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撤资威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十二章撤资威胁

    欧阳志远不止一次看到过政法市委书记王盛举和华宇集团的徐宇州在一起吃饭了。

    政法市委书记王盛举看到了省厅副厅长周江河和副市长欧阳志远在一起,他同样的一愣,但随即笑着快步走了过来,很远就伸出了双手,满脸堆笑道:“周厅长,您好。”

    周江河伸出手,握住了王盛举的手笑道:“王书记。”

    王盛举连忙道:“周厅长,咱们在一起吧。”

    周江河现在对湖西市整个公安系统都不信任,他并不想和身为政法市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的王盛举一起吃饭。

    周江河笑道:“王书记,我和欧阳市长还有事要谈。”

    王盛举连忙笑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道:“王局长,这次礼花弹爆炸事件,你替我查一查,薛兆国为什么要把那些不合格的礼花弹送给张恒,他这是存心破坏海洋港口的奠基和剪彩。”

    王盛举连忙笑道:“您放心,欧阳市长,这件事,我一定要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

    王盛举欠了欧阳志远一条命,如果不是欧阳志远替他挡住了那把军刺,王盛举的心脏就会被那把30军刺穿透。他虽然不满欧阳志远殴打自己的手下副局长薛兆国,但他的脸上,一点埋怨的神情都没有。

    当时的情况,副局长薛兆国差一点掏出了手枪。但这个人虽然挨了打,但他仍旧在众人面前,忍住了屈辱,没有掏枪。

    再说,薛兆国本身有点心虚,毕竟炸死人的礼花弹,是他主动提供的。特别是市委宋书记临走之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一眼,让他的心底毛骨悚然。

    市委书记宋光明心里把薛兆国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一遍,你个王八蛋真是找死,省长江川河来剪彩,你竟然敢送来不合格的错礼花弹,结果炸死了三个人,一场盛大的剪彩奠基仪式,让你搅黄了,嘿嘿,薛兆国,你等着,老子让你的副局长干不成。

    薛兆国感受到了市委书记宋光明临走时候的杀意。他知道,这步棋自己走的冒险了,自己虽然能把欧阳志远从海洋不冻港的位置拉下来,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宋光明不会饶了自己的。

    宣兆国已经有点后悔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的药,既然出错,就要付出代价。

    薛兆国当场就挨了欧阳志远的暴打,薛兆国恨死了欧阳志远,他要报仇雪恨。他把这仇恨深深地埋在心底,等待机会。

    局长王盛举狠狠地骂了薛兆国一顿,骂的薛兆国没有任何的脾气。

    你狗日的薛兆国这不是给老子找麻烦吗?不合格的私人厂家礼花弹,你也敢送给海阳不冻港的奠基典礼?来剪彩的可是省长江川河,这次炸死的是几个老百姓,你要是炸死了省长江川河,你狗日的还不被枪毙?

    王盛举对薛兆国非常的不满,甚至有点气愤。按道理,薛兆国不会这么弱智,但仇恨蒙蔽了他的心神。

    现在,欧阳志远仍旧不依不饶的让自己彻底地调查薛兆国,这让王盛举苦笑不已。

    他忙道:“欧阳市长,您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

    政法市委书记王盛举把华宇集团的徐宇州介绍给周江河,周江河只是和徐宇州握了握手。

    徐宇州这种商人,在省厅副厅长周江河的眼里,还不算什么人物。但徐宇州那双充满着睿智的眼睛,给周江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欧阳志远道:“王局、徐总,你们随意。”

    两人说完话,走进了自己的包间。

    周江河坐下,看着欧阳志远道:“徐宇州那个人不简单,你暗中留意一下他的生意,你看他做的是什么生意?”

    欧阳志远道:“一个煤炭贩子,主要做湖西市的煤炭进出口生意。”

    这时候,服务小姐上了几道和平饭店拿手的菜和几道凉菜。

    欧阳志远打开一瓶茅台,给周江河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满上,两人之间说话,没有别人,就连续干了三杯酒。

    周江河看着志远道:“看来,海阳不冻港的指挥长,你是干不成了。”

    欧阳志远喝干了一杯酒笑道:“干不成海阳不冻港的指挥长,我还是副市长,还是矿务局的董事长,水煤浆项目就要开工,正好,我要休息几天,回家过中秋。”

    周江河道:“海阳不冻港的项目,不会这么简单。”

    欧阳志远又喝了一杯笑道:“简单不简单,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让干拉到。”

    周江河道:“明天早上,我们先回省厅,过了中秋,再回来,陈玉珍和我们一块押到省厅。”

    欧阳志远道:“要不要我护送?陈玉珍没死,要是虎爷和隐形人知道了,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周江河道:“不用,我们有特警。你准备好明天常委会上的战斗吧。”

    欧阳志远笑道:“关占平无非想借这个机会打压我,有意思吗?谁负责这个项目,都必须这样建设,嘿嘿,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周江河道:“进来。”

    门开了,政法市委书记王盛举和华宇集团的徐宇州过拉敬酒。

    几个人又喝了几杯,周江河的账,也让王盛举结完了。

    欧阳志远喝完酒,直接回到了矿务局给他的别墅,洗完澡后就睡了。

    第二天,湖西市市委的常委会,九点整,在市委小会议室里举行。

    欧阳志远走进会议室的时候,所有人的从目光都看着他,欧阳志远直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大多数的常委都来到了。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很是压抑。

    宣传部长陶宗刚的脸上露出了一死冷笑,欧阳志远,你今天死定了。

    不一会,市长关占平走了进来,他的脸色很是难看,刚才他接到了省政府办公厅的电话,询问对海阳港口礼花弹爆炸事件的处理结果。

    市长关占平知道,这是省长江川河在责令自己尽快处理。

    虽然省委组织部长杨佳成不让报道这件事,但他阻止不了网络的传播。

    山南省湖西市海阳不冻港在奠基剪彩的时候,礼花弹飞进了人群,当场炸死三个人,伤了几十人,这个消息已经传到上面。

    国家安监局已经打来了电话,责令山南省查清楚这件事,把处理结果,报上来。

    市长关占平本来想捞点政绩,却想不到,欧阳志远给自己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不处理欧阳志远,这件事,不好交代,处理欧阳志远,市委书记宋光明肯定不愿意。常委会上,将又是一场龙争虎斗呀。

    关占平刚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市委书记宋光明就走了进来。

    宋光明知道,市长关占平绝不会放弃处理欧阳志远这个绝好的机会。处理欧阳志远,就等于关占平在向自己的权威发起了最后的挑战。

    自己是湖西市第一把手,自己的权力,绝不允许任何人挑战,包括市长关占平。

    宋光明没有看市长关占平,他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强大的官威和压力,从宋光明的身上,压向四面八方。

    会议室内的常委们和市长关占平,瞬间就感觉到了市委书记宋光明身上传来的强大压力,会议室的气氛,刹那间凝结起来,气温仿佛降到了冰点。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主持会议。

    曹继东站起来,他谁也不看,低着头,看着手里的会议纪要大声道:“现在会议正式开始,这次会议的议题是,海阳不冻港礼花弹爆炸伤人事件的处理意见,下面,请市委宋书记发言。”

    按照惯例,宋光明是湖西市的一把手,他要第一个发言。

    宋光明的眼睛扫了大家一眼,沉声道:“昨天,海阳不冻港奠基剪彩仪式上,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不再重复,省委省政府让我们拿出处理意见,现在,大家讨论一下处理意见,畅所欲言,等会统一后,报给省委省政府。”

    宋光明知道,没有处理意见,上面不会答应的,省长江川河也不会同意的。

    宋光明说完,如同刀锋一般的眼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

    市长关占平的先锋,宣传部长陶宗刚站了起来,他大声道:“礼花弹爆炸伤人事件,性质恶劣,影响极坏,欧阳副市长是主要领导人,他要负主要的责任,我建议,免去欧阳市长海阳不冻港指挥长的职务,重新让马副市长负责这个项目。”

    陶宗刚是市长关占平的人,和关占平走的最近,他第一个站起来发言。

    他还有一个很大的私心,他的儿子陶正虎是湖西市正顺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如果马加山负责海阳不冻港的建设,自己的儿子就回轻松参加不冻港的建设,嘿嘿,200亿的投资,自己的儿子也要挣上几个亿吧。

    陶宗刚的话音刚落,组织部长邵伟民冷笑这道:“陶部长,你别忘了,购买礼花弹是马加山市长负责的,他的秘书张恒,开了张虚假的发票,贪污十万,这才从公安局后勤部拉来了不合格的礼花弹,要是处理人呀,首先要处理的是马市长。”

    组织部长邵伟民的话很有说服力。这件事的具体负责人,就是副市长马加山。处理欧阳志远,马加山也不会被放过。

    一时间,整个常委会上,分成了两派,吵得不可开交。

    人大主任贺文国清了清嗓子道:“当场炸死了三个,伤了几十个,不处理主要负责人,处理谁?如果不处理的话,我们怎么向党和人民交代?

    他的话虽然说得冠冕堂皇,但骨子里却带着献媚讨好的成分。

    纪委书记夏传发冷哼道:“你的意思是连坐?要是你的手下官员犯了法?双了规,是不是,我连你都要双规?”

    “你!”

    人大主任贺文国狠狠地瞪了一眼夏传法。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沉声道:“欧阳市长要处理,马市长也脱不了干系。”

    方明海是常务副市长,他的话很有分量,他这句话,让两方的人,瞬间静止下来。

    市长关占平冷升道:“刚才,省政府办公厅打来电话,询问处理结果,省安监局也打来了电话询问事件的经过。”

    市长关占平停顿了一下,他要让别人听懂他的话,是上面要处理欧阳志远。

    市长关占平沉声道:“我建议,免去欧阳市长海阳不冻港负责人的职务,给与行政记过处分,同意的请举手。”

    这个处分不算太过分,只是,有了行政记过处分,欧阳志远近期不能升职了

    关占平的话很低沉,他一边说,针尖一般的眼光,扫向众人。

    宣传部长陶宗刚第一个举起了手,第二个举手的是政法委书记王盛举。虽然欧阳志远救过他的命,但公私在王盛举眼里,很是分明。再说,他是市长关占平的人,他当然要支持关占平。

    政协主席杜易山、常委副市长方明海、副书记闵宪功都举起了手。

    六票,还没有过半数。

    副书记王志泰是市长关占平的人,但因为他的儿子原公路局局长王洪军,因为龙湖公路贪污被双规,他私下里向市委书记宋光明求情,宋光明答应了他,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在关键的时候,副书记王志泰要在常委会上,支持宋光明。

    王志泰同意了。

    在对于欧阳志远这件事上,开会前,他偷偷的给宋光明打电话,询问怎么办、宋光明对王志泰说,让他在是否举手的时候,看他的眼神。

    宋光明也知道,这个黑锅,欧阳志远背定了,欧阳志远肯定会被处分的,只是被处分的深浅不同而已。

    关占平给欧阳志远的这个处分不算重,就是剥夺了欧阳志远海不冻港的领导权,给了个行政记过处分。

    宋光明点点了头,副书记王志泰举了手。

    七票!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大声宣布道:“七票,票数过半,有效,关市长的处理意见通过,欧阳市长不……”

    曹继东的话没说完,市长关占山的电话响了,他拿起了电话,曹继东在等关市长接电话,他没有继续宣布欧阳市长不再担任海阳不冻港总指挥的职务。

    关占山按下了接听键。

    “关市长,我是霍加臣,我们燕京精慧联盟决定退出海阳不冻港的投资。”

    咔嚓!霍加臣挂上了电话。

    霍加臣的这句话,等于一枚炸弹,在市长关占平的耳边爆炸。

    200亿的投资,燕京精慧联盟投资百分之六十,恒大集团的赵智羽,占百分之三十,市政府和省政府的投资,才占百分之十。如果燕京精慧联盟投资百分之六十的投资撤出来,这一百多亿的资金,自己到哪里去弄?

    市长关占山知道,欧阳志远和霍加臣走的很近,自己处理欧阳志远,霍加臣竟然用撤资来威胁自己,这让关占山的冷汗流了出来。

    市委书记宋光明就坐在关占山的旁边,电话的内容,他听的一清二楚,霍加臣竟然用撤资来威胁市长关占山,这让宋光明的心里一身轻松。

    好了,欧阳志远的处分,不会通过了。

    一百多亿的资金,关占山根本弄不到。省里早就对海阳不冻港建设的速度不满意了,霍加臣要是撤了资金,关占山哭都找不到地方。

    现在,事情终于有了转机。真是柳暗花明呀。

    市委书记宋光明沉声道:“礼花弹爆炸事件的主要责任人是马市长的秘书张恒,身为具体负责礼花弹购买的马副市长,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而是派了秘书张恒去购买礼花弹,张恒开了虚假的十万元发票,从公安局里拉来了不合格的礼花弹,这才发生了炸死人的事故,因此,主要责任在张恒和马市长,现在我宣布处理意见,第一,给与马副市长记过处分,马副市长不再担任副总指挥的职务,秘书张恒,交给

    检察院和纪委审查,欧阳市长也负有一定的责任,给与警告处理,现在,大家举手表决。“

    市委宋书记的处理方法,就等于没有给欧阳志远什么处理,反而把马加山踢出了指挥部。

    宋光明刚一宣布完,组织部长邵伟民、纪委书记夏传法、军区政委项永赞、欧阳志远自己、副书记王志泰都举起了手。

    六票,又是六票。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的脑子转的极快,他更会察言观色,他一看市长关占平接了一个电话,冷汗下来了,他就知道,今天欧阳志远逃过一劫,肯定有关占山惹不起的人,打来了电话。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立刻举手,同意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处理意见。

    七票,超过半数。

    众人都有点呆住了,那是一个什么电话,能让市长关占山冒冷汗?能让市委书记宋光明瞬间翻盘?

    这时候,市长关占平的电话,再次响起。

    关占平铁青着脸,把电话接了过来。

    “关市长,您好,我是八重株式会社社长八重俊雄,我们株式会社,准备了二百亿,准备投资海阳不冻港。”

    这个电话,让市长关占平如同做梦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