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能签字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五章能签字吗

    这是怎么回事?按照时间推算,曹时娜和那个戴礼帽的人,应该在紫莲厅,现在,紫莲厅竟然空无一人,难道曹时娜没有按照自己的吩咐去做?

    想到这里,一丝冷酷的杀机,在徐宇州的眼里一闪,嘿嘿,这个贱人在耍什么花招?

    徐宇州只所以能成为梦幻彩楼的主人,这个人的能力极强,他有个过目不忘的本领,他一眼就认出来,那个戴礼帽的人是市长关占平。

    他平时不在梦幻彩楼,整个梦幻彩楼都是曹时娜经营,曹时娜认识关占平的时候,徐宇州并不在湖西市,他在从外面进货。

    他并不知道,曹时娜早已和市长关占平搞在了一起。

    他想拍下市长关占平的视频,来要挟关占平,以方便自己控制整个湖西市。现在湖西市正处在高速发展期,海阳不冻港、煤化工水煤浆、飞机场和南城新城区的项目,一个又一个的确立,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但是,曹时娜竟然没有勾住关占平。

    徐宇州快步走出这间房子,来到曹时娜的房间。

    曹时娜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间的门就开了,徐宇州脸色铁青,一步垮了进来。恶狠狠地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曹时娜的脸上。

    “啪!”一只青紫的手印子出现在曹时娜本来白皙的脸上,曹时娜的嘴角流出了鲜血,而且脸上被徐宇州的指甲划了一道,露出了血印子。

    “说,怎么回事?那人怎么不见了?”徐宇州双眼阴森森的盯着曹时娜,仿佛毒蛇一般的阴毒。

    曹时娜早就想好了对策,她知道,只要自己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自己就死定了。她顾不得擦去嘴角的鲜血,连忙道:“我刚和那个人说了一句话,那人就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好像有急事的样子,我没敢拦人家。老板,我想,这人还会再来的。”

    徐宇州死死的盯着曹时娜的眼睛,一动不动。他没有看到曹时娜眼里有一丝慌乱,他随即冷声道:“洗把脸,去照顾欧阳志远那桌去吧。”

    徐宇州没有发现什么破绽,阴沉着脸,走出了曹时娜的房间。

    泪水从曹时娜的眼里流了出来。她没有擦去嘴角的鲜血和脸上的泪水,她的眼里露出一种让人可怕的倔强和不屈。

    她在等机会,报仇。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看着徐宇州又进来,他看到了徐宇州的脸色很不好看,他问道:“徐董,怎么了?”

    徐宇州道:“出了点小事。”

    徐宇州当然不能说出来,自己想控制住市长关占山,更不能说出来,刚才市长关占山来过。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第一次来梦幻彩楼的时候,喝醉了酒,被徐宇州派人下了药,拍下了他和几位小姐胡来的视频。

    当王盛举看到那些视频的时候,王盛举动了杀机,本来想干掉徐宇州,但徐宇州说,只要自己突然死亡,这些视频,就会有人在网上曝光。

    这就让王盛举有了顾虑,最终,在丰厚的利益驱使下,王盛举参加了徐宇州的华宇集团。

    华宇集团表面上做进出口煤炭的生意,但私下里,做的是制造毒品和走私贩毒的生意。

    王盛举和徐宇州两人联手做起了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最后,副局长薛兆国和政委,都被拉了进来。

    湖西市的走私贩毒,更加猖狂,就在于此。

    但这一切,让两人万万想不到,后面还有两个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虎爷和隐形人控制着。

    就连王盛举和徐宇州都不知道,隐形人和虎爷是谁。

    徐宇州的电话响了,他走了出去,然后匆匆离开。

    。王盛举的脑海里快速的运转着,那个戴礼帽的男人是谁?市长关占平为什么让自己调查,今天来这里吃饭的都是谁?

    王盛举看到了欧阳志远他们来吃饭。猛然,那个戴礼帽墨镜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王盛举的脑海里,这时候,王盛举脑袋灵光一闪,他知道了,那个戴礼帽墨镜的身影是谁了。

    “那人是市长关占平!”

    自己和关占平在一起工作快五年了,自己还是他同一战壕的人,他的身影早已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了,只是刚才没想起来。

    市长关占平来干什么?透过里面的窗户,王盛举看到了曹时娜微笑着走向欧阳志远他们的房间。

    难道关占平走了?

    关占平化妆来的,现在又走了,难道他被人认出来了?难道有人想对他做什么而他又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所以让自己来调查是谁来这里吃饭?

    嘿嘿,机会来了。

    欧阳志远!嘿嘿,欧阳志远在这里吃饭了,这家伙一直和市长关占平对着干,他是市委书记宋光明的人,更是自己的仇人。自己的大哥王盛起被撤职,都是欧阳志远造成的。

    想到这里,王盛举拿起电话,拨通了市长关占平的电话。

    市长关占平回到了自己一处秘密的别墅,他刚到那里,王盛举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关市长,欧阳志远和李大鹏在梦幻彩楼吃饭。”

    关占平一听,眉头皱了起来,他低声道:“我知道了。”

    市长关占平挂上了电话,曹时娜不说是谁对自己不利?难道是欧阳志远要对自己不利?不会吧?他毕竟是湖西市的副市长,能对自己这个市长怎么样?

    虽然欧阳志远和自己没有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但欧阳志远不是下黑手的人。

    嘿嘿,明天省委纪委调查组就要来了,来调查欧阳志远殴打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团湖西化工分公司的人,不管欧阳志远是否想要对自己有什么不利,调查组长王盛民不会放过他的,自己再添加几句好话,拿下欧阳志远的矿务局董事长的职务,是轻而易举的。

    水煤浆化工的投资,可是一笔大数目的投资,翱翔集团可以趁机大捞一笔了。

    欧阳志远的副市长,自己没有权利撤下他。

    再说曹时娜,她洗了一把脸,用粉底把自己青紫的脸,盖上了一层粉,然后,强装欢笑,走向欧阳志远的包间。

    欧阳志远和李大鹏、王战正喝的高兴,房间打开了,曹时娜笑吟的走了进来,来敬酒了。

    “欧阳市长,对不起,我刚才有事,现在,我敬欧阳市长两杯酒。”

    曹时娜从服务员的托盘里,拿过来两瓶茅台,给欧阳志远和自己倒上。

    欧阳志远笑道:“曹老板客气了。”

    欧阳志远猛然看到曹时娜的脸,一片青紫,粉底下,有一个手掌印。

    我靠,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打曹时娜?而且下手这么狠?

    欧阳志远沉声道:“曹老板客气了,你的脸……?”

    曹时娜连忙道:“让您见笑了,欧阳市长,刚才摔了一跤。”

    欧阳志远道:“曹老板,你去那脸上的粉底洗净,我给你上点药。”

    曹时娜笑道:“不用了,欧阳市长,谢谢您。”

    李大鹏忙道:“曹老板,你快去洗,我老大有种药,抹上就不痛了,我看你脸上还有一道疤痕,你要是不治疗,肯定会留下疤痕的,但要是抹了老大的药,任何伤口都不会留下疤痕的。

    所有的女人没有不爱漂亮的,李大鹏这样一说,曹时娜才想起来,自己的脸上被徐宇州的指甲划了一道血痕,她顿时有点心动,连忙道:“真的,真有这种药?”

    欧阳志远微笑着点点头道:“你去洗脸吧,洗过脸后,我给你上药。”

    曹时娜道:“好的,欧阳市长,我去洗脸。”

    曹时娜欢天喜地的跑进卫生间去洗脸。

    欧阳志远之所以给曹时娜治疗脸上的伤,他是为了梦幻彩楼里的秘密。

    梦幻彩楼,肯定不是个好地方,它的后台,很有可能是湖西市的贩毒走私的头子。

    不一会,曹时娜洗完脸,走了出来,王战一看曹时娜的脸,他大声道:“是谁打的你?”

    一个青紫的手掌印和一道指甲划出的血痕,赫然出现在曹时娜的脸上。

    曹时娜低下头道:“是一个喝醉的客人打的,那人已经走了。曹时娜当然不会说出来是徐宇州打的。

    曹时娜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能治疗吗?”

    欧阳志远道:“能治,我保证,五分钟内,你的脸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真的吗?欧阳市长?”曹时娜惊喜的看着欧阳志远,双眼里充满着希望。

    欧阳志远看着曹时娜惊喜的眼神,心中暗暗地可惜,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唉……。

    欧阳志远从怀里拿出生肌膏,倒在掌心,一股清凉的清香,刹那间飘进众人的鼻子里。曹时娜轻声道:“真香呀。”

    欧阳志远笑道:“闭上眼睛。”

    曹时娜闭上了她那漂亮的眼睛,长长的漆黑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欧阳志远把双手的掌心互相揉搓了一下,轻轻的把双手放在曹时娜的两边的脸颊上,小心的把药液抹在了她的脸上。

    两边的脸颊都涂上药液,是防止脸颊两边的皮肤颜色不一样。

    她顿时感到了脸面上清凉一片,那火辣辣的疼痛,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曹时娜感到了欧阳志远的手是那样的宽厚和温润,这让她的心里感到一暖,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她重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哪怕是和市长关占平。

    她对市长光占平是感恩。

    曹时娜脸上的青紫手印和那道血痕,以肉眼看到的速度,在快速的愈合恢复。

    不知道为什么,曹时娜眼里的泪水扑簌的流了出来,她睁开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去看看镜子吧。”

    曹时娜忍不住再次跑进洗手间,当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啊……。”

    镜子里是一张明艳的俏脸,青紫的手掌印和那道伤痕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的皮肤比原来还要白皙细嫩,简直就是仙子一般。

    这一刹那,把曹时娜惊呆了。我的天哪?这是什么药?仙丹吗?

    曹时娜这声尖叫,让欧阳志远、李大鹏、王战,箭一般的冲进洗手间。他们以为曹时娜遇到了什么不测。

    曹时娜看到三个人冲了进来,她脸色一红,小声道:“对不起,我要激动了,谢谢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笑道:“曹老板好漂亮。”

    曹时娜轻声道:“谢谢。”

    ……………………………………………………………………………………………………………………

    第二天早晨八点整,银行刚一上班,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和弟弟,信贷部主任方明学两人就来到了省工商银行的大楼。

    在信贷部主任方明学的努力下,两个小时后,这一百亿的贷款手续,就差省工商银行行长王娟的签字了。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高兴地差点跳起来,他跟着弟弟方明学身后,走向行长王娟的办公室。

    省工商银行行长王娟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她知道,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代替了自己的外甥欧阳志远,当上了海阳不冻港总指挥。

    信贷部主任方明学正带着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办那一百亿的贷款手续。一百亿可不是个小数目。

    这一百亿,自己会签字吗?

    欧阳志远可是自己的亲外甥。

    电话铃响了,王娟一看电话,是丈夫秦明月的电话。

    山南省常务副省长秦明月同样知道,在省长江川河的压力下,湖西市市长关占平逼得自己的外甥欧阳志远辞掉了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的职务。嘿嘿,关占平,你启用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来代替欧阳志远,现在又来省工商银行贷款,嘿嘿,你不是打我的脸吗?这一百亿,能给你吗?

    王娟看到是丈夫的电话,她接了过来,轻声道:“老秦,什么事?”

    秦明月沉声道:“海阳不冻港的下面地层的勘探,根据我的了解,是湖西市地质勘探局自己勘探的,勘探的深度不够,并没有请省勘探总局勘探,你明白吗?”

    王娟一听丈夫的这样说,她知道了丈夫的意思了。

    王娟点点头道:“老秦,我知道了。”

    秦明月放下了电话,他知道,省长江川河已经派了纪委副书记王盛民带着调查组,去调查自己的外甥欧阳志远了,嘿嘿,江川河呀,你的算盘打错了。

    你一个省长,参与燕京的霍家和周家的争斗,你不是找死吗?炮灰呀。

    王娟放下电话,这时候,秘书小张走了进来了,她轻声道:“王行长,信贷部主任方明学带着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在门外等候。”

    王娟点点头道:“让他们进来吧。”

    “好的,王行长。”

    秘书小张走了出去,不一会,信贷部主任方明学带着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走了进来。

    “王行长,您好。”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刚一走进来,他就伸出了双手,满脸堆笑的和王娟握手。

    王娟只是微微地欠了一下身,握了一下方明海的手道:“方市长,手续都办好了?”

    方明海笑道:“都办好了,王行长,希望您能签字。”

    副市长方明海连忙把手续双手捧给王行长。

    王娟伸手接过很厚的一叠手续,慢慢的一张一张的看着。

    信贷部主任方明学连忙道:“王行长,我看完了,手续都合格。”

    王娟冷哼一声,伸手拿出一张湖西市地质勘探局的地层勘探报告,冷声道:“方主任,你说手续全了,省地质勘探总局的地层勘探报告,我怎么没看到?海港建设的勘探,按照总行最近下发的文件,必须要有省地质勘探总局的地层勘探的详细报告,你们怎么没有?”

    王娟这句话,让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方明海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他知道,自己没有省地质勘探总局的地层勘探的详细报告,在过去,就是上星期,工商总局还没有下这个文件,难道现在又下达了这个文件?

    信贷部主任方明学的脸色一白,他知道,这个一百亿,今天办不成了。

    方明学知道,那个文件是上个星期才下来的,但政府出面担保贷款,一般没有这么严格的,文件是死的,人是活的。

    在过去很多贷款,都没有按照文件执行,要是按照文件严格执行,银行的款项,根本贷不出几笔。

    王娟沉声道:“方主任,你们去补个手续,手续补齐了,我就签字,张秘书,送客。”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行长办公室的,补手续?怎么补?省地质勘探总局的地层勘探的详细报告是好补的吗?人家不勘探,根本不会开这个详细勘探报告的。如果出了错误,几百亿的投资打了水漂,是要坐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