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劫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九章劫匪

    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的王盛举,坐在一座小岛上别墅的沙发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让烟雾在自己的肺里循环了一圈,然后,慢慢的吐出来。

    华宇集团总裁徐宇州喝了一口茶,看着王盛举,低声道:“谁要杀你?”

    王盛举冷声道:“最有可能的,就是永安县的蔡家兄弟。”

    徐宇州道:“蔡思军被双规,蔡思忠和蔡晓斌死,剩下的蔡思厚、蔡思双、蔡思全逃跑在外,他们还有胆量来杀你?”

    王盛举道:“湖西市公安局耿剑锋干掉了蔡思忠和蔡晓波,他们弟兄肯定把这仇恨算在我的头上,他们不甘心失去福隆港,所以,就派杀手,来刺杀我。好在我命大,欧阳志远救了我。”

    徐宇州看着王盛举道:“欧阳志远这个人不简单,他竟然能抗拒曹时娜的诱惑。”

    王盛举的脸色一变,看着徐宇州道:“没有男人能抗拒曹时娜,欧阳志远没有上勾?”

    徐宇州道:“录像显示,欧阳志远推开了曹时娜。”

    王盛举沉声道:“你想把欧阳志远拉进来?”

    徐宇州摇了摇头道:“原来有这个想法,但现在没有了。”

    王盛举道:“欧阳志远这个人,只能当朋友,决不能和他成为敌人,这个人的背景很强大,但他自身的能力更加恐怖,我怀疑他和军方有关系。”

    徐宇州道:“欧阳志远怎么会和军方有关系?”

    王盛举道:“欧阳志远和年英豪的关系不错,年英豪的爷爷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

    徐宇州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很是凝重,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王盛举道:“前几天,欧阳志远和年英豪去湖西军分区拜访了军区政委项永赞,项永赞在常委会上,没有支持市长关占平。在过去,项永赞是一直支持关占平的。”

    徐宇州道:“欧阳志远不可能左右项永赞吧?”

    王盛举道:“虽然欧阳志远不能左右项永赞,但年英豪能,项永赞不敢违背年英豪的意思,而年英豪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不一般,我怀疑欧阳志远和燕京精慧投资联盟有关系。”

    徐宇州道:“说说看。”

    王盛举道:“欧阳志远在运河县的时候,燕京精慧投资联盟在运河县就进行了旧城改造,这个项目,能让精慧联盟赚上几十个亿。燕京精慧投资联盟又接受了春江水电站的投资,这个项目,同样会给精慧投资连忙带来大量的利润,这些,都没有离开欧阳志远。”

    徐宇州道:“能和燕京精慧投资联盟挂上关系,不简单呀。”

    王盛举道:“欧阳志远今天救我时用的那把军刀,是特战部队专用的刀具,而他的司机寒万重,那个人是个标准的军人,而且是受过极其严格训练的军人。”

    徐宇州道:“如果欧阳志远威胁到我们呢?”

    王盛举道:“尽量不要和他发生冲突,对了,这段时间,所有的生意,都转入到地下,最好收敛一下,或者停止一段时间。”

    徐宇州摇了摇头道:“这种生意,不能停止,如果我们停止了,我们的份额,瞬间就会被别人吞掉。”

    王盛举吐了一口烟雾,低声道:“徐玉珍还没有找到。”

    徐宇州道:“一个人不会凭空消失吧?现场并没有发现徐玉珍的任何血迹和尸块。”

    王盛举道:“我敢肯定,徐玉珍没有死。她隐藏在某个角落里,是我们疏忽了,没有找到她。”

    徐宇州道:“是个后患呀。”

    王盛举冷声道:“找到她后,立刻干掉,决不能留下活口。”

    徐宇州道:“立刻派人,追杀蔡氏兄弟,一个都不能留。”

    王盛举的眼里,露出了凌厉而狰狞的杀意,恶狠狠地道:“全部用化尸水化掉,包括他们的老婆孩子,让他们凭空消失。”

    徐宇州道:“被双规的蔡思军怎么办?”

    王盛举狞笑道:“他本来就有心脏病,心脏病很容易复发的。”

    ……………………………………………………………………………………………………………………

    吕玉娟已经不是一般的小姑娘了,她毕竟成熟了很多,这份感情,她只能藏在心里。她也知道,这件事根本是不可能的。可是,她的内心,又有点不甘。

    当她看到,欧阳志远和游思雨两人,挎着胳膊,走向电梯的时候,一种深深的失落和妒忌,在心里升起。

    吕玉娟走到了电梯门前,等着欧阳志远下来。

    果然,不一会,欧阳志远就下来了。

    没想到,欧阳志远也要到南州去。吕玉娟忍不住要和欧阳志远一块去南州。

    吕玉娟没有睡好,她躺在床上,一闭眼,眼前,就是欧阳志远的影子。等到她刚感觉到自己睡着的时候,自己定好的铃声,就响了。她一看,三点半了。

    吕玉娟立刻起床,快速的洗涮着。

    欧阳志远在三点半的时候,和寒万重就来到了河上草原大酒店的楼下。

    志远给吕玉娟拨了一下电话。

    不一会,容光焕发的吕玉娟从酒店里走了出来。欧阳志远打开车门,摆了摆手。

    吕玉娟微笑着走了过来,坐进了欧阳志远的身旁。

    欧阳志远笑道:“你不开车了?”

    吕玉娟笑道:“上次开车掉进了河里,我决定,以后不开车了,太危险了,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就沉进了河底了。”

    寒万重开着路虎,直奔市政府。

    欧阳志远笑道:“你掉进河里,我再救你。”

    吕玉娟脸色一红,内心狂跳起来,她小声道:“便宜都让你占了。”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吕玉娟如同染了彩霞一般的俏脸,笑道:“我是医生,我是在救你。”

    吕玉娟低声道:“我知道是在就我,但你也占了便宜。”

    欧阳志远顿时哭笑不得。

    欧阳志远看着吕玉娟的双眼,有点红丝,轻声道:“你睡眠不足,要多休息一会。”

    吕玉娟点点头道:“这几夜都没有睡好。”

    欧阳志远笑道:“我借给你肩膀用一下。”

    吕玉娟低声道:“还想占我便宜。”

    欧阳志远笑道:“天地良心,把肩膀借给你用,是为了让你好好地休息一下,别人想借我的肩膀,我还不给呢。”

    吕玉娟笑着,轻轻地把头靠在了欧阳志远的肩膀上,一种让人迷醉好闻的男人气息,飘进了吕玉娟上的鼻子里,这气息,极其的好闻,让吕玉娟的心里,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的安全感。

    她的头部刚一靠在了志远的肩头上,小丫头,就睡着了。

    欧阳志远心道:“这小丫头,几天没睡好觉了?”

    车子刚到市政府大门前,欧阳志远就看到关占平的2号专车,慢慢的开了出来。

    市长关占平的秘书懂顶义冲着欧阳志远一摆手,欧阳志远的路虎跟在了关占平车子的本背后,向外开去。

    出了湖西市,两辆车一前一后就上了省道,直奔山南省而去。

    欧阳志远坐在那里不敢乱动,怕惊醒了吕玉娟。

    吕玉娟睡的很是香甜,柔软的娇躯,几乎整个都依偎在欧阳志远的肩膀上,漆黑的秀发噌在欧阳志远的脸上,痒痒的,酥酥的。

    吕玉娟身上的那种淡雅的幽香,十分的好闻,志远禁不住深深地做了两个深呼吸,胸腔里,都是吕玉娟淡雅的体香。

    吕玉娟竟然认识山南省发改委主任孟方海,难道,小丫头和孟方海有亲戚?

    明明水煤浆煤化工项目,已经落户湖西市,现在怎么会又出现了白山市来竞争这个项目?难道发改委又改变了主意?

    车子就要开出湖西市的地界了,马上进入泰兴市了。湖西市和泰兴市之间,有一段丘陵地带,两市交界地带,有点乱,这段公路,很不太平,经常有拦路抢劫的。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他就看到,前面开来了一辆警车。警车亮着警灯。

    呵呵,看样子,警察在这个地段,加强了巡逻的力度了,不知道是湖西市的警察还是泰兴市的警车?

    “前面的两辆车停下,慢慢的靠到路边,我们要检查。”

    警车的喇叭里,传出来一声严厉的声音。

    欧阳志远伸出头来一看,这辆警察挂的是湖西市的车牌,看样子,是湖西市的警察。

    关占平的轿车速度慢了下来,秘书懂顶义也看到了是湖西市公安的车牌,他摇下车窗大声道:“你们瞎眼了,看看这是谁的车。”

    湖西市公安局的警车,胆敢查市长关占平,这不是找死吗?这些警察的眼都是母猪眼?看不到是湖西市市政府的车牌?而且是二号车?

    “你妈隔壁的停车,我问你是谁的车?老子是铁面无私,你就是市长的车,老子也要查,快停车,否则,老子开枪了。”

    一个公鸡嗓的人大声喊道。

    欧阳志远一楞,他低声道:“寒万重,这些人不是警察,是劫道的,小心应付,别让他们伤到了关市长。”

    欧阳志远知道,这些人要是警察,他们肯定认识关市长的车。

    寒万重道:“好的,我跟在关市长的车后面,关市长的车一停,我就停。”

    欧阳志远道:“小心他们有枪,不要留情,但不要伤了他们的性命。”

    “好的,欧阳市长。”

    寒万重小声回答道。

    欧阳志远立刻摇醒吕玉娟,低声道:“吕玉娟,快躺下,别动。”

    睡的迷迷糊糊的吕玉娟一听欧阳志远让自己躺下,不由得脸色一红,内心狂跳,低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欧阳志远低声道:“碰到劫道的了,你躺下,千万别站起来,他们有枪。”

    吕玉娟一听,顿时吓了一跳,睡意全醒了,她连忙趴在座位上,不敢乱动。

    “欧阳市长,你要小心。”

    吕玉娟握了一下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道:“谢谢,我会小心的。”

    秘书懂顶义一听对方这样说话,他顿时火了,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他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冷声道:“叫你们的领导出来。”

    关占平也是很气愤,这些警察真是瞎眼了,连自己的专车都不认识?回去后,一定要把这几个家伙全部开除。

    关市长刚想到这里,一个人影快速的窜了进来,把关占平吓了一跳。

    “关市长,是我,欧阳志远,对方不是警察,是劫道的,假警察。”

    关占平一听,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碰到劫道了?早知道这样,自己就应该让王盛举派车送自己到省城了。

    欧阳志远低声对着司机道:“老张,记住,不要开车内灯,免得伤了关市长。”

    司机老张连忙道:“我知道,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一下把秘书懂顶义扯了过来。

    几名劫匪手里拿着强光手电和手枪冲了过来,瞬间围住了市长关占平的车,低声喝道:“把钱都乖乖的掏出来,否则,老子手里的家伙不是吃素的。”

    一个劫匪咔嚓一声,顶上了子弹,乌黑枪口对准了市长关占平。

    关占平虽然是市长,但他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他的冷汗流了出来。自己可是市长,什么时候,被人用枪顶住脑袋?但他毕竟是市长,表面上还是很镇静的。

    欧阳志远一看关占平有危险,他连忙道:“这位兄弟,他是我们的老板,他没有钱,钱都在我在这里了,只要你们不伤害我们的性命,要多少钱,我们就给多少钱。”

    欧阳志远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叠很厚的钱,然后笑嘻嘻的把顶在关占平脑袋上的枪口,推到一边。

    那个劫匪一看欧阳志远手里的钱,至少有一万,他的眼睛里顿时露出了贪婪的神情,他哈哈狂笑道:“小子,还是你有颜色,好,把钱拿来,一会赏你个全尸。”

    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交了钱还要杀人?

    另一个劫匪道:“大哥,咱们发财了,这两辆车都是好车。”

    一个看样子是头目的劫匪恶狠狠的道:“全部宰了,把车开走。”

    欧阳志远没等他们开枪,大声道:“别杀我们,钱给你们。”

    欧阳志远的话音一落,他的手一个反挫,闪电一般抓住对方握枪的手腕,猛地一扳。

    “咔嚓!”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手枪已经到了欧阳志远的手里。那人的手腕被欧阳志远一把硬生生的扳断,骂人的嘴里立刻发出凄厉的惨叫。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对着几个劫匪扣动了扳机。

    “呯呯呯呯!”

    强光手电全部被欧阳志远打灭,几乎的同时,寒万重闪电一般的扑了过去。

    “咔嚓!”

    他一拳就轰在一个劫匪的胸口上。这个劫匪惨叫着,飞出五六米远。

    两人如同虎趟羊群一般,噼里啪啦一阵暴揍,顿时惨叫一片。

    一个劫匪冲向路虎,借着月光,他看到了吕玉娟。

    吕玉娟吓的一声大叫,打开另一个方向的车门就跑。那个劫匪嗷嗷叫着,手里寒芒一闪,一刀砍向吕玉娟。

    欧阳志远抬手就是一枪,子弹打穿了那个劫匪的手腕。

    “当啷!”

    他的刀子掉在了地上,寒万重上去就是一脚,直接踹在那家伙的裆部。

    “嗷嗷……。”

    那家伙惨叫着飞起了三四米。

    五六名劫匪,全部被欧阳志远和寒万重打倒在地,还有几个被欧阳志远用枪射倒的。。

    两人知道他们都有枪,恐怕伤了关市长,两人对他们都下了重手。

    这几个劫匪,都被打口喷鲜血,腿断胳膊折,胸骨全断,都要在床上躺上几个月,以后再也不能抢劫了。

    市长关占平擦去了脸上的冷汗,想想真是后怕呀,这些劫匪竟然要杀人劫车,要是没有欧阳志远,今天自己就完了。

    九几年的时候,很多劫匪都是杀人劫车的。

    欧阳志远立刻拨打了距离这里最近的井上乡派出所的电话,让他们带人赶来。

    寒万重在每个劫匪身上,都搜出了手枪,而且都压满了子弹。

    这种情况,看的欧阳志远也是很后怕,市长关占平更是脸色苍白,秘书懂顶义早就吓得坐在车里,一直打哆嗦。

    要是给了这些劫匪开枪的机会,这几个人就怕会被打成马蜂窝。

    关占平点上了一颗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道:“关市长,保护您的安全,是我应该做的。”

    关占平拍了拍志远的肩膀。

    井上乡派出所长张平带了十几名警察赶来,把这些劫匪都拷上,押进了警车。

    “对不起,关市长,您受惊了。”

    张平连忙向关占平道歉。

    关占平也知道,这些劫匪都是流窜作案,他没有批评派出所长张平,沉声道:“让市局的人来审问,要重判,最好永远不要让这些人再从监狱里出来。”

    两辆车继续北上。

    吕玉娟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又救了我一次。”

    欧阳志远笑道:“几个小毛贼而已,这算不了什么。”

    吕玉娟已经没有了睡意,他看着志远道:“你当过兵?”

    欧阳志愿道:“没有呀。”

    吕玉娟笑道:“你没有当过兵,但你那一枪打的真准,直接打穿了那个坏蛋的手腕。”

    欧阳志远笑道:“主要是,距离近,我是歪打正着。”

    吕玉娟笑道:“我才不信。”

    市长关占平坐在自己的车里,他从来没有经过这种惊恐的场面。那些劫匪竟然每个人都有枪,这里的治安,真是乱到了极点了。那几个劫匪,为了两辆车,竟然想杀人灭口,真是穷凶极恶呀。

    今天要是没有欧阳志远,自己就怕难逃一死,真是危险之极呀。以后,自己出发,一定要让警车开道。

    欧阳志远的身手真好,工作能力也可以,可是,为什么他偏偏是宋光明的人?而不是自己关占平的人?

    自己为什么不把欧阳志远拉过来,为自己服务?官场里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欧阳志远的背景,同样的强大,省委萧远山书记的女婿,秦副总理的外孙,又和燕京的霍家、王家、军界的年家、谢家都有牵连呀。而自己只是周家的一枚棋子,自己在和周家保持好关系外,并不一定要排斥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做出来的政绩,自己是湖西市的市长,功劳同样有自己的,为什么霍家、王家能利用欧阳志远,自己不能利用他呢?

    自己在用人的方式上,也要改变方法了,免得自己做了人家的弃子。

    七点多钟的时候,两辆轿车,进入了南州市区。

    欧阳志远道:“吕玉娟,咱们大清早,直接到省发改委主任孟方海家里去?。”

    吕玉娟笑道:“当然了。”

    欧阳志远道:“不会被轰出来吧?你和发改委主任孟方海是亲戚?”

    吕玉娟笑道:“他是我舅舅。”

    “什么?是你舅舅?”欧阳志远惊奇的看着吕玉娟。省委组织部长孟凡武是吕玉娟的舅舅,孟方海也是吕玉娟的舅舅,难道孟方海和孟凡武是兄弟俩?

    吕玉娟道:“我舅舅家,就住在发改委办公楼后面的别墅里,他上班到办公室的路程,就五分钟。咱们先到我舅舅家,探探舅舅的口风再说。”

    欧阳志远道:“好吧。”

    欧阳志远用电话,把先到发改委主任孟方海家里的情况说了一遍。

    关占平没想到,坐在后面车里的吕玉娟,竟然是发改委主任孟方海的外甥女。这让市长关占平很是惊奇,又很高兴。

    两辆车子来到发改委主任孟方海家门前的时候,孟方海正在和几位老干部在门前的小广场上练太极拳。

    车子刚一停下,吕玉娟就大声道:“舅舅,舅舅,我来了。”

    孟方海没有女儿,他特别疼爱自己妹妹的女儿。他一直把吕玉娟当自己的亲女儿看待。

    他一看到外甥女来了,脸上顿时乐开了花,连忙和那些练太极拳的老人们打了一声招呼,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道:“玉娟,来了也不打个电话,舅舅好买你爱吃的龙虾。”

    吕玉娟连忙扶着舅舅的胳膊道:“舅舅,我给你介绍两位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