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白山市的领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章白山市的领导

    这时候,欧阳志远和关占平从轿车里走了出来,欧阳志远去后备箱拎出来两箱酒。

    孟方海认识市长关占平。

    他一看到关占平,没有和关占平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外甥女道:“玉娟呀,工作问题到办公室去谈就可以了。”

    关占平连忙伸出手道:“孟主任,您好。”

    孟方海和关占平简单的握了一下手道:“关市长,有什么事,一会到我办公室里去说吧。”

    孟方海不喜欢人到家里谈工作,他认为,家就是来休息的。

    关占平顿时很是尴尬。

    吕玉娟连忙道:“舅舅,你看我朋友给您带来了什么?”

    吕玉娟指着欧阳志远笑道。

    孟方海看到一位年轻人手里拎着两个不起眼的箱子,当他看到另一个箱子的外包装时,眼睛不由的一亮。

    他认识这种箱子,他在省委书记萧远山家里见过这种箱子。

    “玉春露!”

    这种箱子,正是玉春露的包装箱。自己手里的两瓶酒,就是萧书记送给自己的。

    当时萧书记送给自己这两瓶玉春露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他必须把景阳市的异形钢材项目,从国家发改委那里,拿到批文。

    为此,自己在发改委蹲守了两个月。

    现在,这位年轻人竟然拎了一箱子玉春露,另一箱子的酒,不知道是什么酒。

    吕玉娟笑道:“舅舅,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湖西市的欧阳市长,今天呀,他是专门来看您的,给您带来一箱玉春露,另一箱子是他家里最新酿制的水晶露。”

    欧阳志远?省委萧书记的未来女婿?秦副总理的外孙?

    孟方海虽然没见过欧阳志远,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欧阳志远的背景。

    欧阳志远可救过自己外甥女的性命。

    欧阳志远放下箱子,伸出手道:“孟主任,您好。”

    孟方海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欧阳市长,我听说过你,呵呵,到家里去吧,咱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欧阳志远和湖西市市长关占平一起来,肯定还是水煤浆项目的事情。他敢不让关占平到家里去,但是,他对欧阳志远很是热情。

    半个小时后,孟方海就去上班。

    三个人走向旁边的独院小别墅。

    人家没有邀请市长关占平,关占平只好站在外面,没有进去,他和秘书直接去了发改委。

    三个人走进了院子,吕玉娟的舅妈在就迎了过来笑道:“玉娟呀,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回来。”

    吕玉娟笑着抱住了舅妈的胳膊道:“当时来的很急,舅妈,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会给您打电话的。”

    吕玉娟连忙把欧阳志远介绍给舅妈。

    老太太连忙把欧阳志远让进客厅。

    欧阳志远把酒放在地上道:“孟主任,来的匆忙,没有给您带来什么,给您带来了一箱子玉春露原浆,这一箱子是我家最新酿造的,最适合老人饮用的水晶露,呵呵,您尝尝。”

    孟方海一生中,没有什么大的爱好,就是喜欢喝一杯。但人家从来不喝醉,所以他才能坐在省发改委主任这个位置。

    别看这个位置不大,全省的所有项目,都要通过孟方海的审批,让后才报给中央发改委。

    孟方海一边拿出杯子,笑道:“欧阳市长,谢谢你救了玉娟。”

    欧阳志远道:“孟主任,您不要客气,那是我正好从那里路过,救了玉娟,是碰巧而已。”

    孟方海道:“这么多人都在桥上,只有你和你的朋友跳进了河里,把我外甥女从车里扯出来,又抢救过来,这个恩情,我们不会忘的。”

    欧阳志远笑道:“孟主任,我是医生出身,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

    孟方海倒了一杯玉春露,喝了一口,笑道:“不错,标准的原浆味道,比秦剑那小子开发的玉春露,要强多了。”

    孟方海又喝了一口玉春露道:“欧阳市长,本来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稳稳当当的落在你们湖西市矿务局。但是,你们矿务局的甲醇精细化工厂发生了爆炸,死了七个工人,所以,中央发改委不得不重考虑这个项目给谁。水煤浆化工基地的要求比甲醇厂更加严格,这次,白水市矿务局在市长贾正军的带领下,正在省委省政府,上下活动,对你们很不利呀。”

    欧阳志远忙道:“孟主任,甲醇厂爆炸,那是个意外,我们已经彻底整改了,完善了预警装置,加强了防火防爆的措施。”

    孟方海道:“欧阳市长,明天就是国庆了,国庆后,我们省发改委和省领导,要考察白山市和你们湖西市矿务局的生产情况,才能重新决定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在哪里建设,今天你亲自来了,到时候,我尽量的帮你们就是了。”

    欧阳志远忙道:“谢谢孟主任。”

    孟方海笑道:“好了,上班的时间到了,你和关市长到发改委办公室把你们矿务局的情况,详细的汇报一下,你们再到省委省政府活动一下,事在人为,成事在天。”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孟主任,让您费心了。”

    吕玉娟先回唐宋大酒店去了。

    八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和关占平到了省发改委办公室,把湖西市矿务局的生产和安全情况,向发改委办公室详细的汇报了一遍。他们汇报完工作之后,白山市的市长贾正军和矿务局集团的董事长孙青山也到了。他们在走廊中间相遇。

    白山市的市长贾正军看到了市长关占平,他笑着走了过来,伸出了手道:“关市长,您好。”

    关占平笑着握住了贾正军的手道:“老同学,你好呀,项目跑的怎么样了?”

    关占平和贾正军是大学时期的同学,又是党校时候的同学,两人的关系虽然不是很好,但也算可以,现在,两人是竞争对手。

    贾正军笑道:“咱们是老同学,现在又是竞争对手,真是想不到呀。”

    关占平笑道:“都是为了工作,咱们都希望把水煤浆项目争到自己的辖区,有时间,咱们聚一聚。”

    贾正军笑道:“好呀。”

    贾正军说着话,他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并走了过来,笑道:“这位就是欧阳副市长吧?”

    欧阳志远的威名,贾正军早就听说过,二十三岁的年轻副市长,省委萧书记未来的女婿,秦副总理的外孙,背景强大的让人妒忌呀。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笑道:“您好,贾市长,我是欧阳志远。”

    贾正军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真是不错,年轻有为呀,我们白山市就缺少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干部,如果你来白山市,我给你个常务副市长的位置。”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贾市长的美意,我刚到湖西市,还没打算跳槽。”

    欧阳志远的话,让大家都笑了。

    关占平道:“你们的常务副市长,省里还没有安排?”

    白山市常务副市长肝癌晚期,就在山南省肿瘤医院住着。

    贾正军道:“还没有安排,所以呀,你看,跑个水煤浆项目,我要亲自来。”

    两人表面上很客气,但暗中都在叫着劲。

    水煤浆煤业化工项目,可是国家重点的项目,投资数百亿。这个项目要是落到哪个市,哪个市的经济效益就会翻番。

    白山市矿务局集团的董事长孙青山和欧阳志远一样,也是副市长兼任的。这人的心机很重,他看到欧阳志远这样年轻,级别就和自己一样,自己可是四十多岁了,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心里充满着深深的妒忌。但他仍旧微笑着走了过来,主动伸出手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的背景,让他不得不抢先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握住了孙青山的手笑道:“孙市长,您好。”

    这时候,发改委办公室的人,让贾正军他们进去,汇报工作。

    贾正军和孙青山连忙走进了发改委的办公室。

    市长关战平道:“走,咱们去省政府,去向省长江川河汇报一下工作。”

    欧阳志远道:“好的,关市长。”

    他们赶到省政府的时候,在走廊里碰到了省长秘书侯海涛。

    关占平连忙道:“侯秘书,江省长在吗?”

    侯海涛一看是湖西市市长关占平,他笑道:“关市长,你好,江省长正在听从白山市市委书记季永平的汇报工作,你们先到候客厅等一下,我先给您们通报一下,江省长同意后,我叫你们。”

    关占平一听,心里咯噔一下,看来,白山市对水煤浆项目,是志在必得呀,连市委书记季永平都来了。

    关占平笑道:“好的,侯秘书,麻烦你了。”

    关占平和欧阳志远来到候客厅等候。

    欧阳志远道:“关市长,看来,白山市来的人不少呀,连市委书记季永平都来了。”

    关占平道:“是呀,咱们的前途不乐观。

    关占平说着话,拿出电话,拨通了副市长马加山的电话。

    副市长马加山一看是关市长的电话,他连忙接了过来道:“关市长,您好。”

    关占平沉声道:“你把手中的工作先放一下,全部交给王青峰和肖永成,你立刻到燕京发改委,我不问你使用什么方法,你都要通过你父亲马副主任,把水煤浆这个项目跑下来。”

    副市长马加山的父亲马传喜,就在中央发改委工作,担任发改委办公室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是个很有实权的人物。

    副市长马加山道:“关市长,那国庆节,我要在燕京过了?”

    关占平道:“随便你,所有的费用,你到财政局先支取,不要怕花钱。”

    马加山连忙道:“好的,关市长,我今天就去燕京。”

    关占平挂上电话,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国庆节你也不能放假了,你今天晚上,去拜访萧书记,明天,你也到燕京,找你外公秦总理。你不是和王总理的关系也很好吗?还有霍老、王老,同样,我不问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水煤浆的项目,落实到我们湖西市来。”

    欧阳志远看着关占平着急的样子,他点头道:“好吧,明天我去燕京。”

    欧阳志远本来打算到香港去看月瑶,看来,计划要泡汤了。

    关占平道:“你能把水煤浆这个项目落实到湖西市,庆功宴上,我亲自给你端酒。”

    欧阳志远笑道:“关市长,您是领导,给我端酒,我可不敢当,要是跑成了,您多给我几天假期就行了。”

    关占平看着欧阳志远苦笑道:“给你假期?你看可能吗?你从燕京回来,海阳不冻港就奠基开工,你是主要负责人,你不在,行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感情,什么奖励都没有?”

    关占平道:“你可是矿务局集团的董事长,水煤浆项目,可是你们矿务局的,你这是为了你自己跑的。”

    关占平现在明白,白山市的人在省里已经活动很长时间了,自己再活动,已经晚了,现在,自己要走上层路线,让马加山和欧阳志远都去燕京活动。

    只要燕京上层同意还在湖西市建设水煤浆项目,省里还是要听上面的。

    侯秘书走了进来笑道:“关市长,欧阳市长,江省长让你们进去。”

    关占平和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跟在侯秘书后面,走向省长江川河的办公室。

    他们看到了白山市市委书记季永平和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周永康走了过来。

    他们刚向省长江川河汇报完工作。

    关占平和季永平认识,微笑着走向季永平道:“季书记,您好。”

    白山市市委书记季永平看到了湖西市市长关占平走了过来,他知道,关占平肯定也是为了水煤浆项目,来向省长江川河汇报工作的。

    季永平对关占平的微笑很是冷淡,他只是点点头道:“关市长,你好。”

    显然,季永平对关占平很不感冒。现在,两个市是竞争对手。

    关占平这是拿着热脸碰到了人家的车冷屁股,他的神情顿时很尴尬。

    欧阳志远心道,你麻痹的,我们关市长主动的给你说话,是给你脸,你个王八蛋何必把脸拉的这么长?我们又不欠你的,只是再挣同一个项目罢了,何必弄出个死人脸?

    白山市市委书记季永平和关占平点完头,直接趾高气扬的向外走去,那个副市长周永康,竟然没有和关占平打招呼。我靠,白山市的官员心胸也太狭窄了吧。

    欧阳志远看到门前有一个拖把,靠在走廊上,欧阳志远一道暗劲送了过去,拖把无声的倒在地上,季永平正好趾高气扬的赶到,拖把一下子就横在了他的两脚之间。

    季永平可没有注意到这个拖把,脚下一滑,一个踉跄,直接摔了一个跟头。

    谁也没想到,白山市委书记季永平会在这里摔了一个跟头。副市长周永康吓了一跳,连忙冲上前去,扶住了季永平。

    “季书记,您没摔着吧?”副市长周永康献媚的连忙问候。

    季永平气的脸色铁青,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里摔一跤。

    “我没事!”

    市委书记季永平闹怒的道。

    季永平对关占平很是冷淡,这让关占平很是生气,现在,他看到趾高气扬的季永平好端端的摔了一个跟头,心里乐开了花,高兴地差点晕了过去,他连忙道:“季书记,走路看脚底,不要看天,小心跌倒爬不起来。”季永平一听关占平幸灾乐祸的口气,只气得他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

    欧阳志远一看,白山市委书记这个人,是个心胸狭窄的男人,这种人是怎么当上市委书记的?季永平还不如白山市市长贾正军。

    好端端的拖把怎么会倒下来,正好绊倒季永平?这让很多等候和江省长见面的官员纳闷不已。

    很多人都在幸灾乐祸。

    关占平和欧阳志远走进了省长江川河的办公室,省长江川河正看一份文件。

    关占平和欧阳志远连忙和江省长打招呼。

    “江省长,您好。”

    江川河看着关占平和欧阳志远,指了指沙发道:“坐下吧。”

    “谢谢江省长。”

    关占平和省长江川河走的比较近,经常来回报问题,也就是说,关占平是省长江川河的人。

    欧阳志远却没有向江川河汇报过工作。

    关占平河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省长江川河看了一眼关占平道:“关市长,你们怎么搞的?本来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落户到湖西市,是确定下来的项目,你们的甲醇精细化工厂竟然爆炸,死了七名工人,你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呀。”

    市长关占平连忙站起来道:“对不起,江省长,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作检讨。”

    江川河道:“现在不是你作检讨的时候,你们虽然还想让水煤浆项目落户到你们湖西市,但白山市人家做的很好,整个白山市的领导全都在跑这个项目,战平呀,你们湖西市落后了。”

    关占平的冷汗流出来了,他顾不上擦去冷汗,连忙道:“江省长,您是我的老领导,您批评的对,我以后一定加强这方面的工作,不能给您丢脸。”

    江川河道:“战平呀,你回去一定要做好矿务局的管理工作,等候省政府和省发改委去检查,你们湖西市还是有机会获得这个项目的。”

    关占平连忙道:“好的,江省长。”

    省长江川河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说说你们矿务局现在的情况。”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

    江川河微笑着道:“不要站起来,坐下说吧。”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江省长。”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到任矿务局后,所采取的措施,向省长江川河汇报了一遍。

    江川河又问了很多片细节,欧阳志远都做了细致的回答。

    江川河道:“你做的很好,任何企业,都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没有安全,根本不能谈效益,十天后,省发改委、工业厅、安全督查办公室会到你们那里检查,你们要做好准备。”

    欧阳志远和关占平连忙站起身来道:“好的,江省长,我们一定要做好这方面的工作,等候领导来检查。”

    两人走出省长办公室后,开车去了省政府招待所,那里有他们预定的房间。

    下面市级的领导来省城,一般的都在省政府招待所预定房间。没有人敢私自去住大酒店。

    三个人来到招待所的时候,矿务局总经理李凡峰早就站在招待所门外,迎接领导。

    李凡峰在省城好几天了,他也是为了水煤浆项目来省城的。

    李凡峰认识关占平的车,还没等市长关占平的车停稳,李凡峰早就跑下台阶。市长关占平的车刚一停稳,李凡峰就给市长关占平打开车门。

    “关市长,欧阳市长,您们辛苦了,房间我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上饭菜。”

    李凡峰笑着道。

    关占平和欧阳志远都没有吃早饭,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李凡峰刚说完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两人的肚子都咕咕的叫唤起来。

    国庆节和中秋节相差就五天,下面市级、县级来省里走访的官员,都住在这里,整个招待所,人满为患。这间餐厅,李凡峰在几天前就定好了,晚了根本订不上。

    关市长道:“李经理,带路吧。”

    几个人来到预定好的房间,欧阳志远拎了一箱子玉春露,欧阳志远也让寒万重跟来吃饭。

    一般的情况下,寒万重不会跟着欧阳志远和领导一起吃饭的,但今天,大家都饿了,欧阳志远就把寒万重喊上来了。

    众人洗过了手,市长关占平做了上首。服务员就开始上菜。

    在这里,谁也不敢喝茅台和五粮液。

    秘书懂顶义抢过酒瓶,先给市长关占平倒上酒,又给欧阳志远和李凡峰倒满。

    市长关占平喝过玉春露,李凡峰和懂顶义都没有喝过玉春露,这种酒刚一倒出来,那种甘醇的清香,瞬间就散发出来,飘到房间外,让两人流出了口水。

    两人从来没有喝过这种好酒。

    关占平笑道:“好酒,志远,你上次送给我的那箱玉春露,我一直没舍的喝。”

    欧阳志远笑道:“关市长,你喝完我那里还有。”

    关占平笑道:“好东西不能多喝,只能慢慢的品。”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道:“来,关市长,为了水煤浆项目能落户湖西市,大家一起努力,咱们干一杯。”

    市长关占平笑道:“好,大家干一杯。”

    众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都一饮而尽。

    李凡峰连忙给关市长和欧阳志远倒上酒,笑道:“这酒真是不错,比茅台还要甘醇,口感极佳。”

    欧阳志远笑道:“这酒是我自家酿的,你把矿务局管理好了,我送你一箱。”

    李凡峰笑道:“欧阳市长,真的?”

    欧阳志远道:“我明天就去燕京,你回去后,细致的把矿务局管好,等候省发改委的检查,记住,一定不能让发改委挑出毛病。”

    关占平看着志远道:“志远,副市长马加山的父亲马传喜,是发改委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马加山今天就去燕京,你们联合一下,一定要把水煤浆这个项目,重新在湖西市安家落户。”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一愣,怪不得马加山这么嚣张,原来他还有这样的一位牛逼的父亲。如果马加山真的想让水煤浆项目落户湖西市,也就是他父亲马传喜的一句话。但就怕马加山暗中拆台呀。

    市长关占平要走上层路线,下午他就和秘书回去,因此,就多喝了两杯酒。

    白山市预定的餐厅房间,巧的很,就在隔壁。

    白山市长贾正军、市委书记季永平、工业市长周永康和矿务局董事长孙青山也正在喝酒,他们的酒都喝了一半了,他们吃完这顿饭,就回白山市,因此,都放开酒量喝了起来。

    玉春露的甘醇浓香,飘到了他们的房间内。

    中国的官员,没有几个不喜欢喝酒的,都是酒精考验的优秀**员。副市长周永康惊奇的闻着这浓烈甘醇的酒香,看着服务员道:“服务员,这是什么酒,味道这样好闻?也给我们来几瓶这种酒。”

    那个服务员忙道:“对不起,这就是隔壁客人自己带来的,我们这里没有这种酒。”

    市委书记季永平本身就是个酒鬼,他也闻到了这种酒的甘醇清香,不由得笑道:“周市长,你去看看他们喝的是什么酒?他们要是带的多的话,买来两瓶,咱们尝尝,这酒的味道,真是不错。”

    副市长周永康一听市委书记说话了,他连忙献媚的道:“好的季书记,我马上去,一定给您弄两瓶过来。”

    本来市委书记季永平的秘书想去,但副市长周永康在领导面前要表现自己,那个秘书就没敢和周永康争着去。

    副市长周永康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欧阳志远他们的包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