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阴毒的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六章阴毒的女人

    晚上,欧阳志远他们,就住在了海潮大酒店。

    晚宴是在贵宾小厅举行的,副市长马加山亲自作陪,虽然马加山对欧阳志远很是热情,但那都是假的,马加山骨子里恨得欧阳志远要死。

    城建局长郭兴山是一位豪爽的人,和和欧阳志远连干了十几杯茅台,竟然面不改色。这让欧阳志远大感意外。

    欧阳志远认为,郭兴刚可以成为自己的人。当然,并不是能喝酒的人都是好人。

    晚宴结束后,欧阳志远刚走下楼梯,猛然感到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虽然这双眼睛,不带有杀气,但却却带着一丝戒备。

    欧阳志远抬头一看,楼梯窗户下,一位身材修长、一身白衣、亭亭玉立的绝美少女,静静的站在透过窗户的月光中,漆黑的长发,在微风中飘扬,那双清澈透明、如同秋水一般的眸子,在静静的看着自己。

    这个女人真美,美得让人不敢逼视。她的美和谢诗苒不分上下,美得同样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但她的眼睛,没有谢诗苒那种让人心灵感到纯净的灵透,相反,却透出一种戒备的萧杀,带着一种寂寞。

    这个女孩子是谁?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

    “欧阳大哥。”

    霍英琼微笑着走了过来。那个绝色女人,瞬间消失不见。

    好快捷的身法。

    欧阳志远笑道:“英琼,你不休息,出来干嘛?”

    小丫头喝了一点红酒,漂亮的脸蛋上带着诱人的妩媚,让志远的内心猛然剧烈的挑动。

    “欧阳大哥,我听说白沙湾北面有个白沙岛,夜晚的景色极美,特别是月光下的沙滩,都是成片成片的洁白沙子,十分的细腻,咱们去玩玩?”

    小丫头的双眼忽闪忽闪的,充满着希望。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咱们去看看。”

    霍英琼笑道:“谢谢欧阳大哥。”

    两人走下楼,坐上了霍英琼的奔驰,直奔海阳老码头。

    到了海洋老码头,两人找到了一条用来出租的小船,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坐在船上喝酒。

    欧阳志远笑道“老人家,白沙岛去吗?”

    老人喝了一口酒,看了欧阳志远一眼道:“最近白沙岛不太平,有不干净的东西出现,年轻人,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的好。”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一愣,岛上出现了不干净的东西?不会吧。

    欧阳志远笑道:“老人家,岛上有什么东西?”

    老人摇了摇头道:“我没见过。”

    欧阳志远当然不怕什么迷信的东西。

    这时候,霍英琼带着一个塑料桶。小钳子和夹子,还有一张小锨,跑了过来。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带这些小东西干嘛?”

    霍英琼笑嘻嘻的道:“欧阳大哥,白沙滩上有很多的贝壳、小螃蟹,还有刚出壳的小乌龟,我要抓一些了回来。”

    欧阳志远笑道:“小心让螃蟹把你抓走。”

    霍英琼一吐可爱的小舌头笑道:“有欧阳大哥保护,我才不怕呢。”

    欧阳志远拉住霍英琼的手,跳上了小船道:“老人家,开船。”

    老人默默地解开缆绳,小船向白沙岛划去。

    白沙岛位于海阳老港口的北部,距离海岸有五六海里,风景优美如画,四周的沙滩,洁白玉如。

    本来有几家开发商要开发这个小岛做旅游区,但近几年,小岛上灵异现象经常出现,每当狂风暴雨来临的时候,岛上就会现出千军万马、人喊马嘶、战鼓号角的厮杀声。

    再加上,这里是古代抗击倭寇的古战场,几家开发商都不敢在开发,这个白沙岛,就一直闲着。

    即使这样,仍旧有很多年情人,不顾劝告,到白沙岛上游完,但很多人都会受到惊吓,狼狈的退了回来。

    白沙湾常年流动着一股暖流,而且风浪极小,海面宽阔,月光下,洒下一片银辉,波光粼粼,极其的漂亮,简直就是人间仙境一般。

    一个小时后,小船到了白沙岛的南面,小船刚一停稳,小丫头脱掉鞋子,露出玲珑剔透的小脚丫,拎着小桶,欢笑着冲下小船

    月光下,洁白的沙滩上,闪着白玉一般的亮光,脚丫踩上去,细腻的沙子从脚趾缝里钻出来,麻酥酥的,舒服极了。

    “真美呀。”

    霍英琼喃喃的道。

    欧阳志远笑道:“的确漂亮。”

    “看,欧阳大哥,贝壳!”

    霍英琼看到了一个颜色鲜艳,鸡蛋大小的漂亮贝壳,静静的躺在沙滩上。

    她大笑着,冲了过去,捡了起来。彩色的贝壳,在月光下,散发出梦幻一般的彩光。

    “真漂亮。”

    霍英琼平时工作太忙,她现在就像一个小女孩子,终于可以把自己释放出来,小丫头欢笑着,在沙滩上又蹦又跳,快乐极了。

    欧阳志远看着长发飞扬、一身裙装的小丫头,志远笑了。

    小丫头光着漂亮的小脚丫,露出半截白玉一般的圆润小腿,很是诱人。

    霍英琼猛地抓起一把沙子,洒向欧阳志远,咯咯笑着跑开了。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找打不是?”

    两人嬉笑着,互相追逐着。

    “啊!”

    霍英琼突然发出一声惊叫,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整个娇躯在发抖。

    欧阳志远大声道:“看到了什么?”

    “蛇!”

    欧阳志远顺着霍英琼的目光一看,一条长着三角脑袋的毒蛇,高高的昂着头,那双细小的眼睛,在月光下发出狰狞的寒芒,开叉的舌头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嘶嘶叫声。

    “是一条毒蛇!别乱动。”

    欧阳志远搂住了霍英琼,手指一弹,一根银针寒芒一闪,射进了毒蛇的七寸。

    那条毒蛇顿时在地上猛烈地翻滚着,沙土四溅,不一会身子一挺,不再动了。

    “欧阳大哥吓死我了。”

    霍英琼睁着那双漂亮的妩媚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阵阵少女的体香飘进了志远的鼻子里,他明显的感觉到,两团饱满的坚挺,正顶在了自己的胸前。

    欧阳志远本身就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再加上,他看到过英琼的娇躯,他的某一部分,刹那间有了反应。

    温热的生命坚挺,正顶在了霍英琼最柔软的地方。

    霍英琼的娇躯一僵,小丫头感到了一个坚硬火热的东西顶住了自己的那里。

    霍英琼猛地一推欧阳志远,脸色透红,内心狂跳,她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转身就跑向远处。

    欧阳志远看着霍英琼跑向远处,他不由得苦笑道:“自己的意志也太软弱了。”

    一股淡淡的雾气在远处慢慢的升起,前面的沙滩,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欧阳志远心里一惊,他感到了,一双眼睛在暗处死死的盯着自己。他猛然想起来,那里老人说,这个岛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现,欧阳志远心里一紧,连忙冲向霍英琼消失的地方。

    这双眼睛是谁?

    欧阳志远冲出十几米,看到了雾气中,霍英琼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蛋,跺着脚,很害羞的样子。

    欧阳志远这才放下心来。心里苦笑道,这可不能怨自己,要怪就怪那条毒蛇,霍英琼由于害怕,才冲进了自己的怀抱里,自己是男人,反应是正常的,自己不是故意的。

    天不早了,该回去了。

    “霍英琼,该回去了,天色不早了。”

    欧阳志远刚说完,他就看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雾气中,一只白骨森森的爪子,猛然从雾气中闪电一般的伸出来,抓向霍英琼的咽喉。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手指有一弹,一根银针如同电芒一般,爆射那只白骨森森的爪子。同时,欧阳志远的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了极致,如同一股旋风,冲了过来。

    那只白骨森森的鬼爪子,仿佛知道这枚银针的厉害,竟然一曲一扭,以不可思议的诡异角度,躲开了欧阳志远的银针,鬼爪一下子抓住了霍英琼的手腕。

    “啊!”霍英琼猛然见到一只白骨森森的鬼爪子,抓住了自己的手腕,顿时吓得脸色发白,不禁发出一声尖叫。这只鬼手扯着霍英琼冲向雾气之中。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身形如同电芒一般,手里多出了一柄寒芒四射的软剑,剑芒一闪。

    “咔嚓!”

    一声爆响,火光四溅,那只抓住霍英琼的鬼手,被欧阳一剑砍断。

    欧阳志远一下就把霍英琼拉在了身后,那只白色森的鬼手,掉在了地上,发出金属一般的声响。

    这只鬼手,竟然是金属做的。

    “咦?”

    雾气中,传来一声惊异的声音。

    这是人的声音,而且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声音。

    欧阳志远冷哼道:“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

    雾气慢慢分开,一位脸色冷酷、白衣长裙、长发飘飘的绝美女子,手里还攥着半截白骨,一脸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愣,这个女人竟然就是,自己在海潮大酒店看到的那个白衣女子。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是谁?为什么偷袭我的女伴?”

    那个女子没有说话,双眼盯着欧阳志远手里的那柄寒芒四射的软剑,高傲而冷声道:“山泽家族的战国水神竟然在你的手中,山泽田野的那只胳膊,是你砍掉的?”

    欧阳志远在运河县和山泽田野比武的时候,自己砍掉了山泽田野的一条胳膊,并夺下了这柄软剑,这间神剑,竟然叫战国水神?

    这个女人竟然知道山泽家族,看样子,在日本的地位不小。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是日本人?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又是谁?咋这里装神弄鬼?这里可是我们中国的地方。”

    那个女人不屑的车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你们中国人不配知道我的名字,中国的任何地方,都是我们日本的,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嘿嘿,既然你们来到这里,就把命留下吧。”

    那个诡异绝色的女人仍掉了那半截金属白骨,手里多出了一把蓝汪汪、微微散发出腥甜的狭窄战刀。一看这把战刀,就淬了见血封喉的剧毒。

    好狠毒的女人!

    欧阳志远一推霍英琼,低声道:“站在一边。”

    霍英琼低声道:“小心点,欧阳大哥。”

    这个妖异的女人,眼里猛然爆发出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刀锋一转,狭窄的刀锋立刻发出尖利的破空怪啸,刹那间斩到欧阳志远的咽喉。

    欧阳志远一个风点头,闪过她的刀锋,这女人一声冷哼,反手就是一刀,瞬间砍到欧阳志远的后颈。

    这一刀,又快又恨,角度极其刁钻古怪,而且是毫无声息,一点破空的声音都没有。

    这个女人竟然能把刀锋切割空气的声音抹杀掉,就像欧阳志远在发射银针的时候,能做到无声无息。

    这个女人的武功已经到了绝顶高手的地步。

    “小心后面!”

    霍英琼大叫一声。

    欧阳志远刚躲过这狠毒女人的一刀,一股强烈的危险在后颈传来。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瞬间一缩后颈,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如同影子一般,高速急闪。

    “撕!”

    这个女人的刀锋,一刀就豁开了欧阳志远后背上的衣服。

    这下,夏的欧阳志远冷汗湿透了后背。

    我的天哪,好快的刀法。这女人的刀上涂满了剧毒,这要是划破了皮肤,自己无疑。

    今天这一刀,让欧阳志远极其的狼狈,这是他出道以来,碰到的最厉害的高手。

    这个年轻人能躲过自己这一刀,让这个女人也是十分的惊奇。在过去,没有人能躲过自己这一必杀的一刀。这个女人冷笑道:“嘿嘿,你的身手不错,竟然能躲过我的杀招,这在中国的已经是决定的高手了,但是,你今天,和这个女人,都必须死。”

    欧阳志远冷笑道:“嘿嘿,身手不错,但要是想伤了我,你还是不行。”

    这个女子的眼神猛然发出凌厉的寒芒,刀锋一闪,再次攻了过来。

    “叮叮叮!”

    火星四溅,劲气爆射。

    两人的刀剑互相撞击了得了十几刀。

    欧阳志远杀的兴起,一声长啸,身形高高的跃起,软剑猛然爆发出璀璨耀眼的剑芒,一剑劈向这女人的顶门。

    这个女人也是一声暴喝,惨绿的剧毒刀锋猛然上撩。

    “叮!”

    一声暴响,火光四溅,两人的刀剑猛烈地撞在了一起。但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一掌劈向这个女人的肚子。

    欧阳志远这一剑是假,后面的一掌,才是杀招。对方是女人,欧阳志远这一掌,并没有劈向她的胸口。

    这个女人一见对方一掌劈向自己的肚子,顿时大怒,诡异的眼神刹那间爆发出浓烈的杀机,她同样一掌劈了过来。

    “轰!”

    一声暴响,两人的手掌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劲气四射,如同打了个炸雷一般。

    欧阳志远的身形晃了几晃,后退了三大步。

    但那个女人的身子同样在剧烈的晃动,但没有后退。

    霍英琼心里一惊,吓了一跳,欧阳大哥不是这个女变态对手,今天麻烦了。

    “哈哈哈,你们中国人的身手,不过……”

    这个女人刚说道这里,她的腹部猛然如同遭到了重锤的狠狠轰击,她的整个身形被欧阳志远阳光三叠中的第二层内劲,打的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一片乱石堆上。

    “二重内劲!”

    这个女人一声怪叫,脸上露出强烈的惊恐。这个中国人竟然练出来了传说的二重内劲。

    她从乱石中爬起来,闪电一般的窜进了浓雾之中。

    “啊!”

    浓雾中又传来一声惨叫,欧阳志远打进她体内的第三重内劲,肯定再次发作了。

    霍英琼一看欧阳志远打跑了这个变态的女人,连忙跑过来,看着欧阳志远嘴角流出来的一丝血迹,眼泪下来了,大声道:“欧阳大哥,你没事吧?你受伤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没事,这个女人的武功真变态。”

    霍英琼连忙拿出手帕,擦去欧阳志远嘴角上的血。欧阳志远拿出一颗药丸,吞了下去。

    霍英琼问道:“欧阳大哥,那个女人是谁?这么厉害?”

    欧阳志远道:“这个女人是日本人,使用的刀法,脱胎于柳生家族的剑法,但加以改造了,变得更加诡异刁钻毒辣,要不是我有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她那反手一刀,我根本躲不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