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兄弟密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四章兄弟密谋

    耿剑锋问完游思雨的话,给她做完了笔录,立刻提审蔡晓斌。他叫来刑侦处长周玉海,让周玉海亲自审问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屋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道光线照得蔡晓斌睁不开眼睛,他不由用手遮着光朝门口看去,但是看不清来人是谁。

    “蔡晓斌,出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

    蔡晓斌平时在永安县不可一世惯了,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但他看到了那张纸条,他心里已经有数了。现在自己只能服从人家的安排,可不能再惹出什么乱子来。否则自己甚至是整个家族就交代在这里了。

    他缓缓地朝门口走了出去,两个警察分别抓着他一只手朝审讯室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蔡晓斌也看到了自己的手下王虎等人也被带了出来,分别被带进了不同的房间,看样子是要对几人进行分别审讯。自己收到了神秘的纸条,王虎他们,应该肯定也收到了。

    蔡晓斌被带进审讯室坐下,为了能从他口里得到有价值的东西,耿剑锋通知了周玉海来和自己一起审讯蔡晓斌。同时还对审讯过程进行了录像和录音,即使自己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也可以让李大鹏王战他们看看,他们在这方面可比自己高明多了。

    蔡晓斌被提到了审讯室。

    “蔡晓斌,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

    周玉海锐利的眼光,冷冷的盯着蔡晓斌。

    蔡晓斌道:“我知道。”

    “蔡晓斌,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来吧?”周玉海冷声问道。

    蔡晓斌低声道:“我知道,我不该在大街上对欧阳市长无礼,明明是我的司机超速行驶擦挂了欧阳市长的车,却诬陷欧阳市长他们,还要他们赔我一辆新车。”

    蔡晓斌在避实就虚。

    “哼,凭这些就会把你带到市公安局来?那你的面子可真是够大的啊?回答主要的问题。”周玉海反讽道。

    蔡晓斌的呼吸有点加快,他不由想到了那个被自己绑架的女记者。但是,自己看到了那张纸条。他还是决定咬牙坚持下去,自己不能说呀!否则蔡家就彻底完蛋了。

    “我也不该打电话叫张继瑞来抓捕欧阳市长他们,导致到最后张继瑞竟然掏枪指着欧阳市长,给领导的人生安全造成了威胁。”

    蔡晓斌继续装迷糊。

    周玉海冷笑着问道:“你一个年轻人,怎么能够请得动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张继瑞是给你这个面子,还是给你爸爸面子?还是给你们家钱的面子?”

    蔡晓斌赶紧道:“我和张继瑞是很好的哥们儿,关系一直很好,经常一起吃吃饭,喝喝酒,唱唱歌什么的,所以平日里我找他帮些小忙他还是愿意。这和我的大伯没有关系。”

    嘿嘿,毕竟是年轻啊,我问你这个和你那当县长的大伯有关系了吗?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周玉海心道。

    蔡晓斌心里一紧,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己几个耳光,自己怎么sb到扯出自己的大伯啊!

    “就这些,还有吗?”周玉海声音突然高了几个分贝。

    “警察同志,我。。。。我。。。。没有做错其他什么事情啊!蔡晓斌狡辩道。

    “那在你车的后备箱里面发现的那个被捆绑着还女记者是怎么回事?”周玉海紧追不舍的问道。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即使不交代,你的手下现在也在被我们审讯,你不说,你们中间总会有人要说的,那个最先说的我们肯定算他是坦白,甚至自首都行,那是可以争取最宽大的处理的。”周玉海在一步一步的紧逼,丝毫不给蔡晓斌多余的反应的时间。

    蔡晓斌看了一眼周玉海道:“我没有绑架游思雨,我并不知道游思雨在那辆车里的后备箱里,这件事我毫不知情,警察同志,那个女记者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车里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平时都是司机开车,我要用的时候就给他们打电话,不用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属于他们自由支配的。所以那个女记者被绑架的事情真的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此时蔡晓斌为了做作声音大了一点。

    周玉海冷笑道:“那辆车是你的车,你怎么会不知道车的后备箱里,绑着游思雨,你在撒谎。”

    蔡晓斌道:“那辆车,今天我借给了王虎,王虎说喝酒,我就和他们一提起去了,谁知道,后备箱里有人。”

    审讯了两个小时,蔡晓斌始终死死地咬住了自己毫不知情。

    在提审王虎的时候,王虎一口承认,是自己绑架了游思雨。

    周玉海大声道:“王虎,你为什么绑架游思雨。”

    王虎道:“在二手汽车城,我看到了游思雨长得很漂亮,我就想绑了她玩玩,没想到,在路上出了车祸。”

    周玉海冷笑道:“为什么蔡晓斌在车上?这辆车可是蔡晓斌的,你知道,绑架罪要判三年以上的。”

    王虎咬着牙道:“车是我借蔡晓斌的,我想拉着蔡晓斌去喝酒。我知道错了,现在很是后悔。”

    审问了一个下午,几个人的口供都是一致的。这让耿剑锋很是失望。

    他知道,很有可能,他们在事先串供了。

    他们一直分别关押,怎么会串供?

    再说欧阳志远留下来县委书记方庆堂,欧阳志远看着方庆堂道:“方书记,山南省走私最严重的是湖西市,而湖西市中,永安县的走私是最猖狂的,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方庆堂低声道:“欧阳市长,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我检讨。”

    欧阳志远道:“我不是听你检讨的,我是想听听这方面的情况。”

    方庆堂道:“福隆港是湖西市最大的港口,他属于湖西市和永安县的双重管辖,湖西市的海关,就在福隆港,而海关却不属于我们永安县管辖,市里和县里在很多方面,都存在着绞毛的现象,这就让很多人钻了空子。再说,蔡家庄的几大批发城的税收,是永安县的经济支柱,给市里长创造的效益更大,很多方面,市里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欧阳志远道:“说说蔡思忠的二手汽车交易城的情况。”

    方庆堂道:“蔡晓斌就是蔡思忠的唯一儿子,蔡思忠的二手车交易市场,是湖西市,甚至是山南省最大的交易市场,车的走量很大,就是很多外省都来这里提车,但每一辆车的手续,都找不出来毛病,我暗中派人调查了多次,都没有发现什么。”

    欧阳志远冷笑道:“这么大的二手车交易市场,没有什么毛病,就更加说明了,里面有很大的猫腻。”

    方庆堂连忙道:“欧阳市长,我会继续暗中调查的。”

    欧阳志远道:“你们这里加油站的汽油真便宜呀,价格是正常的三分之二。”

    方庆堂道:“我们已经突击检查了多次,但是效果不明显,这些汽油的来路都有手续。”

    欧阳志远道:“方书记,关键的是,堵住走私的根源,加大打击走私的力度。”

    方庆堂苦笑道:“欧阳市长,要想杜绝走私,就必须监督监管海关,而海关却不属于我们永安县的管辖。”

    欧阳志远点头道:“你是说,湖西市的海关有问题?”

    方庆堂点点头道:“如果海关没有问题,走私是寸步难行。”

    欧阳志远点点头,看来,湖西市的海关真是有问题呀。

    湖西市海关关长冯鑫淼难道有问题?看来,要从冯鑫淼身上下手了。

    欧阳志远道:“谈谈蔡家的几个兄弟的情况。

    方庆堂道:“县长蔡思军的五个兄弟当中,老大蔡思军在官场,老二蔡思忠则在蔡家庄开了一家二手交易汽车城的老板,老三蔡忠厚则基本垄断了本地的燃油,老四蔡忠双开了十几家家电连锁超市,老五蔡忠全则是本地的煤炭行业的龙头老大。我们本地所购买的汽油,柴油,家电,汽车,煤炭基本上都是产自国外的,结合他们的日常举止,好像他们幕后还有人,蔡家兄弟虽然生意做得非常大,过去也有人举报他们兄弟,举报都是石沉大海。”

    欧阳志远又仔细地询问了很多事情的细节,正在这时,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拿出电话看了看,再看了一眼方庆堂,方庆堂连忙说道:“欧阳市长,那我先告辞了,我回去好好规划下未来的工作,然后再向您和宋书记报道。”

    欧阳志远不露声色的点了点头。

    方庆堂回了永安县

    “喂,玉海,什么事?”虽然欧阳志远现在是副市长了,但是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称呼周玉海,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升职而喊他周处长。欧阳志远没有忘记自己是如何成长起来的,没有忘记那段与周玉海等人团结在何振南周围横扫傅山官场的日子,更没有忘记两人一起打击犯罪分子的时候显现出来的那份手足之情,欧阳志远知道,周玉海是一个值得这辈子深交的朋友,是自己的好兄弟,就像自己和李大鹏的感情一样。

    周玉海听见欧阳志远这样称呼自己,心里很是感动。说道:“志远,蔡晓斌只承认冲撞了你之后打电话叫来警察威胁你,他不承认是自己绑架了游思雨,他的手下王虎已经承认是他瞒着蔡晓斌绑架的游思雨,我们当然不相信他们的这番说辞,你说怎么办?”

    欧阳志远沉声道:“我早就料到了,蔡晓斌肯定不是这么容易就弄进监狱的,我们只有耐心等着就是了,先放了他吧。”

    “好的,志远,我要在蔡晓斌身上放了一个窃听器在他身上,等你回来我们就知道他回去之后和他的老子说的是什么了。”周玉海大笑道。

    “呵呵,玉海,你哪儿来的窃听器?欧阳志远笑道,

    “呵呵,窃听器当然是李大鹏大侦探给的,周玉海继续笑道。

    “呵呵,我现在在去海阳港的路上,今天怕是回不来了,回来后,我们几个一起喝酒,这次出来算是有不小的收获,到时候咱们在好好合计一下该怎么做。”欧阳志远道。

    周玉海道:“好的,那先这样,先挂了啊!”

    “好,回见”欧阳志远挂了电话,心中很是兴奋。

    霍英琼看着欧阳志远道:“福隆港口的走私严重吗?”

    欧阳志远道:“是相当的严重。”

    霍英琼道:“市里为什么不查?”

    欧阳志远道:“关系太错综复杂,不是一下就能查清楚的。”

    霍英琼道:“看来,还是官官相护呀。”

    ……………………………………………………………………………………………………………………

    县长蔡思军坐在沙发上,点上一颗烟,慢慢的抽了一口,烟雾在胸腔里循环一周后,从鼻孔慢慢的释放了出去。

    老二蔡思忠看着大哥蔡思军道:“大哥,小斌的事怎么办?他可是被抓进了市公安局了。如果小斌说出了什么,咱们都完了。”

    蔡思军冷哼一声道:“你那个儿子,被你溺爱的不像样子了,成天就知道吃喝嫖赌,不干正事,你早晚都会被他害死。”

    老三蔡思厚看着二哥道:“二哥,你的事为什么让孩子参与?如果有什么不测,这不是连累了孩子吗?

    老四蔡思双接口道:“是呀,二哥,我们的任何生意,都不让自己的孩子参与。蔡晓斌这孩子,做生意学不来,吃喝嫖赌可样样精通,我就怕这孩子出了事,把我们都供出来,那我们蔡家都完蛋了。”

    蔡思忠一听老三和老四都在指责自己,他冷哼一声道:“我的事不要你们管,你们管理好自己的生意就可以了。”

    老五蔡思全冷笑道:“二哥,我们兄弟五个,可是一个整体,任何一个出了事,我们都不会袖手旁观的,但小斌这孩子太不成器了,再加上你的溺爱纵容,我看,早晚要出事。”

    蔡思忠这个人极其的护短,他看到三个弟弟都在指责自己,他的脸色一冷道:“就我的孩子没有出息,你们的孩子都是良才行了吧?现在小斌出了事,你们不积极的想办法营救,反而横加指责我,真是岂有此理。”

    蔡思军看了一眼老二蔡思忠道:“老二,话不能这么说,不论出现什么事,我们毕竟是亲兄弟。”

    蔡思忠道:“大哥,小斌可是您的亲侄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吧”?

    蔡思军冷哼一声道:“放心吧,我这个县长也不是白当的,小斌很快就会被放出来,但绑架游思雨的罪名,让王虎做替罪羊。”

    蔡思忠一听,顿时大喜,看着大哥道:“大哥,我就知道你会救小斌的。”

    蔡思军道:“你拿出一百二十万,二十万给王虎的家属,一百万要用来打点关系。”

    蔡思忠连忙道:“好的,大哥。”

    一百二十万,对蔡思忠来说,就是毛毛雨。只要自己的儿子能出来,就是十倍的钱,自己也能拿出来。

    蔡思军看了四个弟弟一眼道:“我接到了内部消息,欧阳志远来湖西市担任市长,虽然他表面上是主管工业,但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打击湖西市的走私,欧阳志远这个人不简单,思维敏捷,身手极好,而且背景强大,龙海市的原市长郭文画、公安局长赵大山、运河县的县委书记王广忠,都被他拉下马来,我们不得不防,现在,我宣布,咱们的生意,先停上一段时间,过了这阵风头再说,都听到了吗?”

    老二蔡思忠一听大哥宣布,要把生意停一段时间,不由的一皱眉头道:“大哥,我们在福隆港的生意,本来占的份额就低,我们要是停了下来,这点份额很快就会被别人吞噬的,福隆港就没有我们兄弟的位置了。”

    蔡思军冷声道:“你是要命,还是要钱?老二,你变得越来越贪婪了,记住,没有了命,你就是有再多的钱,也是白搭了。”

    老五蔡思全道:“我听大哥的,我的生意,暂时收手。”

    老五蔡思全的智慧,比老大蔡思军还要高,他在大哥的话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大哥说的对,命没有了,钱再多,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老三蔡思厚、老四蔡思双都同意暂时收手。

    老二蔡思忠看到三个弟弟都同意,他只好道:“我也同意。”

    蔡思军笑道:“钱是赚不完的,只要我们兄弟团结在一起,福隆港的生意,还是我们的。”

    蔡思忠的电话铃响了。

    蔡思忠一看号码,竟然是儿子的号码,顿时大喜,他连忙接过来。

    “小斌,你在哪里?”

    蔡晓斌道:“爸爸,我在出租车上,我被放出来了。”

    蔡思忠一听自己的儿子被放出来了,他大声道:“你怎么会这么快被放出来了?这太好了。”

    蔡晓斌低声道:“我在受审室里,收到了一张纸条,让我一口咬死不知道绑架游思雨的事情,王虎已经承认了是他做的,我就被放回来了。”

    蔡思忠大声道:“你快回来。”

    蔡思忠看着大哥蔡思军道:“大哥,你救了小斌?”

    蔡思军点头道:“咱们是兄弟,小斌是我的亲侄子,我当然要救他。”

    “谢谢大哥!”

    蔡思忠的眼睛红了。

    蔡思军道:“我只能救小斌这一次,下次在犯,你不要找我。”

    欧阳志远、寒万重和霍英琼刚进入海阳不冻港的地界,公路口上,停了几辆车,海阳不冻港筹建指挥部部长马加山和副部长、市城建局局长郭兴刚,古曹县县委书记刘印泉和刚刚上任的县长郭振宏,青檀县县委书记杜雷和县长岳子举,在路口迎接。

    海阳不冻港的规划,占了青檀县的很多土地,古曹县占了一部分,海阳港口的建设,需要这两个县的配合,这两个县的县长、书记,都是指挥部的成员。

    欧阳志远下车后和所有前来迎接的人员握手。

    在这里面,副市长马加山的级别最高,现在,他属于欧阳志远的领导。他虽然来迎接欧阳志远,但他的心里很不服气,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马加山笑道:“欧阳市长,现在十一点多了,住处已经安排好了,咱先吃饭,吃完饭再视察海阳不冻港的新址。”

    欧阳志远笑道:“那就麻烦马市长了。”

    海洋指挥部的住处,在海阳老港口的海潮大酒店,现在,只是在海阳不冻港新址上建设了一座简易的钢瓦小楼,办公地地方,还在海潮大酒店。

    众人的车队,直奔海潮大酒店。

    欧阳志远来到了自己的房间,简单的洗了个澡,就走进了贵宾厅。

    由于上午不能喝酒,众人都喝饮料。

    马加山把欧阳志远让道贵宾席的座位上,大声道:“下面,欢迎欧阳市长讲话。”

    下面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所有的人都知道,欧阳市长才是指挥部的最高领导者。

    欧阳志远笑着站了起来道:“同志们,大家好,今天我是第一次来到海洋不冻港,呵呵,现在,还没有到现场看看,同志们在这里来了好长时间了,每天忙着测绘和规划,同志们,你们辛苦了。”

    下面再次响起掌声。

    欧阳志远道:“海阳不冻港,是咱们山南省重点的工程项目,紧靠白沙暖流,是一个建设天然不冻港的绝好地方,因此,省政府决定在这里建设比福隆港还要大的深水港口。这个港口,处于永安、青檀和古曹县三县交界处,地理位置极其的重要,当我们把这个港口建成后,青檀县和古曹县的经济,一定会腾飞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