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不辞而别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六章不辞而别

    现在,整个保健部的医生,都知道,姜远山给顾老配的药,让一位叫欧阳志远的年轻市长,给退了回来。

    这让姜远山丢尽了脸面。每当他走到一个地方,那些医生们,都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姜远山的内心,恨极了欧阳志远,他准备辞职,回关外老家。

    但是他咽不下这口气,自己行了一辈子的医,最后,被欧阳志远打脸,这让他的内心升满了怨毒。

    他和唐万杰负责保健部的中药房,他一看欧阳志远不是给顾老配的药,他立刻阻止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姜远山道:“姜老,保健部的药材是专门给顾老准备的吗?就是部级干部的药,也不能在这里配吗?”

    其实,这个保健部,就是专门给中央干部设立的,副部级以上的干部都可以在这里配药。但姜远山恨极了欧阳志远,他一口就否决了欧阳志远。

    发改委主任宋志雄的药,都不能在这里配,这个姜远山肯定是故意的在刁难自己。

    姜远山道:“不能在这里配药。”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倒要问问顾老,你说的是真的吗?”

    周志江听到两人的争吵声,连忙走了进来都:“姜老,志远,你们怎么了?”

    欧阳志远道:“周主任,我给发改委宋主任、中宣部黄部长他们抓几服药,姜老不让给抓,说是按规定,他们的药,不能在这里配制,是真的吗?”

    周志江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就知道是姜远山在为难欧阳志远。但他心里也是一愣,好家伙,欧阳志远竟然能和发改委宋主任、中宣部黄部长搭上关系了,这小子真不简单呀。

    周志江现在想请欧阳志远给父亲看病,他不想得罪欧阳志远。而姜远山没有太大的背景,只是医术有一定的造诣,才被聘请来保健部的,周志江当然要选择,不能得罪欧阳志远。

    周志江看了一眼姜远山,脸色一沉道:“姜老,保健部可以为中央所有干部服务的,志远可以在这里配药的。”

    周志江这样一说,姜远山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脸色气的一片铁青。

    他狠狠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转身走出了保健部。

    当天下午,姜远山就不辞而别,离开了保健部,回了东北老家。

    周志江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发改委宋主任、中宣部黄部长他们怎么了?”

    欧阳志远道:“全是喝酒惹得祸,宋主任有胃病,看了多年,也没好转,黄部长的血压太高,得给他降下来。”

    周志江道:“保健部的医生,经常给他们检查身体,也经常给他们治疗,但这些领导们,毕竟年龄大了,都是慢性病,不好治疗。”

    欧阳志远笑道:“要用中药慢慢的调养才行。”

    周志江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回来有时间,给我父亲看一看,他老人家最近脸色发黄,饭量下降。”

    欧阳志远道:“保健部的大夫给看了吗?”

    周志江道:“给看了,而且做了全面的检查,没有查出什么问题。”

    欧阳志远道:“我去给周老看看。”

    周志江道:“你等一下,我去安排一下工作,我带你去。”

    欧阳志远道:“那好吧,我先配几服药等您。”

    周志江去安排工作了。欧阳志远把黄稷山他们的药全部配齐后,让寒万重把药放进车里,准备明天给他们送去。

    半个小时候,周志江走了进来道:“走吧,志远。”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跟在周志江身后,走了出去,寒万重开着张勇那辆军车路虎。周志江道:“志远,做我的车吧。”

    周志江现在属于中央办公厅,他的轿车很是高级。欧阳志远笑道:“我还是坐路虎舒服。”

    周志江也没有勉强。两辆车开出了中南海。

    二十分钟后,车子来到了一片环境优雅的小山前,欧阳志远一看,周老竟然和爷爷居住的不远。

    爷爷住在这座山的东南面,而周老居住在西南面。

    周老的别墅院前,有两名武警站岗,即使是周志江的车,也同样被检查,验证身份。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在检查完后,两辆车开进了别墅的院子。

    周老的院子很大,能停好几辆车,院子里配置了很多盆景和花木。

    当欧阳志远看到别墅前面有一大丛盛开鲜艳的大花夹竹桃,夹竹桃旁边,竟然摆着一盆还在开花的夜来香,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

    很大的客厅里,周老正在和赵老下围棋。

    赵老赵鸿远的一条白色大龙,在周老黑色的棋子重重包围下,左突右冲,试图冲出包围。

    但周老布局极其周密,赵老的一条大龙眼看这就要被围歼,周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赵老苦思冥想,久久不能落子。

    两人下的很专心,就连欧阳志远和周志江走进来,两人都没有发现。

    欧阳志远看到了赵老的这条大龙的困境,他笑了。

    两人这么大的年纪,杀性还是这么浓烈。

    欧阳志远拿起赵老的一枚黑子,直接落了下去。

    这一枚棋子一落下,整个棋局顿时风云变幻。就连布局极其周密的周老,也不禁大声道:“好,下得妙。”

    周老再落一子,欧阳志远直接一个直刺,就想切断周老的一片棋,周老连忙连上,欧阳志远再落一子,刹那间,赵老这一条本来已经没有活路,几乎死定了的大龙,竟然被欧阳志远做活了一个真眼。而周老的一块棋也只有一个真眼。

    赵老的大龙和周老的这块棋,顿时成为双活,谁也不能杀死谁。

    欧阳志远这几颗棋子落得,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好!”

    周老和赵老两人禁不住大声叫好起来,两人抬头一看,不禁一愣。

    欧阳志远!

    霍老的孙女婿怎么会来这里?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霍老找到了自己的亲孙女得此消息,没有能瞒过周老和霍老。

    周志江笑道:“爸爸、赵伯父。”

    欧阳志远笑道:“周老、赵老,您们好。”

    周老大笑道:“真是后生可畏呀,你这几手棋,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赵老笑道:“志远,你竟然能把这块死棋,下成双活,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我们老了。”

    欧阳志远笑道:“周老、赵老,你们的棋艺可比我高多了,我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乱下的。”

    周老笑道:“坐吧,志远。”

    周老、赵老和霍老、王老虽然在政见上不同,但都是为了国家的发展,并不存在很大的私人恩怨。

    他们对后辈,象欧阳志远这种奇才,也是很喜欢的。但是,虽然是喜欢,但在关键的斗争中,仍旧会出手毫不留情的打压。

    官场,要的就是利益均分,和平衡。

    就像欧阳志远到湖西担任副市长,周家的周光睿,就要到龙海,担任副市长一样。

    周志江看着父亲道:“爸爸,你这两天不舒服,我请志远来给您看看。”

    周昭阳笑道:“麻烦你了,志远,快坐下。”

    赵鸿远笑道:“志远,一会也给我看看。”

    欧阳志远道:“好的赵老。”

    欧阳志远坐在了周老的对面,工作人员给志远倒了茶。

    周昭阳把手伸给欧阳志远,志远仔细的给周老诊脉。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放下手道:“赵老是中了毒了。”

    欧阳志远这么一说,吓了周志江一跳。

    “中毒?不会吧,志远,谁敢下毒?”

    周志江大声道。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人敢向周老下毒。”

    周志江道:“那我爸爸怎么还会中毒?”

    欧阳志远道:“客厅窗户下,那丛大花夹竹桃是谁种植的?”

    周老惊讶的道:“是我种植的。”

    欧阳志远道:“周老,你中的毒素,就是这棵夹竹桃桃的毒。”

    周老道:“夹竹桃有毒?但这棵夹竹桃,我栽植了好多年了,都没有中毒呀?”

    欧阳志远道:“那是夹竹桃没有进入盛花期,现在,夹竹桃进入了盛花期,毒素这才增大,再加上,您又摆放了一盆盛开的夜来香,夜来香更有毒,这两种有毒的花,碰在一起,产生化学反应,毒素会加强,您经常呼吸这两种毒素,结果,就中毒了。”

    周老和赵老,以及周志江听了后,不禁目瞪口呆。他们想不到,这么漂亮的花,竟然有毒?

    周老立刻让工作人员把夹竹桃挖走,把夜来香搬走。

    欧阳志远看到工作人员弄走了这两种花,笑道:“我给你开个解毒的方子,连续喝三天,毒素就会解掉,不在头痛胸闷,脸色也不会黄了。

    欧阳志远说完,写了个房子,递给周志江道:“按照这个方子,让周老给抓药,抓三副,保证药到毒解。”

    周志江接过药方笑道:“谢谢你,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以后,不要乱养花就行了,很多花,是不能养的。”

    赵老赵鸿远笑道:“志远呀,你也给我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赵老,您就不用看了,你老身体健康的很。”

    赵老笑道:“真的?”

    欧阳志远笑道:“不信的话,您把手给我。”

    两人来到客厅里,欧阳志远给赵老诊脉,过了一会,欧阳志远笑道:“赵老的身体很好,就是一个星期之前,感冒过一次,但基本上痊愈了。”

    赵老一听,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他在一个星期前,果真感冒过一次。

    赵老笑道:“厉害呀,志远,你的医术厉害呀。”

    欧阳志远笑道:“一般一般。”

    两位老人又向欧阳志远请教了一些养生问题后,欧阳志远就告辞了。

    赵老看着远去的路虎,看着周老道:“此子不简单呀,未来,就怕是他的。”

    周老道:“欧阳志远竟然是霍德松的孙女婿,霍家竟然又出了这么一个奇才,这对我们十分的不利。”

    赵老道:“欧阳志远才是个副市级,他要是走到部级,时间还早。”

    周老道:“赵老,你家智羽为什么不走仕途,以智羽的智慧,走进仕途的话,对你帮助很大的。”

    赵老道:“智羽正改变主意了,我尽快给他安排职位。”

    周老眼睛一亮,笑道:“这是你的一步棋吧。”

    赵老看着那盘双活的棋局,笑道:“是智羽自己改变了主意。”

    周老笑道:“你们赵家,现在已经有三位副部级了,一位部级,但这四个人的智慧,都赶不智羽,现在智羽进入仕途,我相信,他升迁的会很快的。”

    赵老看着周昭阳道:“你家志江,一直跟着顾老,照顾顾老的生活起居,顾老一定会给志江安排个好外置的。”

    周老道:“顾老给再好的位置,关键还要看他自己的能力。”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离开周老的别墅后,就和周志江告辞,欧阳志远让寒万重开车,直奔霍老的家。

    两人在霍老的别墅前停好车,武警检查完后,欧阳志远一个人走进了霍老的院子。

    欧阳志远看到,爷爷正在院子里,修剪着他的宝贝疙瘩,那些盆景。

    “爷爷!您的盆景技术,越来越好了。”

    欧阳志远笑着道。

    霍老一看欧阳志远来了,他放下剪刀,洗了洗手道:“志远,进屋吧。”

    两人走进了客厅,欧阳志远看到了奶奶邱荣英正忙着,他连忙上前打招呼。

    邱奶奶笑道:“志远呀,我想萧眉了,你怎么不把萧眉带过来?”

    欧阳志远道:“奶奶,萧眉正忙着呢,她让我,带她向您问好。”

    邱奶奶笑呵呵的道:“这小丫头。”

    霍老看着志远道:“志远,到我书房来。”

    欧阳志远跟着霍老,走进了他的从书房。

    霍老道:“坐下吧,志远。”

    欧阳志远坐下来,霍老盯着志远,看了好一会,低声道:“志远,顾老还有多少时间?”

    欧阳志远一愣,爷爷也看出来顾老的病不轻。

    欧阳志远看着爷爷,犹豫了好一会,才到:“爷爷,本来,我能延长顾老半年的生命,但是,顾老太过于劳累和熬夜,他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老人的生命,已经耗尽了,香港回归,就怕顾老看不到了。”

    霍老一听,不由得一惊。

    霍老低声道:“决不能对外人透露一丝消息。”

    欧阳志远点点头。

    “顾老知道吗?”霍老低声问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他知道,我和顾老曾经达成协议,不告诉任何人,但是,您除外,很多事情,为了国家的前途,您应该提前做出安排。”

    霍老刹那间,仿佛也老了许多。他低声道:“顾老这一生,受尽了苦难,但他的生命力极强,心胸很是宽广,他多次在危急时刻,挽救了我们国家的命运。想不到,他只有一年多的长时间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顾老多么希望,能到回归后的香港看一看呀。”

    霍老的眼睛湿润了。

    欧阳志远道:“我尽量,但我不敢肯定,我会经常来燕京的,给顾老调理,我不是神仙。”

    霍老点点头道:“明天英国人就到了,还有一些谈判细节,顾老要亲自和首相夫人谈判,你跟在顾老的后面,不要让顾老激动。”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的,爷爷。”

    霍老的眼里露出凌厉的杀气,一字一句的道:“一定要让这些强盗,低下他们的狗头。”

    欧阳志远道:“我会保护好顾老的,爷爷,您放心。”

    霍老看着志远道:“本来打算在国庆节后,让你和萧眉到酒泉去把眉儿父母的骨灰取回来,我后来想了很长时间,还是让他们在那里安息吧,就不要取回来了,那里安息着很多为我们国家航天事业做出贡献的英雄儿女们。他们能在那里安息,我的儿子儿媳为什么不能?等到忙完这段时间,我亲自去酒泉,看望我的儿子和儿媳,去看望那些牺牲的英灵。”

    欧阳志远道:“爷爷,我和眉儿陪您去。”

    霍老点点头道:“眉儿肯定要去看她妈妈和爸爸,可怜的孩子,从小就没见过把爸爸和妈妈。对了,志远,眉儿不小了,你们找个时间,趁着我还在,把婚事办了吧。”

    欧阳志远道:“爷爷,我听您的,我回去以后,让爸爸妈妈来拜访您,商议一下我和眉儿的婚事。”

    爷爷既然提出来,让自己和眉儿成婚,欧阳志远当然不能再推辞。

    霍老道:“明年三月份,穿暖花开,就把你们的婚事办了。”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爷爷。”

    霍老笑着道:“在这里吃饭吧,一会,你天文伯伯要来,呵呵,你还没见过你天文伯伯吧?”

    霍家之所以在现在,能左右很多事情,那就是因为霍天文的存在。

    霍天文下届就要进入政治局常委了。

    欧阳志远在电视上见过霍天文。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听声音,有好几辆。

    霍老笑道:“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

    大门外,五六名身材魁梧、眼睛犀利、动作敏捷的大汉,簇拥着一位五十多岁,相貌威武和霍老很相似的男人走里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