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再次杀人灭口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十二章再次杀人灭口

    陈玉珍的话,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他怎么都不会想到,甲醇化工厂化验室竟然是提炼冰和毒的化工厂,怪不得龙海、湖西的贩毒这么猖狂。

    周玉海也是惊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道:“化验室是怎么爆炸的?”

    陈玉珍道:“是由于一个人操作不当,引起了爆炸。”

    欧阳志远道:“谁是负责人?”

    陈玉珍道:“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

    看来,陈玉珍还不知道,孙正瑞已经被撤职了。“

    欧阳志远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副局长耿剑锋的电话。

    “耿局,陈玉珍已经找到了,她供出原矿务局局甲醇化工厂就是一座秘密提炼冰和毒的化工厂,立刻秘密抓捕原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要快。”

    耿剑锋一直在等欧阳志远的消息,他一听这个消息,在吃惊之余,立刻带人直扑孙正瑞的家。

    这时候的孙正瑞却不在家,他刚从大酒店里喝完酒,喝的东倒西歪。

    他趴在一座桥上呕吐着。

    一个如同鬼幽一般的人影猛然出现在他的后背,一掌拍在他的后背上。

    “噗通!”

    孙正瑞一头栽进了大酒店前面的河里。他根本么有挣扎的机会,就沉到了水底。

    欧阳志远立刻把陈玉珍交代的制毒的消息,报告给省公安厅长王世杰。

    省公安厅长王世杰一听到这个消息,他立刻命令副厅长周江河带人连夜赶往湖西市。

    欧阳志远把情况向市委书记宋光明汇报了一遍。

    宋光明一听,立刻命令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带领特警前去接应欧阳志远、周玉海他们。

    市委书记宋光明也想不到,矿务局的甲醇化工厂里面竟然暗藏着制毒工厂。这里面,绝对不是一个人操作的,怪不得甲醇化工厂在爆炸后,矿区局中兴集团董事长彭茂水跳楼,看来,是有人在杀人灭口。

    现在,在路上,欧阳志远又受到了火箭弹的袭击,这仍旧是杀人灭口。

    湖西市不太平呀。今天的湖西市,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湖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和六处处长郑伟在等消息。

    屋内静的死一般的可怕。

    生死时刻到了,决不能让孙玉珍回来呀。

    薛兆国的电话铃响了,他连忙一看号码,他噌的一声站起来,是虎爷的电话。

    “埋伏失败,干掉李凡峰。”

    “咔嚓!”

    虎爷挂上了电话。

    薛兆国脸上的汗水,噼里啪啦的向下流着。他看着郑伟道:“立刻派人干掉李凡峰,掐断线索。”

    郑伟连忙道:“是。”

    郑伟一个纵身,直接从楼上的窗户,跳了下去。这人的身手真高。

    这时候的李凡峰,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屋内走动着。他做梦都不会想到,陈玉珍还活着。

    陈玉珍是四位制毒操作工之一,所有的情况,她都知道。

    但愿暗杀能成功。

    他的手机传来了震动,他一看号码,连忙接过来。

    “听好了,埋伏失败,你立刻走!”

    “咔嚓!”

    对方挂上了电话。

    李凡峰一听这个消息,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他知道,自己已经呆不下去了。

    他立刻拎起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箱子,快步走下楼去,他把箱子扔进了车子的后备箱。他开着奔驰,冲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他开出了湖西市,车子上了一座大桥。他慢慢的减速,透过窗户,看着这座自己生活了五十年的城市,他叹了一口气。

    自己这辈子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永远的没有机会回来了。

    一个人影猛然出现在他的轿车旁,那人手指一弹,一根蓝汪汪的毒针,无声无息的射进了李凡峰的后颈。

    李凡峰身子一僵,嘴角流出了一股黑血。

    好毒的毒针,一秒钟就可以致命。

    那道黑影一推奔驰车。奔驰车冲出了护栏,栽进了大河里,沉入了水底。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带领警察和特警赶到杀手伏击欧阳志远他们的地方时,已经是夜里的十二点了。

    欧阳志远之所以没有继续向前走,他恐怕前面还有埋伏,所以,他就地等候增援。

    牺牲的那位警察司机的遗体已经找到。

    在重重特警的保护下,欧阳志远带着陈玉珍终于到达了湖西市公安局。

    周玉海他们,连夜突审陈玉珍。陈玉珍交代了自己和另外三位已经被炸死的化验员制毒的经过。

    耿剑锋他们忙了一夜,没有找到原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

    耿剑锋他们抓了几位原来跟着孙正瑞的副厂长,经过审问,他们对这些事情竟然一无所知。最后,只得放人。

    整个公安局忙了一夜,只是抓到了陈玉珍,原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就连矿务局的总经理李凡峰也没有联系上。

    第二天的早晨,有人在一个酒店门前的河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公安人员赶到一看,正是原甲醇化工厂的厂长孙正瑞。

    法医没有在孙正瑞身上发现任何的伤口,最后的结论是,孙正瑞醉酒掉进河里淹死的。

    甲醇化工厂暗藏制毒化验室,这让欧阳志远想不到。

    上午刚一上班,他就赶到了矿务局中兴集团的办公室。

    陈玉珍没死和甲醇工厂里有制毒实验室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矿务局集团。

    几乎的同时,副局长耿剑锋亲自带领警察,对现在的甲醇化工厂进行彻底的搜查,搜查的结果,是一无所获。那场猛烈地爆炸,早就把所有的痕迹都毁灭了。

    欧阳志远让办公室主任黄霞立刻通知所有在家的副经理来开会。

    半个小时内,所有的经理都来到了进会议室,但惟独缺少经理李凡峰。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升起。

    总经理李凡峰为什么没来上班?办公室主任黄霞已经给李凡峰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都是无法接通。

    欧阳志远怒气冲冲的走进了会议室。

    整个会议室,本来都在议论甲醇化工厂的事,欧阳志远铁青着脸一进来,整个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静的极其可怕,所有的人连呼吸都感到快要窒息了。

    欧阳志远如同刀锋一般的眼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扫了一遍,他猛然,狠狠地一掌拍在座子上。

    桌子上的茶杯顿时飞了起来,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制毒!甲醇化工厂的化验室里面,竟然在制毒,在座的各位,都是副经理级别的领导,你们竟然一无所知,没有一个人知道,你们平时干什么去了?”

    欧阳志远的声音,几乎是咆哮出来的,把众人的耳朵,震得嗡嗡作响。

    六位经理都低下了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这些人,谁也想不到,甲醇化工厂里的化验室,竟然是制造冰和毒的地方。

    欧阳志远的眼睛盯住了负责生产的经理严振鸿,大声道:“严经理,你负责整个矿务局的生产,甲醇化工厂的化验室,你没有去过吗?”

    负责生产的经理严振鸿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冷汗顺着鬓角流了下来,他没有敢擦一下。

    他多次去视察过甲醇化工厂,每次厂长孙正瑞都是领着他走马观花的看了一下,然后道大酒店吃饭洗澡

    桑拿。自己根本没有去过化验室。

    严振鸿连忙站起来道:“欧阳……董事长,我多次去过甲醇化工厂,但……”

    欧阳志远沉声道:“你是负责整个矿务局集团生产的总经理,下面的工厂在制造毒品,你竟然毫无之情,我宣布,严振鸿同志,不再担任生产经理的职务,生产经理的职务有马瑞海同志担任。”

    欧阳志远要借这毒品事件,培养自己的班底。马瑞海在过去就曾经是矿务局生产经理,由于和李凡峰。彭茂水不和,被拿下来,他又是李大鹏的表哥。欧阳志远趁机恢复了马瑞海的生产经理的职务。

    严振鸿一听欧阳志远撤掉了自己生产经理的职务,脸色气的铁青一片,他立刻大声道:“欧阳董事长,我的生产经理是关市长亲自任命的,你无权撤了我!”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是矿务局董事长,在这里,我是一把手,我说了算。”

    欧阳志远的口气极其的强硬。

    严振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马瑞海一听欧阳董事长恢复了自己生产经理的职务,顿时激动万分,他站起来大声道:“我绝不辜负欧阳董事长的期望。”

    欧阳志远大声道:“水煤浆煤业化工的项目,我已经跑回来了,水煤浆的批文我拿过来了,现在,我宣布,成立水煤浆煤业化工某基地指挥部。”

    下面的人一听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的项目批下来了,欧阳董事长要成立指挥部,顿时鸦雀无声。

    谁能进入指挥部,谁就是欧阳董事长的人了。

    这时候,周玉海正在组织人打捞李凡峰的奔驰车。

    李凡峰的车冲下那座桥的时候,撞断了两道护栏。早晨的时候,有人发现了这个情况,并报警。

    很快,李凡峰的奔驰车被打捞上来,警察,在车里发现了李凡峰的尸体。

    警察在奔驰车后备箱里,找到了李凡峰的一个很大的皮箱,里面全是现金和毒品。

    法医很快发现了李凡峰后颈的那根毒针。在对李凡峰的尸体进行解剖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李凡峰在逃走的时候,先被人用毒针射杀,然后,连人带车推下大桥。

    这显然又是一宗杀人灭口的案件。

    欧阳志远还没来的极宣布指挥部人员名单,周玉海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欧阳志远接到了周玉海打来的电话,电话里,欧阳志远把李凡峰的结论说了一遍。

    这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气的脸色发青。好吗,矿务局的总经理带头制毒,又被人灭口。湖西市肯定有一张很大的制毒网,李凡峰、孙正瑞只是最前面的棋子。

    李凡峰死了,矿务局的总经理没有了。矿务局的每件事,自己都不能亲自过问吧。

    欧阳志远拉着矿务局书记陈玉成走了出去,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那李凡峰已经被人灭口,以及在他的车里搜出来大量现金和毒品的事说了一遍。

    矿务局书记陈玉成听了,大吃一惊,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李凡峰竟然参加制毒?难道李凡峰是矿务局制毒的主谋?现在却被灭口。

    欧阳志远道:“陈书记,现在,整个矿务局,一片混乱,不能缺少总经理,您看,李凡峰死了,总经理的位置有谁来担当?”

    欧阳志远虚心的请教,这让矿务局书记陈玉成很是高兴,在过去,彭茂水和李凡峰担任董事长的时候,很多事情,根本不和自己商量,全是独断专行。

    你看人家欧阳董事长,多么尊重自己。

    陈玉成看这欧阳志远道:“马瑞海在过去,担任生产经理,对矿务局的一切都很熟悉,总经理的位置,先让他兼任一段时间看看。”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陈书记,您和我想到一块了,就让马瑞海兼任总经理这个职务。”

    欧阳志远和矿务局书记陈玉成商量后,两人回到了会议上,在会上宣布,让在过去曾经主管生产的经理马瑞海,也是李大鹏的表哥,暂时担任总经理的职务。

    这个宣布,让几名经理都吃了一惊。在过去,彭冒水和李凡峰都是排挤马瑞海的,现在,马瑞海不光恢复了主管生产的职务,还兼任了矿务局总经理的职务,这是一步登天了。

    几位经理纷纷向马瑞海祝贺。

    早晨,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带领以何文婕为首的重案组,到达湖西市,立刻对湖西市矿务局的的制造冰和毒的案件,展开了调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