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意外的爆炸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十章意外的爆炸

    沙滩篝火舞会,举行的很浪漫,海风、篝火、沙滩和名酒、舞曲,让大家都很兴奋。

    最兴奋的要数贺媛姬,欧阳志远为了刺激郭宵鹏,在跳舞的时候,故意把贺媛姬搂的很紧,这让贺媛姬产生了误会。

    舞会在十点钟结束后,贺媛姬喝的有点头晕。

    岛上有临时建好的房子,里面设施很全,空调和热水都有,可以洗澡。

    王展辉把大家都送回房间。

    郭宵鹏没有喝多,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一直在抽烟,内心的仇恨,让他心如火燎。

    欧阳志远紧紧搂住贺媛姬跳舞的画面,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

    他恨欧阳志远的一切,更恨贺媛姬对欧阳志远的热情。在新加坡,他早就想向贺媛姬下药,干了她,可是,自己却没有了做男人的功能。

    郭宵鹏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黑暗之处,看着贺媛姬的房间还在亮着灯。

    他脸上的肌肉,狰狞的扭曲着。贺媛姬,你个臭女人,你是老子的,老子用手指头,也要干了你。

    贺媛姬在自己的房间里,脑海里是欧阳志远那英俊潇洒的身影,鼻子里是志远身上好闻的味道。

    她有点头晕,她伸出纤纤玉手拍着自己饱满高耸的胸脯,她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贺媛姬走进了浴室,慢慢的脱掉自己的衣服,一具白皙的如同美玉一般的娇躯,出现在镜子面前。

    贺媛姬漂亮的脸蛋红了。她调好水,把热水开到最大,让整个娇躯,都淋在热水里。

    贺媛姬本来雪白的娇躯,现在被热水烫的微微发红,更充满着迷人的诱惑。

    欧阳志远,我爱你,你爱我吗?

    贺媛姬在过去,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甚至有点鄙视,但现在,她深深地陷了进来。

    洗完澡,她穿好了睡衣,走出了浴室。

    远处黑暗中郭宵鹏,透过窗帘,猛然看到贺媛姬的倩影,站在窗户前,在梳理着自己的长发,他的血液在加速流动,两眼变得血红。

    贺媛姬,你是我的。欧阳志远,我要你立刻就死。

    郭宵鹏拿出电话,换了一张无记名的卡,拨通了皮尔的电话。

    “皮尔,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皮尔沉声道:“我就在海洋港口东面的一个岛上,我在监视欧阳志远,你放心,晚上,我就干掉他。”

    郭宵鹏一听,吓了一跳,皮尔在白沙岛上?他跟过来了?

    郭宵鹏感到极其的兴奋,他沉声道:“干掉欧阳志远,另外的500万,立刻就划到你的账上。”

    皮尔道:“你把钱准备好吧。”

    皮尔说完,挂断了电话。

    皮尔已经准备好了微型直升机,只要欧阳志远睡下,他就遥控直升机,撞进欧阳志远的房间。

    另外五百万一到账,自己立刻走人。

    郭宵鹏看着欧阳志远的房间,他的脸,狞笑起来。

    郭宵鹏本来是一个极其具有理智的男人,但是,自从他失去了男人的功能,他变得连忙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他变得暴躁,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他想毁灭一切,毁灭自己所有的仇人。

    猛然,他看到贺媛姬走向房门,贺媛姬的房间里,又多出了一个魁梧的人影,这个人的人影,像极了欧阳志远,这让郭宵鹏暴怒至极。这个王八蛋,半夜里还去找贺媛姬干什么?

    他猛然看到,两道人影仿佛已经抱在了一起,这让郭宵鹏狂怒不已,他的手里猛然多出一把手枪,乌黑的枪口,瞄准了那两道黑影。

    他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他要开枪,打死这两个狗男女。

    他的手指在慢慢的加力。

    两道人影有瞬间分开。

    郭宵鹏的手枪垂了下来,只是,他脸上的肌肉,在剧烈的扭曲着。

    欧阳志远回到自己的房间,洗完澡,换好衣服,他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了暗处的郭宵鹏。

    志远的目力变得越来越清楚了,他知道,今天夜里,郭宵鹏肯定要睡不好觉了。

    但同时,一股强烈的不安,一直在欧阳志远的心里,挥之不去。同样,他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如同恶魔一般,在黑暗中盯着自己。

    这人是谁?自己必须把黑暗之中的这双眼睛找出来,否则,自己就危险了。

    难道这人,和郭宵鹏有关?

    欧阳志远冷笑着走出自己的房间,敲了敲隔壁贺媛姬的房门。

    门开了,身穿一身白色丝绸睡衣的贺媛姬打开门。她一看到是欧阳志远,贺媛姬不禁一愣,但随即内心狂跳,自己还穿着睡衣就开门了。这让她脸色一红。

    贺媛姬一脸羞涩的轻声道:“欧阳市长,进来吧。”

    欧阳志远看到了贺媛姬竟然穿了一身宽松的真丝睡衣,没扣严的雪白沟壑,,而且好像里面是真空,两粒圆润的凸点,清晰地展现在他的面前。这让欧阳志远内心狂跳。

    但欧阳志远微微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一阵剧痛在舌头上传来,让他刹那间清醒,他知道,自己今天来找贺媛姬的目的。

    他故意把自己的身影和贺媛姬重叠在一起,让外面的郭宵鹏以为两人抱在了一起。

    贺媛姬羞涩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么晚了,欧阳市长有事吗?”

    欧阳志远笑道:“今天晚上的月色很漂亮很美,我听说白沙岛顶端有一座古塔,我想和贺总一起去上塔赏月,不知道,贺总赏脸吗?”

    贺媛姬一听,内心不由得狂喜,她轻声道:“我去换件衣服。”

    贺媛姬说完话,走进了里面的卧室,换上了一套厚一点的衣服。免得山上风大,冻着自己。

    欧阳志远一看贺媛姬换好了衣服,他一声轻笑,一揽贺媛姬的纤腰,竟然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欧阳志远的动作,吓了贺媛姬一跳,她下意识地紧紧地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贴在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那种宽厚的男子胸怀,让贺媛姬感到陶醉。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郭宵鹏藏身的地方,一声冷哼,抱着贺媛姬上了山路,在月色下,奔上山顶。

    郭宵鹏没想到,欧阳志远竟然会抱着贺媛姬上了山,只气的他双目血红,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咬牙切齿的跟在了后面。

    他的反应还没有杀手皮尔快。皮尔猛然看到欧阳志远抱着一个女人从窗户里跳了下来,在月色下,闪电一般的冲向山区。他一声冷哼,拎着皮箱,快速的向前潜伏,跟了过来。

    欧阳志远的武功越来越高了,他怀里抱着贺媛姬,如同抱着一根羽毛一般的轻盈。

    贺媛姬睁开漂亮的大眼睛,大胆的看着欧阳志远。这张英俊潇洒的年轻阳光的脸庞,就在自己的面前。

    贺媛姬看的有点呆了,她简直不敢相信现在是真的,她仿佛自己在梦中一般,她感觉到,自己在飞,一直飞到了云端。

    欧阳志远看着贺媛姬在用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他笑道:“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贺媛姬微微地挣扎了一下,脸色红红的笑道:“哪有你这样的?见了几次面,就把人抱在怀里的?”

    欧阳志远笑道:“你上山的速度肯定很慢,所以,索性我抱着你上山,我可是位正人君子,从来不做坏事。”

    贺媛姬笑道:“我相信,你是一位正人君子。”

    但是,月光下,贺媛姬极美,美得让欧阳志远内心狂跳,特别小丫头身上那种处和女的好闻幽香,让欧阳志远有了自然的反应。

    贺媛姬瞬间就感觉到了,志远下面的某一部分。这让贺媛姬全身发软,面红耳赤。

    贺媛姬连忙道:“正人君子,放下我吧,在上山的小径上,在月色下说话,岂不更好?”

    欧阳志远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反应,他脸色一红,连忙放下贺媛姬,轻声道:“对不起……嘿嘿。”

    要不是为了引出黑暗之中的那双恶毒的眼睛,欧阳志远绝不会来招惹贺媛姬。贺媛姬虽然长的漂亮,但和自己的眉儿相比,还要稍逊一点。

    贺媛姬的性格,不是欧阳志远喜欢的,她的性格太强势。

    欧阳志远感到,黑暗处,那双眼睛仍旧在向自己偷窥。

    山顶上的古塔之处,地势很高,黑暗之中的那双眼睛,应该无所遁形。

    欧阳志远笑着道:“走吧。”

    欧阳志远知道,虽然有月色,但上山的道路仍旧很难走。

    果敢,刚走几步,贺媛姬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欧阳志远这时候,已经静下心来,仔细的辨认四周的动静。

    他一把拉住贺媛姬道:“小心脚下,还是我拉着你走吧。”

    欧阳志远不由分说,他一把攥住贺媛姬的小手,身形闪电一般的向前冲去。

    贺媛姬的身子,刹那间,就离开了地面,如同飞起来一样。

    贺媛姬吓的连忙把整个娇躯都靠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两人的速度极快,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山顶。

    山顶上一片瓦砾,正中果然有一座九层青砖宝塔。

    这座宝塔历经不知多少年了,锈迹斑斑,一种沧桑古老的岁月气息,在青砖绿苔中传出来。

    在过去,这是一座古老的寺庙,不知道毁于什么年代。

    “上去看看。”

    欧阳志远一揽贺媛姬的纤腰,身形一纵,他抱着贺媛姬上了宝塔。

    欧阳志远揽着贺媛姬,几分钟就到了古塔顶层。

    欧阳志远立刻那五行神功提高到巅峰,探求着黑暗中那双偷窥自己的眼睛。

    贺媛姬站在宝塔最高一层的窗户前,看着四周渔火点点,笑道:“真美呀。”

    此时,繁星满天,月光如水,璀璨的银河横在天空,和月光一起照耀着大地,漂亮极了。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真美。”

    欧阳志远一指远处灯火通明的地方道:“那就是咱们的海阳不冻港,海洋不冻港建成后,这里将是不夜之城。”

    杀手皮尔的速度并不慢,他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这个女人上了宝塔顶层,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自己只要放处携带炸弹的直升机,这两个人就死定了。

    皮尔快速的打开皮箱,组装好直升机,拿出了遥控器。

    他狞笑着按下遥控器,微型直升机飞了起来,高速冲向青砖宝塔的顶层。微型直升机上的炸弹,足以把整个宝塔炸碎。

    直升飞机刚一起飞,欧阳志远瞬间就感觉到了。

    这声音和袭击陈玉珍直升飞机的声音一样。难道是同一个杀手?这个杀手,难道是薛兆国派来的?

    欧阳志远立刻全神戒备,他发现了,高速冲过来的直升机。

    贺媛姬也发现了直升机,这吓了她一跳,半夜里怎么会有直升飞机的模型飞过来。

    欧阳志远站的高。看的远,他刹那间就发现了皮尔手中遥控器的微弱灯光。

    “走!”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伸手抱住了贺媛姬,直接从塔上一跃而下,扑向皮尔。

    正在狞笑的皮尔猛然看到对方抱着一个人从塔上闪电一般的扑了过来。他立刻指挥微型直升机飞向欧阳志远。

    贺媛姬猛然看到欧阳志远抱着自己跳下高塔,吓的她一声尖叫。

    欧阳志远看到了直升机高速的追来,他一声冷笑,手里的军刀发出一道寒芒,射了出去。

    “嘭!”

    一声闷响,皮尔手里的遥控器,被欧阳志远那把军刀,射的粉碎。

    空中的直升机顿时失去了控制,撞到了山石之上。

    “轰!”

    一声猛烈地爆炸传来,炸弹和直升飞机爆炸了。

    借着爆炸的火光,欧阳志远看到了大吃一惊的杀手皮尔。

    这个杀手,竟然是外国人。

    猛烈地爆炸声,把贺媛姬吓了一跳。她根本没想到,这个微型直升机,竟然是一枚炸弹。

    欧阳志远放下贺媛姬,猛地扑向杀手皮尔。

    杀手皮尔跟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躲开直升机的撞击。他立刻遥控直升机转过方向,撞向欧阳志远,猛然看到,对方孟一扬手,一道寒芒飞了过来。

    “碰!”

    那道寒芒竟然在飞越几十米的距离,直接射碎自己手中的遥控器。这让皮尔大吃一惊。

    失去控制了的直升机,撞在了山石上,都发出了猛烈地爆炸,强烈的爆炸中,对方闪电一般的扑了过来。

    皮尔狞笑着,手掌一翻,手里多出一把手枪,对着扑过来的对手,扣动了扳机。

    欧阳志远一看对放有枪,并对自己射击,欧阳志远快速的躲闪着,孟一扬手,一根银针飞了出去。

    “啊!”

    皮尔一声惨叫,手枪掉在了地上,欧阳志远的那根银针射穿了他的手腕。

    欧阳志远想抓活的,问问到是谁派来暗杀自己的。

    皮尔知道,作为一个杀手,失败就等于死亡。没等欧阳志远扑到,他就咬破了牙齿里的毒药,同时,拉响了腰间的手雷。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嘴里流出了黑血,就知道不好,一看他身上有手雷在闪烁着火花,欧阳志远一个鱼跃,冲到了一边卧倒。

    “轰!”

    一声闷响,那颗手雷,把皮尔炸的粉身碎骨。

    欧阳志远快速的搜索郭宵鹏,但没有郭宵鹏的影子。

    这个杀手,杀过陈玉珍,现在又来杀自己,欧阳志远认为,是薛兆国他们找的杀手,是想来杀掉自己的。

    郑伟这个王八蛋怎么没有告诉自己。

    欧阳志远误会了,他那里知道,这是郭宵鹏雇来的杀手。

    杀手已经被炸的粉碎,欧阳志远搜了好一会,没有找到什么。他走出了那个树林。

    贺媛姬连忙跑了过来道:“志远,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道:“可能我得罪人了,这人是个杀手,来杀我的,但没有成功,他自爆了,贺总,今天发生的事,你要把他忘了,千万不要乱说。

    贺媛姬毕竟是一位大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她点点头道:“志远,你放心,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欧阳志远道:“天不早了,咱们下山吧。”

    贺媛姬点头道:“这个杀手真扫兴。”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这么好的夜晚,竟然让他破坏了。”

    欧阳志远伸出手,扶住了贺媛姬道:“我扶着你吧,下山更难走。”

    由于这是海岛,风声和海浪声,掩盖住了爆炸声。

    山下面的人,都没有听到。

    郭宵鹏没有想到,杀手皮尔竟然没有杀死欧阳志远,这让他白白的花费了500万,这让他非常气愤。

    欧阳志远,你等着,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第二天早晨,众人在岛上吃过饭,坐上游艇,回到了海阳港口。

    王青峰、肖永成他们早就到了,他们认真的准备着一切,副市长马加山也早早的赶了过来,他的秘书张恒让人拉来了一车的礼花弹和轰天雷。

    整个剪彩程序,欧阳志远让工作人员彩排了好几遍,直到办公室主任宋艺林打来电话,市长关占平、市委书记宋光明陪同省长江川河一行人就要到了,欧阳志远才让人停止。

    前来参观的客商,竟然有一百多人,还有三个县数千人看热闹的老百姓。

    青檀县、古曹县和永安县的领导们让这三个县的警察,维护着秩序。

    九点的时候,车队到了。

    最前面是几辆警车开道,后面是湖西市的车队,再后面才是省里的车队。

    整个车队停在了海阳不冻港指挥部前,欧阳志远带领筹建指挥部的人先走向湖西市的车队。

    秘书们都抢先给自己的领导打开车门。

    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走下车来。

    欧阳志远很远就伸出手道:“欢迎宋书记、关市长的到来。”

    宋光明握着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准备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忙道:“一切都准备就绪。”

    欧阳志远又连忙和关市长握手打招呼。

    市长关占平握着志远的手道:“志远,今天江省长亲自带领办公室的领导来剪彩,你可要把好每一道关口,不要出什么差错。”

    欧阳志远道:“您放心,关市长,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接着,众人连忙走向省领导的车队。

    市长关占平亲自给省长江川河打开车门,众人簇拥着省长江川河走进了现场指挥部。

    在现场指挥部的小会议里,欧阳志远代表筹建处,向省长江川河汇报了海阳不冻港的筹建工作。

    省长江川河发表了简短的讲话,先是鼓励了筹建处几句,接着话锋一转,就批评海阳不冻港的筹建速度太慢。

    欧阳志远一听省长江川河的口气,就知道,省长江川河对海阳港口建设的速度很不满意。

    将近十点的时候,众人簇拥着省长江川河上了剪彩主席台。

    省长江川河站在正中间,右边由主管工业的副省长李宗文陪同进行剪彩。

    剪彩完了后,一米多高的海阳不冻港奠基石,由省长江川河亲自铲了第一锨的沙土。剩下的众官员们纷纷铲土。

    几十名记者的闪光灯噼里啪啦的闪烁着。

    几乎的同时,工作人员开始燃放轰天雷和礼花弹。

    马加山的秘书张恒和办公室主任宋艺林亲自带领办公室的年轻人们燃放礼花弹,进行庆贺。

    轰轰轰!

    连声巨响,礼花弹在空中炸响,震耳欲聋。

    但就在这个时候,出事了。

    最后几枚礼花弹在空中并没有爆炸,而是落到了看热闹的人群中,发生了爆炸。

    “轰轰轰!”

    整个看热闹的人群,顿时血肉横飞,哭爹喊娘。

    私人非法生产的礼花弹,爆炸力极强,当场就有几个人不行了。

    湖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