下降,游思雨又向欧阳志远的怀里靠了靠。

    真暖和呀。

    游思雨这是第一次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取暖,这让她有一种强烈的温暖和安全感。她把头靠在了志远的胸口上,听到了那强健、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这是男人的怀抱吗?真温暖呀。

    欧阳志远仔细的用望远镜搜索着码头和河面,希望能发现可疑的地方,但整个码头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寒风发出尖锐的吼声。

    另一个水泥管子里,寒万重趴在冰冷的水泥上,阻击步枪的夜视镜死死地套着码头和河面,监视着一切可以的地方。

    过去的耐寒训练,让他感觉不到寒冷,那双明亮的眼睛,闪烁着坚毅的亮光。

    同样,周玉海带领的两位警察,静静的趴在草丛中,一动都不动,任凭寒风如同刀子一般,吹刮着自己的脸。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还差半小时一点了。

    月光下,游思雨没有一丝困意,她那漂亮的脸蛋红扑扑的,她没有感觉到寒冷了,反而有种闻暖暖的炽热,包围着自己。

    小丫头是第一次和男人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怀里游思雨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道:“丫头,冷吗?”

    游思雨的俏脸一红,摇摇头小声道:“不困。”

    欧阳志远差一点笑了出来,低声道:“我问你冷吗?没有问你困吗?”

    游思雨的脸更红了,她的小嘴一撅,小声道:“你狡辩,你刚才就是问的我困吗。”

    游思雨有点意乱情迷了,她是听错了,但小丫头就是不承认。

    欧阳志远笑着低声道:“好好,我问的就是你困吗,我再问你一句,冷吗?”

    游思雨笑道:“你就是个大火炉。”

    欧阳志远笑道:“不冷就行。”

    华宇集团董事长徐宇州看了看表,快一点了,一点的时候,他就要叫醒自己的手下,准备接货。

    虎爷说吗,这次的货纯度极高,量大,嘿嘿,这种生意真是不错。

    可惜的是,矿务局甲醇化工厂的那套制毒设备炸坏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安全的地方生产毒品,现在只能买别人的。

    什么时候,自己能再次恢复生产毒品。

    他的手机传来了震动,把他吓了一跳,徐宇州一看号码,连忙站了起来,是虎爷的电话。

    他连忙接了过来。

    “听好了,交货的时间提前,凌晨一点货到,你要亲自去接。”

    “咔嚓!

    虎爷那阴森的话,只说了一句,就挂上了电话。

    怎么又提前了?徐宇州一看表,还有十分钟一点,他立刻叫醒他的手下,沉声道:“跨起来,接货的时间提前,快起来,到码头接货。”

    徐宇州这一喊,他的手下和薛兆国、郑伟他们都起来了。

    徐宇州低声道:“凌晨一点接货,走。”

    郑伟看着徐宇州要亲自去,他低声道:“老板,你要亲自去?”

    徐宇州道:“虎爷让我亲自去接货,时间快到了,快走。”

    郑伟和薛兆国跟在徐宇州的后面,快速的下楼。

    欧阳志远的目光透过望远镜,在河面上搜索着,猛然,远处传来微弱的马达声,月光下,一条渔船在河面的浓雾中,钻了出来,朦朦胧胧的出现在河面上,向码头开了过来。

    欧阳志远的精神一阵,提前一小时?真的改变了时间?

    游思雨连忙离开欧阳志远的怀抱,小丫头轻声道:“来了。”

    寒万重也是精神一阵,他的红外线夜视瞄准镜死死地瞄着那艘渔船,仔细的搜索着。

    几辆轿车快速的开进了码头,车上下来了十几个人。

    欧阳志远从望远镜里看到了两个带着面具的人影,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个人,一个是郑伟,另一个是公安局的副局长薛兆国。

    果然,薛兆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竟然真的参加了贩毒?真是不可思议。金钱的魔力,竟然这么大吗?

    徐宇州从车窗户看到了渔船快速的开了过来,在慢慢的减速,向岸边靠了过来,停在了距离岸边一百米的河里。

    一个手下立刻用手电的灯光信号联系,手电筒一明一灭,连续灭了三次。

    对方也用手电在回应着。

    徐宇州一看对方的信号对上了,他立刻走下了车,低声道:“做好接货准备。”

    欧阳志远刹那间就看到了徐宇州,欧阳志远吓了一跳。

    徐宇州!华宇集团的董事长!

    这家伙竟然是个贩毒头子!

    几乎的同时,寒万重在那艘渔船上看到了一个人影和一双恶魔一般的眼睛,那人就站在船舱的窗户后面,手里握着一把阻击步枪。

    这人是谁?这人怎么会拿着一把狙击步枪?这人绝对是一个杀手。寒万重从那人的眼睛里看到了血腥浓烈的杀气。

    猛然,那个人手里的阻击步枪瞄准了徐宇州的眉心,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呯!”

    一声闷响划破了夜空,子弹打出尖锐的破空之声,毫不留情的打进了徐宇州的眉心。

    “噗嗤!”

    徐宇州的头盖骨夹杂着污血、脑浆、碎骨飞起数米开外。

    徐宇州只觉得自己的眉心一凉,眼前一黑,他仿佛看到了漫天的血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