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梦幻彩楼的幕后主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四章梦幻彩楼的幕后主人

    韩万重开着路虎,来到了李大鹏的侦探所,李大鹏和王战早在门外等候。

    李大鹏一看到欧阳志远的车子到了,立刻大叫道:“老大,你来了。”

    王战笑嘻嘻的道:“老大,越来越威武了。”

    路虎停下来,欧阳志远笑着走下车来,看着王战那五颜六色的脑袋笑道:“王战,你个臭小子,越来约会拍马屁了。”

    王战笑道:“老大,我可不是拍你的马屁,我又不想当官,我看到那些道貌岸然,满肚子都是男盗女娼的官员,我就想吐。还是我们老大,英武神骏。”

    欧阳志远冲着王战的脑袋打了一下道:“走,我看看资料。”

    王战说的不错,他看透了官场的尔虞我诈和男盗女娼的本来面目,他要想在省公安系统当官,他父亲是山南省公安厅长,什么机关进不去?这小子叛逆心极强,和李大鹏倒是很对脾气。

    三个人来到客厅,李大鹏把资料拿给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这些资料,他不由得一惊。

    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团的下属公司湖西化工的员工随意铲平防护林二千多亩,在没有土地审批手续下,抢占了三千多亩的土地。

    欧阳志远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抬起头来,看着李大鹏道:“这些都是真的?”

    李大鹏点点头道:“里面都有证人和证物,还有这些照片,一点没有掺假,这项调查费用我花了将近五万,都是证据确凿,我估计,是燕京周家的对头需要的,那人出手很大方。”

    欧阳志远不由得冷笑起来,嘿嘿,丁广平、周志水,真是好大的胆子呀。我不主动招惹你们,你们也别来招惹我,现在你们招惹我了,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欧阳志远道:“你说,你拍到了一张照片,是什么照片?我看看。”

    李大鹏拿出了一张站片。

    欧阳志远接过来那张照片。照片不是很清楚,光线很弱,是晚上拍摄的,而且很窄,看样子是透过窗帘的缝隙之中拍摄的,照片上,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裸的背面,正趴在一位极其漂亮的女人身上,挥汗如雨的耕耘,这女人竟然是梦幻彩楼的老板曹时娜。当然,这时候的曹时娜,身上可没穿衣服。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模糊的男人的背面,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在脑海了快速的搜索着,这人到底是谁?

    从曹时娜那欢愉的表情中流露出的撒娇和敬畏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来,这个男人和曹时娜的关系,肯定很近?绝对不一般,甚至可以推断,这个男人就是梦幻彩楼的主人。

    欧阳志远看着李大鹏道:“这张照片,是怎样拍到的?”

    李大鹏笑道:“我不知道,是王战拍到的。”

    王战笑嘻嘻的道:“自从老大你让我们监督梦幻彩楼,我就在梦幻彩楼的对过,租了一套房间,这张照片是我在一次晚上拍到的,再想拍第二张,人家灭灯了。”

    欧阳志远看着这张照片,他感到,梦幻彩楼的谜底快解开了。

    那个吸食了毒品,拿刀砍人的罪犯,就是从梦幻彩楼了出来的,这就说明,梦幻彩楼逃脱不了贩卖毒品的可能,可惜的是,没有找到任何的证据。

    欧阳志远笑道:“晚上,梦幻彩楼,我请客。”

    王战笑道:“好呀,今天咱们一醉方休。”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竟然是省委纪委副书记王虹雨的电话。

    纪委副书记王虹雨打来电话,有什么事?

    欧阳志远走到外面,连忙接过来。

    “王书记,你好。”

    欧阳志远笑道。

    “笑,你个臭小子还笑的出来。”王虹雨沉声道。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难道我一听道你的声音,你让我要哭吗?”

    王虹雨道:“你打了央企国煤能源化工集团湖西化工分公司的人,江省长派了纪委副书记王盛民带领一个调查组,明天就到湖西,你小心点。”

    欧阳志远道:“是他们先动手打的人,我是奋起自卫还击,”

    王虹雨道:“你是市长,你有任务,怎么做事还这样冲动?市长能胡乱打人么?你知道,王盛民是谁吗?”

    欧阳志远笑道:“不就是省纪委副书记吗?”

    王虹雨道:“他是古曹县原县长王盛起的亲弟弟,湖西市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的弟弟,他可是省长江川河的人,你要小心点,行事别冲动,你别忘了,你到湖西市的任务。”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我靠,王盛起还有这样一个牛逼的弟弟?都当到省副纪委书记了。

    欧阳志远忙道:“王书记,我心里有数了。”

    王虹雨挂上了电话。

    王虹雨打这个电话,是让欧阳志远小心点,小心王盛民报复他。欧阳志远可是打过王盛起,王盛起从古曹县被撤职,又从市科协被开除,都和欧阳志远有直接的原因。

    王盛民能不报复欧阳志远吗?

    欧阳志远冷笑着走回房间内,你他妈的王盛起,要是敢报复老子,老子连你一起揍。

    晚上七点,欧阳志远和李大鹏、王战一起,来到了梦幻彩楼。

    梦幻彩楼的生意极好,七点刚到,楼前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

    六楼的窗户前,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和华宇集团董事长徐宇州两人,两人端着酒杯,看着欧阳志远他们走进了梦幻彩楼的大厅,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政法委书记王盛举道:“欧阳志远来了?”

    徐宇州道:“王书记,那个满头彩发的年轻人,你知道,他是谁吗?”

    王盛举一愣,能引起徐宇州注意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这个年轻人是谁?

    王盛举笑道:“一个私人侦探而已。”

    徐宇州冷哼一声道:“他是省公安厅王世杰唯一的儿子——王战。”

    “你……你说什么?他是王战?王厅的儿子?”王盛举大吃一惊,他手中的酒洒出来不少。

    徐宇州看到了王盛举的一丝不安,他冷笑道:“王战只不过是个冒头小子而已。”

    王盛举道:“毛头小子?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湖西吧?”

    徐宇州笑道:“王厅长在公安系统,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了好几个位置,这小子不安分,天生一种叛逆的性格,他在运河县和欧阳志远相识,想不到,和那个开私人侦探所的李大鹏臭味相投,放着管不当,而是喜欢冒险和无拘无束的生活,他和李大鹏一块来到了湖西市开侦探所。”

    王盛举松了一口气道:“天生的贱种,欧阳志远他们今天来喝闲酒?”

    徐宇州没有理会王盛举,他的眼睛盯住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从一辆出租走了出来,那人头戴了一顶很大的礼帽,遮住了头部和脸部,脸上又带着一架墨色眼镜,遮住了脸部,但他的步伐,大步流星,铿锵有力,带着一种强横的气势。

    从这人的步伐来看,这人绝对是官场中人。

    这人是谁?身形怎么这样熟悉?

    猛然,一个人影出现在徐宇州的脑海里,这个人影刚一出现,吓了徐宇州一跳,他的手一哆嗦,随即,他的脸上露出了狂喜,就是他平时喜怒不行于色的脸上的肌肉,也不禁的抽动起来。

    是他,这个化了妆的人,绝对是他。自己对这个人太熟悉了。他来干什么?化装成这样?难道是来吃饭?徐宇州沉思了一下,不由得摇摇头,他绝对是不是来吃饭。不是来吃饭,那他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来会情人?梦幻彩楼里的小姐,可都是湖西市的大学生,每个人都是自己经过千挑万选的佳丽,绝对漂亮,青春靓丽,对中年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个人是男人,而且是个好和色的男人。

    他来时找谁的?嘿嘿,如果自己抓住了他的把柄,拍摄下他和小姐干什么的镜头,嘿嘿,自己就能控制住他,就象自己控制住了政法委书记王盛举一样。自己只要控制住他,整个湖西市,还不是自己的了?

    想到这里,徐宇州激动极了。

    王盛举看着徐宇州没有理会自己,他顺着徐宇州的眼光一看,也看到了那个头戴礼帽的男人。

    这位男人是谁?怎么会吸引住徐宇州?

    化妆成这样的人,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个男人在隐藏身份。

    徐宇州拿起电话,快速拨打着曹时娜的电话。

    曹时娜在二楼看到了欧阳志远和李大鹏、王战走了进来,她的眼睛一亮,连忙快步走下来,风情万种的笑道:“欧阳市长来了,快快有请,今天几位呀?”

    曹时娜长得确实漂亮,这女人天生有一种媚骨,任何男人见到她,骨头都会酥了。特别是她穿了一身月白色的紧身旗袍,让她的身材更加亭亭玉立,风情万种,饱满高耸的胸部,微微颤抖着,一双修长的雪白大腿,微微露出一丝,让人热血沸腾,无限**。

    欧阳志远笑道:“曹老板,给我们安排一间雅间,我们兄弟三人喝酒。”

    曹时娜笑道:“好的,欧阳市长,三楼的翠竹轩,是您喜欢的风格,跟我来吧。”

    李大鹏笑道:“曹老板,你真漂亮。”

    曹时娜脸色一红,一直红到白皙修长的脖颈,羞涩的像个刚刚进入风尘的小姑娘。王战看的眼睛都直了。

    如果三个人没有看到王战拍下的那张照片,就是欧阳志远也一定认为,曹时娜是个刚入行的小姑娘。

    曹时娜轻声道:“谢谢。”

    他带着欧阳志远他们上了三楼,刚进入翠竹轩,曹时娜的电话就响了,她接到了徐宇州的电话。

    曹时娜一看这个电话,她的脸色一变,修长的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眼神中透出一丝惊恐。她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市长,您们坐,我安排最漂亮的小姐来伺候你们吃饭,我先接个电话。”

    曹时娜说完,婀娜多姿的娇躯,走了出去。

    曹时娜脸色的变化,和眼里的那丝惊恐,没有逃过欧阳志远的眼睛。这是谁的电话,能让曹时娜害怕?

    “曹时娜,你亲自接待那个戴礼帽墨镜的男人,给他下药,如果你能和他在四楼的紫莲厅发生关系,你的卡上,会多出一百万,记住,这是一条大鱼,如果你钓不住,嘿嘿,我让二十个大汉轮了你和你的妹妹。”

    徐宇州的声音如同恶魔一般,让曹时娜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她知道,徐宇州能干出来了。

    曹时娜的初次,就是这个恶魔夺走的,自己一家人的性命,都被徐宇州死死的攥在手里。特别在湖西市师范大学上学的妹妹。徐宇州曾经威胁自己,如果不好好的跟着他,按照他的话去做,他就让人侵犯自己的妹妹。

    为了家人和妹妹的安全,曹时娜做了徐宇州的帮凶。

    曹时娜忙道:“放心吧老板,我一定按照您的话去做。”

    四楼的紫莲厅有自动摄影装置,徐宇州要的就是这个人的视频,他要拿住这个人的把柄。拿住了这人的把柄,自己就能彻底地控制住湖西市了。

    曹时娜放下电话,她快速的走下楼,当她看到那个戴礼帽墨镜的男人,她的神情顿时一呆。

    曹时娜猛然想起了徐宇州的话,她的心剧烈的颤抖着,自己决不能害了他。

    这人是自己摆脱徐宇州的救命稻草,也是自己的恩人。自己妹妹上的湖西师范大学,也是这个人帮助的。

    自己曾经多次想鼓足勇气,向他说出真相,但曹时娜又害怕对方嫌弃自己。

    自己和他是在一次宴会上认识的,认识以后,他就化妆,经常来找自己。

    自己瘫痪在床上的父亲住院,是他给联系的最好的医院和医生,给治疗的,而且是免费,他是自己的恩人,自己决不能害他,如果自己和他在紫莲厅做那事,被录下视频,那就害死他了,徐宇州就会利用视频要挟他,自己永远摆脱不了徐宇州的淫威了。

    自己不能这么坐,更不能下药。自己真是喜欢他。

    市长关占平今天来,专门买了顶新的礼帽和墨镜,他好长时间没有来梦幻彩楼了,牠很想念曹时娜,更留恋这个女子的身体。曹时娜年轻的身体,让自己几乎疯狂。每次和曹时娜做和爱,自己都能达到巅峰。关占平刚走到一楼的大厅,抬头一看,他看到了身穿月白色的旗袍,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曹时娜,她正看着自己。

    关战平快步走到曹时娜面前,压低声道:“娜娜,我想你了。”

    曹时娜的娇躯微微地颤抖了一下,她低声道:“走,快跟我走。”

    关占平一愣,但他看出曹时娜的神情异样,他反应很块,二话没说,跟着曹时娜快速的走向后门。

    曹时娜低声道:“以后别来这里了,有人认出了您,而且有人企图对你不利。”

    关占平心里一惊,失声道:“有人认出我来?”

    曹时娜的眼泪流了出来,他一下把关占平推出了后门道:“快走吧,以后,电话联系。”

    关占平点点头,看了一眼曹时娜,他猛地一下把曹时娜紧紧地搂在怀里,轻声道:“谢谢你,娜娜。”

    关占平看到了曹时娜在流泪,他轻声道:“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曹时娜张了张嘴,她想起了徐宇州的阴毒和凶残,她摇摇头道:“沙子迷了眼睛……。”

    曹时娜虽然知道关占平的身份,但她更知道徐宇州的凶残,他又怕关占平知道了自己是徐宇州的情和妇,嫌弃自己,她不敢说出实情。

    曹时娜猛地一下把关占平推出后门道:“快走,以后不要来这里了,想我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关占平不敢停留,他急忙离开这里。他打了一辆出租。

    今天曹时娜怎么了?有人认出了自己?那人是谁?对自己不利?想暗害自己?

    想到这里,关占平的眼里,露出了浓烈的杀机,

    嘿嘿,有人想对付自己,老子先杀了你。

    关占平拨通了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的电话。

    王盛举就站在徐宇州的身边,他一看是市长关占平的电话,他看了一眼徐宇州,走了出去,低声道:“关市长,您好。”

    关占平道:“你调查一下,今天谁在梦幻彩楼吃饭?谁和曹时娜接触的多。”

    王盛举一愣,市长关占平让自己调查这件事干嘛?今天来梦幻彩楼吃饭的人太多了。

    “好的,关市长,我这就派人去梦幻彩楼。”

    王盛举不敢说,自己就在梦幻彩楼。

    徐宇州快速的打开四楼紫莲厅的监控,但画面上,却没有一个人的人影,这让徐宇州一愣,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