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时间不多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十七章时间不多了

    喝酒别开车,开车别喝酒。失去亲人的痛苦,只有当事人才能感觉的到。那种痛苦,就如同天塌下来一般,撕心裂肺。

    众人晚上九点才到了欧阳志远的家。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夫妇,还有欧阳娜早就在门前迎接。

    欧阳娜很想念爸爸和妈妈,小丫头直接坐飞机回到了龙海。

    当众人看到,如同神仙眷侣一般的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的时候,众人都惊呆了,瞪大了双眼。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的父母这么年轻?他们根本不象父子和母子,而象姐弟的样子。

    欧阳志远看着众人的样子笑道:“大哥、三哥,你们不要这样惊异,我爸爸和妈妈显得年轻,他们都会中医,懂得保养。”

    霍英琼和年英豪早就一边一个的抱住秦墨瑶的胳膊,去求教养颜秘方了。

    众人笑着走进了院子,很大的院子,再次让众人惊奇不已。

    孔老和朱文才休息了,两位老人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

    饭菜都准备好了,飞机是晚上十一点的,大家没有喝多,每个人喝了几杯酒后,欧阳志远开车,把众人送到了飞机场。

    回到家后,欧阳志远给寒万重安排好了住处,欧阳志远回到了大厅,大厅内,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已经收拾好了。

    欧阳志远道:“爸爸,孔老的身体怎么样?没有什么事吧?”

    欧阳志远知道,孔老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他的眼里露出了一丝惊奇,低声道:“你怎么会知道孔老的身体不好?”

    欧阳宁静不知道,欧阳志远的武功和医术已经超过他数倍了。

    欧阳志远低声道:“孔老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欧阳宁静惊奇的看着儿子道:“你能预知人的生死时间?”

    欧阳志远点点头,然后低声道:“孔老只有半年的时间了,明天我给老人家看看,开一副方子,让老人家这半年内,生活的质量好一点就可以了。”

    欧阳宁静道:“孔老的生机就要枯竭,眼下只能调理了。”

    欧阳娜走了进来,欧阳志远道:“娜娜,就你一个人回来的?王雪和林小雅没回来?”

    欧阳娜道:“就一天的假期,给她两人买飞机票,两人不让。”

    “周定邦、赵志安他们没有再骚扰你们吧?”

    欧阳志远担心几个小丫头的安全。

    欧阳娜笑道:“你从被你爆打了一顿,这两个家伙老实多了,没再骚扰我们。”

    欧阳娜当然不知道,周定邦的爷爷周老受到了顾老的警告,赵老和周老都向孙子下了命令,不许他们在大学里惹事,否则,都踢出家族。

    这两个家伙才没有继续放肆。

    欧阳志远笑道:“那就好,你可要保护好两个下丫头。”

    欧阳娜抱住了哥哥的胳膊道:“哥哥,嫂子不是说来过节吗?今天怎么没来?”

    欧阳志远笑道:“明天的飞机,上午就到。”

    秦墨瑶笑道:“远儿,你和萧眉的婚事,快点办了吧,萧眉已经不小了。”

    欧阳志远道:“妈妈,霍爷爷让我们明年开春把婚事办了,在办婚事之前,我们要到眉儿父母的坟前去看看。过了春节后,您和爸爸要到萧书记和霍爷爷那里,亲自去一趟,商量婚事的具体事宜,再定下结婚的日子,就可以了。”

    欧阳宁静一听笑道:“好呀,年前我和你妈妈就到省里拜访萧书记,然后再到燕京去拜访霍老,把喜日子定下来。”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爸爸,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下午,萧眉的飞机四点钟到,欧阳志远和娜娜早就在机场大厅出口等着。

    广播里准时预告飞机已经降落。

    不一会,欧阳志远就看到了自己的眉儿和冯秀梅两人微笑着,从出口走了过来。

    “眉姐姐,冯阿姨,我们在这里!”

    娜娜一边喊,一边跑了过去,欧阳志远微笑着跟了过来。

    萧眉笑道:“娜娜,你什么时候,从燕京回来的?”

    娜娜笑道:“昨天下午我就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萧眉,你们来了。”

    冯秀梅笑道:“本来我没有打算来,是眉儿非得让我跟来,说我一个人过节,她不放心。”

    欧阳志远接过他们的行李笑道:“一家人在一起过节才最温馨,走吧。”

    四个人说说笑笑,坐进了路虎,寒万重开车。

    今天不坐珍,诊所歇业一天,由于冯秀梅的到来,欧阳宁静夫妇早就在门口迎接。

    路虎刚一停下来,车门打开,几个人走下车开。

    秦墨瑶和欧阳宁静连忙走了过去,秦墨瑶拉住了冯秀梅的手笑道:“冯大姐来了,快到屋里坐。”

    冯秀梅笑道:“眉儿非得让我老婆子陪着她来过仲秋节。”

    欧阳宁静笑道:“冯大姐,欢迎来我家过节。”

    冯秀梅笑道:“只要不给你们添加麻烦就可行了。”

    欧阳宁静笑道:“一家人不能说客气话。”

    萧眉连忙道:“爸爸、妈妈,您们好。”

    欧阳宁静笑道:“好孩子,走,进屋吃饭。”

    秦墨瑶笑吟的拉住萧眉的手道:“眉儿,妈妈早就想你了。”

    萧眉笑着拉着婆婆的手道:“妈妈,眉儿也想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走吧,先吃饭。|”

    一家人笑着走进了客厅。

    孔老和朱文才看到客人来了,都站了起来。

    冯秀梅一看两位老人站了起来,连忙笑道:“两位老人家,快快坐下。”

    孔老咳嗽了一声道:“冯总,您来龙海。”

    欧阳志远上午的时候,就给孔老珍了脉,亲自配药,煎好,给老人服下。

    孔老的气色好多了。

    冯秀梅笑道:“孔老,您别客气。”

    一家人坐好,孔老和朱文才两位老人年龄最大,两人坐了上手。欧阳宁静打算关了诊所,朱文才的年纪大了,每当欧阳宁静看着老人一座就是一天,给病人诊脉看病,累的腰酸腿痛,欧阳宁静的心里就不好受。虽然开诊所不是为了挣钱。

    当欧阳宁静说出来要关门诊的时候,朱文才不同意。

    他说,自己年龄大了,给人看不了几年病了,趁着自己还能活动,自己就再给穷人看几年病吧。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坐在冯秀梅的旁边,欧阳志远和萧眉、娜娜开始上菜。

    寒万重坐在最外面。

    不一会,菜就上齐了。

    欧阳志远给众人倒上酒笑道:“来,今天是中秋佳节,第一杯酒,大家一起喝了,代表我们团团圆圆。”

    男人们喝的是玉春露,秦墨瑶和萧眉、娜娜喝的是红酒。

    众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大家欢笑着都喝光了酒杯里的酒,寒万重连忙给大家倒上酒。

    欧阳志远给孔老和朱师叔端了两个酒,笑道:“祝孔老、朱师叔健康长寿。”

    孔老和朱文才接过酒杯,两人都一饮而尽。

    孔凡生老人的眼睛湿润了,他看着欧阳宁静和志远道:“宁静、志远、墨瑶,你们不嫌弃我这个老头子,收留了我,我很感动,我孔凡生谢谢了。”

    欧阳志远从寒万重手里接过酒杯给两位老人家倒满笑道:“孔老,一家人不要说客气话,这里就是您的家,您放心就是了,有我们吃的,就不缺您一口。”

    孔老点点头道:“想当年,宁静购买这套宅子的时候,我要价很高,逼的宁静连吃饭的钱都拿出来了,那是我为了给老伴看病,到现在,我都感到对不起宁静,宁静以恩抱怨,仍然收留了我,而且供我住、供我吃,宁静,我谢谢了。”

    欧阳宁静笑道:“孔老,今天是仲秋节,是咱们一家人团聚的日子,这里,是您的根,更是您的家,咱不说别的,来,喝酒。”

    朱文才笑道:“孔老,我和您一样,原来,我也是个无家的人,自从来到龙海,宁静就像我的亲儿子一般对待我,这里就是咱们的家,您不要多想,来,大家一起喝酒。”

    冯秀梅道:“孔老、朱老,我也是个无家之人,是眉儿给了我一个家,今天,眉儿又把我接到龙海来过节,咱们都不要客气,咱们都是一家人,来,干杯。”

    众人的酒杯再次碰到一起。

    这一顿饭,一直喝道月亮升起很高。

    欧阳志远扶着孔老和朱师叔去到前院休息。

    在孔老的房间里,孔老看着欧阳志远端来了一盆温水,放在自己的床前。

    “孔老,洗洗脚吧。”

    欧阳志远看着孔老道

    孔老看着欧阳志远,咳嗽了一声,眼里充满着慈爱,他把脚放进温水里。

    欧阳志远又给孔老把一下脉,他的心有点沉重。

    孔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还有多少时间?”

    欧阳志远连忙道:“孔老,您的身体没事,再活个十年八年的,没事。”

    孔老道:“志远,我的身体我知道,我最近感到很累,老是梦到老伴来接我,志远呀,我知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咱们博物馆里的那些东西,我都留个你。”

    欧阳志远一听忙道:“孔老,您的身体没事,您的那些宝贝,您还是都留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