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新的敌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八章新的敌手

    但这个时候,李宏在最后一秒钟,彻底地关闭了隐形直升机的系统暗门,让这架直升机完全地和敌人的系统失去了联系。李宏改变了这架隐形直升机的系统数据,让对方认为,这架直升机已经自行爆炸了。

    当这架隐形直升机安全的时候,萧风雨和李宏的全身都被汗水湿透。

    任何和平的年代,都是表面的现象,国家之间特战队的战斗,一直没有停止过。这些事件,都不能公开。

    米勒的第一战斗小组,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失去一条胳膊的米勒。

    整个后半夜,傅山中药厂都没有静止下来,龙海军分区的特战队增援战士和武警在清理现场。

    欧阳志远和萧风雨带着米勒和这架隐形直升机,飞到了龙海军区的秘密基地,等待军事科学院的科学家的到来。

    龙海军区司令员蔡建国和政委许光达两人紧紧地握住了欧阳志远和萧风雨的手道:“党和人民感谢你们,粉碎了敌人的阴谋,我给你们请功。”

    萧风雨道:“司令员、政委,我们是军人,保家卫国是我们的职责,任何国家的侵略者胆敢踏进中国领土半步,我们就毫不犹豫的消灭它。”

    欧阳志远道:“请功就不要了,咱们先给米勒检查身体,看看他们的自爆弹藏在哪里?”

    欧阳志远没有给米勒解开穴道,他恐怕这人自爆。

    经过透视检查,医生在米勒心脏附近,发现了那颗威力强大的自爆弹,并十分小心的取了出来。

    经过审查,敌人果然就是为了生肌膏和美容养颜膏而来的。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二天上午,欧阳志远辞别了萧风雨和龙海军区司令员蔡建国和政委许光达,他要去龙海医院,去看望干妈冯秀梅。

    冯秀梅虽然中了一枪,但没打中要害,子弹取出来了,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萧眉也在龙海医院,陪护着干妈。

    这时候,寒万重已经把路虎开了回来,欧阳志远上了路虎,直奔龙海医院。

    龙海医院的特护病房,冯秀梅已经醒过来了,欧阳宁静和秦墨瑶都在医院看望冯秀梅。

    院长张延清看到萧眉跟了过来,知道病人是萧眉的干妈,张延清亲自做的手术。

    欧阳志远赶到医院的时候,干妈冯秀梅已经清醒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到了爸爸和妈妈都在,连忙和爸爸妈妈打招呼。

    “干妈,您感觉好一点了吗?”

    冯秀梅微微地点点头,她还不能说太多的话,她轻声道:“志远,谢谢。”

    冯秀梅从萧眉的嘴里已经知道了是志远救了自己。

    欧阳志远忙道:“干妈,咱母子还说什么谢谢,您就是我的妈妈,我和萧眉还要孝敬您老人家呢。”

    冯秀梅点点头。

    欧阳宁静拉着儿子走到外边道:“远儿,怎么回事?你干妈怎么会中枪?你怎么会在傅山,而且和部队上的人在一起?”

    欧阳志远道:“米国人派来特战队,暗中来强抢咱们的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干妈为了护住萧眉,中了枪。”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道:“远儿,你怎么会在傅山,你不是回湖西市了吗?”

    欧阳志远不想隐瞒父亲,他看着父亲道:“爸爸,我给你说的这些话,任何人都不能说,妈妈也不能告诉。”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的神情凝重,他点点头道:“我不会说的。”

    欧阳志远低声道:“爸爸,我参加了咱们的部队,是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是第五特战大队副队长,负责整个龙海市的安全。”

    “第五特战大队?你参加了军队?”

    欧阳宁静一听儿子参了军,不由的吃了一惊,他惊奇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子怎么会参军?而且还担任湖西市的副市长?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参军是谢德胜老将军亲自动员的。”

    欧阳宁静的眼里充满着震惊和惊奇,又慢慢的透出一种自豪,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却又带着一丝担心,他伸出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注意安全,儿子,不要放过这些嚣张一直在欺负我们的狗强盗。”

    欧阳宁静知道,第五特战大队,是咱们国家最强的特战队之一,儿子能参加这个部队,自己应该为有这样的儿子而感到自豪。

    欧阳志远看到爸爸没有反对,他抱住了爸爸欧阳宁静的胳膊道:“谢谢爸爸。”

    欧阳宁静道:“咱们的东西,那些强盗们抢走了吗?”

    欧阳志远道:“爸爸,有您的儿子在,米国人的阴谋就别想得逞,它们来的人,全军覆没。”

    欧阳宁静赞许的看着儿子道:“好,对这些狗强盗,一个都不能留。”

    父子两人互相看着,眼里都露出笑意。

    父子两人回到了病房,过一会,欧阳志远要回湖西市,湖西市的水煤浆选址还没有定下来,自己要回去,免得别人找麻烦。

    欧阳志远给干妈珍了脉,看着干妈道:“干妈,你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让萧眉好好地伺候您就行了。”

    冯秀梅道:“志远,你是湖西市副市长,你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你先回湖西市吧,我这里没事。”

    欧阳志远看着妈妈和爸爸道:“爸爸、妈妈,眉儿,干妈就靠你们照顾了,湖西市有很多工作等着我。”

    秦墨瑶道:“儿子,你放心,这里有妈妈在,我和你爸爸,还有眉儿,我们都能照顾。”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回到了湖西市。

    湖西市政府办公大楼,市长关占平坐在沙发上,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海阳港口由于欧阳志远的辞职,导致燕京精慧联盟的一百多个亿撤资,他们一撤资,赵老的儿子恒大集团赵智羽几十亿的投资竟然还不到位,省里答应的十个亿,到现在还没有给。海阳不冻港的建设暂时搁浅。

    八重株式会社的二百亿投资,国安竟然不让用,禁止八重株式会社投资,这就让海阳港街口陷入了僵局。让谁担当起海阳不冻港的指挥长?谁能筹集到200亿?

    关占平站起身来,在办公室内来回的走动着,省里已经对自己很是不满,省政府办公厅,已经打来电话,督促海阳不冻港立刻动工。

    关占平的脑海里,把湖西市所有的官员都过了一遍,他竟然没有找到,谁来担任海阳不冻港的指挥长,这让关占平很是郁闷。

    秘书懂顶义走了进来,小声道:“关市长,常委副市长方明海来了。”

    关占平一听方明海来了,他的眼睛顿时一亮,海阳不冻港的指挥长有了,嘿嘿,就让方明海先把这个担子挑起来。如过省里再对自己不满,自己就可以把责任推到方明海的身上。反正方明海没有派别,自己又不得罪人。

    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呀。

    关占平道:“快请方市长进来。”

    方明海不属于任何的派系,他介于自己和宋光明之间,来回的摆动,关占平知道,方明海的眼睛,在盯着自己这个市长的位置。

    自己何曾不盯着宋光明宋书记的位置?

    再过几个月就来时换届了,自己有希望升迁到省里吗?

    不一会,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走了进来。

    “您好,关市长。”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微笑着看着关占平。

    关占平连忙笑道:“方市长,坐吧。”

    方明海笑着坐下来,看着市长关占平道:“关市长,海阳港口不能停下来呀。”

    关占平一听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主动提出来海洋港口建设的问题,他看着方明海道:“海阳不冻港刚奠基,就等着开工,可惜的是,燕京精慧联盟由于欧阳志远的辞职,撤了资金,恒大集团的赵智羽提出了更苛刻的投资要求,省里的十个亿,原来说好了到位,但又发生了变化,难呀,没有谁能担当这个指挥长。”

    方明海看着关市长道:“关市长,如果实在没有人挑起这个大梁,我愿意当这个指挥长。

    方明海知道,如果自己把海阳不冻港建设好,这个政绩,自己一辈子都吃不完。下一届的市长,自己就有可能攥在手里。

    关占平一愣,看着方明海道:“方市长,200亿的资金你能解决?”

    关占平虽然心里大喜,但他不露声色的看着常务副市长方明海。

    方明海的弟弟方明学在省工商行信贷部当主任,方明海已经和弟弟沟通好了,由湖西市市政府向省工商银行贷款100亿,先开始建设。

    方明海笑道:“关市长,我能解决100亿。”

    关占平惊奇的看着方法明海道:“你能解决100亿?不错呀?你的一百亿从哪里来?”

    方明海道:“由市政府出面,向省工商行贷款100亿。”

    关占平看着方明海,他猛然想起,方明海的弟弟方明学就在省工商银行,他笑道:“好,方市长,你能贷出来一百个亿,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就是你的了,明天的常委会上,我提出来,让你担任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

    关占平知道,明天自己提出来让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担任海洋港口指挥长,宋光明不会阻挠的。

    方明海站起来道:“谢谢关市长。”

    关占平笑道:“方市长,你回去准备去吧,这个星期就开始把所有的项目都进行招标,你组建好你的班子,好好地工作。”

    方明海一听关占平的话,就明白关占平的意思,他要自己把欧阳志远的人踢出来。

    方明海笑道:“您放心关市长,建设海阳不冻港的班子,我已经组建好了。”

    关占平一听笑道:“好,关市长,我等你的好消息。”

    方明海向市长关占平告辞。他今天的目的达到了。自己有了这一百亿,海阳不冻港这项政绩,自己拿定了,有了这项政绩,自己就可以再向上更进一步。

    市长关占平看着方明海的背影,他想大笑三声,但他忍住了。嘿嘿,方明海要当这个指挥长,自己成全他,欧阳志远又有了一个新的敌手。即使欧阳志远不把方明海当做自己的敌手,但方明海坐了欧阳志远原来的位置,欧阳志远的内心绝对不会舒服的。

    欧阳志远开到了湖西市,他直接到了矿务局的办公室。

    他这两天虽然不在这里,秘书邵勇仍旧把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室内的花儿也开得十分的鲜艳。

    务局的秘书邵勇连忙迎了过来道:“欧阳董事长,您好。”

    欧阳志远坐了下来,邵勇连忙给志远倒好水。

    “邵秘书,我不在这里几天,有什么事吗?”欧阳志远一边喝水,一边问道。

    邵勇忙道:“负责生产和水煤浆项目的马经理来过。”

    欧阳志远道:“你去把马经理叫来吧。”

    “好的,欧阳董事长。”

    邵勇说完,快步走了出去,不一会,主管负责生产和水煤浆项目的马瑞海敲门。

    欧阳志远道:“进来。”

    马瑞海微笑着走进来道:“欧阳董事长回来了?”

    马瑞海手里拿着厚厚的图纸和规划图。

    欧阳志远道:“刚回来,马经理,水煤浆规划图你给我看看。”

    马瑞海连忙把水煤浆规划图递给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接过规划图,仔细的看着。

    水煤浆项目在几年前就立项了,规划图也是几年前就规划好了的,由于发改委一直没有批下来,也就搁浅了。现在,发改委终于把这个项目批下来了,这个项目就要从新启动。

    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规划图道:“马经理,水煤浆项目的规划图,有多少时间了?”

    马瑞海忙道:“有五六年了。”

    欧阳志远道:“走,咱们到实地看看去。”

    马瑞海的脸色变幻不停,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个规划图要改改。”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一愣,看着马瑞海道:“改规划图?你开玩笑吧?市里的规划图能随便改?”

    马瑞海小声道:“有人占了水煤浆规划中的一块地,在建设高尔夫球场。”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沉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占规划好的项目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