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喝醉骂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一章喝醉骂人

    副市长周志康喝了不少的酒,他一进门,一眼就看到了湖西市市长关占平坐在上首,正在和几个人喝酒。

    周志康不认识欧阳志远,他只认识市长关占平。

    在省政府办公室的客厅里,周志康根本没有和关占平说话。按道理,周志康是副市长,关占平是市长,周志康应该和关占平打一个招呼,但他没有,这是一个极其无理的表现。

    主要是,两个市都在争水煤浆这个项目。现在是对手,如同仇人一般。

    现在周志康走进来了,他绝对没想到,隔壁喝酒的人是湖西市市长关占平。他虽然不想和关占平说话,但是季永平让他来买两瓶酒,自己也在季永平面前夸下了海口,他只得连忙道:“关市长,您好。”

    市长关占平并不是一个心胸开阔地人,在官场中,谁对他不敬,他都暗暗地记在心里,慢慢的清除。他看到白山市副市长周志康摇摇晃晃的走进来,和自己说话,他立刻想起来,在省政府办公室的客厅里,这家伙趾高气扬的,根本没有和自己打招呼。

    什么东西,一个破副市长,就在老子面前显摆,不就是在水煤浆上面,你们白山市抢到了先机吗?但水煤浆项目,现在还没有落到你们白山市呀?

    关占平本身也喝了不少酒,他冷哼了一声,端起酒杯道:“欧阳市长,来,咱们再喝一杯。”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周志康走了进来,这人纯粹就是个小人,欧阳志远根本没抬眼看周志康。这家伙来干什么?难道要向关市长敬酒不成?但在省政府办公室,他连关市长都没有理会呀?

    欧阳志远一看关市长没有理会周志康,欧阳志远笑道:“好的,关市长,咱再喝几杯。”

    几个人都举起了酒杯,碰在了一起,根本不理会周志康。

    周志康在白山市和市委书记季永平走的最近,是他的哈巴狗,平时耀武扬威惯了,现在竟然没有人理会他,这让他的脸臊的通红,顿时恼羞成怒。

    但周志康强压怒火,立刻小声道:“关市长,咱们喝两个酒吧。”

    周志康想来求人家买两瓶酒,他虽然气的怒火中烧,但他仍旧按住怒火,要和关占平喝一杯,喝完酒后,好要两瓶酒。

    关占平这才装作看到了他的样子,冷声道:“哼,你是周市长呀,我喝多了,不能再喝了。”

    周志康找关占平喝酒,关占平却没有和他喝,这等于赤和裸的打周志康的耳光。

    周志康气的脸色铁青,心里把关占平的八百代祖宗都骂过了,但他的要酒的目的没有达到,他仍旧小声道:“呵呵,既然关市长喝多了,你们喝的是什么酒呀?”

    欧阳志远道:“我们喝的是玉春露原浆酒。”

    “玉春露?”周志康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平时,他也喜欢喝酒,玉春露原浆酒,他在一位老上极家里喝过,只喝了一杯,人家就不舍得再给了。虽然市面上有山南酒业集团卖的玉春露,但要和这种原浆酒相比,要差的远了,今天一定要弄两瓶,给季永平书记,

    周志康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市长,咱喝一杯酒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好事成双,咱们喝两杯吧。”

    志永康想不到,欧阳志远答应的这么爽快,他和欧阳志远碰了一杯,喝光了自己酒杯里原来的酒。

    关占平很不满意欧阳志远和周志康喝酒,气的他脸色铁青。心道,欧阳志远,你真不开眼,你凭什么和周志康这狗日的喝酒?回头再找你算账。

    接下来的事,更让市长关占平生气。

    欧阳志远从怀里拿出一瓶酒笑道:“好事成双,来,周市长,再喝一杯。”

    说话间,欧阳志远给周志康倒了一杯酒。

    两人又干了一杯。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来,周市长,再干一杯。”

    欧阳志远又给周志康倒了一杯,两人碰了一下酒杯,都一饮而尽。

    李凡峰和懂顶义心里气的要死,但他们可不敢向欧阳志远发火,心道,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看不出来,关市长差点气死?你竟然和周康这个王八岛喝了三杯酒,真是不长眼的东西。

    三杯酒喝完,周志康看着那一箱玉春露,眼睛都亮了起来,他笑道:“欧阳市长,你们季书记非常喜欢喝玉春露原浆,你能送我两瓶吗?”

    欧阳志远一听,沉声道:“不行,没有了,我们刚喝光。”

    欧阳志远这句话,差一点把周志康给噎死。他想不到,自己低下头,向欧阳志远要两瓶酒,却直接被欧阳志远回绝。

    周志康连忙道:“箱子里不是还有吗?”

    欧阳志远道:“我们还没有喝完,那几瓶是我留给我们关市长的,你要实在想要,去向关市长要。”

    关占平一听,终于明白了,欧阳志远肯定在戏弄周志康。

    周志康一听欧阳志远让自己向关占平要,心道,向关占平要?关占平扔了也不会给自己的。

    周永康连忙道:“欧阳市长,能卖给我两瓶吗?”

    周志康心道,我卖两瓶,你不会拒绝吧?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呀,那就卖给你两瓶。”

    关占平知道,欧阳志远开始戏弄周志康了。

    周永康道:“欧阳市长,多少钱一瓶呀,这半箱,都卖给我吧?”

    欧阳志远笑道:“就怕你买不起?”

    周志康冷声道:“什么酒我买不起?多少钱一瓶,你开个价吧。”

    欧阳志远笑着伸出一个手指。

    周志康道:“一百块一瓶?便宜,我都要了。”这家伙说着话,很嚣张的拿出一叠钱来。

    欧阳志远摇摇头戏谑的道:“你这点钱根本不够?”

    周永康一愣,沉声道:“多少钱?”

    欧阳志远道:“一百万一瓶。”

    “你……你砸缸子!”

    欧阳志远开的价,差一点把周志康气死。他知道,自己被欧阳志远戏弄了,这时候,他感觉到自己酒意上来了,脑了有点乱,思维不听使唤了,心里怒火中烧,就是想骂人。这不可能呀?自己再喝一斤酒,也不会醉的,这是怎么了?。

    欧阳志远向寒万重递了个眼色,寒万重一伸手,把周志康拎了出去,走进了隔壁季永平的包间,大声道:“这人是你们的人吗?这人喝多了,在外面骂人,你们好好的管一下。”

    寒万重说完,一把就把周志康扔到了一张椅子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白山市委书记季永平一看周志康被一个红脸大汉,一只手拎了进来,扔到了椅子上,心道,这是怎么了?周志康出去到隔壁买酒,怎么会喝醉了?还骂人?

    季永平沉声道:“周志康,你怎么了?让你买的酒那?”

    这时候的周志康,已经彻底的醉了,不认人了。欧阳志远给他喝的那两杯酒,是神仙醉,平常的人一杯酒就会醉的不省人事,何况他喝了两杯?

    周志康在平时一心巴结市委书记季永平,那是为了自己的仕途,在做孙子。现在他醉了,他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但他在平时向季永平献媚张装孙子的时候,心里就很不服气。现在耳边一听到季永平的声音,他根本不会再伪装了,他立刻大声道:“季……永平,你个……王八蛋,妈个逼的……老子平时在你面前装孙子……你狗日的……想骂我就骂我……你他妈的,老子恨不得弄死你……老子平时给你送了很多礼,你狗日的,吃了后,噎死你,你提了我当副市长……我给了你十万块钱……。”

    周志康这几句话,把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我的天哪,周永康真是喝醉了。他……竟然敢骂市委书记季永平,还给季永平送过十万块钱,这……怎么可能?

    刚走到门口的寒万重一听周志康在骂自己的市委书记,瞬间就知道,欧阳志远在周志康身上做了手脚。

    周志康的声音很大,几乎声嘶力竭,隔壁的关占天也听到了周永康在骂季永平,而且骂的很难听,关占山这才明白,欧阳志远肯定在周志康身上做了手脚。

    关占平笑道:“走,看热闹去。”

    众人也基本上喝完了酒,都到隔壁看热闹去了。

    白山市委书记季永平一听周志康在遭辱骂自己,而且还说出了送自己十万块钱的事,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周志康喝多了。”

    白山市市长贾正军一听周永康在骂市委书记季永平,而且还说出了他送给季永平十万块钱的事,脸色一变,顿时大吃一惊。周永康志来没有喝醉过,今天是怎么了?

    贾正军看到了湖西市市长关占山带领着手下的人,在看热闹。

    副市长孙青山一听周志康在骂市委书记季永平,他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他大声道:“周志康,你他妈的喝多了猫尿了,乱说什么?”说话间,猛地一掌打在了周永康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孙青山把周永康打得一头摔倒在地。

    周志康嗷嗷叫着从地上爬起来,骂的反而更欢了,他大骂道:“季……永平,我操你……姥姥。你麻痹的……,老子看你就是不顺眼……你是市委书记……怎么了?你不还是照样逛窑子……日女下属……,谁不听你的,你就象疯狗一样的打击对方。”

    这时候,护送市委书记季永平的公安局长杨启宏冲了过来。

    市委书记季永平脸色阴冷的咆哮着,厉声道:“堵上他的臭嘴,立刻带走。”

    杨启宏拿出一条毛巾堵住了周志康的嘴,和两名警察,把周志康架了出去,按在警车内,先走了。

    季永平气的脸色蜡黄,全身颤抖,嘴唇猛烈地抽动着。

    湖西市长关占山大声道:“季书记,不要和一个喝醉了酒的人生气,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没事,传不到省领导的耳朵里。”

    关占平这句话,等于火上浇油,把季永平气的脸色由黄变白,差一点一头栽倒在地。

    他知道,用不了多长时间,整个省政府都会知道,白山市副市长周志康喝醉了酒,辱骂自己。周志康说的那些话,肯定会传到省里领导的耳朵里。

    想到这里,他冷声道:“走,回白山市。”

    白山市市委书记季永平带着人,狼狈的走出省政府招待所。

    很多流言很快地从招待所里传出拉来。

    流言说,白山市副市长周志康喝醉了酒,揭露了市委书记季永平贪污卖官,一个副市长卖十万,还强和奸女下属。

    省里流言乱飞,白山市里,季永平的对手,趁机对市委书记季永平发难,一封封检举信,寄到了省委省政府和省纪委。

    整个白山市的官场,一片惶惶而不可终日。

    湖西市市长关战平回到了自己的包间,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好,周永康骂得好,想不到,一个人喝醉了,竟然会骂出这些话,真他妈的解气。”

    关占平和李凡峰都不知道,是欧阳志远给周志康喝了神仙醉。

    关占平终于出了这口鸟气。

    下午的时候,李凡峰陪同市长关占山,回了湖西市。

    欧阳志远留下来,好好地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他拨通了韩月瑶的电话。

    “月瑶,对不起,国庆期间不能去看你了。”

    欧阳志远要去燕京,去拜访王老和霍爷爷,落实水煤浆落户湖西市。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不能来看自己了,她轻声道:“欧阳哥哥,我知道你很忙,你没时间,就不要来看我们了,两个小家伙很健康。”

    欧阳志远道:“以后有时间,我一定多陪陪你们,小家伙怎么样了。”

    韩月瑶笑道:“一定是两个调皮的小家伙,天天不老实,脚蹬手刨的,欧阳哥哥,我都能摸到小家伙的小拳头和小脚丫了。”

    欧阳志远笑道:“两个小家伙再闹的话,你就打他们。”

    韩月瑶笑道:“欧阳哥哥,我爱他们都还来不及,怎么能舍得打他们呢?他们是那样的可爱。”

    欧阳志远笑道:“他们在肚子里欺负你呀。”

    韩月瑶笑道:“他们不是在欺负我,肯定是在做操呢,看,小家伙有伸了一下小拳头,啊,他在打我。”

    韩月瑶兴奋的大叫道。

    股股柔情在欧阳志远内心升起,他恨不得立刻飞到韩月瑶身边,看看月瑶,看看自己的儿子。

    两人说了很长时间的话。

    下午四点,寒万重开着路虎,直奔天信药业总部。

    欧阳志远没有给萧眉打电话,他要给萧眉一个惊喜。

    当欧阳志远出现在萧眉办公室门前的时候,萧眉再打电话,安排去香港参加药品器械展览的事宜。她打完电话,猛一抬头,看到了笑吟的欧阳志远。

    萧眉不由得一愣,她以为是幻觉,因为,这两天,自己老是在做梦,梦见欧阳志远。

    萧眉连忙揉了揉自己漂亮的大的眼睛。

    “眉儿!”

    欧阳志远一声呼唤,这让萧眉感觉到,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志远!”

    萧眉一声惊呼,跳了起来,一声尖叫,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两只胳膊,死死地搂住了志远的脖子。

    “呜呜……小坏蛋……真的是你吗?呜呜……想死我了。”

    萧眉激动地语无伦次,炽热的娇唇,亲在了欧阳志远的嘴上。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两人就这样深情的互相搂着,看着对方。

    “志远,来了为什么不打个电话?”

    萧眉把自己的脸,贴到志远的脸上,轻轻的温馨摩擦着。

    “眉儿,想给你个惊喜,让你高兴。”

    “你来南州办什么事?”

    萧眉知道,志远忙的不可开交,来南州,肯定是办别的事。

    欧阳志远道:“本来落户湖西市的水煤浆基地,因为甲醇厂的爆炸,死了七个人,发改委想换地方,我来南州,就是想从新夺回水煤浆基地,明天,我去燕京,找王老和爷爷说说,看看能不能让水煤浆基地还在湖西建设。”

    萧眉道:“还去见父亲吗?”

    欧阳志远道:“不去了,免得别人说闲话,我明天直接去燕京。”

    欧阳志远刚说到这里,旁边衣服里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连忙拿过衣服,掏出电话一看号码,顿时露出惊奇的神情。

    “谁的电话?”

    欧阳志远道:“竟然是爷爷的,霍爷爷怎么会打来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