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顾老病重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二章顾老病重

    萧眉道:“爷爷找你肯定有事。”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

    “爷爷,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向霍老问好。

    霍老大声道:“志远,你在南州?”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的笑道:“爷爷,您怎么知道我在南州?”

    霍老道:“你干什么,我难道不知道?你在南州,在跑水煤浆煤业基地的事吧。”

    欧阳志远道:“是的爷爷,我就在跑这件事,正准备求您帮忙。”

    霍老沉声道:“那件事,你先放一下,你立刻坐飞机来燕京,晚上八点有飞机。”

    欧阳志远一听,爷爷让自己立刻赶到燕京,不知道有什么急事。

    欧阳志远道:“爷爷,什么事这么急呀?立刻去燕京?”

    霍老道:“这是机密,你不要问,到燕京后,有人在飞机场接你。”

    欧阳志远道:“好的爷爷,那寒万重也来吗?”

    霍老道:“一块来。”

    霍老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命苦呀,本来今天要好好地和眉儿在一起的,却要连夜去燕京。”

    萧眉亲了一口志远道:“起来吧,小懒猫,洗个澡,吃饭。”

    欧阳志远搂住赤和裸、的如同小白兔的萧眉,一双手又不老实起来,笑道:“一块洗吧。”

    “小坏蛋,现在六点了,八点的飞机,我看你还能来的极吗?”

    萧眉醉眼如丝,雪白的身子泛起了潮红。

    欧阳志远一听萧眉这样说,知道时间紧迫,两人快速的洗完澡,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后,萧眉想送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没让送。

    八点整的时候,欧阳志远和韩万重准时的坐上了飞往燕京的飞机。

    ……………………………………………………………………………………………………………………

    燕京中南海,顾老的咳嗽有点加重。

    他老人家,一只手夹着香烟,眼睛看着一本厚厚的协议文件。这份协议,三天后,中国和英国政府就要签署了,协议是关于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零时主权交接仪式的细节。

    沙发旁,霍老担心的按着在咳嗽的顾老。

    这份协议,耗尽了顾老的心血。

    经过十几年的谈判,平时傲慢的英国人,终于低下了他们的高傲头颅,三天后,就要签署协议。

    “顾老,您该休息了,不要太累,更不能熬夜。”

    霍老看着顾老,关心的小声道。

    霍老咳嗽了一声道:“时间不等人呀,三天后,就要签字,协议的每条细节,我都要仔细的考虑。香港,就要回归了,就像失散多年的孩子,我要让我的孩子,安全的回到我们的怀抱。”

    周志江站在顾老的身旁,把一杯熬好的中药端了过来,小声道:“顾老,您该喝药了。”

    霍老看着那碗还在冒着热气的药液,看着周志江道:“谁开的中药?”

    周志江道:“是保健部的姜老中医开的,霍老。”

    霍老沉声道:“喝了三副了吧?”

    周志江点点头道:“是的,霍老,但顾老还在咳嗽。”

    霍老看好了看表,十点半了,欧阳志远快到了。

    霍老沉声道:“不要喝了,等志远来了再说。”

    周志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现在,霍老每天都来看望顾老,霍老和顾老是生死的战友,自己不方便说什么。

    十一点,飞机准时降落在燕京机场。欧阳志远和韩万重刚走出机场,一辆高级红旗轿车就滑了过来,停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一位身穿便装、身材高大、眼光犀利的男子敏捷的从车子上跳下来,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是欧阳市长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是,请问你是……?”

    那人递过来证件道:“这是我的证件。”

    欧阳志远一看,他认得这种带着特殊印记的证件,中央警卫团。

    外公视察傅山县的时候,那几名警卫人员的证件,欧阳志远见过。

    欧阳志远把证件递给那个人,笑道:“原来是张队长,您好。”

    欧阳志远伸过手去和张勇的手握在了一起。

    张勇是中央警卫团第六大队第二中队长,他亲自来接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认识严国山,严国山在上次,就是负责保护外公的,属于第四中队。

    张勇道:“欧阳市长,寒队长,霍老在等你们,上车吧。”

    两人没有说什么,直接上了这两红旗轿车。

    轿车直奔中南海而去。

    在经过多次检查后,车子终于停在了一个地方。欧阳志远下车一看,这个地方来过,是顾老住的地方,难道顾老的身体出了状况?上次,自己把顾老的身体调理好了呀?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跟着张勇穿过了那个别致的小院子,走进了顾老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看到了爷爷坐在沙发上,老人正一脸关切的看着顾老。顾老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一份很厚的文件。

    欧阳志远看到顾老的状况,心里不由得一沉。

    两个月不到,顾老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两眼深深的凹了下去。

    老人的生命在流逝,为了香港的回归,老人操碎了心。十几年几十次谈判,让老人快速的衰老。

    我的祖国呀,您什么时候,变得强大起来,让那些野蛮的强盗,在您面前胆颤,低下他们的狗头,能让所有被别人夺走的孩子,重新回到母亲的怀抱。

    周志江就站在不远处,他看到了欧阳志远。

    霍老一看欧阳志远来了,他噌的一声站了起来,眼神一亮,两眼看着志远,眼神里充满着希望。

    “爷爷,我来了。”

    霍老看着志远,脸上露出了欣喜,他点了点头,走到霍老的面前轻声道:“顾老,志远来了。”

    正在看文件的顾老,抬起了头,转脸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的眼神仿佛在刹那间,变得神采奕奕。

    欧阳志远连忙道:“顾老,我来了。“

    顾老看着志远,放下手中的文件笑道:“志远,又麻烦你了,这两天,我感到很乏,你给我看看,三天后,我们就要和一个英国人签约了,我们的香港,就要回归了。”

    老人说着话,他的眼神刹那间变得明亮犀利起来,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扑到了母亲的怀里。

    欧阳志远道:“好的,顾老。”

    志远把手搭在了顾老的手腕上,感受着老人的脉象。欧阳志远的眼神刹那间,变得凝重起来,心里很是沉重。

    老人休息不好,操劳过度,几乎耗尽了他的生命,自己保证老人的两年时间,就怕办不到了。

    距离九七年七月一日,还有一年零九个月,老人这样工作下去,根本撑不到那个时间。

    “怎么样?志远?”

    老人两眼充满着强烈的渴望,看着欧阳志远。霍老也是紧张的看着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不是神仙,只能尽力而为。

    欧阳志远不能说实话,他笑道:“顾老,您的身体没有大碍,调理一下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说完,猛然看到了旁边的那碗中药,他闻了闻,眉头走了起来。

    顾老道:“怎么了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顾老布满红丝的眼睛道:“这种补气的药,最好不要喝,对您来说,不起丝毫作用,反而增加您的内火,我给您另开几副药。”

    周志江忙道:“这可是保健部最好的专家姜老开的药方。”

    欧阳志远道:“顾老的身体,现在不能开补药,只能调理,要是再继续补下去的话,就会出现内火,内火一起,一发不可收拾,把这药倒掉。”

    周志江的脸色一变,倒掉?这碗里可是几百年的一颗老野山人参呀,价值十几万。说倒掉就倒掉?

    顾老点点头道:“听志远的。”

    周志江一听顾老发话了,他只得端着药,走了出去。

    周志江一出去,顾老看着霍老道:“老伙计,你去休息吧,志远今天就住在我这里。”

    霍老一听,站起身来,点了点头道:“好的,志远在这里,我就放心了。”

    霍老看着志远道:“好好地给顾老看看,明天是国庆节,顾老说要再次去**去看升旗,志远,顾老能去吗?”

    欧阳志远摇了摇头道:“绝对不能去,燕京的早晨,寒气太重。”

    顾老笑道:“那就不去了,老伙计,这次你放心了吧?”

    霍老点点头道:“说话算数?”

    顾老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说不去,就不去。”

    霍老笑道:“那好,志远,监督好他,我把顾老交给你了。”

    霍老深深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转身慢慢的离开。

    顾老看到霍老走了出去,他转过脸来,看着欧阳志远,两眼充满着强烈的渴望,一把抓住了欧阳志远的手,低声而坚定的道:“我一定要到回归后的香港去看一看,去站一站,那是我们国家的领土,我们国家的孩子。”

    老人的指甲,几乎嵌进了志远的肉里。

    欧阳志远知道,老人就怕撑不到那天了。老人在透支自己的生命力。

    欧阳志远点点头,看着老人那坚毅而明亮的眼神,轻声道:“我只能尽力,但你要听我的,只能吃我开的药,任何人的药,您都不能吃。”

    顾老急声道:“能到那一天吗?”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不能隐瞒顾老,好让老人家安排后面的国家大事。

    欧阳志远慢慢的道:“我尽量。”

    顾老一愣,沉思了好长的时间,他终于从志远的口气,明白了,自己就怕看不到那一天了。

    顾老沉声道:“不要和任何人说。”

    欧阳志远点点头。

    十二点的铃声响了,今天就是我们伟大的祖国的生日。

    顾老的身材猛然变得笔直,他向**的方向,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欧阳志远道:“顾老,您该休息了,我去给你配药,煎好药后,我叫您喝药。”

    顾老点点头,周志江走了进来。

    顾老道:“志江,让人带志远去配药,我要休息了。”

    周志江忙道:“好的,顾老。”

    周志江让两名工作人员带着志远去保健部的药房,自己扶着顾老,走进了休息室。

    两位工作人员轻声道:“欧阳市长,请吧。”

    保健部晚上有四位医生值班,两位西医专家,两位老中医专家值班。

    两位老中医,一位叫唐万杰,另一位叫姜远山,两人的年纪都在六十岁以上了。

    刚才那碗给顾老熬药的药方,就是老中医姜远山配的。

    姜远山的医术来自北方长白山的姜家。姜家的医术在东北三声,名震关外。

    当他看到周志江把自己亲自熬好的药端回来后,他疑惑的看着周志江道:“周主任,怎么了?顾老没喝?”

    周志江道:“霍老把欧阳志远请来了,欧阳志远不让顾老喝您配的药。”

    “欧阳志远?那个年轻的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年轻人?”

    姜远山知道欧阳志远,两个月前,欧阳志远给顾老看病的时候,姜远山就见过欧阳志远。

    姜远山一听说是欧阳志远不让顾老喝自己亲自煎的中药,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冷哼一声道:“这里面可有一只三百年的老山野人参,价值十几万,正好给顾老补一补,这个年轻人太狂妄了,竟然不让给顾老喝,真是岂有此理。“

    周志江不会放过挑拨离间的。

    他冷笑道:“人家可是霍老亲自请来的中医,顾老也是很欣赏他,这人就是有个缺点,狂妄自大,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江南中医世家,五行门的齐凤云,就曾经和欧阳志远发生过冲突,嘿嘿……。”

    “江南五行门的齐家?”

    姜远山一听,不由得冷笑起来。江南的齐家和长城外自己的姜家,可是一南一北,独霸一方。欧阳志远竟然和江南齐家发生过冲突?嘿嘿,毕竟是年轻人呀,江南齐凤云岂是好惹的?欧阳志远太不自量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