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替罪羊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十二章替罪羊

    不一会,主管农林业的副市长高振喜、主管土地资源的副市长赵永柱,快步的走了进来。

    “关市长,您好。”

    两人连忙向关占平打招呼。

    关占平点点头,让秘书懂顶义把那些新闻放出来。

    关占平沉声道:“你们先看一下,这个新闻的真假,然后说说你们的看法和对策。”

    市长关占平要在调查组来之前,想好对策,免得这件事连累自己。

    当那个新闻帖子放出来后,土地管理局长姚明清、林业局长陈宝东两人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起来。

    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湖西分公司多次强占土地和毁坏山林,这些事,两人都知道,土地管理局长姚明清、农业局长陈宝东两人亲自带领过执法大队阻止过国煤能源化工集团湖西分公司的野蛮行径,但对方的气势十分嚣张,不听劝阻,照样我行我素,而且通过上面的关系,撤掉了执法大队长的职务,致使没有人再敢过问他们的事。

    但姚明清和陈宝东都让手下,把国煤能源化工集团湖西分公司每次强占土地和破坏山林的事件,都记录在案,而且还拍下了照片,留下了案底。

    每次事件他们都向主管副市长作了汇报。副市长也不敢过问,然他们都向市长关占平作了汇报。

    主管农林业的副市长高振喜、主管土地资源的副市长赵永柱一看到这新闻的帖子,两人的心都沉到了底,这些事情,自己都向关占平汇报过,每次市长关占平都说在研究对策,今天竟然让自己看这些新闻的真假?市长关占平是在推脱责任呀。

    这种新闻帖子只要在各大网站播出来,上面肯定就会派遣调查组下来调查,再向上汇报,看来,市长关占平在找替罪羊呀。

    替罪羊的罪名就是监管不力,但央企在地方,谁敢监管?再说,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团的老总是谁?周志水,周家的人。

    燕京周家的人,谁敢管?管了就是找死呀。

    林业局长陈宝东看着市长关占平道:“关市长,这条新闻是真的,国煤能源集团湖西分公司,每次毁坏山林的案例,我们都记录在案了,留下了证据,您知道,让我们管理央企,这是跟班儿那不可能的事。”

    关占平脸色一冷道:“你们都记录在案了?但不敢管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们竟然不敢管理?那要你们林业局何用?你们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你们要对这件事负责!”

    关占平的口气猛然变得严厉起来。

    林业局长陈宝东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市长关占平的口气很严厉,就怕他要找替罪羊了,自己和土地管理局长姚明清就怕要被推出去顶罪。

    姚明清一听市长关占平的语气,他也知道,自己和陈宝东,就怕过不去这道坎了。自己一直在发生每件土地被丁广平强占后,都向主管土地资源的副市长赵永柱汇报,最后,赵市长也处理不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但市长关占平不会牺牲一个副市长的。

    关占平看着土地管理局长姚明清、林业局长陈宝东沉声道:“现在你们回去,把每一次侵占土地和颇坏山林的事件,立刻整理出来,送给我,我等你们。”

    姚明清和陈宝东连忙道:“好的,关市长。”

    两人匆匆的走了出去。

    市长关占平在这件事来临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是,怎样找个替罪羊,开脱自己的责任。

    如果上面要追查责任,就让土地管理局长姚明清、林业局长陈宝东来顶,这两个替罪羊,他们做定了。

    市长关占平看了一眼主管农林业的副市长高振喜、主管土地资源的副市长赵永柱,沉声道:“上面的调查组,肯定就要下来,大家要统一口径,不能乱说,乱说的后果,你们是知道的。”

    市长关占平阴森森的看着两个人道。

    关占平的目光让两人的后脊梁嗖嗖的冒着凉气,两人连忙道:“不会乱说的,关市长。”

    “你们回去吧,想想怎么向上面说。”

    两人辞别了市长关占平,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主管农林业的副市长高振喜看着主管土地资源的副市长赵永柱道:“看来,只能把土地管理局长姚明清、林业局长陈宝东推出去了,否则,我们就危险了。”

    赵永柱点点头道:“看来只能这样做了,才能保护好我们自己。”

    市委书记宋光明同样看到了这个新闻的帖子,他最先一惊,但他强制自己平静下来。他点上一颗烟,猛地吸了一口,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是谁发的新闻帖子?这种新闻帖子发出来,湖西市就会暴漏在全国的眼皮底下。

    自己是湖西市的一把手,就怕自己也要担当责任。

    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团湖西分公司的事,真的不好处理,董事长可是周老的儿子周志水。看来,高层的战斗,再次打响了。

    有人对周家开展了进攻。

    这个新闻帖子一发出来,周家的周志水,就怕要从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团董事长的位子上动一动了。

    湖西市要有人成为别人的炮灰了。

    是谁要对这件事负责?嘿嘿,自己是主要抓行政的,和自己无关。反正有人要出来担当责任。

    再说欧阳志远带领人浩浩荡荡的直奔翱翔高尔夫球场奔去。

    欧阳志远他看着自己的队伍,禁不住的笑起来,自己就是要把这件事情搞大,今天,自己就要铲平翱翔集团一个多亿的球场,而且是高调铲除。

    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职工,有两千多人下班后,赶了过来。所有来参加助威的职工,每人按照法定节日的工资发放,那就是一天工资的百分之三百,不来的是傻子。

    翱翔集团高尔夫球场副经理谭加武刚到高尔夫球场工地,就看到数不清的大客车,拉来了一批又一批,身穿湖西市矿务局中兴集团厂服的工人,十辆大型产车,发出强烈的轰鸣声,开了过来。

    这些工人,足足有两千人,黑压压的看不到头。

    工程水泥车拉着石子和水泥,还有施工队伍,来了一批又一批。

    这个阵势吓了高尔夫球场副经理谭加武一跳,我靠,矿务局的人想干嘛?一种不好的感觉在他的心头升起,让他心惊肉跳。

    谭加武看到保安队长陶丰德跑了过来,他大声道:“陶丰德,你他妈的跑什么?矿务局的人来这么多,他们想干什么?”

    陶丰德大声道:“谭经理,您看不出来吗?矿务局的人想来抢地盘,你看,他们来了工程队,拉来了沙子水泥石子,还有砖头,看样子是来修建围墙的。”

    谭加武一听,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开,欧阳志远要强行修建围墙?

    不行,要立刻向董事长汇报。

    这个高尔夫球场,要还一个多亿呀,他们要是把这块地圈进去,这个高尔夫球场,就完蛋了,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谭加武立刻拿出手机,就开始拨打董事长关翱翔的电话。

    但还没有等他拨通电话,一颗石子打过来,谭加武的手腕一麻,电话掉在了石头上。

    “咔嚓!”

    手机摔得四分五裂。

    “谭经理,给谁打电话呀?”欧阳志远从路虎里走了出来,看着谭加武冷笑起来。

    谭加武看着自己被摔碎的电话,冷笑道:“欧阳市长,你们想干什么?”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我们在我们自己的规划地内,我们干什么,还要向你汇报吗?”

    谭加武冷哼道:“这可是我们建设的高尔夫球场。”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不问是谁家的坟头,趴下就哭?这是我们矿务局的规划建设水煤浆项目的用地,我们今天就拉围墙。”

    谭加武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

    欧阳志远没等他说话,转身一摆手,大声道:“破土动工,建设围墙。”

    欧阳志远这句话刚一说完,十辆铲车和十几辆购机发出强烈的轰鸣,瞬间就铲平了几百米的高尔夫球场的草皮,钩机开始挖起地槽子。

    谭加武一看,几百块钱一平方的进口草皮顷刻间被钩机和铲车破坏,他的眼睛都红了。

    “住手!”

    谭加武声嘶力竭的大声喝道,但他的声音早已淹没在铲车和钩机的巨大轰鸣轰鸣声中。

    谭加武立刻冲着保安队长陶丰德大声喊道:“陶丰德,给我打!”

    陶丰德一听谭加武让大人,他立刻带领十几个保安冲过了过来。

    “谁敢过来!”

    马瑞海一声大吼。

    “谁敢过来!”

    两千多名职工齐声怒吼,如同九天炸雷一般,震耳欲聋,吓得陶丰德和那十几个保安目瞪口呆。

    几十个人和两千多人相比,陶丰德顿时泄了气,不敢冲过来。

    欧阳志远冷笑道:“谁敢过来,老子是正当防卫,打烂他的狗头。”

    欧阳志远说话间,一掌劈在一块巨石上。

    “轰!”

    一声巨响,那块石头,被欧阳志远一掌劈得粉碎。

    这一下,吓得那些保安张口结舌、目瞪口呆,我的天哪,这么厉害!

    关翱翔正在办公室里,和新秘书**,猛然,电话铃响了,他一看号码,是高尔夫球场工地保安队长陶丰德的电话。

    关翱翔一愣,陶丰德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谭加武干什么去了?

    关翱翔把电话接过来:“什么事,陶丰德?”

    “不好了,关董事长,欧阳志远带人来修建围墙了,他们破坏了我们的高尔夫球场,你快来看吧。”

    电话里,传来陶丰德气急败坏的声音。

    关翱翔一听欧阳志远破坏了自己的高尔夫球场,在修建围墙,顿时暴跳如雷,噌的一声站起来,大声吼道:“阻止他们,我马上就到。”

    “阻止不了,欧阳志远太厉害了……。”

    陶丰德的电话没有了回音。

    关翱翔的脸色变得铁青,有点气急败坏了,那个高尔夫球场,自己投资了几个亿,欧阳志远破坏的那片草地,就是一个多亿的草坪。

    关翱翔立刻咆哮道:“来人,所有的人都赶到高尔夫球场去救援。”

    关翱翔立刻拨通了市委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的王盛举的电话。

    王盛举一看是市长关占平的弟弟关翱翔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

    “王书记,你立刻带人赶往高尔夫球场,欧阳志远带人在破坏我的球场,要快!”

    关翱翔知道,王盛举是自己大哥关占平的人,这时候,王盛举,应该帮自己。

    王盛举一听欧阳志远在破坏关翱翔的高尔夫球场,也是大吃一惊,他立刻道:“关董事长,我立刻带人赶到。”

    王盛举挂上了电话,慢悠悠的点上了一支烟,他一点都不傻,自己是市长关占平市长的人,但是,欧阳志远可是副市长,更是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董事长,那块地是可是国家重点项目水煤浆煤化工的基地,关翱翔仗着自己的哥哥是市长,想强占那块地,这件事,根本不可能成功,真是愚蠢呀。任何人和国家抗衡,只有死路一条。自己可不想当炮灰。等着吧,自己可不想被别人利用。虽然自己和欧阳志远有仇,恨不得干掉他,但自己现在去不合适,等一会吧,自己做做个样子就可以了。

    王盛举这个人很是狡猾,他并不想参加关翱翔和欧阳志远之间的争斗。欧阳志远手里有发改委的建设项目的批文和规划图,他的行动是代表湖西市政府,自己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可不能去瞎搀和。

    当关翱翔气急败坏的赶到高尔夫球场的时候,他的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几十台机器发出震耳的轰鸣,几千人都在嗷嗷叫着修建围墙,一道将近三米高的围墙,已经修建了数百米长,围墙之内的草坪,全部被铲车铲掉。

    “噗嗤!”

    关翱翔被气得喷出一口鲜血,我的一个多亿的草坪呀,全部被欧阳志远破坏掉了。

    “住手!住手!快住手!”

    关翱翔声嘶力竭的大声吼着。

    欧阳志远一看关翱翔来了,他笑着道:“关董事长,你看我的围墙建设的怎么样?”

    “你……你……”

    关翱翔被气得脸色煞白,差一点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我要告你,告你破坏我的高尔夫球场。”

    关翱翔咆哮如雷,声嘶力竭的叫着。

    他手下的那几十个小痞子保安,一看对方竟然有两千多人,个个都垂头丧气,没敢动手。

    欧阳志远冷笑道:“关翱翔,你告我什么?我是代表湖西市政府在施工国家重点项目水煤浆化工基地的建设,嘿嘿,你告不赢的,你还是看看你的高尔夫球场,有手续吗?国家早就明令禁止修建高尔夫球场,嘿嘿,你竟然顶风而上,你就等着法院传讯你吧。”

    关翱翔阴森森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你把我一个多亿的草坪都破坏了,我饶不了你。”

    关翱翔回头看看,根本没有看到王盛举和警察的影子,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王盛举竟然没有来。

    这时候的王盛举,正给市长关占平打电话。

    关占平刚让主管农林业的副市长高振喜和主管土地资源的副市长赵永柱出去,他的电话就响了。关占平一看是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的电话,他接了过来。

    “王书记,什么事?”

    市长关占平沉声问道。

    “关市长,欧阳志远带人去了您弟弟的高尔夫球场,据说是要建设水煤浆化工项目的围墙,您弟弟关翱翔也去了,两方就怕要发生矛盾冲突。”

    王盛举把情况关战平作了汇报。

    市长关占平一听,顿时一惊,他沉声道:“你派警察去维持秩序,我这就让关翱翔回来。”

    王盛举道:“好的,关市长,我已经派人去了。”

    关占平放下电话,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双眼立刻变得阴森森的可怕极了,欧阳志远在这个时候动手,真是算到家了,难道那些新闻资料是欧阳志远散发出去的?他知道上面要派工作组来,正好在这时候,向高尔夫球场下手。特别是那段赵永福和徐玉山的录音,怎么会这么清晰?难道也是欧阳志远窃听的?

    调查组一来,高尔夫球场,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欧阳志远真会找机会呀。

    看来,欧阳志远是自己一个强大的对手。

    千万不能让高尔夫球场坏了自己的大事。几个亿的损失,一个大的项目就挣回来了,只要人安全就可以了,有了人,就有了一切,没有人,钱再多,也会被人家没收充公。

    市长关占平立刻拨通了关翱翔的电话。

    “弟弟,你立刻回来,先放弃那个高尔夫球场。”

    关占平的口气极其的严峻,带着不容争辩的命令。

    关翱翔一听哥哥关占平要让自己放弃高尔夫球场,他的心立刻撕裂一般的剧痛,几个亿的投资呀,就这么丢了?多可惜呀。

    但自己哥哥的命令,自己又不能不听,但几个亿的投入,就这样泡汤了,关翱翔有点不甘心。

    早晚有一天,这些资金,都要变成自己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支配。一丝杀机在关翱翔的眼里一闪。

    嘿嘿,什么最好,什么最亲,钱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