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妥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七章妥协

    王盛起没有给王青峰图纸,他是故意的,现在欧阳志远亲自上门,他顿时有点心虚。

    欧阳志远的级别要比王盛起高,王盛起连忙道:“欧阳市长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王盛起肥胖的秃脑袋,沉声道:“祝贺你呀,王副主任,县长被撤了,竟然能调到市里,做了科协的副主任,恭喜呀。”

    这时候的王盛起终于镇静下来,他想好了对付欧阳志远的方法。

    王盛起道:“欧阳市长,您来科协有事吗?”

    王盛起是明知故问。

    欧阳志远道:“王副主任,王青峰来拿海阳不冻港的图纸,你为什么不给?”

    王盛起连忙道:“欧阳市长,省设计院的教授,在设计完港口后,就把所有的图纸锁了起来,我没有钥匙呀?怎么给王主任?”

    欧阳志远一听王盛起这样说,他知道,王盛起绝对有钥匙,他是借故刁难自己。

    欧阳志远沉声道:“王盛起,海阳不冻港的项目,急需要图纸动工,你要是不给图纸,耽搁了动工日期,你能负的起这个责任吗?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拿出来。”

    王盛起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欧阳志远带有侮辱性质的口气,让他暴跳如雷。他在古曹县当了好几年县太爷,没有人敢不尊重他的,他耳边每天听到的都是阿谀奉承拍马屁的赞美之声,现在欧阳志远这样说话,让他是去了理智。

    王盛起冷笑道:“欧阳市长,你要想拿图纸,等下星期设计专家回来之后,再来拿吧。”

    欧阳志远早就窝了一肚子火,王青峰来拿图纸,没有拿来,这让他很生气,现在,自己亲自来拿,王盛起仍旧不给,欧阳志远早就忍不住了,他冷笑一声,一把抓住了王盛起的衣领子,一下子把王盛起拎了起来,大声道:“你他妈的再不给图纸,老子今天就废了你。”

    王盛起被欧阳志远拎了起来,早已下的脸色苍白,他大声道:“你……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欧阳志远一眼看到王盛举皮带上的一串钥匙,他一把扯拉下来。

    “咔嚓!”

    王盛起的皮带被扯断了,他的裤子呼哧一声掉了下来,露出了内裤。

    “呸!”

    游思雨羞得连忙转过脸去。

    王盛起连忙提上裤子。

    欧阳志远一下把王盛起仍到了一边,找到了一把钥匙。看到了一个很高的档案厨子,上面写着:海阳不冻港设计图纸。

    他拿着那把钥匙,插进了锁孔,转了几圈。

    “咔嚓!”一声轻响,档案橱开了,一摞摞的图纸,整齐的放在厨子里。

    欧阳志远顿时怒火中烧,他妈个逼的,王盛起明明有钥匙,公报私仇,就是不给,真是欠揍。欧阳志远顿时怒火中烧,转身一掌就打在了王盛起的脸上。

    “啪!”

    这一掌,把王盛起打的转了一个圈。

    “狗日的明明有钥匙,就是不给,真是犯贱。”

    王盛起哪里挨过打?他顿时气昏了头脑,挣扎着站了起来,拎起一把椅子,恶狠狠的砸向欧阳志远。

    嘴里咆哮着道:“欧阳志远,老子和你拼了。”

    “咔嚓!”

    王盛起脸色狰狞,举起椅子砸向欧阳志远的动作,被游思雨瞬间拍下来。

    寒万重哪里能让椅子砸中欧阳志远,他一脚就把那张椅子踢碎。

    寒万重一脚就把王盛起起了一个跟头。

    “住手!”

    一声低喝在外面传来,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带着人冲了过来。

    他一看哥哥被打,情急之下,掏出了手枪,对准了寒万重。

    寒万重一看王盛举掏出了手枪,寒万重一个金丝缠腕,王盛举只觉得手腕一麻,手枪已经到了寒万重的手里。

    寒万重咔嚓一声顶上了子弹,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王盛举。

    王盛举吓得冷汗湿透了后背。

    欧阳志远这个司机的身手这么厉害?

    腮帮子被欧阳志远打得又红又肿的王盛起一看弟弟带人赶了过来,他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弟弟呀,你可要为我报仇,欧阳志远打我,你看,我的脸。”

    王盛举接到副市长马加山的电话,就知道不好。

    他心里暗暗地埋怨着自己的哥哥,自己好不容易求市长关占平给大哥安排个科协的副主任,好歹也是个副处级,自己也多次给大哥说,为人要低调,可是,大哥为什么偏偏不听?王青峰去拿图纸,你给他不就好了吗?为了过去的一口气,你偏偏不给,说没有钥匙,大哥呀,你这是没事找事呀。欧阳志远这种人,是你能惹的起的吗?人家背后可是省委书记、总理。就连市长关占平都让着欧阳志远,你……你不是给自己惹祸吗?你刚被撤职,没有一个月就到了科协,欧阳志远要是把这件事捅到省里,会连累市长关占平的。

    公安局长王盛举立刻带人,没命的赶了过来,但还是来晚了,他远远地就看到了自己的大哥拿起一把椅子砸向欧阳志远,这可把王盛举吓坏了。

    他连忙冲了过来。看到寒万重一脚踹碎了那张椅子,当他看到自己的大哥一张脸被打得高高的肿胀起来,而且向自己哭诉的时候,王盛举心里疼的在抽搐。大哥这么大的年纪了,快六十了,竟然被欧阳志远打这样,就是大哥有错,你欧阳志远下手也太重了吧?

    王盛举顿时怒火中烧,一声大喝:“住手!”他掏出了手枪,没想到,让人家寒万重一招就把枪夺去了。

    欧阳志远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政法委书记王盛举来了,他头都没有抬起来,看也不看王盛举,对寒万重道:“把所有的图纸都搬走。”

    王盛举一看欧阳志远没有理会自己,不由得恼羞成怒,冷哼一声道:“欧阳市长,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大哥快六十了,你也下的了这么重的手?”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了一眼王盛举,冷笑道:“王书记,海阳港口的建设速度太慢,已经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强烈不满,江省长和萧书记在大会上点了两次关市长的名了。我们为了赶进度,急需海阳港口的图纸,我让王青峰来拿图纸,你大哥明明有钥匙,却说,没有钥匙,不给图纸,白白的浪费了我们指挥部一上午时间,现在我亲自来取图纸,你大哥仍旧说没有钥匙?可是,我在他腰上的搜出了钥匙。你大哥把他在古曹县的错误,怨在我身上,故意公报私仇,嘿嘿,他这是故意破坏海阳港口的建设速度,这件事我要亲自向关市长汇报,让关市长评评理,嘿嘿,刚刚被撤了县长,不到一个月,竟然担任了市科协办公室副主任,这件事要是被搬到报纸上,哈哈,受连累的,既怕要有很多人吧?”

    欧阳志远的话,瞬间就把王盛举打的没有了脾气。

    如果欧阳志远把自己大哥故意扣住图纸不给的事,告到关市长那里,关市长能饶了自己的大哥吗?大哥的科协副主任,是关市长安排的,这件事要是被捅了出去,上了报纸,关市长首先就要受到连累,关市长立刻就会翻脸,自己的大哥就会成了牺牲品,自己也会跟着完蛋。

    想到这里,王盛举强压怒火,狠狠地瞪了一眼大哥,低声道:“向欧阳市长道歉。”

    虽然王盛起是大哥,年龄要比王盛举大,但不论什么事,王盛起都要听弟弟王盛举的。现在王盛举让自己向欧阳志远道歉,这比杀了王盛起还难受。自己被打成猪头,还要向欧阳志远道歉,这算什么事呀?

    王盛起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王盛起走到欧阳志远面前,低声道:“欧阳市长,对不起。”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说的是什么?我没听清楚。”

    王盛起提高了声音道:“对不起,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冷笑道:“走,寒万重。”

    寒万重把手枪扔给王盛举,抱着图纸跟在了欧阳志远后面。

    王盛举连忙道:“游记者,我恳求你,不要把这件事捅出去,是我大哥不对,他快六十了,明年就能退休了,给他一条活路吧。”

    游思雨道:“我是一名记者,真实的报道事件的真相,是我的职责,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干涉我报道的自由。”

    游思雨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走下楼去。

    王盛举看着游思雨的背影,他的眼里露出了阴森的寒芒和浓烈的杀机。

    王盛起低下头,没有敢看弟弟的眼神。

    王盛举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低声道:“你当了几年县长,白当了,怎么不懂的低调?那小丫头要是把你担任科协副主任的事捅出去,就怕会连累关市长,你真是不知深浅呀。”

    王盛举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是关市长的,关市长的电话来的真快。他连忙接过来:“关市长,您好。”

    “王盛举,你哥哥真是找死,让他立刻辞职,回老家吧,今天就办完,立刻就走。”

    电话里传来关市长暴怒的咆哮声。

    科协的同志早就把消息打给了关市长。

    关占平一听,他知道,事情不好办了。最不好办的是记者游思雨跟着。王盛起可是刚刚被撤职的,游思雨要是把王盛起又担任科协副主任的消息捅出去,自己也会受到牵连的。

    他立刻通知王盛举,让王盛起辞职回老家。

    王盛举一听市长关占平让大哥辞职回老家,他连忙道:“是,关市长。”

    王盛举放下电话,看着大哥道:“大哥,事情有点麻烦,刚才那个女的记者,后台很硬,关市长让你辞职,下午就回老家。”

    王盛起一听,脸色顿时极其的难看,他现在后悔的要死,但是已经晚了。

    王盛起看着弟弟王盛举道:“弟弟,哥哥这个仇,你一定要给我报。”

    王盛举皱了皱眉头道:“写辞职报告吧。”

    湖西市东郊葫芦山上。

    八重美惠看着八重一休少了一条手臂的胳膊,不禁冷哼一声道:“你败了?”

    八重一休的脸上,露出了极其狰狞的杀意,他大声道:“我八重一休不会失败的,我还会来的。”

    八重美惠冷笑道:“八重家族的脸,让你丢尽了,你是懦夫。”

    八重一休的脸急剧的扭曲着,大大声咆哮道:“我不是懦夫,我一定会回来的。”

    美惠冷笑道:“你断了一条胳膊,已经是个废人了,你回日本吧,让你师傅北宫一本来,才有可能战胜欧阳志远。”

    八重一休冷笑道:“我失去了右胳膊,左胳膊同样能练成八重家族的刀法,欧阳志远,你等着我回来。”

    ……………………………………………………………………………………………………………………

    欧阳志远和王青峰、肖永成他们,研究了一下午的图纸。他们准备,海阳不冻港在国庆节后就开工,所有的施工项目,都对外招标。

    志远让王青峰把施工项目都在湖西市政府网上发布,让所有参加投标的施工单位了解清楚施工的工程。

    办公室主任宋艺林走了进来,轻声道:“欧阳市长,关市长请您过去一下。”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就要下班了,关市长找自己干什么?不会是自己打了王盛起的事情吧。

    欧阳志远道:“我马上过去。”

    市长关占平接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那就是本来已经铁定落户湖西市的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竟然出了一点插曲。

    由于湖西市矿务局甲醇化工厂发生了爆炸,死了七八个人,和湖西市同样盛产煤炭的白山市,他们打起了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的主意。白山市市长贾正军,带领白山市矿务局的人马,在山南省委省政府四处活动,想把这个水煤浆项目,拉到白山市。

    市长关占平当然不愿意,他立刻让办公室主任宋艺林去叫来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敲了敲门,走进关占平的办公室。

    “欧阳市长,你晚上准备一下,咱们夜里去省城。”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关市长,是为了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的事情吧?”

    关占平点了点头道:“你知道了这件事?白山市的贾正军,在挖我们的墙角。”

    欧阳志远冷哼道:“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这个项目,我要定了,谁也别想挖走。”

    关占平道:“海阳不冻港的资金已经解决了,你先把项目交给马加山负责,咱们全力去省城,会一会贾正军。”

    欧阳志远苦笑道:“关市长,后天就是国庆了,咱们不是要放三天假吗?”

    关占平沉声道:“你看机关干部,哪一个放假?三天?一天都不放,你要是能成功的落实水煤浆煤业化工基地,落户在湖西市,我放你一个星期的假期。”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说话算数?”

    关占平沉声道:“臭小子,我是市长,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

    欧阳志远心道,有了一个星期的假期,就可以去看自己的儿子和月瑶了。

    关占平道:“湖西市到南州,有四个小时的路程,咱们早晨四点出发,到了南州,正好八点多,省委省政府刚上班。”

    欧阳志远道:“那好,什么地方碰头?”

    关占平道:“市政府门前。”

    欧阳志远回到海阳不冻港筹建办公室,刚把工作安排好,就接到了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的电话。

    “欧阳市长,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和游记者吃顿饭。”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王盛举肯定是为了他哥哥王盛起的事。欧阳志远也不想和王盛举的关系闹得太僵,人家毕竟是政法委书记,既然人家主动邀请,自己也不会不近人情的。王盛举约好,晚上七点,到梦幻彩楼贵宾厅。

    快下班的时候,主管党务的市委副书记王志泰走进了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办公室。

    自己的儿子,公路局长王洪军,在龙湖公路中,贪污受贿,已经被纪委双规。

    副书记王志泰终于想明白了,他要向市委书记宋光明低头。来减轻自己儿子的罪行。王洪军受贿的数额不是太大,只要市委书记宋光明点点头,自己的儿子就能绝处逢生。

    秘书韦青松道:“宋书记,王副书记到了。”

    宋光明沉声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副书记王志泰低着头走了进来,刚一进门道:“宋书记,对不起,我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我向您检讨。”

    宋光明知道,副书记王志泰是市长关占平的人,嘿嘿,王志泰,你在常委会上和市长关占平一起举手表决,通过八重株式会社投资海阳不冻港决定的时候,那手举得很爽是吗?现在想起来,来道歉了,你早干嘛去了?

    宋光明冷声道:“王书记,你没教育好孩子,你应该在常委会上,向党检讨,向人民检讨,而不是想我检讨。几个亿呀,就修了一条豆腐渣工程?王洪军的错误是极其严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