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新的矛盾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章新的矛盾

    副经理谭加武心里一沉,自己确实知道,这里是矿务局水煤浆的规划地,在水煤浆立项的时候,就规划好了,但自己只是几个小小的副经理,人家翱翔集团的董事长关翱翔是市长关占平的亲弟弟,人家说在这里建设高尔夫球场,自己就只能在这里建设,自己只是个听喝的,自己有什么办法?

    当时关翱翔相中了这块地,但自己提醒了他,人家关翱翔根本没有理会自己,人家说,在湖西市,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湖西市的土地,自己随便用。

    副经理谭加武笑道:“欧阳市长,我只是个小兵副经理,这件事,您还是要和关董事长商量,我做不了主。”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们立刻停工。”

    欧阳志远说完,拿出电话,立刻拨通了市土地管理局局长姚明清的电话。

    市土地管理局局长姚明清一看是副市长欧阳志远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道:“您好,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姚局长,翱翔集团的高尔夫球场建设的土地使用权是你批复的?”

    市土地管理局局长姚明清一听这话,吓了一跳,他当然知道,那块地可是在几年前就规划好了的,是中央发改委要建设水煤浆的规划地,自己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让翱翔集团使用那块地,因为这件事,自己为了推脱责任,土地资源管理局早就给翱翔集团下达了停建拆除的通知,但是人家翱翔集团董事长关翱翔根本不理会自己,照样建设人家的。

    姚明清连忙道:“欧阳市长,土地资源管理局早就给翱翔集团下达了停建拆除的通知,但是人家翱翔集团董事长关翱翔根本不理会自己,照样建设人家的,我们管不了呀。”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管不了?要你土地管理局干嘛?你们是聋子的耳朵?我命令你,立刻再次给他们下停建拆除高尔夫球场的通知,否则,这个局长,你别干了。”

    姚明清一听,冷汗下来了,他知道,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书记未来的女婿,要想拿掉自己这个小局长,也就是一个眼色的事,他忙道:“好,欧阳市长,我亲自给翱翔集团下通知。”

    欧阳志远又给市规划局长伊志军打了电话。

    伊志军一听欧阳市长问的是翱翔集团占据了矿务局水煤浆的规划地,他顿时犯了难。

    翱翔集团在建高尔夫球场的时候,水煤浆项目很是渺茫,所以,水煤浆项目的规划,就暂时搁浅了。当翱翔集团提出来用那片丘陵的时候,自己虽然不同意,但人家是市长的弟弟,自己敢过问吗,自己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过问。

    现在水煤浆项目批准了,翱翔集团建设的一部分土地,特别是那个小丘陵,正是水煤浆项目的用地,这可怎么办?

    市规划局长伊志军犯难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沉思了一下,忙道:“欧阳市长,这件事,我们规划局不是很清楚,水煤浆项目在五年前就规划好了,至于翱翔集团占用那片丘陵,和我们规划局无关,我们只负责规划,负责监管的应该是土地管理局和城建局的责任。”

    市规划局长伊志军知道,关翱翔之所以这么大胆,占用水煤浆的用地,背后肯定有市长关占平的意思,自己能过问吗。除非自己不想干了。

    欧阳志远冷笑着关上了电话,明天的常委会上,自己要提出来这件事,嘿嘿,关占平,你不是要打压老子吗?我看你明天怎么回答?

    副经理谭加武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我要想我们董事长请示。”

    欧阳志远道:“随便你,明天我再来,我要看到你们再建设,我就请来记者,把土地局、规划局、城建局和公安局的人都叫来,看看你们怎么办,你立刻给我滚蛋,报告给关翱翔,让他看清这块地,规划了给谁?”

    副经理谭加武可惹不起欧阳志远,他马上道:“我马上去向关董事长汇报。”

    市规划局长伊志军连忙给市长关占平打电话。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走进了市长关占平的办公室。

    市长关占平道:“坐,方市长。”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坐下后,市长关占平道:“你准备好了各个项目的招标?”

    方明海道:“关市长,欧阳市长抢走了标书,所以,海阳不冻港的建设标书,都要重新做?

    方明海来的目的,就是暗中向市长关占平告状,状告欧阳志远抢走王青峰、肖永成他们拟定好的标书。市长关占平可是老狐狸,他一听方明海的话,就明白了方明海是在暗中告状。

    市长关占平心道,自己和欧阳志远的关系,最好是和平相处,他不得不考虑欧阳志远的背景。在海阳不冻港的项目上,借机打压欧阳志远,逼迫欧昂志远辞职,那是省长江川和的暗示,自己不得不这样做,如果欧阳志远不辞去海阳不冻港指挥长的职务,省长江川和那里不好交代,毕竟礼花炸弹死了人,有人要出来承担责任。

    市长关占平本身并不想和欧阳志远为敌,但是,在翱翔集团上,欧阳志远终于向自己发出了进攻挑衅,而且还鼓动记者曝光,还向省劳动监察厅打了电话,省劳动监察厅厅长吴广军亲自打电话来问责自己。这一切,市长关占平仍旧要忍。小不忍侧乱大谋,自己的目的,就是下一届的市委书记。

    现在,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明显是来告状,状告欧阳志远抢走了标书。但是,你方明海为了安排自己的人进入海阳不冻港的指挥部,把欧阳志远从傅山县调来的王青峰、肖永军边缘化了,撤了人家的职务,欧阳志远没有打你,就不错了,你还来告状?

    但是,现在市长关占平知道,自己要把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团结在自己身边,他在常委会上,还有关键的一票。

    想到这里,市长关占平道:“欧阳志远怎么会抢走做好的标书?这太不像话了,明天的常委会上,我批评他,方市长,你让你的人尽快做好标书,明天的常委会后,你要尽快把那一百亿贷款落实好,然后,进行建设项目的招标,招标完后,立刻动工。”

    方明海道:“好的,关市长,我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方明海刚走出办公室,关占平的电话就响了,他一看是市规划局长伊志军的电话,他接了过来道:“伊局长,什么事?”

    伊志军忙道:“关市长,欧阳志远在水煤浆工地,他看到了翱翔集团的高尔夫球场占用了水煤浆一部分土地。”

    关占平一听,眉头皱了起来。

    自己的弟弟关翱翔在那里修建高尔夫球场,自己是知道的,那片区域,环境极好,挨着经济开发区,很多投资商都住在附近,在哪个地方建个高尔夫球场,是绝对能挣钱的。

    那个高尔夫球场,是十八个洞的,已经投资了一个亿了。

    翱翔集团占据了水煤浆壹个丘陵,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让水煤浆向西挪移一下就行了。规划图是死的,人是活的。

    市长关占平道:“我知道了。”

    市规划局长伊志军是市长关占平的人,是关占平一手提拔起来的。

    伊志军小声道:“我听欧阳市长的口气,很不友善,关市长,您要小心他。”

    市长关占平道:“我知道。”

    关占平放下电话,他点上一颗烟,难道欧阳志远要再次挑衅自己?

    欧阳志远带着人,考察了水煤浆的地址,他决心结块动工。

    车队走到最西面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西面有一大片化工基地,他看着马瑞海道:“马经理,那片区域是什么单位?”

    马瑞海道:“欧阳董事长,那是国资委央企国煤能源集团的化工基地分公司,他们在西面,还有两个煤矿,国煤能源集团的化工基地分公司的总经理是厅级,叫丁广平,他管理两个煤矿和这片化工基地。”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们和国资委的央企做邻居了。”

    马瑞海连忙道:“给他们做邻居可没有什么好处,人家家大业大,又不属于湖西市管辖,他们有很多违规操作,强横无比,多占山林土地,胡乱排放污水,总之,给他们做邻居,要小心一点。”

    欧阳志远道:“怎么,他们还欺负地方企业和政府不成?”

    马瑞海道:“我在参加土地资源管理局和林业局的一个会议上,好像听到,他们这片化工基地的土地使用权还没有审批下来,属于一边建设,一边申请,等待批复,是典型的违规操作,而且这片原来是数千亩的山林,都被毁了。”

    欧阳志远一听,眉头皱了起来,毁了数千亩山林?法律规定,毁坏五亩山林,就要刑拘,何况是毁坏数千亩山林?

    欧阳志远道:“林业局和山林执法大队、林业公安不过问吗?”

    马瑞海冷笑道:“他们敢问吗?谁要是敢问,谁的那身皮就会被扒下来,不想干了。”

    欧阳志远道:“他们违规和我们无关,只要不占我们的规划用地就可以了。”

    马瑞海道:“但愿如此。”

    欧阳志远道:“咱们沿着规划图,到那边看看去。”

    马瑞海道:“好的,欧阳董事长。

    一行人来到一个小丘陵上面上的时候,看到几辆铲车,在轰隆隆的销毁一片山林。几十年成片的山林被几辆铲车推平。开样子,他们还在扩建。

    这些山林可是生长了几十年的林子呀,毁坏了真是可惜。

    欧阳志远道:“那片山林在我们的规划内吗?”

    马瑞海连忙摊开规划图一看,神情一愣,连忙道:“欧阳董事长,那片山林在我们的规划图之内,是我们水煤浆项目的防护林。”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拿过规划图一看,果然,那片树林是水煤浆项目的防护林。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一沉,大声道:“走,去制止他们。”

    十几个人跟在欧阳志远身后,快步走向那几辆铲车。

    保卫处长黄玉和带领五六位保卫人员一路小跑,冲在最前面,他要在欧阳董事长面前表现自己。

    一般的下属,都有在领导面前变现自己的**,这样,自己就有升级的机会。

    保卫处长黄玉和冲到一辆铲车的左侧大声喝道:“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破坏这些山林的?你们这是犯法?要被抓起来的。”

    他这样一喊,几辆铲车都停了下来,不远处,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好像是个人小头目,脸色很不好看,阴沉着脸,在五六个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你他妈的是谁?在这里瞎叫唤个啥?谁的裤裆破了露出了你?老子爱推到这片野林子,与你何干?”

    这个男人很强势,斜着眼看着黄玉和,十分的嚣张。

    央企在地方即使违规,地方政府单位根本没有人敢问,所以,这人很是霸道。

    保卫处长黄友和也是个平时嚣张贯了的保卫处长,在矿务局有近百人的手下保安,谁敢骂他?现在这个人竟然敢当中骂他,这让他很是恼怒。

    保卫处长黄玉和立刻大怒道:“你他妈的骂谁?

    那个壮汉道:“老子不光骂你,还打你个王八蛋,你又能怎么样?你又能敢怎样?”

    这家火说完,一巴掌打了过来。

    “啪!”这一巴掌,正打在黄玉和的脸上。

    黄玉和一呆,那五六名保安也是一呆,谁也没想到,对方会动手?

    黄玉和咆哮一声道:“你敢打老子,来呀,给我打。”

    黄玉和带来的五六位保安人员,都是黄玉和的亲信,现在一看到处长被打,顿时都红了眼,嗷嗷叫着冲了过去,围住了那个壮汉。

    好汉难敌四手,顷刻间就把那个壮汉放倒在地。

    噼里啪啦,那个壮汉就被黄玉和的手下揍得鼻青脸肿。

    这个壮汉叫王大虎,是这几辆铲车的小头目,今天他们奉命来清理这片山林,准备扩大再生产,没想到会碰到欧阳志远他们。

    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仗势欺人,如今对方仗着自己是央企,上来就骂,还打了自己手下的保卫处长,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恼怒,他看到黄玉和的手下放倒了对方,欧阳志远也没有阻止。

    王大虎带来的人和铲车司机,一看到王大虎吃了亏,立刻嗷嗷叫着挥舞着棍棒,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直接冲了过去,凡是自己的手下,都是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兄弟,绝对不能让别人欺负。

    欧阳志远如同老虎冲进了羊群,转眼间,噼里啪啦,就把王大虎的人全部打到在地。

    王青峰看到过欧阳市长在傅山开发区狂战几百名小痞子的过程,他知道,这几个人不够欧阳市长塞牙缝的。

    肖永成、书记陈玉成和黄玉和,还有那些保卫人员,一看欧阳市长亲自动手,把那些人都打倒在地,特别是黄玉和,他终于消了这口恶气,这让黄玉和很感激欧阳志远,他的心里很热乎,士为知己者死。

    书记陈玉成侧大吃一惊。欧阳董事长,竟然打了央企的人,这个祸闯的不小。

    地方政府一般都不敢招惹央企的。

    王大虎一看一个年轻人转眼间就把自己十几个人打倒在地,他从地上爬了起来,阴冷的盯着欧阳志远道:“你是谁?报上名来。”

    欧阳志远道:“我叫欧阳志远,湖西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董事长,水煤浆新项目的负责人。”

    “你……你……是副市长……?副市长还打人……?

    王大虎结结巴巴的道。

    欧阳志远冷笑道:“是你骂人打人在先,我已经录下视频,再说,你们破坏的这片山林,是我们水煤浆新项目的规划地,你要立刻停车,退出这片土地,否则,我就直接上燕京,找你们的国资委主任王主任说理去。”

    欧阳志远的话极其铿锵有力,全身充满着让人窒息的威严和官威,充满着强大的气势,压的王大虎禁不住后退了几步。

    王大虎只是国煤能源集团下属分公司湖西化工的一个小工头,脾气暴躁而已,现在一听人家湖西市的副市长,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董事长,水煤浆新项目的负责人,他的嚣张气焰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回去给你们分公司经理丁广平说,水煤浆项目,也是国家投资建设的项目,你们不要侵占我们规划好的土地。”

    王大虎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我们这就回去。”

    王大虎说完,带领着几辆铲车开了回去。

    翱翔集团办公室大楼,董事长关翱翔接到了副经理谭加武的电话,他知道了欧阳志远去看了水煤浆基地的厂址。关翱翔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又是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他又在找自己的麻烦,自己决不能放过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