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水煤浆的批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八章水煤浆的批文

    欧阳志远扶着外婆走出客厅。

    几名警卫人员,护送着秦天涯从外面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连忙迎上前去,微笑着道:“外公,您回来了?”

    秦天涯看着志远从客厅里,扶着他外婆和几个小丫头迎了出来,他笑道:“志都进屋吧,还出来迎接干嘛?志远,你从顾老那里回来了?”

    欧阳志远扶住了外公的胳膊道:“外公,我从顾老那里回来了,晚上还要去。”

    警卫们都散布在院子里。

    众人来到客厅坐下,娜娜他们三个小丫头和温依依,去给秦天涯张罗晚饭。

    秦天涯看着志远道:“志远,顾老的病情怎样?”

    欧阳志远道:“没有大事,是劳累过度引起的,我给顾老吃了两副药了,再吃一副,就可以了。”

    秦天涯点点头道:“顾老没事就好,明天就和英国人签约了,顾老要亲自出面。”

    欧阳志远道:“我们的香港,终于要回归了。”

    秦天涯道:“是呀,被狗强盗抢夺了一百多年的孩子,就要回到母亲的怀抱了,真让人激动呀。”

    欧阳志远道:“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

    秦天涯沉声道:“终于让这些狗强盗低下了头,哈哈,真痛快,当年,首相夫人和顾老谈判后,刚走出大厅,竟然一脚踏空台阶,摔了一跤,哈哈,真他妈的痛快。”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外公,竟然连粗口都骂出来了,您老人家可是总理呀。

    秦天涯骂完这句话,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臭小子,看什么?我难道不能骂人?”

    欧阳志远强忍笑意,连忙道:“外公,您绝对能骂人,您不骂好人。”

    秦天涯笑了,他大声道:“香港回归后,接着就是澳门,我要让我们所有被抢走的孩子,都回到祖国的怀抱里来。”

    欧阳志远笑道:“我相信您,外公,您有这个能力。”

    温依依和娜娜他们端上来几样菜,又拿出一瓶酒。

    秦天涯笑道:“来,丫头们,都一块吃。”

    娜娜笑道:“外公,您看现在都晚上几点了?我们早就吃完了,让哥哥陪你喝一杯吧。”

    欧阳志远在霍老家已经吃过了,但他仍要陪外公喝几杯。

    欧阳志远给老人家倒上酒笑道:“外公,您每天晚上喝一杯就行了,不要多喝。”

    秦天涯道:“明天还要和那些狗强盗签约,我喝一杯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道:“咱祖孙慢慢的喝。”

    两人说完,碰了一下酒杯,秦天涯道:“湖西市怎么样?还算顺利吧?”

    欧阳志远道:“海阳港口还算顺利,但水煤浆项目出了波折,现在已经处理好了。”

    秦天涯道:“发改委已经同意把水煤浆的项目,再次给你们湖西市?”

    欧阳志远笑道:“本来白山市占了上风,但是,他们的市委书记季永平出了问题,可能要被双规,据说,牵扯还很大,所以,水煤浆还是要落户湖西市。”

    秦天涯皱着眉头道:“贪心不足蛇吞象,钱够花的就可以了,何必再去贪污?”

    欧阳志远笑道:“金钱的诱惑力最大,人只要伸手一次,他再想收手,根本收不住。每年,处级、厅级干部,不知道有多少落马的。”

    秦天涯道:“你们湖西市的走私和治安,在全国可是有名的,山南省这次下了大力气,一定要拔掉这个毒瘤,我听说,你和你们的关市长在路上,被抢劫了?”

    欧阳志远笑道:“外公,您的消息还真灵通。”

    秦天涯道:“连市长都敢抢劫,你说,你们那里的劫匪,猖狂到了何种程度?”

    欧阳志远笑道:“抢劫的地段,是两个市交界的地方,那伙人是流窜作案,可不是我们湖西市的。”

    秦天涯道:“你回去后,要严厉打击,决不能手软。”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外公,湖西市的两大毒瘤,走私和贩毒,我一定要把他们割掉。”

    秦天涯道:“志远,你虽然武功高强,但要注意自身的安全。”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外公。”

    秦天涯道:“有事多向宋光明汇报,不要独自行动。”

    欧阳志远离开外公家后,回到了保健部,又给顾老配了一副药,唐万杰走了进来。

    “志远,姜远山走了,不辞而别。”

    唐万杰看着志远道。

    欧阳志远一愣道:“姜远山走了?这种人,走了就走了吧,和我有什么关系?”

    唐万杰笑道:“不是你的话,他不会走。”

    欧阳志远苦笑道:“这人心胸也太狭窄了吧?别说是他,就是古代的神医扁鹊、李时珍、华佗,谁没有出过错?”

    唐万杰道:“是呀,不过,姜远山可是好记仇的。”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和他没有仇。”

    唐万杰道:“他给顾老煎的药,被你给退了回来,这不是打他的脸吗?他会记恨你的。”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这是救了他,那一碗药,顾老要是喝下去,非出大事不可,这人是不知好歹,不仅不感激我,反而怨恨,这种人,走了就算了。”

    唐万杰道:“关外的姜家,可是东北三省的大家族,他们的势力极大,整个中医界,都是姜家的门生。”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这不是和江南的齐凤云一样吗?整个江南的中医界,都是齐风云的。

    唐万杰道:“就怕姜远山带人,到你们湖西市去找你寻仇。”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的冷笑道:“我等着他就是,要是正常的医术交流还可以,他们要是来暗的,我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第二天上午,中英两国关于香港回归交接仪式的细节协议,正式在人民大会堂海南大厅开始谈判。

    上午八点整,英国首相夫人和外交大臣,在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海南大厅。

    中国这一方,顾老、一号首长、二号首长、霍天文、秦天涯、周志同、王开元等领导同志参加。

    一百多名中外记者,在现场拍照采访。

    让人惊奇的是,顾老神采奕奕的走进海南大厅的时候,一位英俊潇洒的年轻人,搀扶着顾老。

    这位年轻人是谁?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很多记者对这位年轻人都很感兴趣。

    两方人员在互相握手后,都坐在了谈判桌后面。

    由于以前已经经过了二十几轮谈判了,这次谈判,都很轻松,具体交接仪式的细节,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经过一个上午的谈判,最后确定,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凌晨,香港回归交接仪式正式开始。

    当两方元首签完字刹那,整个大厅里,顿时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

    很多中国人,包括领导,他们的眼睛都湿润了。

    签字的刹那间,顾老的心情极其的激情,老人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情绪很是激动。

    这种情况下,顾老很是危险。

    站在他身后的欧阳志远,轻轻地搀扶了顾老一下,让顾老平静了下来。

    顾老小声道:“谢谢。”

    签字仪式结束后,英国一方和中国领导人在发表完演讲后,一起走出海南大厅的时候,负责保护英国首相府人的英国保镖,走的太急,竟然撞向顾老。

    这个细微的冲撞动做,欧阳志远一看,就知道,对方是故意的,在发泄他们的不满。

    他们是在报复,首相夫人在这个地方摔倒的耻辱。

    咱们看明白的领导和战士们,都大吃一惊。由于距离太远,警卫战士一时赶不到,他们很是着急。

    欧阳志远微微的冷笑一声,同样不动声色的撞向那个保镖。

    “嘭!”

    一声轻微的闷响,那个保镖被欧阳志远撞得一个趔趄,感到身子一麻,直接仰面摔倒在地上。

    欧阳志远这一撞,很是巧妙,他使用了巧劲,在别人看来,是英国保镖不小心撞到了欧阳志远身上。

    很巧的是,这个保镖摔倒的地方,就是以前首相府人摔倒的地方。

    这个镜头,刹那间,就被传到世界各地。

    很多人都被这个意外的事情,吓了一跳。

    中央警卫团的战士们,可都是高手,他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欧阳志远这种不动声色的把对方干倒在地的手法,真巧妙呀。战士们的眼里,都露出了敬佩的眼神。

    倒在地上的那个保镖,半天没有爬起来,他感到自己整个人,撞在了一块坚硬无比的钢板上。

    外交大臣的眼睛,阴冷的看了一眼打个保镖,用英语低声道:“丢人现眼的东西,快起来。”

    英国保镖队长,伸手把那个保镖拉了起来,冷声道:“回去,我开除你。”

    这个小插曲,让人们记住了这位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

    回到中南海后,张勇敬佩的冲着欧阳志远竖了大拇指道:“欧阳市长,你那一幢,太巧妙了,哈哈……真解气。”

    欧阳志远笑道:“那人不自量力,如果不是在那种场合,我会让他飞出五米开外。

    “飞出五米开外?有这么厉害?”张勇不相信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怎么?不相信?”

    张勇笑道:“不是我不相信,而是我没见过。”

    张勇内心还是不相信,他只是不能直说罢了。

    欧阳志远看着张勇道:“寒万重,你让张勇感受一下二重劲。”

    现在的寒万重,已经练出来二重劲了,而且极其的熟练了。

    寒万重笑道:“张勇,你撞过来试一试。”

    张勇笑道:“我试一试。”他说完,狠狠的就撞向寒万重。身为警卫团第二中队队长的张勇,他本身的武功就很高,这一撞,要有几百斤的冲击力。

    “嘭!”

    两人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张勇感到,自己撞到了极其坚硬的铁板上,他刚想到这里,就感觉到一股极其强劲雄厚的力道反弹过来,自己竟然抵抗不住,他那一百八十斤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砸在了六米开外的地上。

    这让旁边的几名警卫,大吃一惊。

    张勇连忙爬起来,一脸惊愕的看着寒万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欧阳志远道:“如果把这股暗劲打在你的心脏上,你的心脏立刻就回炸开,你连反扑的机会都没有。”

    张勇连忙道:“欧阳市长,我要学!”

    欧阳志远很喜欢这位性格豪爽的汉子,他笑道:“过来,我把运气的口诀和练习方法教给你,至于学多少,要看你的悟性了。”

    张勇一听,顿时狂喜不已,连忙跑过来道:“我喊你师傅吧。”

    欧阳志远笑道:“你要是喊我师傅,你也别学了。”

    张勇挠了挠头道:“那喊你什么?”

    欧阳志远道:“喊我大哥吧。”

    张勇一听,笑道:“你可比我小。”

    欧阳志远道:“你虽然比我大,但你打不过我,寒万重是我的司机,你连我的司机都打不过,你只能喊我大哥了。”

    张用一听笑道:“那好吧,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详细的那阳光三叠的口诀和练习方法交给了张勇。

    张勇本身身手就不错,他的领悟能力很好。

    下午,欧阳志远又给顾老配了几服药,交给了唐万杰,他顾老辞行。

    自己在燕京的任务完成了。

    “顾老,我回去了,你以后,不要熬夜,更不能太劳累,否则,香港回归的那天,你将看不到。”

    这种话,只有欧阳志远敢和顾老说。

    顾老并没有生气,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今年已经九十二了。

    欧阳志远说的是实情,这次要不是欧阳志远,自己说不定就挺不过去了。

    顾老笑道:“谢谢你,志远。”

    欧阳志远道:“我给您又配了几服药,唐老负责给你煎服,您要保重身体,香港回归的那天,我陪您到香港看一看,看降下英国人的旗子,看我们的国旗升起。”

    顾老大笑道:“好,一言为定,我一定要看到英国人的国旗降下,我们的五星红旗高高的升起。”

    第二天上午,欧阳志远来到了发改委。

    门卫看到是挂着军牌的军车,他们只是简单的查看了一下,登个记,就放行。

    欧阳志远还没到发改委办公室,门卫的电话就打到了发改委主任宋志雄的办公室。

    宋志雄在昨天就接到了霍老的电话,水煤浆项目,仍旧落户湖西市。

    他一听欧阳志远来了,他连忙迎了了出来。

    他并不是迎接的欧阳志远,而是迎接的志远的背景。

    欧阳志远看到了满脸微笑的发改委主任宋志雄,欧阳志远连忙道:“宋主任,您的药我配好了,给您送来了。”

    宋志雄笑道:“志远呀,快,屋里请。药配好了,还要你亲自送送来,太感谢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小事一桩,宋主任。”

    两人走进了客厅。

    宋志雄接过了中药,放在橱柜里,转身拿出关于水煤浆项目在湖西市建设的批文道:“欧阳市长,这是水煤浆项目的批文,你带回湖西市吧。”

    欧阳志远一看盖着大红印章的批文,他笑了。水煤浆建设项目,终于落户湖西市了。

    欧阳志远笑道:“宋主任,湖西市飞机场的批文下来了吗?”

    宋志雄笑道:“心急喝不了热糊涂,一切慢慢来,湖西市的飞机场项目,才立项没多久,批文还要登上一顿时间。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宋志雄道:“进来。”

    欧阳志远抬头一看,顿时一愣,副市长马加山和一位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位中年人和马加山长得非常相似。欧阳志远一猜,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副主任马传喜。

    马加山一看欧阳志远在这里,他顿时一愣,当他看到,湖西市水煤浆项目的批文在欧阳志远的手里的时候,他的眼里露出了一丝贪婪和可惜。

    他妈的,自己来晚了一步,这份批文怎么会落到欧阳志远的手里。自己竟然来晚了,真他妈的倒霉。

    马加山刚一听到发改委已经下发在湖西市建设水煤浆的批文,他和父亲副主任马传喜就赶过来了。

    马加山打算,拿到批文,自己立刻返回湖西市,把所有的功劳都抓到自己的身上。

    自己还在财政局支取了二百万的活动经费。如果批文不在自己的手里,自己怎么回去交代?

    宋志雄连忙笑道:“欧阳市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发改委马副主任,呵呵,也是你们副市长马加山的父亲。”

    欧阳志远听说过,马加山的父亲在发改委担任副主任,他没见过。现在宋主任一介绍,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马主任,您好。”

    马传喜是第一次见到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的年轻,让他吃了一惊。

    这么年轻就是副市长了,看来,要比自己的儿子马加山强多了,自己的儿子和欧阳志远斗,儿子不是对手呀。

    马传喜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你好。”

    马加山眼珠子一转,他立刻装做极其狂喜的神情看着水煤浆的批文道:“欧阳市长,咱们水煤浆的批文下来了?我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你看看吧。”

    马加山心里顿时狂喜,他一把拿过来水煤浆的批文。

    嘿嘿,批文一到手,自己就可以拿回去邀功了,功劳就是自己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