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激战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六章激战

    由于傅山中药厂是属于军管企业,萧眉的保镖都配有枪械。米勒和托马斯,四名保镖瞬间就感觉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接着就发现了两条人影,无声无息的冲了上来。

    这四位保镖是第五特战队退役下来的战士,是欧阳志远为了萧眉的安全,欧阳志远委托萧风雨给找来的,一共找了十名保镖。他们每一个人的身手极好,米勒和托马斯刚一冲了上来,他们四人手里的就出现了四把手枪。

    “你们是谁?干什么的?”

    一个保镖大声喝问。这四名保镖根本没有想到,这两人是米国特战队的人。米勒和托马斯立刻开枪。

    “噗噗噗!”

    他们的枪都是无声手枪,带着消音器。

    一个保镖立刻被击中胸部牺牲。

    剩下的三位保镖刹那间开始了还击。

    “呯呯呯!”

    办公大楼的枪声,刹那间划破了夜空。

    刺芒特战队第一战斗小组组长魏立国立刻听到了办公大楼传来的枪声,这枪声吓了他一大跳。

    不好,办公室出事了。

    他知道,萧眉的身份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萧眉决不能有任何的差错。

    魏立国立刻大声道:“我去办公大楼,赵建生你带人去仓库。”

    魏立国说完,如同旋风一般,冲向办公大楼。

    欧阳志远给萧眉找的保镖,身手都很好,在两方对射中,托马斯被击中了左臂,但这四名保镖毕竟退役时间长了,他们都不是米勒的对手,米勒这人手疾眼快,枪法极准,三位保镖牺牲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枪声一响,办公室内的萧眉和干妈冯秀梅大吃一惊。

    虽然两人都知道,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都是外国人势在必得的东西,但这是中国的内地,外国人绝不会明目张胆的来抢的。

    但现在从外面密集的枪声看来,敌人公然来抢了。

    冯秀梅一把拉住萧眉道:“快走!”

    两人刚想冲进暗门,但米勒和托马斯一步冲了进来。

    “站住,不许动,再动一下,我们就开枪。”

    萧眉看到了两名脸色狰狞的米国人,手里拿着带着消音器的手枪,正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

    再说奥克、哈利、加西亚、马丁带着生肌膏和养颜美容高刚冲出仓库,就碰到了武警巡逻队,两方立刻展开了激烈的枪战。

    武警巡逻小队的队长叫薛义明,他是阻击手出神,手疾眼快,身手和应都是极好,他看到了地上有武警战士倒在血泊之中,顿是呲目欲裂,眼睛都红了。

    牺牲的武警战士,都是自己的兄弟,都是自己亲手培养的兵,

    他一声怒吼,抬手是一枪。

    “呯!”

    一枪正中马丁的眉心下方,子弹从头盔的前沿、眉心的下方打进去,从后脑穿出,撞击在头盔上,头盔飞了起来,露出了他那一头米国人特有的金发

    “噗嗤!这家伙的脑瓜立刻爆了。

    污血和脑浆喷溅数米开外,恶心至极。

    “米国人!”

    薛义明一看被自己打爆头的人,是一头的金发,这是米国人的特征。

    薛义明大声道:“一个都不许放过,全部干掉。”

    米国这个国家,号称国际警察,最喜欢干预别的国家内政,是个典型的无赖强盗国家,对这个国家的人,薛义明从来没有好感,今天,他们为了生肌膏,竟然派来了特战队来抢,枪杀自己的兄弟,这是公然的挑衅。

    奥克、哈利、加西亚三人一见马丁被打爆了脑袋,他们立刻一边还击一边冲向办公大楼的直升机。他们连马丁的尸体都不要了。

    薛义明正纳闷,奥克猛然按下了手臂上一个红色按钮。

    “轰!”

    一声巨响,马丁的尸体被炸的粉碎,变成一片肉雨碎片。

    我靠,他们竟然毁尸灭迹,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颗遥控炸弹,死后,必须自爆,这招真是歹毒呀,毫无人性可言。

    他们是怕落下把柄。

    薛义明率领武警战士在后面猛追。

    “呯!”

    一名武警战士的子弹打在了加西亚的脖颈上。

    “嘶嘶嘶!”

    这颗子弹穿透了加西亚脖颈上的动脉,被打断的动脉里的血嘶嘶嘶的射出数米。加西亚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眼见活不成了。

    “加西亚!”

    奥克一声大叫,他挥手就是一枪,一名武警战士倒下了。

    奥克按下了加西亚身上的自爆装置。

    “轰!”

    又是一声猛烈地爆炸,加西亚被炸成肉雨碎肉。

    薛义明看到自己手下又牺牲了一名武警战士,他一声咆哮,手中的冲锋枪喷出了串串烈焰。

    特战副队长赵建生带领两名特战队员,冲向仓库,想去支援薛义明他们,但他一眼看到了一架极其怪异的直升机,停在了一片偏僻的空地上。

    米国人的隐形直升机!

    缴获它!这可是他们最先进的隐形直升机,决不能放过这架飞机。

    赵建生快速的和两名特战队员,包抄过去。

    可是,飞机驾驶员的眼前有个液晶屏幕,直升机周围是设有全影像监控系统。驾驶员查理从大屏幕上

    看懂了薛义明和两名中国人特战队员冲了过来。

    查理知道,今天的任务就怕要失败了,他快速的设置好自毁系统,只要自己按下这个红色按钮,这家直升机立刻就会爆炸,化为灰烬。

    这架隐直升机是自己国家最新式的直升机,决不能落到中国人的手里。

    查理瞬间就按下了自动瞄准锁定装置,隐藏的转轮式机枪的枪管伸了出来,对着赵建生他们一阵狂扫。

    赵建生和两名特战队员快速的躲避着,还击着。

    萧眉和冯秀梅看到了两名全副武装的米国人冲了进来,萧眉知道,米国人是为了生肌膏和养颜美容高的配方而来的。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冯秀梅厉声道。

    作为特战队小组长的米勒,他有这一口流利的汉语,他用枪口指着萧眉和冯秀梅,厉声道:“快交出来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否则,打死你们。”

    果然是为了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而来的。

    冯秀梅一下把萧眉挡在身后,萧眉快速的把欧阳志远给她的那能射毒针的笔握在手里,并发出了求救信号。

    冯秀梅冷笑道:“可惜你们来错了地方,这里没有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的配方。”

    米勒一声冷笑,他知道,后面那极其美丽的女人,才是这里的领导,他狞笑着,枪口一抬,扣动了扳机。

    “呯!”

    他一枪打在了冯秀梅的胸口,老人家胸口的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喷射出来。

    “干妈!”

    萧眉一声哀叫,泪水夺眶而出,刹那间,萧眉怀着满腔的怒火,按下了那支笔的按钮。

    寒芒一闪,一根毒针从笔里射出,直奔米勒的咽喉。

    米勒反应极快,他不愧为米国特战队的小组长,他看到这个中国女人射出一道寒芒,他猛地一闪,瞬间躲过了那枚毒针,但他身后的托马斯就没有这样幸运了,机簧射出来的毒针,速度极快,米勒先看到寒芒一闪,他是下意识的躲避,等到托马斯看到那道寒芒的时候,他再想躲避,已经晚了。

    “噗嗤!”

    毒针射进了托马斯的肩头。

    托马斯的肩头一麻,没有一丝的疼痛,反而觉得痒痒的。

    托马斯一声大叫:“毒针!”

    “干妈!干妈!”

    萧眉扑向了倒在地上的干妈冯秀梅,一把抱住了干妈,大哭不已。

    米勒一看托马斯中了毒,他的脸色一变,立刻用枪顶在萧眉的头上,恶狠狠地道:“解药。”

    萧眉转过脸来,盯着米勒。

    “呸!”

    萧眉一口呸了米勒一脸的唾液,冷声道:“想要解药,除非我死了。”

    “你……”

    米勒差一点气死。他知道,事情不能再耽搁了,十分钟已经过了一半,他一掌打在了萧眉的脖颈上。萧眉一下子晕了过去。

    米勒扛起萧眉,按着托马斯道:“快走!”

    这时候的托马斯脸色变得漆黑,如同非洲黑人一般,他艰难的挪动着脚步,跟在了米勒下面,奔下楼去。两人刚走到楼下的出口,一声冷哼传了过来:“既然来了,还想走吗?”

    米勒一听这声音,他不由得心里一沉。

    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和安德森交手,并打败了安德森,米勒亲自看到了。欧阳志远竟然赶了过来,看来,这次的任务失败了。

    虽然米勒的隐形直升机先飞过来的,但这架隐形直升机虽然能隐形,但并不是万能的,米波雷达还是能发现它的一丝踪迹的,因此,这架隐形直升机要绕着大山飞行,而欧阳志远的直升机,不必要绕路,而是直接飞过来,因此,欧阳志远乘坐的直升机速度极快。

    他这架直升机刚飞到中药厂不远,欧阳志远就收到了萧眉传来的求救信号。直升机立刻在中药厂不远的地方降落,欧阳志远、萧风雨带领特战队,冲进了中药厂。

    欧阳志远去大楼营救萧眉,萧风雨最感兴趣的是那架隐形直升机,而寒万重测挎着一把冲锋枪直奔仓库。

    米勒两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他的脸色极其的狰狞,一双眼睛里露出绝望的死气和凌厉的寒芒。

    托马斯中了毒,他扑通一声,毒性开始发作,眼看活不成了。

    米勒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的直升机,他看到,十几名中过国特战队人员在强攻直升机,他恶狠狠地道:“欧阳志远,你让开,否则,我杀了这个女的。”

    米勒把枪顶在了萧眉的头上。他知道,这个女的,是自己活命的护身符。

    这时候,萧眉醒了过来,他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萧眉的眼泪下来了,她立刻大声叫道:“志远,杀了他,他杀了干妈。”

    萧眉的话让欧阳志远心脏强烈的收缩,十分的疼痛。干妈对自己如同亲生儿子一般,她把一生的积蓄都给了自己,把萧眉和自己当亲生的女儿和儿子一般,这个畜生竟然杀了干妈?

    欧阳志远一声怒吼,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了极限,整个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刀芒一闪,米勒拿枪的那只胳膊脱离了他的身体,污血喷溅很远。

    米勒只觉得怀里一轻,自己抱着的那人竟然被欧阳志远夺去。而右臂一痛,他看到了一个让自己亡魂皆冒的恐怖现象,自己握枪的右臂落到了地上,右臂断口向外嘶嘶喷血。

    他一声惨叫,欧阳志远一拳砸在了他的头上的穴道,把他打晕,手指在他嘴里一伸,米勒所有的牙齿丠欧阳志远打掉。志远怕米勒嘴里有毒牙,他又快速的在米勒身上搜了一遍,把所有他认为是危险的东西都拿了下来,对战士道:“看好这个人。”

    萧眉哭喊着冲向办公室,去看干妈。

    欧阳志远冲进了办公室,他看到了干妈冯秀梅倒在血泊中,欧阳志远的眼泪下来了。

    “干妈!”

    欧阳志远一摸干妈的动脉,他顿时狂喜,大声喊道:“干妈没有死。”

    萧眉一听,狂喜而泣道:“真的,志远?”

    米勒的子弹虽然打中了干妈的胸口,但没有打中心脏。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干妈止血,把一颗救命药丸塞进干妈的嘴里。

    欧阳志远道:“干妈没事,走。”

    欧阳志远抱起干妈,快速的冲向楼下,中药厂外面有救护车。

    中药厂的枪声一响,整个县城都惊动了,县医院的救护车就开过来了。

    欧阳志远把干妈交给医生道:“快取子弹,眉儿你照看干妈,我进去。”

    萧眉大声道:“志远,小心。”

    欧阳志远又冲进了制药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