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爆炸救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十六章爆炸救人

    这……这怎么可能?国安竟然会介入此事?难道八重株式会社是间谍?

    自己终于逼的欧阳志远自己辞职,找到了200亿的投资,国安的竟然来干涉?自己不和八重株式会社签约,这二百亿的投资谁出?没有人投资,海阳不冻港就无法建设,省委省政府会对自己强烈不满的,就会否定自己的工作,即使自己有周老支持,但也不会干涉到山南省的正常工作。想到这里,市长关占平的冷汗下来了。

    王超然和李玫是接到上级的通知,前来通知市长关占平的。

    关占平不知道王超然和李玫是什么时候走的,他的两条腿很沉重,慢慢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在楼梯上,差一点摔倒,秘书懂顶义,手疾眼快,一下子扶住了他。

    “关市长,小心楼梯。”

    市长关占平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他拿出一支烟,懂顶义连忙给他点上。他猛吸一口,让烟雾在自己的胸腔肺里循环了一周,然后又喷出来。

    他慢慢慢的想着眼前的一切,仿佛很多事,都和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就是欧阳志远。

    这难道是欧阳志远捣的鬼?不对呀,欧阳志远再厉害,能和国安挂上钩?

    国安不让和八重株式会社签约,这将近二百亿的投资自己到哪里去弄?

    欧阳志远,嘿嘿,你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市长关占平本来想利用欧阳志远来建设海洋港口的计划,终于改变了。他在心里,把欧阳志远列为打击对象了。

    这次翱翔集团殴打农民工的事件,影响肯定极坏,自己肯定会受牵连的,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在导演。可是,欧阳志远的背景强大呀。

    秘书懂顶义小声提醒道:“关市长,八重还在贵宾厅等您。”

    市长关占平回过神来,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把烟屁股死死的按死在烟灰缸里,他站起身来,走向贵宾厅。

    八重俊雄看到关市长走了进来,但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八重俊雄心里升起。

    关占平看着八重,又看了一眼站在八重身后的八重惠子,他暗暗的心道,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子了。

    “对不起了,八重先生,我接到了上面的通知,海洋港口的建设,不接受外国人的投资,请你见谅。”

    市长关占平大声道。

    八重俊雄的脸色还是一变,他不满的道:“你们怎么会这样?说变就变?”

    关战平道:“海阳不冻港的建设,上面说了算,我只是在执行。”

    八重俊雄知道,自己就是发火也没有用,他强压住内心的怒火,站起身来笑道:“关市长,希望水煤浆或者飞机场的建设,我们能合作。”

    关占平笑道:“水煤浆的建设,就要开始了,可能很快就会招标,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八重俊雄坐在车里,按着自己的女儿八重惠子道:“调查关占平的一切,包括他的财产,这个人,绝对是个贪婪好和色的人,我们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

    八重惠子点点头道:“好的,父亲。”

    八重俊雄道:“我们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

    明天的中秋,正好是星期六,欧阳志远拨通了霍加臣的电话。

    “三哥,谢谢你的支持,我觉得,你们不要撤出海阳不冻港的项目。”

    欧阳志远知道,王展辉精慧联盟他们为了自己,才撤出海阳不冻港的投资。

    霍加臣笑道:“志远,关占山的日子不好过,一百多个亿的投资,在目前为止,他根本筹集不出来。”

    欧阳志远道:“八重株式会社想投资。”

    霍加臣笑道:“海阳港口距离军港明珠潜艇基地这么近,国家能与让八重投资建港口吗?关占山这个人就知道争名夺利,他要是和八重株式会社签了约,我估计,他的市长干不成了。”

    欧阳志远笑道:“不谈他们了,对了,明天是中秋节了,三哥,你们回燕京吗?”

    霍加臣道:“我和大哥、英豪、英琼都回燕京,晚上十一点的飞机,明天是星期六,你不上班,咱们一会一起走,我们回龙海坐飞机。”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六点集合,两个小时候,就能到龙海,到我家吃饭,吃完饭后,你们就到飞机场坐飞机。”

    霍加臣道:“好的,运河县的四弟,青云也回燕京,我让他道龙海你的家等候,咱们兄弟几个吃一顿团圆饭。”

    欧阳志远给父亲打了电话,让他准备点饭菜。

    欧阳宁静道:“志远,你几点到?”

    欧阳志远道:“八点半吧,爸爸,你和妈妈做好菜等着,霍加臣他们在咱家吃完饭回燕京。”

    欧阳宁静道:“霍加臣是萧眉的哥哥?”

    欧阳志远道:“是的。”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在矿务局的别墅,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他看了看目标,时间还来的极。

    他想起了在香港的韩月瑶,还有自己快要出生的儿子。

    他坐在沙发上,拨通了韩月瑶的电话。

    明天就是仲秋节,韩月瑶坐在电脑旁,正坐着一项投资预案,爷爷老了,爷爷早晚要退休,以后恒丰集团的担子,早晚都要落到自己的肩头上。

    她的电话响了,小丫头连忙那过来一看,是志远的电话。韩月瑶感到了一阵委屈,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说好来看自己,带现在还没有来,孩子都快五个月了。

    欧阳志远听到了韩月瑶的抽泣声,吓了一跳,连忙道:“月瑶,你怎么了。”

    韩月瑶抽泣着,就是不说话。

    欧阳志远急了,他大声道:“瑶儿,谁欺负你了,我过去揍他。”

    韩月瑶过来好一会才道:“你!你和儿子都欺负我。”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的话,他笑了。轻声道:“好宝贝,那我就打自己和儿子了。”

    韩月瑶终于扑哧一声笑了,她娇声道:“三个都不许打。”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三个都不是欺负你了吗?”

    韩月瑶笑道:“欺负我也不许打,说好了来看我,到现在,都没见你的影子,俩儿子早我肚子里,每天拳打脚踢,我看呀,绝对是两个小调皮鬼。”

    欧阳志远笑道:“瑶儿,忙过这一段,我到香港去看你和儿子。”

    韩月瑶轻轻地抚摸着电话,小声道:“欧阳哥哥,我想你了。”

    韩元要的这一句话,让志远的眼睛湿润了。他知道,小丫头对自己是一片痴情。

    “瑶儿,我也想你,过几天,我一定去看你、儿子和爷爷。”

    韩月瑶轻声道:“我和儿子等你,欧阳哥哥,提前祝贺你和伯父伯母全家团圆、合家欢乐。”

    欧阳志远笑道:“你应该改口了,叫爸爸妈妈。”

    韩月瑶摇头道:“咱们的事,先不要让伯父伯母知道,更不能让萧姐姐知道,她要是知道了,非和你闹翻了不可。”

    欧阳志远道:“我的瑶儿变得越来越懂事了,谢谢瑶儿,可惜的是,我不能给你个名分。”

    韩月瑶咬着嘴唇道:“欧阳哥哥,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可以了,至于名分,以后再说吧。”

    欧阳志远轻声道:“谢谢瑶儿。”欧阳志远知道,韩月瑶再也不是过去的小丫头了,她已经在慢慢的成熟。

    韩月瑶道:“欧阳哥哥,咱们是夫妻,不要谢谢的,再见,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心里很是感动,自己能碰到萧眉、黄晓丽、韩月瑶、陈雨馨,自己这辈子值了。

    欧阳志远看看表,快到点了,走下楼去,看到寒万重道:“万重,你的家在哪里?你开我的奥迪回家过节吧?

    寒万重道:“我在跟你之前,首长下了死命令,你到哪里,我就到那里,要和在特战队一样,所以,我不能回去。”

    欧阳志远一听寒万重这样说,他知道,特战队的纪律更加严格,他只好道:“那好吧,咱们走吧。”

    两人开着车,半个小时后,来到了郊区的龙海路口,欧阳志远正看到几辆轿车了几乎同时到达。

    欧阳志远一看是王展辉他们的车,立刻大声道:“大哥、三哥,你们来了。”

    王展辉笑道:“志远,我们也刚来,咱们走吧。”

    年英豪和霍英琼坐在一辆车里,年英豪大声道:“志远,你看你们湖西市的破路,又在修路。”

    欧阳志远一看,龙湖公路又在从新铺设了,来往的车辆,只能走一半路边。

    上次游思雨的报道龙湖公路是豆腐渣工程,终于引起了省里的注意,原公路局长王洪军,也是湖西市副书记王志泰的儿子,被双规,正在接受调查,主管交通副市长李宗伟的儿子,也就是畅通集团董事长李炳水,同样在接受调查。

    几辆车看的很慢,一半的道路,时常在堵车。

    气的年英豪不停地咒骂。

    “嘭!”

    一声闷响,在一段下坡的路段上,有两辆车撞在了一起。由于是下坡,一辆车把另一辆车撞的很重,被撞的那辆车变形很厉害,后车门都凹了进去,刺鼻的汽油开始向外泄露,流了一地。

    车里的司机和后面的人,都被困在里面,打不开车门。

    这样就极其的危险,要是碰到一点火星,甚至是手机的来电,都会引起大爆炸,里面的人就完了。

    欧阳志远立刻道:“万重,走,跟我去救人。”

    寒万重立刻停下车,和欧阳志远冲了过去。

    远处的人开始打电话报警。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跑过去一看,那辆被撞的车,竟然挂着泉水市的牌照。

    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里面的人,受伤了吗?千万别打手机。”

    车里的司机不敢开内灯,害怕引起火花。

    “我没事,就是车门打不开了。”

    一声低沉镇定的声音,从车里传出来。

    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你不要乱动,我们帮你打开车门,司机不要乱动,千万不要动电路,免得引起火花爆炸。

    满脸是血的司机连忙道:“我知道,你们快把罗书记救出去。”

    欧阳志远一听,司机称呼这个人为罗书记,泉水市就有一个罗书记,难道里面的人是泉水市委书记罗荣国?

    欧阳志远连忙道:“罗书记?您是泉水市委罗书记罗荣国?”

    车内的人道:“我是。”

    欧阳志远立刻道:“罗书记,您不要慌,我们帮你打开车门。”

    车内的一位五十出头的男人沉声道:“谢谢,您是谁?”

    欧阳志远道:“我是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呵呵,我听说过你,全国最年轻的副市长。”

    车内的罗书记并不慌乱,显得很是沉稳。

    这时候,汽油的味道更加刺鼻,很多汽油开始流了出来,周围的人都跑的远远地,唯恐爆炸伤着自己。

    王展辉和霍加臣他们也要过来,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大哥、三哥,你们不要过来,快离远点,以免爆炸伤着你们。”

    王展辉和霍加臣他们立刻停了下来,霍英琼和年英豪一脸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对着寒万重低声道:“咱们一起使劲,向外拉车门,来使劲。”

    两人的劲顿时同时爆发,凹进去的车门,立刻被两人慢慢的拉开,车门发出嘎噶吱吱的声音。

    周围的人们顿时一片欢呼。

    车门再缓缓的拉开,在拉开一点,欧阳志远就能把罗荣国救出来。

    但这时候,撞人的那辆车里的司机,竟然是一个小青年,他满身的酒气,他仿佛知道了危险,或者被刺鼻的汽油味熏得发了昏,他竟然用车钥匙打火,试图倒车。

    “不要发动车子!”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几乎的同时,这辆车的车门被两人拉开,欧阳志远一把就死死的攥住了罗荣国的手臂。猛地一把拉出他。

    “快走!”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同时,那辆车司机的钥匙开始打火。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一个翻滚,两人扯着罗荣国,滚进了公路旁的沟里。

    “快去救我的司机!”

    罗书记的话音刚落,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声传了过来。

    “轰!”

    烈焰冲天,两辆撞在一起的车子在烈焰中飞上了天空。

    看着爆炸起火的两辆车子,欧阳志远的后背,早就被冷汗湿透了。

    再晚一秒,罗荣国就会死在里面。

    可惜的是,罗荣国的司机没有救出来,撞车的那个年轻司机,也被烈焰吞没。

    远处传来了警笛和救护车的声音。

    泉水市委书记罗荣国的冷汗也湿透了衣服,一秒,再晚一秒,自己也要去见马克思了。

    罗荣国紧紧地攥住了欧阳志远和韩万重的手,没有说谢字。他知道,谢谢这两个字,根本表达不出来自己对欧阳志远感谢的心情。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自己今天就回死在这里。

    可惜的是,自己的司机没救出来。被烈焰吞没了。

    明天就是中秋节呀,如果自己今天不回湖西老家,自己的司机也不会殉职。

    泪水在罗荣国的眼里流了出来。

    警车和消防车赶了过来。

    十分钟后,两辆已经被烧得还剩铁架子车被扑灭了火。可惜的是,两个司机早就被烧死了。

    人的生命力,太脆弱了。

    王展辉他们想不到,在这里会碰到这场撞车,而且还死了人。

    欧阳志远救出来的人,竟然是泉水市市委书记罗荣国。

    警察把罗荣国书记送走了。

    欧阳志远他们的车继续上路。

    霍英琼坐在了欧阳志远的身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刚才多危险,再晚一秒,那个罗书记就救不出来了,你们也危险了。”

    欧阳志远道:“可惜了两位司机,特别是那个喝酒的年轻司机,我估计他还没有二十岁。这么年轻就这样没有了,真是可怜。”

    霍英琼道:“喝酒开车,还连累了别人,真是不应该,明天就是仲秋节了,可惜他们永远的不能和家里的人团聚了,他们的父母该多伤心呀。”

    霍英琼说着话,眼睛流泪了。

    欧阳志远拍了拍霍英琼的脑袋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那个喝酒的年轻人,如果不开车打火,我会把他们都救了出来,可惜,人在危险的时刻,都会很慌乱的,再加上,那年轻人喝了酒,真是可惜呀,两条活鲜鲜的生命,就这样没有了,留给家里亲人的,是永远的伤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